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十六章 对阵天玄

    来人绝对是敌非友!

    从君无意此刻的表现来看,背后定然有许多故事啊。

    而正处于痊愈之中的君无意,无论如何也要压下这一时之气,否则为山九韧,不免功亏一篑!

    君战天看着君无意脸上的表情,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不由得目中露出忧虑之è。

    “确实是多年未见,未知贵客今r远来,有失远迎,还请入内一叙。”君无意端坐不动,缓缓出声道,声音浑厚悠远,更有一份由衷的平静。就在这一瞬间,君三爷已经平静了自己的心神,俊伟的脸上变得古井无波,剑眉下一双眼睛顿时变得深不可测。转头对君战天道:“父亲,是他们来了。此事您老不必出面,一切有孩儿自己应对即可。”

    君战天缓缓点头,脸è沉重。

    君莫邪微笑着站起,将站在君无意身后推车的人轻轻一拦,道:“我陪三叔过去。”

    推起轮椅缓缓从饭堂走了出去。心中冷冷一笑:盛宝堂,果然和君家有着恩怨!

    院中,并肩站立着两名白衣中年人,一样的英挺,一般的风度飒然。但从君莫邪的眼中看去,这两人虽然并肩站在一起,但站位却是几乎一样,连姿势也是差不多相同:惟有靠近对方的一个左手,一个右手,都是很明显的有些过于放松了……另外两人的眼角余光各有防备的意思——所以君莫邪立即判定,这两个人貌似融洽,其实却是在互相防备的!彼此之间虽然是同出一门,但内心却绝不融洽,甚至各有杀意!

    难怪那天在盛宝堂的时候,对自己的出价的反应竟是如此古怪的!看来当时,问题只怕就是出在这两个人之间!

    “慕兄,一别多年,你仍是风采依旧啊。”君无意脸上闪出一抹油然的欢喜,但更多的,却是缅怀、伤感。对着其中一人微微一笑,至于另外一个却是毫不理会的。

    这白衣人上前一步,仔细的审视着君无意的脸庞,有些激动的道:“无意,你也是,还是跟当年一样。相信小姐若是知道,定然会……”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歉然一笑,道:“无意,这十年来,过的可还如意?玄气进阶到地玄了吧?当真是难能可贵。”

    事实上,以君无意的年纪而论,此刻便已经攀升至地玄中阶,确实可说是难能可贵的,更别说君无意已经残废了十年,玄气修为不退反进,自然更是难得的,可是,君无意就算是如何的难得,始终还是残废的,这个事实,却是无从改变的,至少也“慕兄”眼中,是这样的在听到“小姐”这两个字的时候,君无意古井不波的面容上显出了一丝伤感,而脸上肌肉,也露出一阵痛苦的痉挛,良久未曾平复。而另一个白衣人的脸上,也顿时泛起一股奇怪的神è,看向君无意的眼神,更又多了几分杀意!

    “君无意,你下半身虽然残了,成了一个废物,不过看起来你倒是挺想得开呀。有这份心境也是不错的嘛。”另一名白衣人哈哈一笑,出言挖苦嘲讽,语句竟是难听之极,态度与前一个白衣人更是天差地远,倒似是与君无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阁下还真说到了点子上,我三叔腿残了也没什么所谓,但要是如阁下一般脑袋残了,那可就真的无药可救了。”君无意还未说话,站在他身后的君莫邪已经开了口,语气轻飘飘的似乎没有分量,但一句话却将那白衣人气的脸è比身上的白衣更白。

    “君莫邪!无知小儿,前r本座大人大量放过了你,不意你这小子竟不思感念。今r又在本座面前卖弄你的利嘴,真当本座不敢杀人吗?”那白衣人森然的看着君莫邪,眼角肌肉一阵跳动,本是英俊的脸,瞬间变得有几分狰狞、几分恐怖。

    “呵呵,阁下;此一时彼一时;此地乃是君家大院,可不是盛宝堂。你敢在君家大院如此嚣张跋扈,对着君家的少主人如此说话,真当本少爷不敢杀人吗?信不信本少爷一声令下,顷刻间将你砍作肉泥?”

    君莫邪悠然的看着他,眼神瞬间锐利起来。

    “哈哈哈……”那白衣人仰天大笑,笑毕才对君无意说道:“君无意,你这个侄儿,真是让我欣赏不已啊。居然说他要乱刀斩杀于我,哈哈哈,君无意,你告诉他,且不说你们君府有没有这个实力,就只说,你们有没有胆量杀我?哈哈哈……真是无知的可笑,天香第一无知纨绔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佩服佩服,可怜可怜!”

    “萧寒,这里始终是君府,你实在太放肆了,也太过分了!”另一个白衣人怒声叱喝:“若是你不愿意跟我来到这里,就立即离去!乱说什么?”

    “慕雪瞳,你也说了,这里是君府,在这里,你同样没有对我大呼小叫的资格!”那叫做萧寒的白衣人森森的看着君无意,头也不回的道。

    “哈哈哈……真是好笑,世界上就是这样自以为是自视过高的人太多了,才会变得如此的有趣。”君莫邪放声大笑:“哥们,千万不要把你自己看得太重要;摸着你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在你们的组织里算是一个什么货è?能够代表整个组织出声吗?我君家就算灭杀了你,你的主子会为了你一条贱命跟我君家大动干戈?”

    君莫邪怜悯的看着他:“可怜的孩子,告诉你一个真理。就算这世界上人都死光了,天上的太阳和月亮也依然是从东方升起,往西方落下。人啊,千万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一旦忽视了这点,一定会栽跟头滴,而且会栽大跟头地;我语重心长的跟你说,就当免费的教育教育你了哈哈,我这人,就是太善良了!”

    人影一闪,“啪啪啪”连珠的声音响起。

    狂怒中的白衣人“刷”的欺身过来,举起手掌就要打他耳光。君莫邪大笑声之中,“刷”的急速退后,白衣人如影随形跟上,君莫邪身子左晃右晃,脑袋一偏,肩膀上啪的中了一掌,但在中掌的同时手肘膝盖同时顶出。

    噗噗两声,白衣人面è青青白白,退出几步,姿势变得颇为不自然。两眼变得通红,如喷火的看着君莫邪,气得简直要一口吞下他去。

    君莫邪虽然出言不逊,但对这白衣人来说,他却始终是个后生晚辈。教训一下可以,但却绝不能真个杀了他。所以白衣人十成功夫也只拿出了半成,准备教训教训这个舌尖嘴利的纨绔小子也就是了。

    否则,作为一个堂堂的天玄高手,怎么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若是当真不顾身份的跟一个连银玄也未达到的后辈小子计较,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了大牙?

    但他却万万没想到,君莫邪的反击竟然如此犀利、神速,如此的确、狠辣!

    一手肘捣在了自己咽喉上,而另一记膝撞更是正正顶在了自己裤裆里!偏偏自己轻敌之下,全然没有防备,这小子的出手方位之刁钻,时机拿捏之确,当真匪夷所思、恰到好处。即便以自己的反应,居然也中了招!

    竟然被这小子一下找到了自己的死角破绽!

    若不是自己的玄气已经到了天玄境界,单只是这两下就足以让自己当场身亡,死得不能再死了!饶是如此,咽喉也是一阵火辣辣的,胯下更是疼痛难忍,用尽了全身的定力才终于忍住没有痛哼出声。

    萧寒怒哼一声,浑身淡蓝è的光辉一阵闪烁,有心不顾一切的出手废掉这个可恶的小子!慕雪瞳急忙横身一拦,怒道:“你闹够了没有?跟一个小孩子居然也这么计较!还有没有点风度?”

    君无意冷冷的看着萧寒,心中早已决定,若是他敢当真对君莫邪出手,拼着暴露自己的实力,不计一切后果也要全力出手,将他毙在手下!

    萧寒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声音有些嘶哑,显然君莫邪这两下给他打击不小,咬着牙道:“好!今r就暂且放过这小子!”说着瞪着君莫邪:“小子,你最好祈祷苍天,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

    君莫邪嘻嘻一笑,道:“您放心,本公子正在向苍天祈祷,在本公子可以干掉你的时候,一定要让你遇上本公子!”

    “就凭你?哈哈哈……”萧寒怒极反笑,重重的一哼,道:“终生无望!”

    “是吗?裤裆里刚挨了一下,这么快就不痛了?!”君莫邪冷冷地道。

    那萧寒尤待反唇相讥,但张了张嘴,却竟没有说出话来,萧寒始终是天玄高手,不愿抹杀良心说话,尤其是面对犹如蝼蚁一般的君莫邪更是如此!

    他很清楚,自己刚才出手确实未尽全力,毕竟君莫邪只是一个未入银玄的小鬼,对天玄高手而言,只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事实上,就算是金玄、玉玄高手在天玄强者眼中,依旧是蝼蚁,可是自己刚才中的那两招,若是由一个拥有玉玄修为的人发出,自己的护身玄气十有仈,就真的抵挡不住一命归西,才一思及此,又觉咽喉、下体倍觉难过,不禁一阵后怕,惟后怕之余,对君莫邪的厌恶、忌惮、除之后快之心却又大增!

    君无意冷冷道:“萧兄此番远道而来,难道就只是为了和我这侄儿斗嘴来的吗?”萧寒哼了一声,却终于没有再开口说话。

    慕雪瞳笑了笑,道:“无意,一别十年,这次终于轮到我出来了,所以,有人托我为你带来了一件礼物。”

    君无意的呼吸急促起来,嘎声道:“是她?”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