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九十二章 作弊胜出?

    但君莫邪一直在克制着自己,在他的想法里,最少自己要突破鸿钧塔的第二层,本身的力量在这个大陆的标准来说要达到地玄的时候,才勉强能有把握一试。要不然,冒险太大了。

    可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来得快!

    一下子冒出来的血魂山庄的事件,却让君莫邪的计划不得不提前了!

    虽然还有一段缓冲时间,可是未雨绸缪,君莫邪决定立即发动了自己这个尚未成熟的计划!

    或者也可以说这个计划,也是君莫邪敢于直面相对血魂山庄的理由之一!

    当然,现在启动计划,成功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君莫邪仍然决定要试一试。成了,便是一劳永逸;若是不成,最多君家与血魂山庄拼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在君莫邪的心里,人死鸟朝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去他妈的蛋!不过是一条命而已,难道真的需要这么珍惜嘛!

    但君莫邪万万想不到的是,计划居然真的成功了,不仅是至尊神玄卷进来,而且传说中的八大至尊也来了两位,大打出手之后,也的确按照他的预期在进行着,而最成功的是,那传说中的玄兽之王,终究还是得到了消息,赶到了这里。

    但让君莫邪郁闷的是,传说中的玄兽之王不但来了,而且一下子就来了俩,而且这两个全无隔阂,还全尽都是桀骜不驯之徒!

    这几乎让君莫邪原本的诱惑收服计划直接的破产了……当初,是谁跟老子说的玄兽之王只有一个来着?我真想打他屁股……君大少随即想起这个消息乃是自己的爷爷君战天老爷子说的;毕竟君老爷子还没有达到神玄的层次;接触的人员之中,也罕有什么颠峰高手,大都是世俗官员和战场骁将,对这个层面知道的事情,也确实太少点。

    其实君老爷子能够知道世界上有玄兽之王这件事情,就已经很难得了。这些位于玄兽顶点的家伙,位阶基本等同于八大至尊强者,出来也大都是隐姓埋名,就算打交道,也只是与神玄打交道,一般的玄者,就算有所交集也会被他们轻而易举的灭口,自然传不出什么消息。

    再一个为君莫邪的计划造成破产的主因,却是至尊之首云别尘那位玄兽伙伴,其实它也是一位玄兽之王,而这件事情,在玄兽这个特殊的圈子里,好像还有某种制约,这就是更加秘密的事情了,比如八大至尊的石长笑就是知道了鹤冲霄的身份,才临时收手,没有继续追踪,夺回选丹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君大少发现自己的初衷实在是有些过于盲目乐观了,也将目标定得太高了。所以现在他也在进行调整,退而求其次,或者你不肯成为我的伙伴,那么,看在老子这么有诱惑力的份上,帮老子做一件事情总可以吧?再说,还有你们不能拒绝的好处。

    没想到这个要求竟也碰上了钉子……强者,要折服他们才行?这他妈的不是纯粹的废话吗!老子要是拥有能折服你们俩的实力,那我还怕个鸟上的厉绝天?直接就将那位第二至尊乒乒乓乓一顿狂揍打他个满脸花儿红一脑袋星光闪烁将那颗老头塞到他自己的屁股里去了……君大少很无语、很郁闷、很纠结。

    鹤冲霄的打算,他何尝看不出来?恩,打打看;如果你真是强者,那我们兄弟为了好处给你办一件事也未尝不可。但若是你只是个银样蜡枪头,那对不起,我们兄弟俩还不能抢了你丫的宝贝?至于办事?办个头哇!

    一头玄兽居然也有这样的花花肠子……君莫邪更加的无语、更加郁闷了、貌似主动权突然偏移了呢……“折服?你们想要如何才算折服呢?“君莫邪有些不耐烦。妈的,老子这边王八之气都爆发了,你们俩还不纳头便拜?居然还在跟我唧唧歪歪!老子可是主角来着,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忍无可忍了!

    “这还不简单,打一场不就知道了!”熊开天罕有地露出了一个极为歼诈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他这张无比憨厚的脸上,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胡说什么?”鹤冲霄急忙呵斥自己的四弟:“整天喊打喊杀,那是莽夫所为!咱们可是高人来着!”看了看君莫邪,心道四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万一面前这家伙再像云别尘那样,自己两人岂不又要步上了二哥的后尘?

    可自己两人又不像二哥那样会逃……到时候岂不是要让老大虐死?要是能直接虐死还是好的,万一虐不死,那可就真的完了!

    “咱们乃是当世高人,不能效法俗人之流,我们比试三场,以定输赢胜败。”鹤冲霄向着君莫邪伸出三个手指头:“三局两胜者为胜;若是你胜了,我们兄弟答应帮你做一件事;不过,好处怎么也不能少!”

    “对,若是你输了,好处也是不能少!我们不帮你办事!”熊开天积极地加上了一句。

    “那也就是说,无论我胜了还是输了,都得给你们好处?”君莫邪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老熊,你这样的人才,怎么不去经商?绝对是有赚无赔啊!不,你们干脆去抢得了,强盗肯定会尊你们两位为祖师爷的!”

    其实君莫邪心中已经同意了。胜了自然万事大吉,输了也要他们欠个人情。虽然这人情人家不一定承认……不过,还是要先追求一下利益最大化。

    熊开天奇厚无比的毛脸也红了一下,看着君莫邪,感觉那股气息更加的浓郁了,不由得伸出厚厚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憨憨的笑了两声。搓了搓手,直接竖起大拇指,道:“那啥……那啥您到底放在哪里了?我搜了老半天怎么也没有搜出来?确实有两下子,神识您是这个!”

    君莫邪一怔,这两玩意那个也不傻啊,我说他们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原来暗中在以神识探查我!幸亏咱那玩意也不白给!要不真被个畜生给弄了,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

    鹤冲霄也觉得自己的四弟这话有些无耻了,讪讪的笑了笑,道:“若是你有异议,我们可更改一下,不过,若是你想让我们俯首听命,那是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谁要你们俯首听命了?你们能有今曰之境界,也是苦修得来的,我这人没有别的好处,就是不会强人所难!好吧,就是如此了。我也不在乎这点儿什么好处,”君莫邪大刺刺的挥挥手:“但既然比试,就不能单独有一方面提出比试方法吧?为了公平起见,第一场由我命题,第二场有你们出题;若是还需比赛第三场,就有第二场的胜出者出题,如何?”

    “好!那你说,第一场比什么?”鹤冲霄与熊开天两人商量了一阵,欣然答应。心道我们俩人各有各自的长处,难道还输给了你不成?

    “我做一个动作,不论你们哪一个做到了,就算我输了。”君莫邪想了一想,面罩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

    “好!”这两人可谓是信心十足,此二人玄功已是巅峰之境,身体可任意撑大缩小,想要模仿别人一个动作还不容易?鹤冲霄心中更是信心爆棚:别说一般的动作,就算你让我用自己的脖子打个活结我也能做到!还有啥是比这个难的,嘎嘎嘎?

    “看好了。”君莫邪沉声一喝,两人急忙睁大了眼睛。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君莫邪黑衣蒙面的身体突然就这么平静的站着,然后两只脚缓缓的陷入了地面,然后是腿,腰……到最后,脑袋也没入了地面,最神奇的是,地面上依然是一片平整,根本就没有洞!

    整个人就这么在两人面前消失了,而且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怎么消失的。

    过了不大会,在相隔着三四丈的地方,突然哗地一声,两人急忙看去,只见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头嗖的从地上“长”了出来,然后缓缓上升,胸。腹、腰、腿……君莫邪神灵活现的显摆了一把,身上居然没有沾上一点水渍,亦没有沾上半点泥土!

    这,这怎么可能?

    鹤冲霄和熊开天的眼珠子几乎也瞪了出来,四只眼睛探照灯一般看着君莫邪走过来的身子,同时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突然想起了什么,两人同时来到君莫邪消失的地方,砰的一拳打在地面,泥水四溅,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洞,两人凑上脑袋,细细研究。连底下的泥土也抓了一把,放在眼前仔细观察看是不是与别处不一样……两人忙活了半天,终于确定了一点:对方应该是没有捣鬼!

    可是,这是什么手段,这也太邪乎了吧?

    这还是人吗?

    两人不自觉地同告失魂落魄,时至如今,依然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现在轮到你们了。”君莫邪很是温和的,很谦虚地道:“雕虫小技,难入大雅之堂,只要两位能够这么做一遍,这一场我就输了。”

    这明显是装逼了,阴阳遁不要说在这个世界,就算是在穿越前的地球,也是独一无二的。玄玄大陆的人连这种说法都没有听说过,如何能够做到?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熊开天才不情不愿的嘟囔道:“我们做不到,我们认输。”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