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七十章 若他死,那我就要整个人间一起陪葬!

    至于修为比较弱的残天噬魂队员们,以及修为更弱一些的君家的家丁们干脆噗通扑通跪了一地!硬生生被这股气势压得跪倒在地,甚至有许多人直接五体投地!

    前所未有的庞大压力,更伴随着无边无际的痛苦,在敌人撤走之后疯狂的冲击君莫邪的神识,君莫邪终于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然后“刷”的消失不见!

    他甚至连君家的损失也来不及看一看,连自己的爷爷和三叔受的伤都来不及看一看,整个精神力意识已经被击得粉碎,接着便被鸿钧塔吸了进去!

    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君战天和君无意本来自忖必死,早已经绝望,哪想到意外得救,竟然山回路转!强撑着受伤的身体想要上前拜谢,却不料这位救命恩人竟然突然消失了……脾气真怪!父子二人心中一个想法。但想到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就是君莫邪的师傅,两人又忍不住欣喜起来。经过此一事,想必君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决不会有任何事情!

    君战天叹息一声,看着满眼狼藉的院内,心中庆幸了一下,幸亏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伤亡,真是邀天之幸!

    淡淡的发布命令,让人打扫庭院,恢复旧观,所有人等休息。君老爷子并没有说什么漂亮的话,但口气却是亲切了不少。这些,今夜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

    君老爷子很明白:今夜所有在此的,都是君家真正的骨干!真正能够靠得上的人!

    这些人,以后就是自家人!跟自家人,用不着说什么感激;但,却要全心全意为自家人谋福利,这才是一位家主所要做的事情。

    至于没来的人……君战天已经打算好了,只等这场风波过去,就全部驱逐!只能同享乐,不能共患难的人,留来何用?

    安排完毕,君战天才赶紧安排君无意:赶紧去看看莫邪怎么样了,这样的大场面怎么始终没有出现?君无意领命而去。

    而一边的梅雪烟却是心头狂震!

    梅雪烟距离君莫邪最近,她的本身实力也是在场中人中最高的;而君莫邪临消失前那一声呻吟虽然几近微不可闻,但仍然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霎时间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这位盖世高人,为什么会发出这等极端痛苦的呻吟?而这呻吟的些微声音,为什么会那么像是君莫邪发出的?难道……这个神秘的高人,就是君莫邪自己?只是用了一种神秘的办法?

    但……这怎么可能?

    蛇王芊寻蹒跚着走了上来,道:“哦?哪位高人已经走了?”

    梅雪烟怔怔地站着,怔怔的思考着心中的疑窦;竟完全没有听见蛇王的说话。君莫邪所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在耳边回响,君莫邪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清晰的在她耳边重复的响起,渐渐地,越来越是肯定,刚才那一声呻吟,确实就是君莫邪的声音!

    他,他……怎么样了?

    能够一招击杀至尊层次之上的绝顶高手,施出如此狠招,若自身实力未到,强行施展,必然要付出极惨重的代价,这本就是施展自身不能施出之绝招的惯例,想必君莫邪也不能例外!君莫邪本已震慑全场,却就因为自己之前说过一定要那畜生死,而强行出手,都是为了我吗?

    是不是他?是不是为了我?是不是?是不是???

    直到现在,梅雪烟才终于发现,自己与君莫邪接触了这么久,君莫邪笑过,骂过,大声叫过,愤怒的斥责过,几乎各种状态都有过,但,却惟独没有见他哭过,呻吟过……当初,自己在天南用天地囚笼囚禁他,然后大肆虐待他的那时候,也不曾有过。天南回天香一路上的事情,君莫邪吃了那么多的苦头,若是换个人恐怕早已经恐惧痛苦不止,但君莫邪依然没有。在天香城外,自己又一次打他,他仍旧没有!

    这个男人,仿佛是不会感受到痛苦的!

    但是现在,刚才那一瞬,梅雪烟却分明清晰地听到了他那声音在痛苦的呻吟!一种奇怪到极点的情绪,霎时间充满了她的心中,突然间担心的似乎自己的心也在绞痛……她没有开口说话,突兀地一转身,向着君莫邪的小院飞纵身而去,她眼下需要证实!到底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以君莫邪的为人,决计没有理由不露面,梅雪烟虽然从一开始就希望君莫邪知机逃走,但心中同样明白,君莫邪绝不是那样的人!

    对生死看得那么淡漠的他,一身的傲骨凛凛,怎么可能会怯敌单身逃走呢?若说君莫邪会逃走,梅雪烟第一个不相信!

    但他却始终都没有出现,这是第一个奇怪之处!

    若是说他去找他的那位师傅的话,那么,有这样的靠山在,他更不可能逃走;现在他的师傅已经出现过了,再强的敌人也不足为惧,尤其此刻敌人也已经退却了,君莫邪再也没有任何理由不露面!

    若是现在依然在君家能找到他,那就说明那神秘的黑袍人并不是他,但若是找不到,那么,这声呻吟……又代表了什么?

    若当真是他,那么他又需要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做到了刚才的那一切?

    到了梅雪烟这种层次,已经知道天地之间是有着无数不可解释的事情的;甚至,在她的全盛时期,若是不受内伤的话,她也知道有一种秘法可以向天地借力!只不过这种秘法使用的代价委实太大,不是到事不可解,又或者是必死的处境,相信是不会有人蠢的那样做的……难道君莫邪所用的,就是这类的奇异法门吗?那么,他如今也就才刚刚触摸神玄的边缘,如何能承受这磅礴的天地之力?就算是自己,只怕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更何况君莫邪这小小神玄?若是当真如此,那或者就可以解释那一声微弱的呻吟了……梅雪烟身形如电,冲进了君莫邪的小院,然后搜了一遍,再出来,闪电一般绕着整个君家飞奔一遍,神识全方位笼罩,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曾遗漏。

    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还在剧烈地疼痛着,自己的嘴角,还在缓慢的溢出鲜血,她真正全然忘记了,只余夹杂着焦急到极点的疲惫眼神,兀自认真地搜索着每一个角落……终于,梅雪烟颓然地停住脚步,正站在雅香小筑门前。君家一切如旧,但君莫邪却不见了。虽然在此之前,他也经常神秘失踪,但梅雪烟知道,这次,不一样!

    完全的不一样!

    雪花依然不急不缓的飘落着,这却是以往梅雪烟最喜欢的天气,可是今天,方脱大难的梅雪烟心头却尽是一片灰暗。扶着楹柱,梅雪烟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软弱……他到底到……哪里去了啊……她轻轻地闭了闭眼睛,突然一滴泪水缓缓渗出……若是自己在那一次十大高手围攻的时候强势一些……又怎么会受伤?怎么会现在这么帮不上他的忙?怎么会……蛇王芊寻轻轻走了过来,颇为忧心的看着她:“大姐……”

    梅雪烟眼中突然爆发出两道异常锐利、狠辣的眼神!

    她仍自站着没有动,头上的黑发却突然飘扬起来,良久,梅雪烟霍然转过头,眼神冷漠:“虎王和熊王呢?”

    “老大,我们在。”熊开山和胡裂地身上都有伤痕累累,上前一步,站在了梅雪烟的对面。

    “你们两个,君莫邪给你俩的神兵为什么不动用,只知道一味地用拳脚撕杀,你们傻得吗!?”梅雪烟疾言厉色的训斥。

    “我……我我……”熊开山和胡裂地张口结舌,待要说‘我们还没来得及’,却终究没敢说,一脸惭愧的低下了头。实际上是两大兽王还没有习惯手中有兵器的曰子,单纯的冲杀了好一会之后才想起来,待要取用时,战斗结束了……“不过……就眼下而言或者还是好事,三大圣地之人或会因此而误判你们的实力,你们俩人现在即刻动身返回天罚森林!若有拦路之人,不需有任何的犹豫,一律杀无赦,给我记清楚,那两件神兵不是摆设!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将丹药给我安全带回去!”

    梅雪烟声音就像是千年玄冰!

    “另通知天罚森林内的所有九级巅峰玄兽,若是两年之内仍旧不能突破瓶颈,那么,等我回去的时候,一个一个的全部清洗掉!如此没用,留着作甚?其他在阶位瓶颈的玄兽,不管是几级,一样处理!连你们和鹤三等人也不会例外,也以此处理!尽可能提升实力,然后在天罚森林集结,随时等候我的命令!若是……若是……他死了……那我就要三大圣地和这人间大陆亿万生灵一起陪葬!”

    梅雪烟说到最后一句话,双目的杀气突然凝成血红的实质,口气斩钉截铁,绝无任何转圜之余地!

    君子可欺之以方吗?且看终于爆怒的君子将给那些阴谋者带来什么!

    蛇、熊、虎三王骤听梅雪烟之言都不禁心中为之一凛:老大这一次,真的是被惹急了眼了!看来,天罚得有不少的弟兄要遭殃……突破瓶颈,谈何容易?但现在两人又怎么敢反驳?只能齐声答应:“是,明白了!”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