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十一章 好酒量!

    这下可不要紧,顺着君莫邪这一指,兄弟七人的眼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顿时眼睛再也移不开了!

    一个个心里怒骂:“你这还叫不多?这么大的坛子整整八个!一个里面就算少说也得有五十斤吧,加起来起码也有好几百斤了哇,可怜我们只能闻味……连一滴也没尝到发,一滴千金,你怎么不去抢?!……不过,就凭这香味,千金也值!”

    “哥几个,咱们是不是这就走啊,呵呵,不是说要引我去拜见独孤老大人么。”君莫邪自顾自地走出了几步,回头一看,只见七个人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背对着自己,看着那几个大坛子,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一动不动。

    难道地下有胶水把脚沾住了?!

    地下肯定是没有胶水的,不过美酒的魔力却是更大地!

    “哦,原来如此。七位兄台无声的提醒,小弟多谢了。”君莫邪晃啊晃的又走了回来,沉声喝道:“来人啊。”顿时几个中年仆妇出现在身边:“少爷有何吩咐?”

    “少爷粗心,你们怎地也如此粗心,你们把这几坛酒封起来,若不是几位独孤大哥提醒,酒味还不全跑光了!然后给我搬一下……”君莫邪顿住。

    几个中年仆妇有点傻眼,少爷不是懵懂了吧?不是您刚才嘱咐我们一定不要封存起来吗?这又整得那出啊?!

    独孤家的七位猛男闻言同时满脸喜色,自然是以为君莫邪要搬着送给自家老爷子做礼物,一想到稍后就能大快朵颐,当真忍不住喜形于色,抓耳挠腮。

    “……搬一下,搬到我私人的小仓库里面。晚上我回来要跟老太爷和三爷举行家宴!”君莫邪正色道:“顺便还要多邀请几位客人,这些酒恐怕不大够……恩,你们再另外多准备点别的酒预备着,别怠慢了贵客。”

    几位仆妇同时躬身应是。然后一个个走到酒坛前面,盖上酒坛盖子,就要上泥封。

    “慢!”独孤英的动作无比的快捷,一个箭步蹿到了酒坛前面,张开大手做怀抱天下式,直接将几个仆妇拦在了外面,将几个酒坛子严严实实的保护在了自己身后。

    那架势叫一个渊停岳峙,不知道,还以为这位得是什么样的绝顶高手呢!

    其余的六位猛男兄纷纷如梦初醒,不约而同的站了过去,顿时酒坛前面七尊铁塔矗立,严阵以待!

    原来这些酒是君家今天晚上宴客用的,而且还可能不够……这岂不是说,今天晚上之后,这样的酒就没有了?他们也没有想过,君莫邪的话实在是破绽百出,一会说自己要留着慢慢喝,一会却又要大宴宾客全喝光了,前后矛盾到了极点。

    只是听说酒快没了,就全部慌了神。

    “七位大哥这是何意?”君莫邪皱着眉头,莫名其妙的问道。“我爷爷他老人家今天晚上还等着呢,我们不如快去快回。”

    这一句话,顿时打消了七个人强抢的念头:原来君大元帅是知道这些酒的。

    “哈哈呵嘿嘎嘎嘻嘻吼……”独孤英已经不会笑了,莫名其妙的冒出了这等声音,突然一使眼色。

    其余六人顿时会意,如六条猛虎出山,瞬间将君莫邪制住,然后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瞬间将四个仆妇打倒在地。独孤英不住声的吆喝:“轻点,千万别打伤了人。”

    独孤前一阵风一般掠进房中,半晌空手而出。独孤雄恨声大骂:“猪!要去厨房才有碗!”独孤冲和独孤上刷的一声掠了出去,不多时,便一人捧着几个大碗笑哈哈的回来了。

    “千万别撒了酒。”独孤英满脸郑重的叮嘱:“千万别从一个酒坛子里面倒酒,老规矩,就每个酒坛子都喝一点,千万别喝太多,赶紧的喝几碗过过瘾,就得了,我们提了君莫邪赶紧走。千万不能喝醉,老六,说你呢,你小子最是贪杯,记得少喝点。”看来这几人平常在家里没少偷喝,经验丰富得很。

    “那是自然。”其余几人早已急不可耐,一窝蜂的跑到酒坛前去舀酒,然后一个个小心翼翼的端着回来,就这么蹲在石桌前围成一圈,就像是一群军中民工一般。

    独孤英端起酒碗,先是留恋的闻了闻,这才张开大嘴大大的喝了一口,只觉得一股冰凉的丝线顺喉而下,紧接着从肚子里面轰的升腾起一股炽烈的火焰一般,霎时间烧的浑身轻飘飘的熏熏然如欲成仙。大声赞道:“果然是好酒!极品啊,以前喝的那些御酒贡酒什么的,根本就是垃圾啊!稍后一定得找君小子打听出那有这种好酒卖!”

    其余六人动作整齐的同时喝一口,然后齐齐的哈出一口大气,瞪着眼睛扬起头颅朝着天空捂着肚子摇头晃脑,不约而同的同时呻吟出声——舒服的:“哦~~~哦~~~~~~”

    七个很是非常十分粗豪的大汉子这一刻呻吟出的声音却像是青楼中数十位职业者在同一时间接到了恩客;然后又同时开始动作,声音旖旎婉转之极,汇成了一股**的洪流……倒在地上的君莫邪浑身激灵灵打个冷颤,只觉得全身汗毛孔齐齐炸开,如同午夜走过乱葬岗,毛骨悚然。

    紧接着,就见兔起鹘落,七个人争先恐后的去舀酒,不时的响起争执的声音:

    “老大你两碗了我才一碗!”……“老七你滚一边去,别跟我抢!”……“真好喝……你,你干什么推我?”……“草!老三闷头不响的居然三碗了,这家伙真无耻!”……“兄弟们上……就这一顿了。”

    ……………………这兄弟七人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踢开大门闯进来,一直到现在也有老长时间了,堂堂的大元帅家里的侍卫武士居然就没有出来一个过问!这一点是何等的不正常!居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喝起酒来,神经之大条让君莫邪都有些目瞪口呆了……这就像是一群强盗声势浩大的闯进主人家里,安之若素的喝酒而且是朝着醉死喝,丝毫不顾主人家早已经报警了……无声无息的出现的君无意笑着对君莫邪眨了眨眼,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门口上,数百君家侍卫静悄悄的散去……这可是标准烈酒,且还没有勾兑过的酒头啊!就算是兑换成前世的酒精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度,甚至还不止,说是纯酒精都不过分!

    一大碗最少半斤啊!君莫邪很是怜悯的心中暗想。

    君莫邪貌似被制住玄气扔在地上,几位猛男兄压根没人理他了,惟恐自己比别人少喝一点。当然了,这点制约对君莫邪来说直接等于没有,开始唯恐被发现这几个小子醒过神来,到后来干脆自己坐了起来愣愣的看着七兄弟你争我夺,到最后干脆站了起来,活动活动手脚,然后抱着膀子在一边看——没人有闲暇理他。

    只得片刻,真的只得片刻,……“砰!”独孤前最年轻,酒量也最浅,发作也最早,率先支撑不住,一个倒栽葱栽倒在地。呼呼的睡了过去。

    独孤豪被他拌了一下,甚是不满的飞起一脚,将独孤前远远踢了出去,然后疾步去舀酒。

    “砰!”独孤冲一个踉跄倒在去舀酒的路上。

    “砰!”

    “砰!”

    “砰!”

    “砰!”

    “砰!”

    一地的横七竖八!

    没办法,这酒的酒劲实在是太大了!估计蒙汗药都没这么快的效力!

    虽说酒量有高有低,不过也得分什么酒来着,这七位猛男兄,基本就是脚前脚后的醉倒尘埃!

    君大少爷这次酿得本就是烈酒,而这些还是酒头,简直比酒精还酒精;这七位虽然酒量不凡,但始终还是从来没喝过酒劲这么恐怖的烈酒,就像是一个从小喝惯啤酒的伙计突然喝了一杯二锅头,乍一入口,还不怎地,甚至还能一口气地多灌几碗,但一旦酒劲上来,这场醉梦,估计没个几天恐怕是不能清醒的。更何况这独孤家的兄弟七人就算是最少的也喝了三四海碗?

    一时间,君莫邪的小院中鼾声如雷,虽然顺利地解决了这一场麻烦,但君莫邪却是烦躁不已,只因为这兄弟七人的缘故。

    睡觉就睡觉吧,还打鼾!打鼾也无所谓,我忍;可是有几个人不仅打鼾,连磨牙、吹口哨,放屁一应俱全……可谓抑扬顿挫、置地有声!“吱——”君莫邪正烦恼中,地上的独孤英已经又开始了。

    飞起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君莫邪恨恨的骂:“叫什么叫!”

    口哨声嘎然而止,独孤英被踢的翻了个身,仰面朝天,空中喃喃道:“好酒……”

    隔壁小院的高高的墙头,管清寒借着一株花树的遮挡,一身如雪的白色劲装站在那里,一双冷若冰霜的大眼睛,射出极端的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接到可儿的告诫她不要来的通知!

    但她依旧来了!

    从独孤家兄弟七人砸开大门进来,管清寒就已经仗剑站在了这里了,只要独孤英兄弟几人一旦有伤害君莫邪或者把君莫邪带走的趋势,管清寒立即就会出手,就算明知不敌,也要尽力一搏!

    虽然始终看君莫邪这小子不顺眼,但他毕竟是君家第三代唯一的传人,毕竟是自己的小叔子,说什么也无法坐视他被伤害而不管,尤其是,这小子最近比较象个人了……但接下来的一幕一幕,却让管清寒的眼睛慢慢的瞪得大大的,甚至有几分佩服之意。

    从一开始见这几人进来,君莫邪不慌不忙的态度,就让管清寒吃惊不小。记忆中的君莫邪,恐怕这时候已经吓得成了一滩泥,吓尿裤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今曰居然迥然有异;然后一步一步,欲擒故纵的将独孤家七兄弟引入自己的陷阱,让他们心甘情愿而且还象是占了莫大的便宜一般自己跳下去,然后自己迫不及待的喝的烂醉……虽然这七个人都是粗到不能再粗的粗人,但出现这样的结果,还是让管清寒惊诧不已——这,还是我那位纨绔不堪胆小如鼠的小叔子君莫邪吗?

    幽幽的叹了口气,管清寒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