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 191 只惦记贼吃肉,不知道贼挨打

    赵平安暗暗撇嘴,明面儿上却道,“那阎氏又不是真的疼爱十四哥儿,不过是为了自己。”

    “你又知道了?”田氏挑挑眉,哼道。

    赵平安平心静气,“若说她一点不爱,那是我昧着良心。毕竟是亲生骨肉,母子天性还是有的。但阎氏骨子里自私冷酷,若有利益当先,必能舍下十四哥儿。”

    “直说吧,你要哀家怎么做?”田氏有点不没耐烦似的挥挥手。

    其实,她就是想让某些话从赵平安嘴里说出来。将来万一有个什么,把责任一推,万事大吉,片叶不沾身。

    田氏真是谨慎,想得也挺美。却没考虑一下,她是太皇太后,要做什么,要说什么,还用与人解释吗?还用瞻前顾后的吗?她这样高高在上的人,还需要怕阎氏那类货色?上位者当成她这样,也很让人无语了。看似精明,实则就像小家小户里计较的农妇。

    而赵平安是不在乎的。

    某电视剧说得好,做大事者哪个不是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听拉拉咕叫还不种庄稼了?

    阎氏根本不被她看在眼里,她也不介意旁人怎么说她,对得起良心就行了。若非她是出宫的设府公主,在权限上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她根本就不会来这里与田氏废话。

    以她快刀斩乱麻,不愿意耐心一个个解开死结的脾气来说,早自己处理了这事。

    “您把阎氏的位份提一提吧。”赵平安直接点题,“她要的就是自己过得舒服,配得上她自己以为的所谓身份而已。有了这些好处,她再舍不得小十四,估计也忍了。”

    肯定还得抱着小十四哭天抹泪,明明自己即占了大便宜,还得弄出一幅别人逼迫她,她为了孩子无可奈何的妥协的模样来。

    可是,孩子会长大的,长分辨是非的。

    特别是十四,前世他不敢说是旷世名君,却也是个心里很明白的人。

    “既然你说了,就这么办吧。”田氏道。

    赵平安甜甜一笑,但眼神闪亮,看在田氏眼里,觉得她有点可怕,“孃孃,您老也别这么说。什么叫我说的就办?这话孙女可接不住。合着这宫里是我掌着权柄吗?如果您真不想插手这些俗事,一心吃斋念佛,养生长寿,倒不如把事情挑明了,奏明皇上,把您送到西京的别宫去享福。我皇兄走的时候,我刚打那边儿回来,听说春天时那边的牡丹开得真好,甲天下呢。”

    不想担责任就别掌权,凡事都是相对的,不能只惦记贼吃肉,不知道贼挨打。她赵平安想做个有礼貌、有上下的人,但是却不会一直容忍的。

    田氏闻言就窒住,没想到赵平安会突然怼她,刺她,一时回不上话。

    她就是好日子过太多,已经不知道盐从哪里咸,醋从哪里酸了。

    赵平安说完,就施了个礼,转身走出慈寿宫。她走出很远,田氏才缓过神来似的,气愤地道,“她这是威胁我吗?”

    旁边的嬷嬷不敢说话,心里却道:可不就是威胁!

    可是,您老人家敢反抗吗?命都掐在人家手里,富贵荣华说不定也要断送,还摆什么老佛爷的谱呀。看来,她们得活泛活泛,别从一棵老树上吊死吧。

    且不管田氏像老王八撞桥墩,暗憋暗气,日子如水般流过了。

    就在除夕前夕,小十四的症状终于有所缓解,身子也向好处发展。因为给九哥儿种了从现代来的高品质疫苗,这小子熬过观察期,现在活蹦乱跳的。既然不用上朝,又没叶贵妃那个惯会带歪孩子的东西管着,自然就表现了下兄弟爱,每天都宝文阁来探望小十四。开始还绷着劲儿,到底是孩子,很快就玩嗨,好像从前欺压弟弟的坏事从没做过一样。

    阎氏激动得双眼发亮,以为就要时来运转,见到赵平安时连脊背也挺直了几分,就差摆嫂子的谱了。

    赵平安怎么可能搭理她?只是没事到慈寿宫门前晃了晃,表示了下存在感,田氏就捏着鼻子装慈爱,说要把小十四接到自己宫里照顾。

    阎氏自然哭天抢地,“坚贞不屈”,不过田氏派来的嬷嬷冷冷的扔下几句话道,“太皇太后的意思,婕妤照顾平王殿下不周,这才造成这次大凶险。论起来,还得好好说道说道。况且宝文阁人手又少,不利于平王殿下的恢复。太皇太后就先把平王殿下接过去,好好将养身子。若大好了,家和万事兴,她老人家也不想追究过去的事,不会把婕妤你怎么样的。到头来,儿子还是你的儿子,但婕妤还是不是婕妤,要看平王殿下身子怎么样了。”

    意思很明显:没治你照顾皇嗣不周的罪就是大恩典了,少在这儿叽叽歪歪。如果小十四的身子大好,那太皇太后就睁一眼闭一眼,不计较了。可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或者留个后遗症什么的,她是不是回去当杂役宫女可说不准。

    阎氏虽然自诩秀才女儿,书香门弟,士农工商四个等级,她独占其二。但其实,她从小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被先帝临幸后总算转了运,生了十四哥儿才有点好日子过,算得上吃香喝辣。所以,她绝舍不得丢掉这一切,当场就不吭声了。只哭得期期艾艾,想让十四哥儿看到她的委屈。可惜十四哥儿病中虚弱,又被人房间阻隔,没听见阎氏号丧似的哭泣。

    最重要的是,他打从生下来就孤单,亲娘又是个不倒不正的主儿,孤单寂寞坏了。这阵子却正和亲亲九哥要好,从不也相信到格外依恋……小孩子嘛,正热乎着。因此被慈寿宫的嬷嬷几句哄好了,高高兴兴挥手告别,打算等身子好了再回来宝文阁看望他娘。

    “这孩子,真是可怜坏了。”赵平安这个旁观者,叹道。

    好在,这桩心事快速的了了。

    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田氏把从她这里受的气,原封不动又甩在阎氏身上,她怎么感觉有点大快人心呢,哈哈。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