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具装甲呈威

    在整个战场,赵**队的左翼,也就四国联军的右翼战场之上,无数的魏楚联军士兵正在犹如潮水一般的发起着冲锋。

    楚国大将春申君黄歇,上柱国景阳以及魏国大将田冲三人并肩站立在同一辆战车之上,神情有些紧张的注视着面前一片硝烟的战场。

    老实说,即便是这三位都算是身经百战之人,但是此时此刻仍旧显得颇为紧张。

    毕竟这些年来赵军的强大在这两国之中都可以说是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此他们对于即将到来的这场战事,既有着期待,又带着几分恐惧。

    突然间,黄歇指着前方叫了起来:“来啦来啦!”

    其余两人定睛看去,果然发现了赵军的踪迹。

    即便是在如此嘈杂的战场之上,一阵沉闷无比、犹如天崩地裂一般的马蹄声仍旧清晰无比的传入了三人的耳朵之中,下一刻,一支重甲骑兵出现了。

    “是赵国的具装甲骑兵!”上柱国景阳倒抽了一口凉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这件事情:“赵国人竟然把具装甲骑兵用在了左翼?”

    没错,出现的正是来自于赵国邯郸北大营之中,占据着赵国如今一半具装甲骑兵数量的、由赵国将军赵括所率领的两千名具装甲骑兵。

    这些具装甲骑兵们一个个高头大马,无论是人还是马的身上都覆盖着防御力极其出众的盔甲,头上也带着厚厚的头盔让人根本就无法看到那头盔之后的人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就给了他们的对手一种错觉,那就是在面对具装甲骑兵的时候好像就是在面对着一支从地狱杀出来的军队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分外的胆战心惊。

    下一刻,两千名具装甲骑兵直接突入了魏楚两国联军正面阵型,无数长枪和马刀在空中挥舞着,带起了无数血雨腥风。

    魏楚两国联军冲在最前方的将士们虽然也同样用长矛和长戈等武器想要去阻挡这些装甲骑兵的来袭,但是他们的兵器在刺中具装甲骑士以及战马身上却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根本就破不开那厚重的铠甲防护。

    两千名装甲骑兵犹如一道钢铁洪流一般硬生生的撞在魏楚两国联军的阵地之中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犹如一艘艨艟巨舰在大海之中劈波斩浪一往无前,任凭狂风海浪如何呼啸都根本阻挡不住具装甲骑兵们的马蹄。

    长枪和马刀在空中挥舞,残肢和断臂随着惨叫声响彻云霄,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而是一次一面倒的屠杀!

    就在魏楚联军的本阵之中,黄歇等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不已。

    黄歇的口中忍不住喃喃的说道:“都说赵国具装甲骑兵天下无敌,吾之前尚以为只不过乃是胡言乱语,但没想到今日一见,竟恐怖如斯!”

    是的,在这之前,无论是楚国也好还是魏国也罢,他们都没有在平原之上有过和具装甲骑兵正面作战的经验。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心中其实对于这支具装甲骑兵的战斗力是多少有些怀疑的,觉得具装甲骑兵可能根本就不过如此,只不过是那些失败者们刻意夸大罢了。

    事实上也不只是这三个人,在这个时代的除了赵国将军之外的所有将军们,他们还都没有正视骑兵这个兵种的强大,都还仍旧秉持着“步兵天下无敌”的落后思想。

    即便是赵国已经称雄中原数年,但却仍旧有人认为赵国之所以如此的强大,那仅仅是赵国的步兵够强罢了。至于赵国骑兵之所以这么出名,只不过是因为关中地区比较适合骑兵作战,否则的话为何赵国的重骑兵从来不在中原作战呢?

    在这些他国将军看来,赵国的骑兵不在中原作战那是因为赵国人心里有数,知道赵国的骑兵在正面应对不了中原各国的步兵!

    直到长平之战六年之后,直到李牧已经率领着赵国重骑兵击败过秦军大将王陵之后,仍旧有人秉持着这种在后世的军事学家们看来颇为可笑的想法,而且支持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在少数,比如说黄歇、景阳和田冲这三位四国联军右翼的实际指挥者。

    军事战术的革新就和国家的改革一样,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而且迅速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代表者魏楚联军就对于具装甲骑兵一点防御措施都没有了,黄歇看着具装甲骑兵一往无前的模样,脸色十分阴沉的下达了命令:“传令下去,命强弩手上前,务必要把这支具装甲骑兵的速度拖慢下来!”

    随着黄歇一声令下,他身后的那面大旗立刻挥舞了起来,联军的鼓声也随之变换了节奏,朝着四面八方的联军将士们传递出了命令。

    就在赵括听到这鼓声的时候,他刚刚用自己手中的马刀斩落了一名拦在自己面前的楚军将军的头颅。

    如果说除了李牧之外如今的赵国之中年轻一代里还有一个人对于装甲骑兵是了如指掌的话,那么这个人绝对就非赵括莫属了。

    即便几次三番都有外调升职的机会,但是赵括一直以来都牢牢的守住自己这个具装甲骑兵校尉的职位,丝毫没有让出去的意愿。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眼下这种在战场之上肆意的砍瓜切菜,但是敌人却根本拿自己无可奈何的畅快淋漓!

    面前汹涌如潮水般持续不断的敌人非但没有让赵括的心中有任何的恐惧,反而令他涌起了无穷的斗志,大呼酣战,只感觉无比的痛快。

    突然间,赵括只觉得面前一空,抬头望去才发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让出了一大片的开阔地,而在这些开阔地的背后是数百面齐人高的大盾矗立,形成了一道宽达一里地的大型盾阵。

    除此之外,赵括还能够十分清楚的看到,每一面盾牌之中都有一根长长的弩矢伸了出来,凭借着多年沙场的经验赵括一眼就认出来,在这些盾阵的缝隙之中所伸出来的,正是来自于魏国的劲弩。

    “想要用盾牌阻挡,再用劲弩射杀?真真是一个好想法呢?”头盔之中的赵括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了一个充满杀机的弧度。

    众所周知,像具装甲骑兵这样的重骑兵,对于速度的要求是很高的,而想要起速的话,又必须要满足很长的加速时间以及很长的加速距离这两点。如果在这种人山人海的情况下被拖慢了速度的话,那么具装甲骑兵几乎就没有再度起速的机会了。

    一个没有了速度的具装甲骑兵,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穿着笨重钢铁壳子的大乌龟罢了,只要时间一久,魏楚联军迟早都会将这种完全失去了优势的铁壳子大乌龟给消灭掉的。

    所以即便是看到了面前这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的盾牌大阵,赵括的心中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反而涌起了更加强烈的战意。

    马蹄纷飞,几乎是转瞬之间赵括就已经冲到了距离盾阵大约两百步的路程之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盾牌阵的背后传来了魏军指挥官的呼喊,随后数百支劲弩的弩矢直接射出,将赵括和他身后的上百名具装甲骑兵覆盖其中。

    几乎是在看到弩矢射出的一瞬间,赵括就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要知道赵国的具装甲骑兵唯一的一个可能会被一击毙命的弱点就是眼睛,因此只要低下头来,赵括就不必担心这些弩矢能够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威胁。

    事情果然如同赵括所料,好几支弩矢几乎是同时击打在了赵括的脑袋,胸膛以及小腹等等部位之上,发出了铛铛铛连续数声短促的脆响。

    赵括整个人身体一震,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一下子重重的打了好几拳,身体瞬间觉得一阵难受,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虽然说这些弩矢的威力的确是不足以打破赵括的盔甲,但是弩矢硬撞上来之时所携带的那种巨大力道还是让赵括十分的难受。

    好在这种难受瞬间就被赵括抛开了,就在这一轮箭矢过去之后,赵括立刻就抬起了头来,从马鞍之后拿出了弓箭,弯弓上弦。

    虽然说具装甲骑兵们大部分都是出自于身材高大的赵国人而并非是赵国北部的那些游牧民胡人,但是作为一名骑兵,又怎么可能不会骑射之术呢?

    在这几年的训练之中,这些赵国的具装甲骑兵们早就已经将骑射之术练得纯熟无比。虽然并不能说是每一个人都是神射手,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敌军如此的密集,只要能够把箭射出去就足够了,而这个要求对于具装甲骑兵来说那就太容易了。

    就在赵括拉弓上弦的同时,赵括身后的几百上千名具装甲骑兵纷纷拿出了弓箭,弯弓上弦直指蓝天。

    赵括将长弓拉得犹如满月一般,随后口中一声狂吼:“给本将军射他!”

    嗖的一声,就在第二波弩矢从盾牌阵的缝隙之中射出的同时,赵国具装甲骑兵们的弓箭也高高的飞上了天空,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准确无比地绕过了最前方的盾阵,落入了盾阵之后的联军弩兵阵地之中。

    霎时间,无数的惨叫声从联军弩兵的阵地之中响起,整个弩兵阵地都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打击而混乱了起来,连带着让弩兵阵地之前的盾阵也因此而产生了一丝丝混乱。

    赵括哈哈,将手中的弓箭放入鞍袋之中,又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马刀,整个人连人带马犹如一辆重型坦克一般,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盾阵狠狠的撞了过去。

    “魏楚两国贼子,今日便是汝等的死期!”

    话音一落,赵括整个人立刻就连人带马的狠狠撞在了面前的这面盾牌之上,只听铛的一声巨响,赵括面前的这面盾牌瞬间被磕飞,重重的砸在了几丈之外的某处,带起了一片血光和惨叫之声。

    而赵括整个人的身体也是被反弹的力道冲击得猛的朝后一仰,险些就被震倒落马,但是好在赵括毕竟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马缰,这才让自己的重心重新恢复了过来。

    下一刻,赵括终于惊喜的发现,原来魏楚联军的盾牌阵居然只有一道而已!

    此刻在赵括的面前再也没有那该死的盾牌,只有无数惊慌失措的魏楚两国联军了。

    赵括放声大笑,手中马刀高举,随后用力的劈落下去:“都给本将军——死!”

    而在赵括的身后,一名又一名的具装甲骑兵跟随着赵括的脚步朝着魏楚联军发动了攻击,狂野无比的冲撞在了魏楚联军所结成的盾牌阵之上。

    虽然也有不少具装甲骑兵的马匹直接被撞倒,又或者是骑士被盾牌上的反震之力撞得落马甚至骨断筋折,但是整个盾阵也已经彻底的被撞散了,更多的具装甲骑兵沿着其他骑兵们开出来的道路完全突破了这道盾阵防线。冲入了防线之后的魏军的步兵和弩兵阵地之中。

    当一支重甲骑兵集团面对着一支由弓弩手和轻甲步兵所组成的军阵之时,结果已经是毋庸置疑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而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此时此刻联军右翼的本阵之中,黄歇景阳以及田冲三人看着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赵括,三张脸庞上全是目瞪口呆的神情。

    该死的秦国人,怎么事先就不说明一下,这个具装甲骑兵居然有这么猛呢?

    对面率领着赵国左翼十万兵马的赵国大将乐乘虽然平日里以稳健著称,但是面对着这样的好机会,又如何能够错过?在乐乘的令旗之下,无数赵军士兵沿着具装甲骑兵们开辟出来的道路蜂拥而至,朝着魏军联军发动了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攻势。

    战场仅仅进行了半个时辰,但是魏楚联军的三位主将们却惊恐的发现,他们麾下的十五万部队竟然已经开始有了溃败的趋势了!

    “该死的!”黄歇忍不住吼了起来:“立刻派人去向王龁求援,让他快快派来援兵!还有,想办法拦住这支可恶的具装甲骑兵,否则吾等今日必将尽丧命于此地!”</>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