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怀疑

    呼延啸脸è由青转红,有红转白,白森森的一张脸,透现无边杀意,怒不可遏地大吼一声,一手向着君莫邪抓了过来。手到中途,他那一双原本白皙光润的手掌突然变成了血红颜è,更冒着丝丝的黑è的腥膻之气!

    “血海枯骨掌!”宁无情目光一闪,沉声说道。

    这一句,显然是在提醒君莫邪堤防。

    君莫邪哼了一声,正要反掌迎击,开天造化神功功参造化,可破世间一切邪功妖法,愈是邪门的功法愈为其所克,所以君大少爷可是一点都没在乎这个比自己高出数个层次的少宗主,君莫邪甚至很自信,双掌一接,功法属的天相克制,势必会造成呼延啸的功劲反噬,当场落败都是小事,若是这家伙大意之下未出全力,甚至有被自己把剧毒直接逼入他的心脏,有直接毙命之可能不料,突然先来了“砰”地一声,而后呼延啸的整个身子“嗖”地一下子从上空屋顶撞破了一个大洞,直直的飞了上去,一口鲜血从半空如同雨点洒落。

    梦幻血海四名高手大吃一惊,唯恐他受重伤,急忙纵身而出,照顾自家少主。

    君莫邪的身前,梅雪烟轻松的站着,淡淡地道:“呼延啸,夜郎自大也要有个限度,就算当真要撒野的话,也还需要让你老子呼延傲博亲身前来!凭你还不够分量!”声音不大,却远远地传了出去。

    刚才兔起鹘落之间,梅雪烟突然闪现,一把抓起呼延啸就扔了出去,她的动作可谓快到了极点,在场中人几乎就没人能看得清楚。

    即使强如宁无情马江名,也只看到面前白影一闪,呼延啸就飞了出去,居然完全没有看到梅雪烟是如何出的手!

    两人对望一眼,相顾骇然!这样的速度,显然已经超出了两人的认知!真是可惊可怖!

    他们却不知道,梅雪烟在几天之前,速度虽然也臻极快的层次,比他两人高出不止一筹,但却还没能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但现在服用了通元丹之后,速度却已经是平增了三倍。此刻突然出手,自然令到两大高手震惊不已!

    远方一声憋屈到极点的厉啸,接着衣袂破空声响起,渐渐远去。显然梦幻血海方面的人直接就走了——随便换个人也不会有脸面再留在这里……借尽五湖四海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敢问姑娘贵姓?”宁无情深深地看了梅雪烟一眼,郑重的问道。

    “姓梅。”梅雪烟淡淡地回答一句。

    君莫邪本有心出口阻止,梅雪烟已经答了出来。

    马江名和宁无情同时目露奇光,显然,‘梅’这个姓氏,让两人都是有些浮想联翩。马江名笑一声,道:“梅……这个姓,可是不多见啊。这千多年以来,姓梅的顶尖高手满打满算似乎也只出过三位而已。但不知姑娘是哪一位的后人?”

    “其中一位,梅孤影;一千三百年前威震江湖,后来加入当时的遁世仙宫,并在千年前夺天之战中,与异族人一代宗师松下库岱同归于尽。留下千古传唱的美名;另一位,则是天罚森林上一代圣王梅长天;第三位,就是自从一出现就震惊了整个三大圣地的天罚森林的梅尊者……”

    宁无情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梅雪烟脸上,从他的目光中,竟然剑光四è:“梅姑娘本领高强,见识亦必过人,可听说过这三个人吗?”

    “从未听过。”梅雪烟神è不动,淡淡的看着宁无情:“不知阁下此言何意?是要查探妾身的来历吗?”

    宁无情出鞘长剑一般的眸子接触到梅雪烟淡然的眼神,突然感觉心中大是一滞,似乎长剑断锋,反刺自己,终于忍不住退后一步,瞳孔微缩,道:“说笑而已,姑娘雅量海涵,千万不要怪罪。”

    梅雪烟嗯了一声,与君莫邪向外走去。

    宁无情目光闪烁,突然踏上一步,沉声道:“君公子,贤伉俪神功足可横行天下,本不用老朽如此多嘴;但尚有一事,需提请贤伉俪注意。”

    君莫邪脚步停住,道:“前辈请讲。”

    “以贤伉俪的玄功手段,相信这天下大可去得。不过若是遇到一人,却需千万小心。”宁无情三缕长髯无风飘动了一下。

    “敢问是何人?我还真不知道,世间竟有如此能力!”君莫邪淡淡一笑,信心却是十足。

    “那人就是天罚森林的梅尊者!”宁无情目光灼灼,看着两人的背影:“梅尊者为天罚兽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人心狠手毒,丧尽天良;当年可说无恶不作!偏偏一身玄功高的出奇,世人皆不能制他!当年,老朽曾经协同九大高手共同阻击于他,可惜,仍是被他遁走无踪,唯一可欣慰的是,老朽曾经在这位梅尊者身上,重重地刺了一剑!但代价也是老夫被他一脚踢在胸膛,一脚之伤,足足养了三十年!这些年来不闻踪迹,闻听前段时间又在天罚出现,兴风作浪,不惜以大压下,欺凌远不及他的当代至尊,听说君公子也曾经与会……务必要千万小心!须知这等神丹若是被梅尊者那等丧心病狂的人得去,对这清平世间,必有莫大影响,为祸未必小于异族人啊。”

    君莫邪浑身哆嗦了一下,犹有余悸的道:“原来尚有如此强者!我定然会加倍小心,决不让坏人得逞的。这里多谢宁前辈赐教了。”

    两人再不说话,缓缓走了出去。

    宁无情与马江名等人定定的瞧着两人的背影,没有再说话。

    等到两人的身影拐弯,看不见了,马江名才嘴唇动了动,传音给宁无情:“宁老妖,你看如何?”

    宁无情有些迷惘的摇了摇头,清癯的脸上满是狐疑,道:“未能确定,实在不能确定。”

    马江名哦了一声,有些意味深长,道:“可惜,若是有那云别尘在这里,或者就能确定了。”

    宁无情缓缓摇了摇头,慢慢的踱了两步,传音道:“当r天罚一战,疑点实在颇多。天罚玄兽立场暧昧,更全无攻击君家所属之人;本就是一大疑点。另外君家又出现了一位神秘的高手……而这位梅姑娘玄功实力明显在你我之上……却又从未听说过……前段时间更有熊王和虎王到天香送药……马老头,你想到了什么?”

    “不过天罚出现的那位黑衣人,乃是与梅尊者同时出现的。显然不是同一个人。”马江名沉的脸上露出不确定的神è,一脸的狐疑。

    “但,除了天罚兽王之外,谁还有能力号令千万玄兽?你们城主与我们宫主固然功参造化,但说到号令玄兽……他们行吗?”宁无情舒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也必然会有关系!”

    “依你之意?”马江名有些惕的看着宁无情。

    “三大圣地领袖大陆已历万年,马兄,以你所见,现在咱们这三大圣地实力如何?”宁无情笑了笑。

    马江名哼了哼,道:“别的不敢说,但我至尊金城现在的实力却是远超列祖列宗!”

    “那,依你之见,这一次的夺天之战,我方的胜算如何?”宁无情眼神眯了起来,è出两道锋锐的寒光。

    “定然大胜!这个已然确定无疑!若三家进度相当的话,甚至三大圣地就只出手一家,那也是手到擒来!”马江名沉沉的道,但眼è闪烁之间,极为自傲:“我却也没有小看那些异族杂碎的意思,但,就凭他们那副怪里怪气的样子……宁兄,就算他们真的很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不错!我们五百年的沉淀,岂是小可?”宁无情的神è也沉了下来:“既然如此,我们还要天罚森林作甚?”

    马江名似乎吃了一惊:“宁兄?你是说……”

    “天罚众兽纵然能化身人形,难道本质就也变了吗?我等堂堂人间伟丈夫,难道抵御外寇入侵,还要仰仗一群野兽不成?”

    宁无情哼了一声,突然痛心疾首的道:“万年以来,每战必用天罚,但!谁是否有想到过,借助禽兽之力,这根本就是人类的至大耻辱?!难道,不依靠这帮野兽,我们就不能胜了吗?”

    “不过我们城主对天罚众兽倒还是挺推崇……”马江名沉吟了一会,沉重地道。

    “但,我们宫主却已经定下了大计,要将天罚剔除!”宁无情神è寒,传音道:“若是能将天罚兽王尽皆收为兽宠……岂不是一样可以上阵?而且……势必将平添莫大助力?”

    马江名大吃一惊,意外的道:“宁兄?这,难道是贵宫主的意思?”

    “不错!”宁无情深沉点头,突然问道:“马老头,你曾经见过云别尘,依你看来,这位世俗界第一高手,八大至尊之首……深浅究竟如何?”

    “他之实力,相信……相信绝对不在你我之下!”马江名先是用了一个不确定的‘相信’,但随即觉得不准确,又换成了肯定的口气。“不过,此人素来情疏淡,犹喜游山玩水,对世间争斗毫无兴趣。但论及本身实力,却臻超凡入圣之境地,若是加上他那位兽宠,那就算我们对上,也是必败无疑!”

    宁无情冷清清的笑了笑:“但若是我们也有一个兽宠呢?”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