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六百九十三章 上党危情

    剧辛这一听心中的惊讶真是非同小可,就连声调都不由自主的高了许多:“甚么?”

    不仅仅是剧辛,就连剧辛身边的几名亲卫也都听到了这番话,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韩国要和赵国开战了?这可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大事情啊!

    剧辛深吸了一口气,双目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名赵军士兵:“此事当真?”

    兹事体大,由不得剧辛不慎重,毕竟韩国可是赵国的盟友啊。

    这名前来报信的赵军士兵双眼无比通红,咬牙切齿的说道:“郡尉,吾乃是常平关守卒司马尚,受常平关百将之命前来报信,若有虚报,愿受军法!”

    说着司马尚从怀中拿出了一枚小小的令牌交到了剧辛的手中。

    剧辛接过这枚小小的令牌,入手微觉冰凉,样式看上去仍旧崭新,正面刻着一个“赵上党”,北面刻着一个“常平关”。

    要知道常平关毕竟是南上党太行陉五道关隘之中的一道,属于南上党最前方的防线,因此这五道关隘之中的守将守官虽然职位不高,但是一个个都拥有着这么一枚紧急报信的令牌。

    剧辛一看到这枚令牌,脸色再次一变,知道这下事情大条了。

    要知道郡尉也算是高级将官了,尤其是像剧辛这种驻守在国家边疆的郡尉更是经常向赵国中央禀报边境情况。

    依照平时的正常规律,如果赵国可能会和韩国开战,那么就算是不会调动上党郡的郡兵,也应该会有国君赵丹和廉颇大将军联合签发的密令通知下来,好让郡尉做好战争准备。

    但是这一次,韩军都已经打上门来了,邯郸方面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情报传来。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赵国高层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剧辛就知道这一次的麻烦是真的大了!

    剧辛脸色凝重,再次对着面前的司马尚追问道:“汝真的确定有数万韩国兵马?”

    司马尚用力的点头,道:“至少三万以上,数量只会多,不会少!”

    司马尚并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一次到来的足足有十五万韩国大军!

    这倒也不怪司马尚,毕竟太行陉原本就十分的险峻,十五万大军在这种地方弯来绕去的根本就不是他在长平关这么一座小小关隘之上就能够看得清楚的。

    更何况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如果不是那种经常统帅大军作战的大将,就算是坐着飞机从大军头顶掠过,也分辨不出来究竟有多少人,反正目之所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就是了。

    剧辛站了起来,指了两名亲兵出来,道:“汝等二人将司马尚带回吾的府邸,让他好生歇息一番,吾这就去求见郡守!”

    ……

    “什么?十万韩军进攻上党郡?”当上党郡守李齐听到剧辛带来的这个消息之时,整个人骇得几乎晕死过去。

    要知道如今上党郡之中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千郡兵啊!以区区五千郡兵对十万韩国大军,这怎么打?

    剧辛看着李齐六神无主的模样,虽然知道如今事情紧急,但是心中也不由得闪过几分快意——让你再说削减军费啊。

    不过剧辛毕竟也知道大局为重,所以立刻就对着李齐道:“郡守,为今之计,应当速速召集十里八乡的民众入城,再派人去向邯郸求援,向河东郡示警!”

    虽然说以官职而论李齐现在要比剧辛高,但是比起打仗来说剧辛自然是胜了李齐不知道多少去了,李齐这人也有自知之明,忙道:“一切皆如郡尉所言便是。”

    在李齐的支持下,剧辛也是毫不客气的拿走了主导权,一道道命令开始有条不紊的派发了下去。

    首先剧辛派出了大量的探子向南边的长平而去,准备刺探一下韩军的真正情况,搞清楚这一次韩国人到底有多少人前来攻击上党郡。

    其次自然是召集十里八乡的农民速速进城避难,或者躲进山区也行,反正太行山那么深,只要往山里一躲,韩国人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搜山。

    最后便是向着北上党各处示警,像屯留和长子这样的大县更是必须要通知到,否则的话韩国大军一开到这些县城就危险了。

    “为什么是北上党,不是还有南上党诸县吗?”李齐忍不住开口问道。

    剧辛叹了一口气,道:“郡守,汝觉得仅仅凭借吾麾下的这五千郡兵,能够救得了南上党诸县吗?”

    李齐面色如土,足足过了半晌才道:“既然这么说,那么长平等地只能放弃了?”

    “必须要放弃!”剧辛斩钉截铁的说道:“郡守,吾也不怕和汝直说,别说是长平了,就连长平关和故关恐怕都是守不住的,吾麾下的人手太少了!”

    “那怎么办?”李齐脸色惨白:“难道就让韩军这么大摇大摆的打到长治城之下?”

    剧辛叹了一口气,道:“郡守,仅仅凭借这五千人马,死守长治已经是最有可能支撑到援军到来的选择了,除非郡守想要弃城。”

    李齐无言以对。

    弃城?谁都可能弃城,但李齐作为上党郡的最高级别官员,他要是弃城了,那么赵丹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五马分尸都是轻的,最少也是一个族诛。

    李齐怎么敢弃城?

    于是这位上党郡守一咬牙,怒甩了一下袍袖,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本官乃是替大王镇守一方,如今敌军来袭,上党民心震动,正是本官为大王尽忠之时,怎能言及逃跑二字?郡尉尽管放心施为,吾必定尽全力襄助!”

    李齐的这番话一说出来,剧辛也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这个时候李齐仍旧想要和剧辛作对的话,那么这一仗就真的非常难打了——其实就算不作对也很难打了。

    剧辛沉声看着李齐,道:“郡守,若是上党被夺,那么汝吾二人都是脱不开关系,这一次便请同舟共济吧!”

    两人计较已定,自然也就是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去了。

    短短两天之内,坏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

    韩军沿着太行陉一路北上,势如破竹攻克了太行陉所有五道关隘,进入了几年前廉颇和白起大战过的长平。

    以太行陉道的险阻来说,靳黈这个行军速度已经的确称得上兵贵神速了。

    截止这一天为止,整个南上党就已经落入了韩国人的手中。

    不仅如此,靳黈又在长平继续分兵两路,一路偏师五万人从长平西北而上,攻克了长平关之后兵锋直指长子县,另外一路十万人主力则由靳黈亲自率领越过长平正北的故关,朝着上党郡治所在地长治县而来。

    又过两日,长子、长治两县先后被包围,韩军一路所向披靡的脚步终于在这里遭到了阻拦,两场激烈的攻防战在上党郡北部平原之中开始上演。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