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五十四章 纨绔会盟

    君战天与君无意两个人还不知道,就唐胖子这事还只是小儿科罢了,不仅仅只有这件事的根源在君莫邪身上,最近几个月京城之中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李太师复功丹田被炸,什么国师宗师来访,导致这以往金玄玉玄都很少见的天香城现在地玄多如狗,天玄满地走,神玄暗中守……这等等等的所有怪异情况,究其根源,全在眼前这正笑得纯真无邪的小子身上。

    “此事到此为止,决计不可外传!”君老爷子毕竟是老谋深算:“唐万里那老货估计现在已经半疯了,绿了眼睛想要找人晦气……此事你就烂在肚子里吧,只要唐源那胖子不说,你就当没有这回事。”

    说到这里,君战天叹了口气,道:“此事,幸亏是唐万里的孙子,若是随便换个人的孙子,恐怕当场就要被朱逐珠轰杀至渣了。真是邀天之幸啊,莫邪,你们弄得这件事,可是真险啊,万一被人知道了,别说朱老太监决计善罢甘休,就算唐老头子也未必肯算完。”

    “这是怎么说的?难道唐万里的孙子特殊?这次的事我和胖子整得虽然不地道,却也只是小辈胡闹,不至于这么严重吧,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君莫邪真的有些不明白,那朱老太监虽然是天玄高人,且于宫中的地位非凡,却应也不至于如此吧。

    “那朱逐珠又岂止是一个寻常太监,莫邪,我知道你近来长进了许多,但之后行事却仍要更家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君老爷子语重心长的道。

    “爷爷,莫邪也知那朱老太监乃是一天玄高手,但他始终是一太监,您总不会告诉我他原本是个大将军吧!”君大少不屑道君大杀手从骨子里看不起那些甘愿自残身体,入宫为奴之辈!

    “莫邪,这当真是你的不对了,你那里知道,那朱逐珠当年何止是个将军,他于我天香帝**中之地位,只仅在老夫与独孤老儿之下,余者至多只有三两人可以与之比拟!只是造化弄人……”老爷子一阵由衷的感慨!

    “啊?难道……”这时君无意插言道:“爹,您说那朱老太监,难道他竟是当年与您和独孤纵横老爷子齐名的朱从龙朱大将军?可是相传他不是战死了吗?”

    君老爷子摇摇头:“个中秘密,除了当今陛下、老夫及唐万里寥寥数人之外,便再无人知晓,当年当今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与朱从龙引军出征为中路军,老夫为右路军,独孤纵横为左路军,那时候的天香,还只是一个略具雏形的小国家而已,那一战下来,中路军不慎中伏,我们来不及救援,几尽全军覆没。太子连同两位将军,就是唐万里和朱从龙,一同被俘;敌军决意要折辱太子,瓦解我方军心,当时朱从龙形容英伟,冒充太子,被关押进了腐尸涧。”

    “腐尸涧?”君无意与君莫邪对望一眼,心中了然。光从这名字上想,就可想而知那里是什么所在!

    “老夫星夜驰援数百里,救出太子,与敌军死战;最后关头,他们抬出朱从龙威胁于我,那时候的朱从龙,全身上下已然不éré形。腐尸涧中满布毒虫蛇鼠,而他进去的时候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更被封了玄气……,全身上下被万千毒虫咬的伤口,不下千余;甚至就连胯下,也是一片狼藉……可怜一位大将军,就此……”君老爷子怅怅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样的高手会是个太监!怪不得他居然有如此严重的洁癖……君莫邪终于明白了,怪不得朱老太监在宫中如此受宠,原来若不是他,当初承受这一切的,就应该是现在的皇帝陛下了,不由后悔之前贸然出言侮辱了这位可敬的将军……这便是君大杀手的另一可爱之处,有错认错,错了绝不赖,当然,只是在心里认错,嘴还是死鸭子嘴——绝对的硬!

    “大战最终以我方绝地反扑,大获全胜,但朱从龙却是万念俱灰,更兼连伤带病,形容枯槁,不复往昔之形容,心灰若死,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接连几天,拒绝医疗,不饮不食,一心步上黄泉之路;当时唐万里跟他在一起,说,我的命是你救的,如果你不活了,我也不活了。于是陪同绝食,起初三天,朱从龙无动于衷,已经奄奄一息。唐万里就在他面前,执刀自残,将自己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言道,你若还是如此,那我就在你的面前,把自己割成一副白骨架子,省得见你先死了我更难受……”

    君无意与君莫邪对望一眼,心中尽是骇然。遥想当时的惨烈气氛,不由得灵魂悸动,想起当年几位老人之间的云天高义,更是心驰神往。

    “直到唐万里割了自己三十三刀,削下了自己三十三块血肉,朱从龙突然放声大哭,从此开始吃喝,而唐万里却倒了下去,伤势比诸朱从龙还要严重许多。”

    君战天叹息一声:“战事结束,太子登基为帝,唐万里封爵,而朱从龙坚不受封,自愿入宫,改名朱逐珠,卫护陛下安全。直至如今。所以军中就多了一位为国捐躯的朱从龙大将军,而宫中亦多了位朱逐珠大总管!”

    “时至如今,朱家后人也不知道,朱逐珠就是朱从龙,实在是容貌变化的……太大了……”

    随着这段秘辛说完,室中静默了下来。前辈英雄之间的铁血情谊,时隔多年,从君老爷子口中缓缓说出,仍是这般的摄人心魄!

    怪不得老爷子说,若不是唐万里的孙子,恐怕早就被轰杀至渣。原来如此!怪不得啊。

    老爷子刚刚说到这里,就有下人来报:唐府所有娘子军抬着重伤垂死半死不活的唐源已经到了君家大门口,正求见君老大人……君老爷子头皮一炸:难道孙子东窗事发?人家找上门来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出来,才知道,原来唐源已经被逐出家门,但ǎǎ妈妈婶婶小娘七大姑八大姨的不放心,所以在众人商量下,在唐胖子自己要求之下,一致决定暂住到君家来……一干女眷本来还害怕君老爷子不肯接收胖子,毕竟胖子不肖的名声在那摆着,以君老爷子的为人,拒绝也是在情理之中地,不意老爷子直接很慷慨的点头同意了,将胖子和他的随身侍女送进了君莫邪的小院安顿下来,心中有愧的面对着唐家众位娘子军的千恩万谢客套了几句,急忙溜之大吉。咳咳,这是因为自己孙子的馊主意才搞成这样的啊……“三少……你这是整得那一出啊,你可害死我了。”唐源见身边没了人,哭丧着脸趴在床上,努力的抬起头来说话。他屁股几乎被朱逐珠一掌打的洞穿,估计在最近几个月之内,这货只能趴着了。

    “你你你,你还说那是催气的,我草!那是催气,根本就是……”唐源中气很足,咬牙切齿面目狰狞:“那根本就是泻药吧!他妈的,一进皇宫我就觉出不对劲了,勉强克制着,到后来那老太监用木棍弄我菊花,草!哥哥我再也控制不住,我他妈就,就,喷了……”

    “别说了!”君莫邪一脸的想要呕吐,想要吐血:“怎么会是泻药?我自己配的药怎么可能配错?怎么会这样呢!”

    “老子早晨按照你说的吃了一肚子去皇宫,临见朱老太监之前吃下了那粒药,哎呀喂,真给劲……,接着就……”唐源努力的支起头,指控君莫邪。声泪俱下的声讨。

    “啥?!”君莫邪总算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早上你吃饭了?昨天我不是说的明明白白,千叮咛万嘱咐,不是告诉你不让吃早饭的吗?你咋还吃?少吃一顿能死啊你?!那本来就是催气的药,比泻药更泻药,肚子里一有东西,还有好?”

    “啊?!”唐源一呆,经他这么一提醒,立即想了起来,顿时捶胸顿足:“原来是我弄反了……”

    “行了吧,这下也算是遂了你的心愿,最原始的目的还是达到了,不就是被打了一下吗?至于这样吗?”君莫邪很鄙视:“按照我原本的设计你也应该挨一下的,不过不至于这么凄惨就是了,如今你可是拉了人家一脸一身一嘴……呕……”君莫邪干呕了一声:“没把你打死已经算是不错了。”

    “可不是,当时没把我吓死,你可不知道,那老太监居然还是天玄高手,一手天蓝è光剑,以气御剑,轻易地把我的衣服剥个光,却没伤到一点皮肉,当时我没忍住,心道完了,肯定是没好了,结果就成这样了,不过这老太监当时应该还是手下留情了,听说是因为跟我爷爷有些交情,换了别人,估计早就没命了!”

    唐胖子说着说着居然有些得意上了,更没心没肺的道:“爷爷总算是发话了,把老子逐出家门了,幸亏老子早有准备,这些年来攒下的私房钱虽然不算特别的多,却也绝对不算少,这叫做有备无患。”突然紧张道:“三少,你要赌钱的话,可不许偷拿我的,今时不比往r,兄弟就这点家底了。”

    君莫邪愕然,这都那跟那啊,敢情这货对自己被逐出家门根本没什么反应?

    唐胖子挤挤眼:“三少,你咋了,大家自己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哥哥我被逐出三回了,至于这么惊讶吗?总得做点样子给外人看啊……”

    君莫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终于脖颈支撑不住头颅,脑袋以落体的动作摔在了茶几上还弹了两下!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