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惊龙 > 第四十四章 小人

    屋外忽然传来低声交谈。

    “确定是这一间吗?”

    “没错,我眼看着那小子进去的,自然不会有错。”

    “好,你们在门口藏好,若是他们逃出来,一刀杀了。你你你你你你,跟我一起进去。”

    陆三川立时明白,是有人前来寻事。但青玉案已经不在屋内,想来他们应当不会为难。他便不做任何举措,只是与苏青等人一同坐在桌边。

    过得片刻,果然有七人破门而入。

    七人进门之后,并排而立,分别拦在门口,各自手握单刀长剑,严阵以待。

    站在中央的那人,陆三川再熟悉不过。

    那人三番五次想找陆三川麻烦,却屡屡受挫,哪怕是傍上作恶多端的荆门五鼠,也是竹篮打水。

    而眼下,诸多江湖客聚集在荆门,他要想拉拢几个,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多次失败之后,陈枳安已找到些许法门。之前几次之所以会失败,那是因为站错了立场,仅为一己私欲,自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陈枳安握剑在手,昂首挺胸,庄严肃穆,一副正气凛然模样,盯着陆三川喝道,“姓陆的,我们可真是冤家路窄。”

    陆三川不觉好笑,“你辛辛苦苦一路寻来,就算路再宽,我们也能撞面吧?”

    陈枳安本想装一次大道中人,岂料被陆三川一语戳破,大感丢脸,为了找回面子,只好说道,“你为了一己私欲,带着妖女躲藏至此。快快将黑风寨妖女交出来,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这次,陆三川没有忍住,“扑哧”笑出了声,“是我为了一己私欲,还是别人?你找找,所谓的黑风寨妖女,在这屋中吗?”

    陈枳安面上挂不住,哪里管他什么在不在的,立时拔出剑,剑尖直指陆三川,大喝道,“众人亲眼所见,你救下黑风寨妖女,而千行门双腐,也是丧家之犬,至于燕女,更不必提,就算我杀了你们,江湖上也没人会说我的不是!”

    自己受辱,倒也无妨,但陈枳安这番话,把一行四人俱否定了。陆三川立时沉下面孔,不再嬉皮笑脸,盯着陈枳安冷冷地道,“要杀?来啊。”

    陈枳安却被他的杀气吓得不敢再前,即使知道画剑已落入龚青之手,但陆三川的武功,仍在他之上。

    他自然不敢贸然向前,却也不愿意在人前当一只缩头乌龟。

    陈枳安收剑锁腕,蓄势待发,大喝道,“兄弟们,我们上!”

    他身旁的那一帮子人,虽认得苏青与栾氏兄弟,却并不认识陆三川,但见陆三川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当他是一介弱儒,便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他们武功不低,加之人数众多,便是胸有成竹,大喝一声,提剑而上。

    陈枳安跟着众人一起冲出,却只是迈了一步,立时撤回。

    陆三川霎时使起乾陵虚步,在那六人出剑之前,劈掌而出。那一掌虽未尽全力,却也打得六人落花流水,丢剑弃刀。

    那六人虽知晓江湖上有“乾陵虚步”这么一门武功,却不曾亲眼见过,而方才眼前一晃,自己胸口莫名中了一掌,痛苦难当。

    “啊!刚才那是什么武功!”

    “妖术!是妖术!”

    六个大汉,竟不顾随身携带的兵器,连滚带爬跑出门去。

    另有四人藏在门外,见有人夺门而出,以为是陆三川等人,刀剑齐下,将那六人乱刀砍死,等鲜血流了满地,他们才反应过来,原来杀错了人。

    但这队伍毕竟是临时组建的,互不相识,杀了就杀了,并无心痛或是愧疚。

    四人不知为何这六人竟逃出屋来,陆续抢进屋中,四下查看,并未见到青玉案身影,便问陈枳安,“人呢?”

    陈枳安在狗粪之中摸爬打滚许久,对于各人脾性,自然一清二楚。他明白若是将实情告之,这四人必然不会放过自己,便撒了一个谎,“黑风寨妖女,被燕女放了!”

    四人转头望去,果见苏青正在屋内。

    四人之中,更有一人受到过苏青的毒害,所幸他反应及时,缩阳入腹,才侥幸保下了两颗蛋蛋,但那一根小棍,却只剩下了指甲长短大小,再无享受之功。

    那人看见苏青,胯下猛地一紧,咬牙切齿,眼睛要喷出火来,“燕女,我非将你抓了,赤身**游街示众不可!”拔剑便上。

    以苏青武功,兴许不是那人对手,但有陆三川在一旁,哪里容许他人欺侮苏青?

    陆三川横步而出,左掌劈在那人手腕,打落他长剑,右掌顺势劈出,便叫那人打哪来,滚哪去。

    那人后背撞在木门,木门晃了一晃,并未倒塌。

    陈枳安却忽然有了一计,双眼左右快速来回,脸上闪过狡黠笑容,佯装义愤填膺,提剑直向苏青,厉喝道,“杀了燕女,为江湖除害!”

    另三人热血上脑,一齐向前冲去,但很快,被陆三川打回原地。

    陈枳安趁机挥剑,接连四剑,送那四人上了西天,而后从剑身摸了一手鲜血,涂满面孔。

    陆三川大惑不解,呆呆地望着陈枳安。

    栾为嘲讽道,“喂,小子,你是不是疯了?”

    栾不为却是眉头深锁,隐约觉得其中有诈,思索许久,忽大声道,“少主,小心!”

    便在此时,陈枳安丢弃了手中长剑。

    陆三川以为他要施放暗器,赶忙抓了桌上长剑在手。

    陈枳安却是大叫着跑出客房,一路惊呼着出了客栈,“杀人啦!杀人啦!”

    陆三川笑过一声,歪着头,望着满地的尸体,“哎,又要收拾破烂。”

    栾不为却赶忙抓住他胳膊,神情大是急迫,“少主,我们快走!”

    陆三川疑道,“为什么要走?”

    栾不为道,“这正是他移祸江东之计。此十人虽不是少主所杀,却死在少主屋中,他可作为证人,到处宣扬。今日荆门之中,江湖中人甚多,难保不会有有志之士结成联盟,寻你复仇。就像这十人那样。”

    说道这里,栾不为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如此一来,便果真如同那人所言。苏姑娘是燕而我与栾为是丧家之犬,至于少主,却是雪上加霜,不仅被人陷害成纵火烧家的罪人,加之救了黑风寨妖女”

    “行了!”陆三川叹了口气,“我们走便是!”

    (.. = < r='://..'>妙书斋小说</>)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