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六百零五章 郭开

    云中郡,赵国高炉炼铁厂。

    数十架巨大的高炉矗立在山脚之下的一座巨大山谷之中,滚滚的黑烟不停的朝着天空排出,让整个天空都变得阴阴暗暗、朦朦胧胧。

    在炼铁厂之中,成千上万的工人们在监工们的喝斥下进行着劳作,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彻山谷,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汗味和刺鼻的燃烧味。

    一辆马车在数十名护卫的保护下吱吱呀呀的朝着山谷行驶了过来,并来到了谷口寨门之下。

    一名赵国士兵从寨门之上的望楼中伸出身来,喝道:“来者何人,出示令牌!”

    赶车的马夫掀开了遮住脸庞的斗笠,对着上面的士兵喝骂道:“瞎了汝的狗眼,吾乃郭府二管事,今日有贵人来此,还不速速打开寨门!”

    望楼之上稍微安静了一会,随后一名赵国百将的脸庞就探了出来,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变得温和了许多:“二管事,您也是知道要求的,若是不出示令牌的话,上面问起来可是要被军法从事的!”

    “军法?”二管事重重的啐了一口:“汝这杀才,平日里好处没少拿,现在倒是知道军法了?来来,吾且让汝看看吾的法是一个甚么法!”

    二管事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一扬手直接朝着望楼上那百将的脸庞砸了过去。

    百将一个抄手接过了接过了令牌,发现令牌之上居然还带着一粒小小的金珠子。

    赵军百将掂了掂金珠子的重量,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笑容,没有任何犹豫的下达了命令:“来人,且把门打开!”

    沉重的炼铁厂大门被吱吱呀呀的打开了。

    赵国百将又从望楼之上探出身来,将令牌扔回了管事的手中,高声道:“老规矩,马车可进,护卫不可进!”

    二管事笑骂一声:“晓得!”

    马车吱吱呀呀的驶入了炼铁厂之中,在一处空地停了下来。

    百将从望楼之上走下来,嬉皮笑脸的凑上来正要说话,却被二管事挥了挥手,好像赶苍蝇一样赶走了:“去去去,贵人在此,汝这杀才莫要污了贵人的眼。”

    “贵人?”百将耸了耸肩膀,脸上露出了无谓的表情:“二管事,汝这话就有些亏心了,这荒山野岭的,能有个甚的贵人?”

    说归说,但是这名百将还是非常识趣的走了开去,并且吩咐其他炼铁厂之中的士兵不得打搅。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了,一名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看上去颇为精明的贵族男子走了下来,看了看面前林立的高炉,显然颇有兴趣。

    “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炼铁厂竟然是这般情形。”

    二管事赔着笑对着这名贵族男子说道:“好教家主得知,此地的炼铁产量如今已经达到整个赵国的四成,而且每年还在快速的增加之中。”

    “四成。”贵族男子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吾数年前听说大王准备弄一个甚么炼铁厂,当时还以为只不过是大王一时兴起罢了。没想到这几年下来竟然真的被大王将这炼铁厂弄到了如此巨大的规模。若是再这样下去几年的话,郭家的生意怕是都根本无法和这炼铁厂竞争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了:“郭开大夫竟然亲自莅临此地,真是稀客、稀客啊。”

    被唤作郭开的贵族男子下意识的转头望去,正好看到一名身着黑色袍子的男子在几名士兵的簇拥下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一双小眼之中透着丝丝寒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味道。

    郭开微微一笑,对着黑袍男子拱手为礼:“郭开见过繆莫世兄,听闻世兄在加入监察卫之后颇得繆卿器重,却是要恭喜世兄了。”

    这个繆莫不是别人,正是赵国宦者令繆贤十几个养子中的一个,负责监察炼铁厂以及厂里的数万奴隶和工匠。

    可以这么说,繆莫才是这座炼铁厂实际的掌舵人。

    对于郭开的笑容和话里透出来的亲近,繆莫仅仅是冷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去:“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随吾来。”

    繆莫带着郭开走了大约一刻钟之后渐渐的离开了林立的高炉和工厂,进入了一条山谷的小径之中。

    小径七绕八弯的颇为隐秘,在走过某个弯之后,一个清幽无比的小型山谷突然出现在了郭开的面前。

    这山谷并不大,也就大约两个四合院那般大小,谷中有一座看上去颇为精致典雅的小楼,楼旁有井有树,树旁有亭,亭中有桌有椅。

    缪莫和郭开在亭中分主客之位坐下,又有两名胡女出现,恭恭敬敬的端上各种食物,甚至还有美酒。

    郭开打量了一下为自己两人端茶上酒的胡女几眼,特别朝着胡女那硕大如瓜的臀部盯了几眼,脸上露出了男人都懂的表情,忍不住开口赞道:“没想到缪世兄竟然还有这般好去处,难怪这几年一直在此不归了。”

    缪莫冷冰冰的脸直到此刻方才有了几分活人的气息,挥退了旁边的所有人之后便对着郭开说道:“汝身为郭氏一族的家主,想必不会轻易离开邯郸到此地来,有什么事便直接说吧。”

    郭开点了点头,道:“此次前来,的确是有事相求于世兄。最近郭家生意尚可,接了不少单子,便是铁匠的数量有些不足,听说世兄此地工匠多多,近来又有一批秦国俘虏到来,不知道世兄能否抽调一些工匠与吾?”

    缪莫深深的看了郭开一眼,双眼之中闪烁着某些异样的神情:“郭开,汝难道不知道那些工匠是为了改进炼钢术而来的吗?什么抽调工匠,其实汝就是想得到那炒钢技术,对吧?此事不可为也。”

    繆莫说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客气,全然不顾坐在自己面前的乃是赵国大夫,赵国最大的铁器商人郭氏一族的家主。

    郭开笑容满面的看着繆莫,语气之中没有一丝怒意:“繆世兄,汝和吾之间已经合作了这么多次,难道便不能够通融通融?吾愿意出百镒黄金,只需要繆世兄提供一点点方便。”

    然而繆莫依旧无情的拒绝了郭开:“大王特地下了命令,任何一名工匠的死亡都必须要造册登记,莫说是百十名工匠了,就是一名工匠也不可能。”

    郭开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叹道:“繆世兄难道一点情分都不愿意顾及了吗?”

    繆莫摇头道:“不是吾不能顾及情分,否则的话汝郭家也不会暗中获得炼铁厂之中的秘方了。凭借着这些秘方,汝郭家这些年来想必获利颇丰吧?吾还听说汝暗中和北边的匈奴人进行交易,用铁器向匈奴人换取牛羊牲畜和奴隶。”

    说到这里,繆莫脸上的神情更冷了:“汝想必不知道,其实监察卫早就已经察觉了汝的动向了,只不过都已经被吾通通拦截下来罢了。汝也不想想,若是被大王知晓了那该如何是好?”

    郭开听了这话之后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冲口说道:“这不可能,此事只有吾的几名家臣和死士们秘密经手,绝对不可能被他人察觉!”

    “绝对不可能?”缪莫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神情:“郭开,对于监察卫而言,赵国之中并没有什么秘密。”

    郭开沉默片刻,终于铁青着脸开口说道:“为了感谢世兄的照拂,从今以后,和匈奴之间的交易利润,便给世兄两成!”

    缪莫摇了摇头,伸出了一只手掌:“五成。”

    “这不可能!”郭开整个人的脸都涨红了,怒道:“最多三成!”

    缪莫不紧不慢的说道:“四成。”

    郭开纠结半晌,咬牙道:“世兄,三成真的不能再多了,除非汝能够让边骑军团那边松口,否则的话小弟难以从命。”

    缪莫静静的看了郭开好一会,终于缓缓点头:“好,三成便三成。”

    亭子之中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两人各怀心事,都失去了开口的欲望。

    足足过了好一会之后,郭开总算是收拾好了心情,对着缪莫说道:“世兄,方才所说的那工匠之事,当真不能够帮小弟一把?”

    缪莫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郭开,汝怎地这般婆婆妈妈,吾说不行便是不行,交易归交易,但是吾可不想把脑袋都赔上!”

    郭开犹豫了一下,终于咬牙从手中拿出了一枚小小的令牌,放在了缪莫的面前:“世兄请看此物。”

    缪莫定睛一看,随后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这是……”

    郭开收回了令牌,指了指邯郸的方向:“那位的令牌,想必世兄是识得的吧?”

    缪莫点了点头,突然又冷笑道:“怎么,汝想要凭借那位的势力来压吾?汝可莫要忘了,吾父如今可还是宦者令,并且还掌管着监察卫,无论地位和权势都和那位不相上下!”

    郭开赔笑道:“世兄误会了,小弟怎敢威胁世兄?但是小弟有几句话还想请世兄听听,缪卿虽然极得大王信任,但是毕竟年纪已高,说不准何时便离世而去。而那位的年纪远较缪贤年轻,同时亦是极得大王信任,若是世兄触怒了那位,到了缪卿离去之时便是世兄大难临头之日啊!”

    缪莫脸色微变,沉吟不语。

    郭开也不继续开口,只是坐在那里饮酒进食,等待着缪莫的答复。

    足足过了好一会时间,缪莫才缓缓开口说道:“墨家工匠们抵达此处不过两月,炼钢之法还在改进之中,如今尚无定论。等到炼钢法大成之后,吾必定会上报邯郸,届时汝可以先来一趟,自然会有一名墨家工匠暴毙便是了。”

    郭开闻言大喜,立刻站了起来,对着缪莫拱手道:“多谢世兄!”

    半个时辰之后,郭开的马车缓缓的驶离了山谷之中的炼铁工厂。

    出乎意料的是,马车之中其实并不只有郭开一个人,还有另外一名黑衣黑袍,看不清面容的神秘人。

    郭开对着神秘人笑道:“尊客如今已经知晓了赵国工厂所在,不知道大秦该如何应对?”

    神秘人缓缓摇头,沉声道:“吾会将此事禀告给咸阳,至于如何处理这炼铁工厂,便是大王和候的事情了。”

    郭开点了点头,又问道:“吾已经完成使命,先前的承诺是否应当兑现了?”

    神秘人点了点头,道:“汝可以让人前去咸阳,只要出示暗号,自然便有人和汝联络。”

    郭开这才放下心来,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整个人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他笑得非常的愉快。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