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关隘破,白起归

    武关。

    武关,春秋时称“少习关”,因关在少习山旁而得名,素来被称为“三秦要塞”,“秦楚咽喉”。

    清代学者顾祖禹在《读史方舆记要》中称此地为:“扼秦楚之交,据山川之险。道南阳而东方动,入蓝田而关右危。武关巨防,一举而轻重分焉。”

    有诗云:“武关一掌闭秦中,襄郧江淮路不通。”

    从地形的角度来说,武关北倚岩崖,南临绝涧,河水环东、西、南三面,关城横出河心。

    城东有四道岭,岭高且陡峭,“上山一道,不容并骑”,属于不折不扣的兵家必争之地,和函谷关、萧关、大散关一同并称为“秦之四塞”。

    从地理的角度来说,这里是关中通往南阳的必经之路,历史上秦楚两国为了此地曾经展开反复争夺,几十年来武关经历了多次战火,无数秦楚将士在关城上下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浇灌了这座天下雄关的赫赫威名。

    但这一次,秦楚争夺武关的定律终于被打破了。

    数十年来,韩国人第一次出现在了武关城下,并且带来了大量的攻城武器。

    如果说国力倒数第一的韩国人还有什么方面能够位居战国前列的话,那么军事装备绝对是值得一提的一点。

    从铁制的兵器到盔甲,从近战的刀剑到远程的弓弩,从投石机到冲车,几乎所有和军事有关的装备,韩国人几乎都处于顶尖水平。

    虽然因为宜阳城的失陷而损失了大量的工匠,让韩国人的冶炼水平因此而停滞了不少,但是时至今日,韩国人的冶炼水平仍旧是位于战国七雄的上等水平。

    对于一场战争来说,精良的兵甲其实并不一定能够主导战争的胜利,这在过去韩国的历次对外战争之中败多胜少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是当韩国人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士气、担心什么敌方指挥官是白起、廉颇、魏无忌这种名震天下的名将,而只需要不停的进攻、进攻、再进攻的时候,兵甲之利所带来的优势就完全的体现出来了。

    在武关之中的秦国守军其实并不多,只有三千。

    三千对十万,这是一个极其悬殊的对比。

    作为韩国大军的主将,靳黈或许在这个时代并不是那种非常出名的将军,但是若是评一个中等水平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一个中等水平的将领率领着拥有兵甲之利的十万大军去进攻一座只有三千守军把守的关隘之时,这座关隘的陷落其实并没有什么悬念。

    关隘纵然险峻无比,但是能否夺下关隘,最关键的还是人。

    人力有时而尽。

    在用投石机接连不断的轰击了武关四天之后,第一名韩国勇士终于登上了武关的城头,英勇的拔出武器冲向那些几乎已经筋疲力尽的秦国守军。

    又过了两个时辰,当太阳即将落山之时,韩国人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天地。

    武关陷落。

    靳黈在大量的亲卫护送下缓缓的进入了几乎是一片废墟的武关,眼前惨烈无比的情状其实并没有刺激到靳黈,让靳黈感到很不舒服的是随处可见的韩军尸体,以及自己麾下将军带来的回报。

    “三千守军皆死战到底,仅有三十六人因重伤昏迷被俘?”

    当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靳黈沉默了很久。

    第二天,靳黈留下了一万人镇守武关,随后率领着其余的八万韩军将士一路北上,接连攻破武关之后的数道小关隘,在数日后进入了秦国蓝田,和廉颇所率领的十万赵军会师一路。

    一路向西。

    就在廉颇和靳黈齐头并进的时候,远在河东郡之中的白起也召集了所有的将领,朝着这些将领们宣布了自己的命令。

    “二三子,咸阳王命已至,吾等自今日起自河东郡撤军,回援咸阳!”

    白起此言一出,大帐之中诸多秦将顿时骚动不已。

    白起严厉的目光环视过去,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若有异议,现可言之。若不言,再有私议者,斩!”

    一名秦军将领鼓起勇气,道:“大将军,难道便如此放弃河东郡不成?”

    这也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疑问。

    “放弃?”白起哑然失笑,对着面前的这名年轻的秦军将领说道:“王翦,汝何出此言?”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王翦就是这一战秦军二十万将士之中最为发光的那块金子。

    夺绛城、破曲沃、守安邑,虽然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充当副手,但是却得到了主将司马靳的认同和嘉奖,同时也得到了主帅白起的认同。

    面对着白起的目光,王翦的心中多少有些发虚,但还是鼓起勇气道:“武安君如今要从河东撤军,此难道不是要放弃河东郡?须知大军出征至今无数兄弟死伤方才换来如此战果,若是因为咸阳之故而轻易放弃河东郡,未免过于不值啊!”

    白起似笑非笑的盯着王翦:“汝竟然觉得区区一个河东郡便能够和咸阳相提并论?汝可知道若是汝的这番话传回咸阳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吗?”

    王翦显然也是豁出去了,高声道:“回上将军,如今河东郡尽在大秦之手,若是撤军则功亏一篑,还请上将军三思啊!”

    白起沉默了,一双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王翦,目光凌厉如刀,似要将王翦切成无数碎片。

    王翦低着头站在那里,脸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流出,但是却全无认错之意。

    过了片刻之后,白起突然笑了起来。

    “很好。王翦,吾要交给汝一个任务,却不知道汝能否有能力完成。”

    王翦下意识的一挺身子,高声道:“末将必定尽力为之!”

    一个调兵令牌被扔到了王翦的手中。

    “从今日起,吾给汝两万兵马。汝要凭借着这两万兵马给吾盯住皮牢关里的庞煖,在吾击败廉颇之前,吾希望看到河东郡仍在大秦之手!汝能够做到吗?”

    无数目光顿时落在了王翦的身上。

    羡慕、同情、不屑、嘲讽、玩味,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王翦只感觉一阵热血上涌,右手紧紧的握着这枚调兵令牌,就好像握着一把能够将天空劈开的无上神器。

    “请大将军放心,只要末将一息尚存,那么河东必然为大秦所有!”</>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