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九十九章 炼丹

    至于限制,与通元丹一样,还是那句话,高回报总是伴随着高风险地。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都应该察觉,也就是君莫邪这个修真白痴还没意识到,这种聚元丹,基本就相当于是前世修真小说中所说的‘聚灵丹’,不过在功效上来说,远远比聚灵丹更加来的有效!

    天元丹!

    这种丹药,则除了提升功力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好处!可以说是十年丹的升级版本,服用一颗,可增加至纯功力五十年!但,限制比十年丹就要稍微高一些,不再是所有人都可以服用,天玄层次之上的人才可服用。

    君莫邪在鸿钧塔里张牙舞爪,放声狂笑,他妈的!啥叫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不就是了,果然是一份耕耘就有一分收获。在本公子如斯的辛苦耕耘之下,终于找到了这么三种丹药,这简直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过君大少还有些疑惑,在他这种单纯的认为实力就是一切的脑子里看来,天元丹要比通元丹和聚元丹的功效好得多啊,一下子增加五十年功力!这是何等的可敬可怖啊!为何反而是天元丹的限制这么低呢?

    再者,其他两种的使用下限都是神玄层次之上才能服用,而那天元丹却只要天玄层次之上就可以,这中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实在没道理呀!

    他的这种疑惑,若是被任何一位修真者知道的话,估计上来就会先打他一个满脸桃花开,两眼星光烂,头如猪头三,臀似大象屁股,起码也得让他知道花而为什么这样红……就这样,之后没准还得把自己气得大吼一声狂喷出几十两鲜血来!

    白痴啊,修真白痴啊……这种夺天地造化级数的白痴显然已经到了足以令玉皇大帝也为之无语的地步——居然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就落这个白痴手里了,上好的大白菜被猪给拱了……一不做二不休,君莫邪干脆就在鸿钧塔里面常驻,练功,炼丹。渴了饿了,直接吞些手头有的“普通”药材。虽然有点浪费,但这种千年黄什么的既能充饥,还能止渴,最重要的是还有不少的存货,现在时间比较紧,就不计较那么多了……相比较起某些仅此一株的天地灵药来说,很显然这玩意君大少已经有些看不上眼了……君大少这般的铺张浪费,暴殄天物!若是落在玄玄大陆任何一个药材世家的人眼中,都会心痛的死去活来,再死去又活来,折磨啊!

    这可全是天罚森林深处才能够采到的顶级灵药啊!这也是天罚森林数千年以来的恐怖累积!而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安全的到天罚森林的核心之处?就是是八大至尊那个层次的高手进去,也得担心有命进去没命出来啊!

    眼下市面上的黄若能有一株上百年的已经灰常的了不起,但这位君大少居然拿着几千年的黄当萝卜啃……而且还一个劲的叹息:没滋味啊,没盐味啊,味同嚼蜡,不好吃啊……本少爷简直是受虐待啊……他这话如果传出去,相信一定会有无数的白发苍苍的神医或者药材世家的家主们争先恐后打破头似的抢着来:求求您,让俺也受一回虐待吧……求您了,我代表八代祖宗后世子孙虔诚求您了,您就虐我一回吧……又或者是被唐胖子这位视钱如命的守财奴之类的人物见到,胖子必然会哭着喊着前来:哥啊,您是我亲哥,您就虐我一回吧,十回,一百回咱也是愿意地,您这哪是在吃药,根本就是在吃金山、银山啊,可心疼死我了……又一次拿着千年黄当饭添肚子的君大少,满脸红光,一身汹涌澎湃的力旺盛到无处发泄,先是安安稳稳的运了会功,呼呼喝喝的耍了半天拳脚,然后哼哼嘿嘿的练了一会刀剑,终于再次开始炼丹。

    炼丹这个事,君大少现在已经相当的熟练。毕竟先前很是疯狂的炼焠骨丹等玩意儿,积累的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啊。面对这三种新调研出来的丹药,君大少爷理所当然的从自己所认为的最低级地开始炼,等到积累了经验之后,再炼制难度比较高、价值也最高的天元丹啊。毕竟这全是顶级药材,浪费了多可惜呀。

    首选地,自然是比较“简单”的通元丹。

    君大少爷大是意气风发,不丁不八的摆了一个牛逼的姿势,最拉风的造型,然后口中学着济公活佛的样子念念有词:“哦~~~妈咪妈咪轰……妈咪轰!”

    并指如剑,指出!

    造化炉“嗡”地一声腾起在半空,虚空屹立,缓缓旋转,进而在旋转中散è出千条瑞气,万道霞光!

    平缓燃烧有如实质的黑è混沌火无声无息升腾起来,轰然窜高,用火焰托住了造化炉的炉身,黑è的火焰如同万道幽灵火舌,火焰朝天,幽幽燃烧,造化炉中,也有黑è的火焰腾起,在五光十è的造化炉光彩之中,这黑è的火焰,竟然是那样的灿烂夺目!

    君莫邪露出一个大是得意的笑容,踌躇满志,信心百倍。右手虚空一抓,早已经准备好的二十一种药材犹如有无形的牵引一般,悠悠飘起,如同飞蛾扑火,鱼贯进入造化炉内中。

    君莫邪迅速变幻出无数的手印,只听“咣当”一声,那造化炉的盖子自动飞起,和炉身再度合一。混沌火在这一瞬间也告轰然一响,火焰急速腾起,将整个造化炉都罩进混沌火的包围之中。

    君莫邪按照丹决的要求,脚踩七星步,绕着这一团黑è火焰疾行,手中手印变换繁复,体内灵力汹涌的涌出,支撑着混沌火的燃烧。

    时间匆匆的流逝。君大少爷突然感觉到貌似有些不正常了!

    我靠,这炼丹的时候可是不短了,最低估计也已经是以往炼丹的十倍有余了,怎地到现在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搁在以往,就是十炉十年丹都出炉了,而现在居然还没有半点动静,咋会事呢……又过了一会,君大少终于感到有些撑不住劲了,只觉得头脑发昏,脚步发虚,浑身大汗涔涔而下。体内灵力也快要见底了,而那被黝黑的火焰包围的造化炉竟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我挺!一定要挺住,关键时候绝对不能掉链子!

    君莫邪一咬牙,百忙中掏出一把十年丹,扔进了嘴里。就算不能增加功力也能够恢复灵力啊。

    ……终于,就在君大少疲力竭,再也无能为继的瞬间,幸运女神再度青睐了君大少爷一回,造化炉铮然一声轻鸣,炉盖腾地飞起,混沌火无声无息的收缩成一小堆,造化炉缓缓落了下来。

    “我滴个天!太艰苦了,怎么会这么的艰难呢……不就是一种跟焠骨丹差不多的药?怎地这么难练!差点儿把本少爷的小命都抽了去……”君莫邪喘着粗气,一个劲地抹汗,两腿面条般颤抖一会,终于一屁股坐倒。就好象一夜没休息地干了好多次那啥来着,又如同奔跑了一千里路未曾停歇的骏马一般,伸着舌头呼呼地喘了半天气,总算摇摇晃晃的勉强站了起来,探头向造化炉中看去。

    “怎么会这样?”君莫邪惊诧的叫了起来,忍不住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

    ——一团黑灰,静静地躺在造化炉炉底。

    君大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瘫了。委顿在地下,身体的劳累,功力的透支,从信心满满到失败的残酷打击,费了这么半天的劲,到底是掉了链子,我滴个命怎么这么苦呢……“他妈的,我就不信这个邪!老子跟你贸上了,就不信整治不了你!”君莫邪满脸狰狞地跳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闭上了眼睛,再度全力运转起了开天造化功!

    丹田中微微一热,然后轻轻一跳,一缕纯的灵力飞腾而起在经脉中游动,鸿钧塔中庞大的天地灵气如同遇到了龙卷风,百川汇海一般向着君莫邪的身体狂涌而来!

    良久良久,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君莫邪双目一睁,光暴è!他的体能和灵力,已经完全恢复。但试着检测了一下身体,君莫邪惊讶的发现,自己这一次的极限透支,竟然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

    而这透支的结果,竟是使得开天造化功的进境,再度前进了大大的一步!就从吸收的灵气上,他自己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竟然是以往的数倍之多!

    “怪哉!”君大少挠着头皮,百思不得其解。匆匆露出头来,来到自己的小院,才知道,自己这次炼丹加上后面的恢复时间,竟然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

    在鸿钧塔中,他前前后后已经连续地呆了十几天,身上原本那件胜雪白袍现在已经彻底无法看了,污秽不堪,头发更乱得像是鸡窝,脸上一道道黑è的痕迹,那是汗渍……直接就是比乞丐还要乞丐。

    匆匆的吩咐一下,君莫邪光溜溜的跨进了大浴桶,一边搓洗着自己一边思量,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这家伙不知道,这还是他运气不错,只选中了次难的通元丹,他若是选中聚元丹的话,其过程比现在还要更加凄惨一些……当然了,他若是真正好彩地选择天元丹的话,这会儿说不定已经炼成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