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九百三十四章 袍泽

    ﹄新八一中文网—< r="://.." r="_b">..</>﹃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对于这个答案,李牧并没有等待太久。

    何华很快就做出了答复。

    “吾当年也是在大都督帐下听命的,所以大都督应该知道,吾一直都是对胡人深恶痛绝的。

    为何?当然是因为当年吾的长兄就是死在了那些该死的匈奴人手中!

    所以吾参军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替吾的长兄报仇,是为了杀死那些该死的胡人!

    这些年来,吾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而且做的还不错,杀了不少胡人,也当上了一个五百主。

    但是吾对于胡人的恨意,那是一天都没有消停过啊大都督。

    吾一直觉得,这些该死的匈奴人就算是投降了,改名成了匈人,那也不可能会成为赵国的子民,更不可能会得到吾的承认!

    所以吾一直都在操练他们,甚至找来了一个据说是之前万夫长的家伙来操练他们,就是为了有机会教训一下他们,杀几个匈人来出出气!

    但是啊,这些匈人是真的能吃苦,不管吾怎么让当卢操练他们,他们都能够咬牙忍下来。

    吾也问过他们为啥这么能忍,他们告诉吾,因为在军营里只要好好训练,就可以吃饱饭!

    他们这些匈人,很多家里的婆娘刚刚生产,家里的小子嗷嗷待哺,又没有什么牧场和土地,就靠着他们每个月的那点月钱苦苦支撑啊。

    ……

    后来,吾带着他们来到了战场,有一个小子第一次杀了人,拿着人头来到吾的面前,问吾这个人头能换到什么样的赏赐?

    吾告诉他,这颗人头能换一头牛,还能够分到一块田,他可以用牛来耕田。

    那小子那叫一个高兴啊,他告诉吾,他要再砍下一颗首级,这样就能够再多一头牛,给他兄弟家去放牧,去耕田了。

    他抱着那颗人头睡了两个晚上,才总算是舍得将人头交给了主簿。

    但是他没有活下来啊。

    在那一战里,他为了保护吾的性命,硬生生的挨了齐国人的一支弩箭。

    那一箭射穿了他的肚腹,他的肠子都流出来了,痛苦的挣扎了整整一个时辰才死啊。

    大都督,如果不是他,那么死的就是吾啊!!!

    和他一样为了吾,为了赵国而死的,是整整四百个人!

    四百个啊,四百个和吾朝夕相处的人,就这么全死了。

    他们是匈人,但是他们同样也为大王、为了赵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如果不是他们的坚持和坚韧,吾早就死了,更不会有什么之后的反攻,有那一次消灭了一千多齐军的胜利!

    对吾来说,他们是吾的袍泽。

    不是什么狗屁的匈人,他们就是吾的兄弟。

    他们,就是赵人!

    吾作为他们的长官,不能够保护好他们,便已经是吾的失职。若不是为了替他们复仇,吾早就应该追随他们于九泉之下!

    吾在他们生前没有照顾好他们,那么吾希望吾能够在他们死后,能够好好的照顾好他们的妻儿,让他们的妻儿不至于沦为别人的隶臣隶妾,做一辈子的苦役,却永无出头之日啊!”

    说到最后,何华突然直挺挺的朝着李牧跪了下来:“大都督,吾知道此事有违军法,吾也甘愿接受军法处置。只求大都督在日后能够看顾这些袍泽的家属一二,何华纵在九泉之下,也难忘大都督的大恩大德!”

    李牧静静的坐在那里,聆听完了何华的讲述。

    此时此刻,这位大将军的双目之中正在闪烁着某些奇异的神采,长久以来困扰他的一些问题似乎已经完全得到了答案。

    何华朝着李牧磕头,头磕在地上发出声声闷响。

    李牧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何华的面前,一脚将何华给踹了个跟头。

    看着在地上滚了好几滚之后依旧有些不明所以的何华,李牧没好气的骂道:“老子可是堂堂的赵国大都督,哪里有时间去照看汝的那些个什么袍泽家属?汝自己惹出来的麻烦汝自己去料理,本都督还没有时间给汝来擦这个屁股。”

    何华这才回过神来,又惊又喜的看着李牧:“所以大都督的意思就是答应了?”

    李牧哼了一声,怒道:“本都督现在忙着料理军机,没有时间去关注汝的那点破事!”

    顿了一顿之后,李牧又在有些懵逼的何华屁股上踹了一脚,道:“好了,等会自己去拟一份名单上来交给本都督!”

    何华这才如梦初醒,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谢谢大都督!”

    ………

    李牧拆开了信封,拿出了里面的帛纸。

    当看到帛纸上的内容之后,李牧不由得楞了一下:“这是……阴书?”

    这张帛纸之上除了一个齐王建的印章之外空空如也。

    李牧想了想,拿着这封信站了起来,对着帐外的亲卫说道:“去,将赵括将军唤来。”

    阴书这种东西属于各国都有在用的,并不是什么太难的秘密。

    一番捣鼓之后,赵括站在李牧的身边,看着李牧小心翼翼的将帛纸从一盆颜色古怪的水之中拿了出来。

    帛书之上开始缓缓的有文字浮现了出来。

    李牧对着赵括说道:“赵括将军应该知晓齐国文字吧?”

    赵括点了点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会面前的这封帛书,然后摇了摇头,道:“这是密文,恐怕还需要阴符才能够破译。”

    在听了赵括的话之后,李牧显然有些失望。

    阴符是破译阴书的必要工具,如果没有阴符的话,单单凭借着这份阴书上繁乱复杂的密文,是不可能破译出任何东西的。

    赵括同样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道:“这阴书既然有齐王建的私人印章,那么想必内里记载的必定是最高等级的密文,若是有人能够知晓这阴符就好了,那样吾等就能够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内容了。”

    赵括有一种预感,这份阴书上的内容,很有可能就是打破僵局,取得这场胜利的关键!

    李牧心中微微一动,突然开口笑道:“吾倒是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个人想来应该是能够知晓阴符的。”

    赵括心中一喜,忙问道:“敢问大都督此人是谁?”

    李牧微微一笑,唤来了亲卫队长:“汝立刻将这份密信送去临淄,让剧辛将军交给后胜,看看后胜能否破译此信。”

    {老铁请记住< r="://.." r="_b">..</>新八一中文网 }</>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