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八百三十七章 破义渠(为黑魔芋丝万赏加更,第四更)

    看着面前的这副景象,李牧可以说是非常的开心。

    在一个月前,当胡衣卫以最高绝密等级将一名大匠和几名工匠护送到李牧面前的时候,李牧的心中多少还有些不淡定。

    这年头,就连区区匠人也需要这么郑重其事的去对待了吗?

    这种态度在看到赵丹亲笔写就的密旨之时得到了第一次改变。

    赵丹是这么写的:“震天雷者,国之重器也。此匠人可熟练掌握震天雷之用法,务必以最高等级护卫,并且不使其有机会外泄秘密,一旦发现匠人泄露,必杀之!”

    对于这封密旨,李牧多少是有些怀疑的,所以他决定做一个实验。

    当半信半疑的李牧召来了匠人,在定西城外一处无人的山丘上实验过这“震天雷”的威力之后,这几名工匠在李牧心中的重要性立刻就蹭蹭蹭的上升了许多个等级。

    原因很简单,李牧一直以来所引以为傲的具装甲骑兵的制式盔甲,在这种震天雷的面前竟然和纸糊的一样!

    这种感觉就很像是具装甲骑兵在面对着轻甲步兵时候的情形,一攻一防之间的差距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这件事情对于李牧造成了极大的震动,甚至让李牧开始怀疑骑兵的时代是不是还没有完全开始就要彻底过去了。

    不过很快的,李牧就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目前赵国对于“震天雷”的运用还非常的原始,至少这么一大坨东西对于高速移动的骑兵造不成什么威胁。

    而恰恰相反的是,这个震天雷的出现,刚刚好能够填补赵国骑兵攻城的软肋。

    只不过唯一让李牧不太满意的是,根据工匠们的说法,像眼前这种主要以黄土夯成的义渠城墙对于震天雷来说完全不成问题,但是要是换成咸阳那种一块块巨石垒成的又厚又高的城墙,震天雷就有些无计可施了。

    更让李牧不满意的是,仅仅为了攻克义渠胜,李牧就已经将自己手中所有的震天雷都给用完了。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义渠城倒塌的城墙和那个炸出来的大洞在那里,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李牧咳嗽一声,风轻云淡的对着身边呆若木鸡的一众人说道:“都还愣着干什么?擂鼓,攻城!”

    直到李牧这一开口,所有化为泥塑雕像的人们突然又一下子活了过来。

    轰隆隆的鼓声在赵军的大营之中响起,一道骑兵洪流自大营之中冲出,朝着义渠城被轰开的裂口而去。

    作为赵国的王牌部队,具装甲骑兵从来不会让李牧失望。

    当看着具装甲骑兵完全突入城中的时候,李牧就知道,这座城池算是彻底的、稳稳的拿下来了。

    而专注于观察具装甲骑兵的李牧并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所有人在看着他的时候,目光之中不觉都带上了几分敬畏。

    “这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够掌握的力量!”这是在四十年之后,已经垂垂老朽的屠斜在和自己家子孙辈吹牛逼之时,依旧满怀敬畏的说出来的一句话。

    直到这个时候,老屠斜看上去依旧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这场义渠城之战,也正是火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并且参与的战争。

    如果说震天雷对于远处围观的赵国众将士来说还只是满心震撼的话,那么对于正在城头上坚守的义渠将士们来说,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超级大灾难了。

    说实话,其实这一场爆炸的威力并不算太大,炸死炸伤的人数也并不算太多,但是问题在于这种爆炸的方式实在是完全脱离了在场的义渠士兵们的理解范围。

    直到李牧率领着大军缓缓进城的时候,他都还能够看到在街道两边跪着的众多俘虏之中有很多人双目无神看上去痴痴呆呆的,甚至嘴角都流出了口水,显然是被吓到了,甚至是吓傻了。

    就连那位选择坚守在义渠城之中的“义渠王”义渠烈,在被五花大绑的押到李牧面前之后也开始疯狂的怒吼了起来:“你们这些卑鄙的赵国人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让邪神为你们出手?你们这样的行为是不会得到天神允许的,赵国人,你们会遭到天神的惩罚!!!”

    是的,义渠烈将城墙的突然倒塌归结为邪神的诅咒。

    对于义渠烈这种败犬的哀嚎,李牧自然是十分淡定的一挥手:“拖下去,看看能不能从他的嘴里套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

    如今的李牧作为赵国的龙台重臣之一,他的身边是跟着一支监察卫小队的,这些监察卫既能够暗中保护李牧的安全,又可以执行某些士兵们不方便执行,通常也执行不好的任务,就比如说义渠烈即将面对的严酷刑罚。

    “好了,这座王宫又归你所有了!”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李牧转过身来,对着义渠胜笑道。

    义渠胜看着面前的这座宫殿,注视着宫殿之中那些熟悉的器具摆设,脸上也是露出了十分感慨的神情。

    足足过了半晌之后,义渠胜才摇了摇头,正色对着李牧说道:“大都督不要开玩笑了,我义渠胜现在既然已经是赵国的臣子,那么这座城池自然也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从今天起,这里就是赵国的领地了!”

    如果说在这场战争之前,义渠胜的心中还多多少少的存在着那么一点点或许还能够复兴义渠国的侥幸心理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义渠胜就已经完完全全的打消了这种心理。

    在见识到了“震天雷”这种对于义渠胜来说堪称神罚一般的武器之后,义渠胜的心中是真的连一丝一毫的叛逆心都不敢生出来了。

    李牧微微一笑,对于义渠胜的识时务表现显得十分的满意。

    毕竟在李牧的心中也是把义渠胜看成自己难得的朋友和爱将,如果义渠胜看到这座宫殿之后脑子一抽又想起什么义渠王的美梦,那李牧还真就是不太好处理了。

    在搞定了义渠胜之后,李牧又将目光转向了贤掸和屠斜这匈人领导者二人组:“怎么样,现在汝等应该知道为何吾要让汝等匈人在前几天的时候不停的攻城了吧?说起来吾还要感谢汝等,如果不是汝等匈人士兵的奋力作战,那么震天雷也不会如此及时的埋藏下去,义渠城也不会这么快的就被攻破。”

    屠斜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低身行了一个大礼:“大都督,是末将错了,末将在这里向大都督认罪,请大都督责罚!”

    李牧微微一笑,将屠斜扶了起来:“本都督希望汝能够通过这件事情记住一个道理,那就是吾在战场从来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更不会随意的去牺牲自己的属下,无论这些属下是林胡、楼烦、义渠、匈奴,在吾的心中,他们统统都是赵国人!”

    “大将军,紧急军情!”一匹快马突然疾驰而至,将一封急报送到了李牧的手中。

    李牧打开一看,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王翦……”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