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四十四章 穷途末路!

    自己这边合共四位圣者,被对方玩得团团转,先后好几次死里逃生,直到现在四个人都近乎筋疲力尽、奄奄一息的地步了,才发现,原来那个自己等人认为强大无比、无可匹敌、难以抗拒的强大敌人,根本就是自己四个人随便一个人一巴掌就能够轻松掐死的小杂碎!

    怪不得他一直不肯正面决战,原来是这样!

    正面决战,他也敢?他也配?!

    眼前的对手充其量就不过是一个只得尊者二三级修为,仗着身法诡异,还有些歪门邪道本事的小角色……居然将四大圣者给玩残了!

    在听着陈冲解释了一遍之后,迟天峰等三人呆若木鸡!三人有心不信,可是那一剑已经是最好的诠释了!

    良久良久,萨清流看着身边的三个老伙计,在寻思一下自己貌似也差不多的狼狈样子,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心血,锥心泣血的大叫一声:“呜呼!气煞老夫也!”

    四个人的怒气简直能够将整座山都荡平了……太憋屈了!

    若是真的在那等难以匹敌的高手手里吃这么大的亏,还情有可原,至少不会那么委屈;但现在的实际情形是,一群大象,却被一只小老鼠牵着鼻子玩得不亦乐乎,还被玩残了……“鼠辈!你给我出来!本圣者要活活地生吃了你,也不能消心头之恨!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迟天峰咬牙切齿,怒发冲冠的大吼,那大吼声中居然隐隐有几分哭音,太憋屈了。

    “哦?既然你活活的吃了我也不能消气,那我还是不出去了,反正你也消不了气,索姓就多气一回吧!”虚空中,一个虚无飘渺的声音响起:“四位圣者大人,这一夜东走西奔的滋味,很好受吧?哈哈……若是在你们几位屁股后面都安上一条狗尾巴,那可就是四条名副其实的丧家之犬了?相当的形象啊……”

    “小辈!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陈冲两只眼睛都红了,突然灵光一闪:“你是君莫邪?”

    “哎呀呀,真不愧是传说中的圣者大人!才不过一夜的功夫就猜了出来是本公子驾临,佩服佩服!”君莫邪笑着:“今夜真是不虚此行,试问天下英雄,谁人能有如此壮举?谁有幸看见证圣者变成丧家之犬?又谁见过圣者变得成了叫花子?哈哈哈……陈冲圣者,您的屁股真白哈哈……我可全看见了……”

    陈冲又怒又窘,勉强将碎布片下意识的拉了拉,气怒攻心的道:“君莫邪!你这个兔崽子,你给老夫等着!”

    “啊呀呀……圣者发威了,我好害怕哦、好害怕哦……”声音渐渐的远去,慢慢的消失无踪。

    陈冲四人空自气炸了肚皮,却尽都是无计可施。

    但四个人身上的外伤,却也需要处理,只好咬着牙,四人离开这里,到处寻找水源,以便清理伤患。但说来也怪了,漫山遍野的寻找下来,居然找不到半点水源!

    甚至连露水也没有了!

    当神话、传奇破碎了之后,虽然会丧失许多期待、希望,在失落之余却也能就此解脱,反之也一样,充满绝望的梦魇幻灭之后,满腔的羞愤、怒火虽然难得发泄,但悬在头上的索命魔手却也随之消失。

    四个人自瀑布边开始遭遇袭击,到现在整整一夜,一点水也没有喝,而且之前更被压在山下,伤势可说是相当的严重,玄功更是有些超负荷运转。

    但四人了解了君莫邪的真正实力之后,纵使自身筋疲力尽、伤势沉重已极,却也再不如何将其放在心上了!

    一个二级尊者,根本不在这四人眼内!

    对于四大圣者而言,生命威胁已然不在,现在最重要的只得两项,一是需要补充水分,二是需要处理伤口……没水怎么行?就算处理伤口也是得需要水的!

    可是四个人寻遍了四周围,另一个绝望的念头升起,这小子实在太绝了,居然弄得这么干净!不光是水源,连冰雪也没有了。

    春冬交接的季节,居然完全看不到一点冰雪,这还有天理吗?

    四个人齐声大骂,可惜全没奈何,只好转回头,向那刚刚逃出生天的瀑布方向走去。目前来看,附近也就那一个指望了……但在这一路上,四位圣者切切实实的知道了,什么叫做举步维艰!

    原来,那些不在自己眼内的鬼蜮伎俩,也是可以玩死人的!

    明明很好走的山路,走着走着就莫名其妙地突然塌陷了!

    塌陷也没关系,我纵身飞过这总可以吧?

    但飞着飞着,就是一面山壁莫名其妙的兜头砸了下来……这一路走得那叫战战兢兢,满头大汗。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小树林,才寻思要进入休息一下,结果四个人居然齐齐都被庞大的树根困住了……还未来得及挣脱,却又见到天空中剑光如天外飞仙,带着凛冽杀机近身……就算四人现在不会在畏惧那攻击了,但那也是足以致命的袭击啊!

    毕竟四人重伤在身,筋疲力尽,又渴又累,再不看在眼内的攻击,也还是要消耗所余不多的玄力才能化解,这无疑令到众人更是百上加斤,真是要老命了!

    好容易,四人终于算是回到那瀑布前面了,这一点路程足足遭受到了十几次的死亡截杀!

    而每一次的偷袭过程尽都是匪夷所思,每一次都是出乎意料!

    四个人已经有三个人身上挂了彩!

    最惨的要算是萨清流,左胳膊被整个地斩了下来!

    迟天峰的脑袋上,整片的头皮全不见了,鲜血淋漓。

    实力最强的陈冲虽然一直没有受伤,但正因为他实力最强,自然也就受到君大少爷最重点的照顾,这一路走过来,大部分的攻击都是朝他去的,几乎没将这位二级圣者折磨出了神经病来!

    终于走到了瀑布边,四个人同时叫了一声:“苦也!”

    这是怎么回事?不久之前才来过的地方,怎么就全变样了?

    冰山不见了,积雪不见了,瀑布不见了,连小湖也不见了!

    地面上一片干燥,简直比沙漠还沙漠……四位圣者同时崩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等竟是在噩梦之中吗?这样的事真正有可能发生吗?

    几个人的伤势,任何一个也都属重伤,尤其是迟天峰和萨清流还有崔长河这三人,外伤尽都颇为严重,极需医治。但,眼下却就只能这样勉强拖着,用所余不多的玄气强行封住血脉,这样的方式来暂时处理!非但不能治标,更不治本,而且更会加速消耗玄气。

    这样的外伤,必须尽早清洗干净伤口,然后上金疮药,再用干净的布帛包扎好,慢慢疗养恢复。但是现在是,一没有水,二没有布帛,连四人随身携带的金疮药也被砸在了山底下……没奈何,就只能硬挺!

    现在的四个人,这般来回的奔跑,再加上又要应付不断地袭击,早已经是精疲力竭。事先谁也没有想到,四位圣者一起,竟然被一个小辈,平素里根本就不会放在眼内的二级尊者给逼到了这等山穷水尽的地步!

    难道真是天亡我也?

    四人面面相觑,尽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惨然、绝望!

    一声叹息之余,四人竟齐齐委顿在地,只感觉浑身再没有了一丝力气!这一连串的连续打击,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相信就算自己等人再跑出两万里路,也依旧不会寻找到半点水源!以对方的诡异手段,完全能够做得到这一点!

    而他们现在的力量,也已经达到了再不能支撑自己长途跋涉的程度!迟天峰和萨清流等人的伤口,已经出现了溃烂化脓的现象,头脑,也已渐渐发晕。条件极度恶劣,伤口得不到处理,掺入了太多的杂质,再加上他们的玄功也已经消耗的十去**,终于坚持不住!

    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终于结束。

    失败者,竟然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四大圣者!

    四人的心中,充满了莫大悲哀!

    天色终于亮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凉爽的轻风掠过,面前十几丈的山石上,一袭白衣凌风飘荡。一个白衣少年,浑身上下一尘不染的站在上面,明锐的眼眸,正含着笑意看着四个人。

    “君、莫、邪!你这个兔崽子终于肯出现了!”陈冲的喘息粗重起来,他一字一字的说出来这个名字!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痛苦的痉挛!愤怒的抽搐!

    “四位圣者,大家眼下才算是正式的初次见面,在下有礼了,在下已然决定要送四位最后一程,自然是要现身一见的。”君莫邪彬彬有礼的拱了拱手,白衣在晨风中飘起,说不出的洒脱飘逸。

    “你!你这小贼…当真…好卑鄙,好狠毒!好无耻…尽出鬼蜮伎俩…算什么真本事!”陈冲咬着牙,气得浑身颤抖,双眼尽赤。想到这一路的遭遇,陈冲几乎就要立即气的吐血身亡。

    “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深表遗憾,以及,由衷的同情。”君莫邪微微笑了笑,道:“请相信我说的,真的全是心里话。不过……有关于卑鄙无耻这样的话,却不该是由陈圣者您说的。”

    他呵呵笑了笑,道:“应该由我来说才对!真的!”

    他脸色突然一变,变得愤怒而激昂,戟指怒道:“你们三大圣地,真的好卑鄙!好狠毒!好无耻~~~”

    他的表情,居然比陈冲还要委屈!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