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八十四章 男儿谣

    君大少脑袋里面转了不少糊涂心思,这才想起来运功帮忙……管清寒悠悠醒来,感受着浑身的舒爽,似乎是一种如飞腾的感觉……忍不住心中大喜!自己终于突破了金玄的境界,这代表着,自己终于也有了相当可观的实力!再也不是一个处处受人保护、全没用处的人了。

    喜悦之情引起的冲动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管清寒才感觉到,在自己的背上,那只帮了自己大忙的手掌还贴在上面,只是此刻已经不再运送功力过来了,但却依然能感到了那只手掌的温暖。

    好温暖的一只大手!

    到底是谁帮助了自己?那小子……君莫邪可没有这么高的修为啊。

    好奇之下,转头看去,只见小叔子君莫邪双目紧闭,盘膝坐在自己身后,一只手掌依然保持着伸出的姿势,贴在自己背上……这怎么可能?

    原来竟然真的是他!

    管清寒一阵头晕,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修为?难道,……不过现在看来,他一动不动的,想必为自己导引功力冲关,也费了不少力气吧?难怪他现在眼睛也睁不开了,看来是累得够呛吧……正在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贴在自己背上的那只手掌轻轻活动了一下,然后五根手指动了动,顿时感觉一阵麻痒,这小子居然在自己背上捏了捏……然后又动了动,这这……这……这不是在抚摸吧?……管清寒浑身上下瞬时一阵僵直,转头看去,却见这可恶的家伙依然闭着眼睛,却是一脸的享受,嘴角也挂起来了猥琐至极的笑意,脸上满是一片è授魂予的荡表情……这是小叔子以往最猥琐的一面,但……他以前的作为不是伪装的吗?

    怎地……那只手掌又动了,居然一路往下……管清寒哪里还不知道这小子个人根本就是在占自己的便宜?

    “啊!——”管清寒一声惊叫,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想也不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一巴掌甩上去,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接着就是连锁动作,狠狠一脚……然后跺着脚,满脸通红的呆了一会,突然捂着脸,刷的一下,无地自容的逃走了……管大小姐功力暴增,速度可谓快极,白影一闪就直接没了影子,一直到了自己闺房中,还是心跳的如同擂鼓,又气又羞,又怒又臊,脸上如着了火,恨恨地跺着脚,眼角忍不住两滴清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怔怔的想了半天,突然扑倒在床上,蒙住了自己的头,隐隐有哽咽之声慢慢的传了出来,却又在极力的压制着不出声音……君莫邪正在感受着美人玉背,虽然隔着衣衫,但那柔腻得滑腻,却还是让他心神俱醉,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手掌也似乎有了自己的灵魂一般,顺着摸了起来,似乎是摸了几下……真滑啊,太那啥了……心中正在赞叹,浑然不知道身在何处,灵魂飘飘荡荡,更是有些成仙的感觉……就在这时候,突然啊的一声惊叫,君莫邪悚然一惊,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啪的一声,脸上已经吃了一记巴掌,啪的一声脆响之后,君大少大恼,怎么回事?!

    正要开口喝问之际,小肚子上突然一股澎湃大力突兀之极的汹涌而来,君大少爷还未来得及感觉到痛,整个身子已经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三丈之遥,这才扑通一声落进花丛。

    足足三丈啊,君大少爷重生以来的小身板虽然不算是身高丈二、膀大腰圆的彪形壮汉,却也是标准的男儿身形,百来斤的分量还是有的,此刻却被美眉一脚踹飞,好强悍的脚力!

    还是说,吃药之后,真这么的强悍?!

    药……不能乱吃啊……几根尖锐的花刺很凑巧、也很是时候的,跐溜一下扎进君大少爷的尊臀,一时间百哀齐至,到处都一起痛了起来,满脑袋的瞬时尽数都不翼而飞,原本胯下已经搭起来了高高的帐篷,现在却是刷的一下塌了下去,全萎靡了……迷迷糊糊爬出来,眼前空无一人,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有些抓狂。俺承认,虽然俺是动了耍流氓的心思,也的确是有那么一点耍流氓了……可俺……本意也帮了你的忙地,虽然结果……可怎么说,你也能不打声招呼就这么下黑手?太不通情理了!虽然确实俺耍流氓在先,可……君大少自己在心里辩解了一会,却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理亏,似乎……这一巴掌和这一脚都是很理所应当的……罪有应得?

    连自己都给自己开脱不了了!这还能不郁闷吗?

    君大少彻底有些无语,给老爷子和三叔送丹药,结果那俩人几乎把自己扒了皮,又给管清寒送丹药,而且还帮助其运功突破来着,寻思美丽大嫂能多少给点嘉奖,至少能给点肯定,说不能能够温柔一下……哪知道居然**辣的吃了一记锅贴,然后小肚子上还挨了一脚……这幸亏是小肚子,要是再靠下点?那还不直接鸡飞蛋打?

    君莫邪再多抹了一把冷汗,灰溜溜的撒丫子逃走了。他可没忘记,刚才下面真个英勇挺拔的,若是一脚踢上去,就算好彩不用鸡飞蛋打,最起码自己也不用去天南了,猫着腰抱着二弟在家里来回练蛙跳吧,一世的英名化为乌有……就在君大少爷的一声号令之下,君家正在进行超高强度训练之中的两百五十四名大汉,无论是处于对练之中,处于抗击打训练中的,又或者是在药水蒸煮的,尽都同时停下了动作,然后在瞬息之间,迅速分作两队,整齐的站到了他的面前!

    两个整齐的方阵,人人尽都是一副神饱满的样子。

    “记得在你们训练之初,我就曾说过,我要拥有两支队伍,两支最强的队伍,一队是残天,一队是噬魂;而这两只队伍,除了是最强的,也还是我最中坚的力量;残天噬魂两支队伍,必将陪伴我纵横天下,君临大陆!而这两支队伍的人选,就将从你们之中选拔出来!他们,将是整个世界的噩梦,也是整个大陆最顶尖的铁血男儿,最强的战士!”

    君莫邪缓缓地踱着脚步,锋锐的眼神,在面前这些大汉每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所有人的呼吸都是粗重了起来,所有人的眼神中也都流露出了由衷的渴望!

    成为最顶尖的战士,成为任何敌人的噩梦!这一直是他们最大的追求!

    今生至大的渴求!

    “那个时候,我也曾经说过,凭现在的你们不配!更不够格!所以一直到现在,我连你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一是没有兴趣知道,二是你们不配让我知道!”君莫邪缓慢的说着,他的缓慢的声音之中一种奇异的节奏,似乎是一种沉闷的威压,让整个天地,甚至连时间的流逝,也变得缓慢了起来!

    “四天之后,你们将会执行我发出的第一个任务!而残天、噬魂两队的人马,也将在这次行动之后选拔出来!成为我君莫邪所属的真正力量!所有这次行动之后能够幸存的,就是残天噬魂队员,而他们,也将踏上他们各自的强者之路、杀戮之路!让未来的整个大陆,在听到他们的名字的时候,都要簌簌颤抖!”

    君莫邪凝望着他们,突然低沉地道:“可是,这次的行动,不同于以往,绝不相同,这次乃是选拔真正的铁血队员,也是一次生与死的碰撞;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诸位,这次行动凶险异常,你们每个人,都存在九成以上的死亡率,说是九死一生都是保守的说法!现在,想要退出的,可后退一步,我不会勉强你们,为自己的生命打算,并不丢人!任何人都可以自行离去,我君莫邪,又或者是君家决计不会留难!”

    秋风呼啸,两百五十四人没有一个人移动,甚至,连眼皮也没有眨一下。

    “离开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再无回头余地,我再次重申一次,这次的行动,极有可能十死无生!有去无回!最后一次抉择机会!”君莫邪冷冷地道。

    依旧没有人稍动!

    君莫邪轻轻的点点头,突然厉声道:“想要成为残天噬魂队员的,往前一步走!”

    轰!

    两百五十四人整齐的踏前一步,他们是如此的用力,整个君家大院,似乎也被这整齐、用力的踩踏而颤抖了一下!

    “很好!迈出这一步,就是一条九死无回的单行路,再无后悔的余地!亦是一条强者之路,百折不回,是为铁血男儿之路!我送诸位几句话……”

    君莫邪沉吟一下,突然抬头,眼神如雷似电,霍然扫过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心中一紧,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脊梁!只听君莫邪低沉的喝道:

    “男儿路,只一步,生死荣华莫回顾!

    男儿血,刚如铁,刀山火海志不绝!

    男儿泪,最昂贵,孤身万敌不后退!

    骨万碎,血横流,生生死死——不回头!”

    “此,为《男儿谣》,非铁血男儿不配吟唱,非真汉子不能领会!”君莫邪负手,悠悠的道:“愿我弟兄,皆是男儿!诸君,且迈出男儿第一步,从此陪我笑傲风云,纵横天下吧!”

    举场尽是一片肃静!

    但每个人的神情,却都亢烈了起来!这几句豪气冲天的男儿谣,让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血在沸腾;似乎连浑身的每一个毛孔,也在喷发着激昂的力气!一双双牛眼般的眼睛,散发着炙热的光彩!

    好一篇男儿谣!

    男儿路,只一步!生死荣华莫回顾!只要认准了目标,迈出一步,便是一生的方向!这是男儿的执着,无悔的执着!

    男儿血,刚如铁,刀山火海志不绝!这是男儿的刚烈,男儿的本è!

    男儿泪,最珍贵,孤身万敌不后退!想一下,夕阳西下,遍地残红,满地尸骨鲜血,战友们都已离去,唯剩下自己伤痕累累的面对敌方的百万大军,这是何等的惨烈!怎能退?!

    骨万碎,血横流,生生死死不回头!男儿,当如是!

    在两名队长的带领下,两百五十四名壮士一个一个的从君莫邪的面前经过,领受了属于自己的一份丹药,然后合上手掌,大踏步离开!

    须臾,两百五十四人,各自领到了自己的丹药,依然是整整齐齐的两个方队,丝毫未乱。

    “这些药丹,乃是夺天地造化的罕世灵药!为了此药,本公子几经周折,更花费了数千万两白银!现在,这些药丹已经全在诸位手中了!一起服下,这药丹可以为每人增加十年的修玄气!诸君,莫要辜负了我的一片期望!”君莫邪负手而立,沉重地道。

    众人脸上都露出震惊之è!玄玄大陆上,倒也听闻过有某些罕世之物,万年灵芝、人参、何首乌等等的神奇药材可以助长修为,可是这数万年以来却也从未有过这等可以提升人的玄气的丹药,别说亲眼见,就是传闻也是没有过的,而今少爷不仅搞了来,而且还将这些可以说是无价之宝的东西,都交在了自己等人的手里!

    霎时间,众人每个人都是心中升起一种浓浓的感动!

    士,为知己者死!

    一切,不言中。

    随着两位队长的一声号令,两百五十四人同时迈步,各自隔开丈许距离,同时仰起头,将那三枚珍贵至极的药丸吞了下去!然后盘膝而坐,面容肃穆,全力催动丹田玄气,消化药力。

    君莫邪站在队伍面前,表面上风轻云淡,双手中已经早已暗扣飞刀,全神戒备!此刻、此地,虽然是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地头,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合共两百多人一起提升,这样的举动,绝对是空前绝后!

    所以,君莫邪当然要全神戒备!

    距离训练场地稍远处的一座高塔上,三爷君无意遥遥望着这边,咧了咧嘴角的乌青,喃喃道:“我就知道这小子自己肯定还留着不少,果然被我猜对了,一下子就是二百五十四份,真是大手笔啊……”

    君老爷子哼哼两声,道:“这药,莫邪可以动用,但你却不可随意乱用,一旦消息不秘传扬出去,对莫邪可是一件至为危险的事情!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这等罕世灵药,即使是我君家,一旦有所闪失,只怕也会在顷刻之间万劫不复!无意,这件事情,务必慎重,千万千万!宁可将这些药埋进土里,也不得暴露其真正的来历!我绝不允许莫邪有半点闪失!你,明白吗?”

    “我明白。”君无意深深的点了点头,深沉的道:“服此药,必得是我君家死士方可,但凡有一点点怀疑之处,便不会尝试。宁错过,不冒险!”

    “说的好!”老爷子深邃的眼神看着下面昂然站立的孙子,露出强烈的爱护之意,补充道:“此外,服药的时机也要拿捏准确。而且,绝不能让服药的人知道这居然是因为服用灵药而提升的。你,明白该怎么演示吗?”

    君无意点点头,缓缓道:“君无意残废十年,身残而心未废,机缘巧合创出一门以自身功力助长旁人功力的法门,如此而已!”

    老爷子目光一凝,“如此,有风险的就是你了?”

    君无意淡然一笑,道:“爹,你放心;我心中有数,这样一来,就再不会有人因为这件事而寻到莫邪身上的。”

    “那你自己要千万小心!”老爷子点点头,没有就此多说一句话,目光凝重,寒光闪烁,道:“下面的那两百五十四人,我要他们的全部资料。包括他们今生每一点的资历,经历,每一个阶段接触的人、事物,要好的朋友,至今还有联系的人,还有他们的出身,家庭,父母,子女,邻居,或者……正在交往的红颜,甚至……青楼中的相好;细细排查,一旦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立即连根清除!纵然是莫须有的,也要宁枉勿纵,明白吗?”

    “是!”老爷子这句话,乃是斩钉截铁,显然以军令的方式、口气发出的,尤其是最后那‘宁枉勿纵’的四个字,更是杀伐决然!君无意同样以军队中下属对上司接令的郑重应答。虽然只得一个字,但两个人都明白,这无异是立下了军令状!

    君莫邪的丹药一问世,君战天老爷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件事情可能引起的轰动,可能带来的麻烦!所以,老爷子现在的安排,正是未雨绸缪!

    为了孙儿的安全,老爷子现在明显已经不顾一切!

    同样的,为了唯一侄子的安全,君三爷也已经赌上了一切,甚至不惜以自己一身为赌注!

    下面,服下丹药的壮士们已经有了反应!

    除了少数本身已臻金玄境界的寥寥数人可以比较容易的承继纯玄气,将之与本身玄气融会贯通之外,超过就九成半以上的壮汉尽皆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只得银玄修为的他们在强猛药力催动之下,血脉贲张,浑身上下的肌肉都虬结起来,肌肤之下尽是一片银光闪闪,那是银玄玄气在经脉中急速地奔流,涌腾,这些人虽然也尽都有银玄的修为,但底子普遍都不是很厚,如此庞大的纯玄气贸然在体内爆发,每个人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但这些痛苦需要自己去承受。唯有自己撑过去,才会获得最大的收获,对他们以后的突破,也是一种磨练和借鉴。

    其中有几个玄气修为最弱的此刻已经满头满脸的大汗,浑身的肌肤都变做了血红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破皮肤表层,一张张黑脸都在扭曲着,足可看的出,他们在经受着什么样的巨大痛苦!

    玄气修为的每个阶段,都要有境界上的突破,比如银玄突破至金玄,金玄突破至玉玄等等,那是一种质的突破,而单一境界中,又有高低强弱之别,比如此刻处于突破中的壮汉,虽然几乎所有人都有银玄初阶以上境界,但他们本身的玄气修为并不是特别的浑厚,大部分较诸管清寒都颇有不如。

    管清寒的家族虽然不大,但也是家学渊源,自幼修炼。这就是为什么管清寒在服用三枚灵丹之后,一定可以获得突破,甚至没有君莫邪帮忙,也顶多只是多睡一觉而已!

    可是,眼下几乎所有的壮汉,他们本身的玄气修为未足,便难以驾御新得到的十年纯功力,而他们又与管清寒不同,若是他们最终不能驾御这些新得的玄气,除了这次突破失败之外,极有可能终身再无寸进!

    所幸,他们所有人都经受过君莫邪不止一次的地狱训练,心志锻炼得远超常人,这种滋味虽然难熬,却是还能够支撑得住。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叫出声来,但将牙根咬得嘎嘣嘎嘣响的声音,却是连绵不绝。

    现场除了咬牙的声音,没有半声痛苦的呻吟。

    高塔上,君战天老爷子目光逐渐的凝重起来,道:“这两百多人,竟然都是铁血真汉子!好硬的骨头!连老夫都心动了!”

    君无意笑了笑,眼中也满是嘉许。

    终于……一道几近凝成实质的银è玄光于恍惚之间蜕变成了淡淡的金è光芒,金芒虽不耀眼,却分外的实在,这却是其中一人终于熬过了这个艰难的关口,进入了更高一层的金玄境界。

    第二个、第三个……随着金玄的光芒不断地闪烁,又有数十人相继成功进阶。在度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时光之后,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快意。他们并没有立即站起身来,而是闭着眼睛,缓缓调息,体会着自身巨大的变化,引导着自己体内那从未拥有过的强大力量,在经脉中缓缓穿行,尽量的以最快的速度适应身体的变化。

    接着,便是一大片的银光闪烁,冲空而起。君家的整个大院,几乎都变成了一片璀璨的白银,超过两百人同时突破,这一瞬间的光芒,耀的远在塔上的君战天父子二人都是有些眼花了……“这些人之中,实力最差的也已经到了银玄中品境界;绝大部分都是银玄巅峰,还有那几个晋升为金玄的,修为最高的四个人,已经是金玄巅峰层次!”君老爷子倒抽了一口气。“这样的队伍若是到了战场上……”

    “他们不会上战场的,他们早已不再是军人。”君无意淡淡地道:“他们一生,只会为了莫邪一个人战斗。上战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纯属浪费。我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浪费。”

    “莫邪曾经说过,要让这些人最低的都要达到地玄巅峰,当时我只不过认为是他在说大话,但现在看来,未必是不可能的。要知道这些人,在三个月前,最高修为的也不过只得八品境界。现在,居然已经提升到了金品巅峰层次,这是何等惊人的进步,简直就是逆天的进境!”君无意缓慢的道,眼中闪过兴奋的神光。

    “最低也是地玄巅峰……那岂不是说,……两百多位天玄高手组成的部队……我滴个天哪,这等大手笔,就算是冰雪银城、血魂山庄合力只怕也是拿不出来的……我的乖乖……”

    老爷子直接无语了,捋着胡子的手不知不觉的一使劲,揪下来了一缕雪白的胡须,居然浑然不觉。

    太震撼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