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零六章 突破!

    心中歪歪着,鹰搏空眼不见心不烦的转回头,直接送给黑衣蒙面人一个后脑勺。

    “就为了几招小鹰打架的招式,居然魔怔到走火入魔到了如此地步!天天找一些虾米练招,难道还能真练出宗师成就?”

    黑衣蒙面人自言自语的道:“居然统共才十七招……还不是连贯的;真是可悲的很,丢人啊,居然还好意思自称什么八大至尊之一,忒丢人了。”

    一听这话,鹰搏空本来转过去的身子旋风一般转了回来,鹰目熠熠发光:“阁下,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你不会练功!”黑衣蒙面人翻了翻白眼:“所谓百禽振翼,鹰击长空,纵横天地,变幻万千,又岂是你那区区几招之间就可以概括的?你根本没有揣摩完全,不过是一知半懂,模仿苍鹰,却模仿成了苍蝇,自然不能发挥其威力所在!而你,就为了那么个玩意,居然搞得如此狼狈,岂不既可怜,又可笑?你说你自己丢人不丢人?!”

    这次,黑衣蒙面人的口气虽然更形恶劣,但每一字每一句都重重敲打在鹰搏空的心头,而此时的鹰大至尊却全然没有了半点反驳的心情,反而觉得,天上似乎掉下了一块很大且很美味的馅饼,砸的自己头晕目眩。

    “请前辈指教!”鹰搏空恭恭敬敬的道。在他心里,能够指出自己的缺点的,不是前辈是什么?只能是前辈高人啊!这一刻,鹰搏空彻底的收起了自己的狂妄。

    “先到一边凉快去。等我救好了他,顺便指点你两手,就说到你那点小把戏还值当什么。”黑衣蒙面人哼了一声,淡淡的道。

    “是!”鹰搏空心悦诚服的坐了下来,游目四顾四周动静,竟是做起了护法。

    黑衣蒙面人这才好整以暇的蹲下,极端舒爽的哼哼了两声,这才又一把抓起海沉风的手腕,闭目运功。

    八大至尊哇!谁敢训他们就象训孙子似地?哼哼,老子就敢!训完他们之后,他们还得恭敬老子!啥叫高人,老子就是高人!

    黑衣蒙面人,自然就是君莫邪君大少爷君大高人!

    说来海沉风的伤势确实严重,于这个世界而言,也确实可说是药石无灵,回天乏术了,但对君莫邪的开天造化功夺天地造化的功效来说,却远远比君无意当曰的伤势要轻得多!因为他这些始终乃是新伤,而且大多还是硬伤,就相比较来说,绝对比君三爷的陈年顽疾来说,确实来得好医治。

    当然,若是君莫邪不出手,换个别人,相信就算是八大至尊齐至,那也是莫宰羊!

    君大高人熟悉地启动鸿钧塔,浓郁的灵气轰然涌出,顺着君大少的手掌,流入海沉风的经脉,一点一滴的为他修复断裂的经脉,重新续起玄气的链接,慢慢的温养破损的丹田……海沉风的惨白若死的脸上,慢慢的红润了起来,出现了一点点血色,低声呻吟出声;无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黑巾蒙面人,眼神中充满了由衷的感激。

    这份感激倒也不完全是为了感激他救了自己的姓命,关键是这位前辈刚才整治鹰搏空实在是太过瘾了!让海沉风这濒死之人也觉得胸中为之一畅!报应啊!

    可惜自己这辈子是没这机会了!

    此刻感觉到一股沛沛然、绵绵然的浩然之力向自己经脉中缓缓涌来,浑身已经失去了功能、几已寸断的经脉,竟然于霎时间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这样的雄浑的能量,就算是自己的师傅蔚蓝至尊,也远远没有这样的修为!

    这简直就是神迹啊?!

    海沉风看着君莫邪的眼神,瞬间又从感激变成了崇拜!不知道这位功参造化的前辈,到底是什么人?作为一个玄者,能够修炼到如此地步,当真是可敬可怖!

    听到海沉风的呻吟,鹰搏空讶然转身,顿时睁圆了眼睛。

    自爆丹田,焚烧全身精气神化作一击,这样的玉石俱焚,在这玄玄大陆上一向是必死无疑的伤势!但现在呈现在鹰搏空面前的,却是海沉风越来越是趋于平稳的呼吸,只要不是瞎子,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海沉风的伤势虽然仍是极为严重,但却绝对已经没有了姓命之忧!而且更在想极理想的方向前进,若以目前的进度,相信不用多久,那一身全废的修为也有重复的希望世上竟有这等功参造化的绝顶功法!

    从空中恐怖的灵气波动中,鹰搏空‘清楚‘地感到了面前这黑衣蒙面人恐怖到了极点的实力!纵然是八大至尊之一,也不由得暗暗咂舌:幸亏我刚才没有冲动,若是一旦按耐不住与他动手,现在像海沉风这般躺在地上的,会不会是我呢?我真是太好彩了!

    鹰搏空一向胆大包天,此刻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太……惊人了!这样恐怖的实力,只怕云别尘都没有这样的实力吧?

    鹰搏空心中想起之前曾经与云别尘见面的那一次,心中暗暗的做了一个比较,比较的结果,令鹰搏空险些惊呼出来。

    因为他清楚的分辨出,以云别尘当时表现出的能力,与现在的黑衣蒙面人这庞大的气场相比较的话,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纵然不说是小溪比诸大海,那么悬殊,起码也是江河比之汪洋!

    相信就算云别尘这些年如何进步,也决计达不到这黑衣蒙面人这样的地步!

    鹰搏空额头上冷汗涔涔落下。

    鹰搏空在震惊,海沉风在敬佩,这两位却全然不知道当事人君大少爷君大高人此刻实则已经是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

    因为就在灵气汹涌奔腾而出的时候,距离全部修好海沉风的经脉还有片刻的时候,灵气突然莫名的疯狂涌动起来,与此同时,脑海中突然洪钟大吕般轰然爆响,一时间头晕目眩,茫茫然似乎身处虚空之中,直觉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悠悠万古,唯有自己一人!

    突然心中生出一种空灵寂寞的感悟。

    自己经脉之中的气流突然仿佛活了过来一般,自动自发的如狂潮一般运行起来,犹如大海波涛,长江之浪,一波比一波更强,更猛,更气势汹汹!

    君莫邪心中暗叫一声苦也!

    从一个多月前就盼着突破突破,紧赶慢赶之下,居然赶在了如此一个要命的当口濒临突破了……脑海中的翻涌越来越急,鸿钧塔自发的飞起,散出万道霞光,瑞彩千条,煌煌然不可逼视!

    一股庞大到极点的吸力,全方位包裹住君莫邪的所有灵识,强猛的拉扯,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君大少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念一动,刷的一下将灵力撤了回来。

    海沉风浑身一震,嘴角溢出鲜血。鹰搏空感觉到了气场的异常,诧异的睁眼看来。

    君莫邪勉强克制,缓缓道:“我已经稳住他的伤势。暂时已经没有姓命之忧,不过要想痊愈,还需经过我数次的调理,不过现在我临时有事,必须马上前去。”

    “这……”鹰搏空双眉一立,目现疑虑之色。

    “老鹰你带着他,可以先到天香城的君家,去找老夫的徒儿,君家三少君莫邪,让他先给这小子调理,他已经尽得我真传,除了功力尚浅之外,这种伤势,已经难不倒他!至多三月,便可使这小子复元!”

    鹰搏空点点头。

    “至于你,有关于招式之类的东西,我都已经传给了君莫邪;你的苍鹰招数若想完全,去找他吧。老夫没兴趣跟你蘑菇。他的脾气没有老夫这么好说话,若想学招,尽量忍耐一二!”君莫邪装腔作势的说完,已经感觉脑海中翻涌的激烈无比,突破在即!

    “记住,万万不得泄露老夫与君家的关系!哼!”也不用刻意警告,只是这么一说,哼了一声,已经表现出这位神秘的强者不容违背的意愿。

    “君莫邪?”鹰搏空口中喃喃念叨一声,再抬头时,才发现这位神秘之极的黑衣蒙面人已经就在自己的面前神秘的消失了……“好快的身法!”鹰搏空倒抽一口冷气,心中对神秘高人所说的鹰搏功法更加的神往起来。

    君家,恩,老夫马上就去。

    一把抄起海沉风,鹰搏空黑着脸道:“小子,伤好了之后,关于今天的事情,无论是对谁都不能说知道吗?要是有一点点泄露了出去,老子扒了你的皮!”

    海沉风身体还虚弱得要命,气若游丝的道:“关于这位前辈的事情,我一定一个字也不会提的。”

    “你啥意思?”鹰搏空顿时停住了脚步,一头长发几乎逆天飞起:“那就是说关于老子的事情你准备捅出去?”

    “我可没这么说。”海沉风哼哼两声,无限鄙视自己这位所谓的“师叔”。做了丑事居然还不叫人说,还这么的横,简直比秃尾巴狗还横,这算哪门子道理?你怎么不敢和刚才那位前辈横呢?还是有实力好啊!

    “你就是这个意思!”鹰搏空蛮横的道:“今天的事,你也看明白了,若是你说出被我打伤,用了玉石俱焚那一招,就会引起所有人的怀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本事救你的,只要有怀疑,就难免会牵扯到了这位前辈。你也能感觉得出,这位高人,就算我和你师父加起来,都未必能惹得起;哼哼哼,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能让目空一切的一代至尊鹰搏空说出来:“就算我和你师父蔚蓝至尊梦红尘加起来也未必能惹得起”这句话,足见刚才君大高人对他的震撼到了什么地步!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