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发作

    王后轻轻柔柔的说道:“小童见大王殿中灯火未灭,便想要来看看大王。.。”

    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所以说起话来自然也是比较随便和自然的。

    秦王柱失笑道:“王后却是有心了。”

    夫妻两人一个坐着批阅奏折,一个站着按摩肩膀,一副琴瑟和谐、夫妻融洽的画面。

    足足过了片刻之后,秦王柱才拿起了笔,刷刷刷的在奏折上批了几个大字,然后将奏折放了下来,对着身后的王后笑道:“王后此来,莫非是为了那贱婢之事?”

    王后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虽然是小童自小在身边的服‘侍’之人,但终究不过是奴婢一个,若是大王不高兴,那么打杀便也就打杀了。大王能够看在小童的份上饶恕那奴婢一名,小童便已经是对大王感‘激’不已,又如何敢埋怨大王?”

    秦王柱闻言松了一口气,笑道:“王后却是个明事理的人。”

    在很多时候,国君的正妻都未必就是国君最喜爱的那个人,但是这个规律对于秦王柱来说并不成立。

    秦国上上下下都知道,秦王柱心中最爱的便是这位之前的华阳夫人、如今的秦国王后。

    正是因为心中的这份爱意,所以秦王柱才会硬生生的遏制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欲’望,仅仅是对那个‘女’官略施了一番惩戒罢了。

    而王后显然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她的体贴更是让秦王柱的心中暖烘烘的,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王后看秦王柱脸上的神‘色’似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便柔柔的开口问道:“大王莫非是在为了前线的战事伤神?”

    一说到这里,秦王柱的脸上立刻就出现了无比的怒容,重重的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王后汝是不知道啊,寡人今天刚刚收到了情报,王龁已经赶到栎阳了。”

    王后点头道:“小童虽然久居深宫,但是亦知道王龁将军乃是大王麾下之大将,有王龁将军出马,想必栎阳无忧矣。”

    “无忧?”秦王柱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道:“王后怕是有所不知啊,如今的栎阳,已经被那天杀的李牧一把火烧了!”

    王后闻言浑身一震,俏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光芒:“烧了?”

    “正是。”秦王柱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天杀的李牧,他竟然把寡人的栎阳城给烧了!”

    秦王柱此刻心中的怒气可完全和什么毒‘药’没有一点关系,是纯纯正正的发自内心。

    栎阳城,那可是秦献公时期为了防止秦国贵族们做大而特地迁都的所在。

    也正是在那里,秦献公的儿子秦孝公和商鞅启动了变法,制定了一条条注定要名垂千古的法律,奠定了整个秦国强大的基础。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栎阳城之中的那些谋划,那么秦国也就不可能会强大到今日的这般模样。

    可现在呢?现在这座数十年来在秦国历代国君之中都有着十分重要地位的城市,就这么被李牧一把火烧成了白地!

    这如何不让秦王柱怒气冲天?

    可以这么说,秦王柱刚刚不立刻处死那位‘女’官,那就是确实给了王后很大的面子了。

    王后也是愣了半晌,随后才尽可能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抚着面前愤怒无比的丈夫:“大王勿忧,那李牧居然能够干下这等天怒人怨之事,接下来必定会遭到泰一神的惩罚,胜利注定将要属于秦国,而非那残暴无耻的赵国入侵者。”

    听着王后的劝解,秦王柱虽然明知道她是想要安慰自己,但是心中其实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要知道烧别人家城市这种事情,其实秦国人也不是没有干过。

    当年白起烧楚国人的宗庙陵墓之时,可也没有遭到什么上天的惩罚不是?所以指望什么上天来惩罚李牧,显然是十分不靠谱的。

    但不管怎么说,有了心爱之人的这一番劝解之后,秦王柱的心情还是好了不少。

    俗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心上人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总是能够让人如沐‘春’风忘却烦恼的。

    或许这位王后并不能够在军国大事上帮助到秦王柱,但若是论到安慰秦王柱的话,那么王后的一句话怕是比其他秦国大臣们的一百句、一千句话都要更加的管用。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秦王柱的心情终于开始渐渐有了好转,脸上也慢慢的‘露’出了笑容,不再是之前的‘阴’郁模样。

    王后也是个机灵人,见状便从一旁端起了‘药’汤,对着秦王柱笑道:“大王,这‘药’汤还是尽早喝完才是啊。”

    秦王柱哈哈一笑,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王后汝是不知道啊,这‘药’汤其苦无比,又带着诸多怪味,实在是难以入口呀。”

    王后温柔但却又十分坚定的将‘药’汤放在了秦王柱的手中,笑道:“大王每日里为国事‘操’劳,正是需要调理身体之时,良‘药’虽然苦口,但却不能不喝呀。”

    秦王柱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了王后手中的‘药’汤。

    虽然已经在一起几十年时间,但是对于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爱人,秦王柱的心中还真的就是生不起多少违逆的心思。

    秦王柱其实很享受这种关怀,这种和王后待在一起时候的轻松和舒畅。

    这就是为何明明王后早就已经年老‘色’衰,但是秦王柱仍旧对她十分喜爱和敬重的缘故。

    于是秦王柱一仰头,咕嘟嘟的将这份黑‘色’的、散发着浓郁刺鼻气味的‘药’汤一饮而尽。

    王后看着秦王柱喝‘药’的动作,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轻柔而温婉了。

    作为一个‘女’人,王后总是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忍让,而什么时候又应该变得强硬。

    于是开始强硬起来的王后就轻轻的抓住了秦王柱的手,用柔柔的语气说道:“大王,如今天‘色’已晚子时将近,是时候安寝了。”

    对于习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秦国人来说,子时这个午夜时刻的确是非常晚了。

    秦王柱失笑一声,忍不住摇了摇头,一张嘴就是一股‘药’味喷出:“怎么,王后难道还希望想要再给寡人添一个公子或者公主不成?”

    王后的脸恰到好处的红了一下,娇媚无比的横了秦王柱一眼:“大王”

    秦王柱哈哈大笑,突然站了起来,一把将面前的王后搂入怀中。

    “寡人看啊,也不必去甚么别的地方了,今夜便在寡人这里安寝罢!”

    白‘色’的帷帐开始落下,几条衣裳被扔了出来,男人和‘女’人的缠绵之声从一条条帷帐之中传出,让几名‘侍’立一旁的年轻宫‘女’面红耳赤。

    不过短短半盏茶时间,一声声嘶力竭的狂吼声突然从帷帐之中发出,响彻整座宫殿。

    宫‘女’们还来不及感慨今日自家大王坚持的时间又比往日多了一些,突然又是一声来自‘女’人那惊骇‘欲’绝的尖叫声从帷帐之中传出。

    “大王,大王!来人啊,快传宮医,快传宮医!”

    王后尖利的叫声远远的传了出去,传到了殿‘门’外仍旧‘侍’立着的猪头‘女’官耳中。

    ‘女’官同样惊慌失措的高声尖叫了起来,命令着‘门’口的‘侍’卫们速速前去寻找宮医。

    整个宫殿瞬间‘乱’成一团,所有人好像无头苍蝇一般在殿里殿外来来去去,却没有任何人看到‘女’官的眼底身处那一抹计谋得逞的‘阴’毒快意。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