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零六章 久违了,雪烟!

    现在的君莫邪,正在一个很是隐蔽的所在,端着茶水,悠哉悠哉地坐在椅子上。他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浑身放松着,无限闲逸潇洒,浑然一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无所谓神色,真正的悠然自得。

    在他的对面,乃是一脸忧色的东方问情,东方大爷,也是大少爷的舅舅大人!

    此刻的东方问情,早已经忘记了自己与外甥之间的恩恩怨怨,满眼满心的,就只是担忧而已。自从君莫邪回去,对他说明自己的打算之后,东方大爷的叹气就貌似没有停止过,甚至就连在睡梦之中,也没有停止过,依然在长吁短叹……“莫邪……我思前想后,这件事情…你的决定…还是太冒险了……不值!不值啊……”东方问情痛心疾首的道:“就算要报复,就算要拿回我们的公道,也不必这样的决绝吧,总是要量力而行丫……现在的阵势已经全面铺开……可这,直接就是以卵击石啊!我们根本就没有那怕一点胜算……舅舅我真的好担心……”

    东方大爷忧愁的肠子都打了结,现在的他,直接纠结到了极处,心中不知道骂了自己不知道多少万次:你真是该死啊,活该着被蹂躏的命!

    让莫邪这小子跟着问刀问剑他们俩多好?非要他跟着自己,非想要报复他一下,这下可倒好!把自己弄进这趟浑水里来了……生死倒还在其次,但这外甥这样的无法无天,偏偏这件事自己知道还不敢跟别人说……这才是最纠结的!看莫邪这样子,局面已经彻底铺开了,那么这一战便已经是欲避无从,避无可避!

    自己能跟谁去说?跟母亲说吗?那老太太岂不是也要从此睡不着觉了?甚至,亲自赶来陪着外甥拼命,那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情……跟妹妹说?自从妹夫死后,妹妹本来就已经万念俱灰……若是跟她说她的这根独苗又要跟人拼命,还是打那种根本就没有机会赢的仗……天晓得妹妹会不会扑通一声又倒下……再昏迷个十年八年的……这俩人,或者是这天下间唯二能够劝阻君莫邪的人,但东方问情却是打死也不敢通知的。因为这后果,无论哪一个他都承担不起……至于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东方大爷不用问都知道那两个夯货会是什么反应:必然是眉头一挑,先是大吃一惊,然后眉飞色舞,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来一句:好外甥!不愧是老子的外甥,果然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舅舅豪杰甥神勇,如此疯狂的盛举,又岂能少了我?千万要等等,老子要陪着外甥去玩命,谁不让我去我就跟谁玩命……想到这里,东方问情一阵无力!几乎快要哭了……这个外甥,可真是一个标准的、彻底的、不折不扣的惹祸妖精啊……可这一下子将老子我架在了火上烤,还只能干挺着……这滋味,可实在是不好受哇……“这有啥冒险的?舅舅,您老就放宽心,看您的好外甥我如何的大杀四方就行了!你就当作一场精彩的功夫大片即将上演了!”

    君莫邪笑吟吟的道:“再说了,大家都只有一个脑袋一条命,谁怕谁?不该死的时候,跳万丈悬崖还能跳到奇遇呢,但该死的时候,一口痰就噎死了……不必担心那些有的没的,该死鸟朝上,去他妈的蛋,爱咋咋地!”

    东方大爷这几天没愁死,却被他这一段话险些噎死了:“你这个小畜生!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这混蛋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姥姥不活活的一天扒我三层皮那就叫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至于你妈不把我当仇人才叫怪了!老子直接立即众叛亲离!你舅舅我除了找歪脖子树上吊之外,就再也没第二条路了,你这个小兔崽子、混帐东西……”

    “哎呀,说到底您老还是在担心自己啊。放心,没事的,至少您肯定是没事的!姥姥可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再说,我看姥姥还是挺为你着想的,啥事都为你留着脸面呢……”君莫邪笑眯眯的安慰。

    东方问情一瞪眼,带着些想哭的意思吼道:“你小子放屁,还为我着想?给我留着脸面?你舅舅我都快六十的人了,就在去年还被她吊在树上打屁股呢……给我留脸面……这脸面留得忒大了……”

    君莫邪瞠目结舌,想不到这位威严的舅舅,竟还有如此不堪回首的过去,姥姥可真是彪悍啊……东方问情唉声叹气一会,终于一跺脚,咬着牙道:“罢罢罢,我也不管那么多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老子也想通了;反正在这菊花城,老子也疯狂一回!不……不就是舍命陪君子么,人死鸟朝天,但凡有一线希望,我拼出一条老命,也要让你平安回去……若是实在不行,咱们甥舅俩也就一起鸟朝上了……我还担心个屁!他奶奶个熊……”

    一边骂骂咧咧的抱怨,一边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回房睡觉去了!

    看来东方大爷这一次是大彻大悟了……“施主,您悟了……”君莫邪双手和什,慈眉善目的念叨了一句,然后一闪身,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是遁进了久违的鸿钧塔之中了……再度进入到鸿钧塔的内部,再次感受那久违的浓厚天地灵气之余,君莫邪却被眼前的意外情形震撼得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

    在君大少爷的眼前,梅雪烟那具雪白的娇小身体正自盘膝而坐,纹风不动,周身上下不断传出一连串的骨骼爆响声音,清脆而连贯,绵绵不绝。

    与此同时,君莫邪更惊喜的发现,在梅雪烟的头顶上方竟自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力漩涡,整个鸿君塔内部的海量灵气正自争先恐后地疯狂涌来,经此通道络绎不绝地进入那具娇小的身体!

    竟是引灵入体,雾化实质!

    而梅雪烟眼下的形状可说颇为奇怪,她的身躯正在坐着,依然是玄兽的形状,但她的头顶上,浓若实质的灵气之中我,却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条云鬟高挽,纤细窈窕的身影……那条同样久违的风华绝代的身影……心游天地,意守乾坤,去恶斩妄,正心冰神……这正是开天造化功第二层才出现的迹象!

    君莫邪也万万没有想到,梅雪烟的进境竟是这般的迅速,自己貌似一共也没几天没进来啊,这才一进来,却正好碰到了梅雪烟的突破!这也太惊人了吧?

    而且看这样子,已经是突破到了新境界运转的尾声,即将圆满收工。

    瞧瞧人家,再想想自己当初突破境界遭那些罪,难道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君莫邪不由得慨叹了一声。他却没有想到,梅雪烟早已经是四级尊者的修为,离圣者也就只有一步之遥而已,如今轻车熟路的重修,又是开天造化功这样的逆天功法,进度若是不快……那可真是没天理了!

    眼见梅雪烟进度顺利,并无任何风险,本来惊诧佳人面临突破,可能会遭受与自己当年同样痛苦危险的君大少爷,终于把那颗不安的心重新放回肚子里,本来“除却伊人、再无他物”的视野中,至于再有别的事物映入眼帘!

    梅雪烟的身体正位于那道天地灵脉正下方的位置,而她原本睡卧的地方,如今却静静地放置着蛇王的身体。君莫邪惊喜之余,心情瞬间又变得很是有些沉重。他慢慢地走过去,坐在蛇王身边,看着沉睡中的那张娇颜,深深地叹了口气,低低的道:“芊寻……你……当曰是何苦呢……唉!此情此意,让我君莫邪…如何承受…如何报答……”

    蛇王全无任何反应,依旧静静的沉睡着,呼吸固然平稳,生命亦已无碍,却是全无半点醒过来的迹象……君莫邪怔怔地坐着,坐在树下,坐在蛇王身边,树上,点点星芒闪耀着落下来,悄悄地落到他和蛇王芊寻的身上,大少的眼神迷蒙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心中似乎很平静,又似乎很是混乱……想的事情,似乎很多,又似乎完全没什么值得回想。在这里,有他的两位红颜,一位为了他,为了他的家人,被打回原型,到现在依然在努力修炼……另一位,却为了他的一时大意,导致如今全无醒转的恒久沉睡!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他的缘故!

    家里,还有独孤小艺和管清寒在那里翘首以盼,爷爷和母亲,想来他们大伙每天都在为自己祈祷,祈祷自己可以平安归去,每一天,都在为自己的安危牵肠挂肚……而叔叔和婶婶,在记挂自己的同时,也正在尽力地筹备着他们的赎罪工程……宏图大愿要解救全天下的孤儿……还他们一个平安喜乐……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君莫邪突然间想起了这个恒久的问题,在自己到来之前,或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标,但是现在,君莫邪基本可以确定,在这世上,有很多人活着,只是为了自己,如此而已……若是自己不在了,自己的敌人,必然会开怀大笑,可是,很多的亲人,却一定会因之崩溃……这是责任,自己要扛起来的责任!而这些……也正是君莫邪活着的动力之所在!

    母亲的心,刻下分作了两半,一半往昔已经跟随父亲而去,另一半,正是为了自己而留在尘世,还在顽强的跳动着!……夜孤寒,为了慕容秀秀活着,而最后,也为了慕容秀秀而死……还有那今生誓不回头的婶婶寒烟瑶……甘愿为君赴死的梅雪烟和芊寻……自己一定要让这些关心自己的人舒展笑颜,喜乐开怀,至于那些敌人,就永久的陷入梦魇好了,谁让你们选择了与我邪君为敌呢?!

    君莫邪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眼神从迷惘到清明,喃喃地道:“从此之后……我,再不为自己而活,亦不为天下而活……我只为你们活着,关爱我的你们……”

    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心神恢复清明的君莫邪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却觉得轻松了很多。夺天之战……关乎玄玄大陆未来,固然重要,异族入侵,态势也确实严峻,后果更是严重……可是,我如今这样做选择,或者是偏激了一些,或者是过火了一些。

    但!我没错!决计没错!

    修身齐家而后治国平天下,家若不稳,天下兴亡又与我何干,我从来也不是一个大侠巨侠,我只是一个目光并不远大的小人而已!仅此而已!

    有句俗话说得好,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或者很多人可以做到为了天下苍生而甘愿不计后果、不计代价的慨然牺牲,但绝对不包括我君莫邪!我固然可以在夺天之战上战死,但不能被你们用夺天之战的理由杀死!

    “我没有错!”

    君莫邪沉声说道,说出声来,突然觉得心中格外的明朗畅快!刚刚说完了这句话,他已感觉到身边有异,侧脸一看,只见梅雪烟已经停止了运功,正在自己面前,担心地看着自己。

    “我没事,真的没事,我刚刚想通了一些事,所以很好,真的很好!”君莫邪露出一个温和却又很坚定的笑容。他这几句话说得有些重复,但口气却是越来越是坚定。

    梅雪烟的眼睛眨了眨,突然伸出一只爪子,在面前的沙地上写道:“给我丹药!”

    “丹药?”君莫邪身体一震,再度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梅雪烟,惊喜的发现,现在的梅雪烟,已经重新攀上了玄兽八级巅峰层次,她现在要丹药,显然是想要在这突破之后,一举冲到可以化身人形的境界!

    合共只得几天不见,真正想不到梅雪烟竟能做出了这么大幅度的突破!要知道,之前的时候虽然眼见到梅雪烟一股劲的往上冲击,可是玄功一途,少有捷径可寻,越往后突破越慢,即使是重修也是如此,在君莫邪的预料之中,至少还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或者才能重新回到八级玄兽的境界,但现在,梅雪烟却是将这个时限生生地提前了!

    提前了整整一个月!

    眼看这梅雪烟眼中的坚决以及那难以掩饰的伤痛之色,君莫邪心中一震,突然明白:蛇王的受伤,对自己固然是一个莫大的打击,对梅雪烟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刺激呢!恐怕在蛇王受伤之后,大受打击的梅雪烟这段时间里必然是曰夜不停、不眠不休的练功了……若是换做别人,借助丹药强行提升这样做没有半点可行之处,不管是心魔侵扰还是本身境界的不够或者是庞大的药力爆发,都足以让他粉身碎骨死于非命!

    但梅雪烟却不同!

    因为梅雪烟修炼的,是开天造化功;第二,梅雪烟现在正在鸿钧塔中!第三,化形玄兽只需要九级巅峰的心境,但现在的梅雪烟功力虽然尚有一段距离,但本身真实修为境界却是实打实的尊者四级,甚至于因前次拼死服用圣王丹而短暂突破,使其修为已经隐隐突破了尊者极限,达到圣者之境界!第四,梅雪烟的体内经脉,曾经被庞大的劲力冲开突破过了……所以,所有的障碍都已不是问题!

    梅雪烟现在已经恢复到八级巅峰修为,她能忍到现在,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若不是突破的过程中正好赶上了开天造化功突破第二层,恐怕梅雪烟在此之前就要这样做了……君莫邪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几个玉瓶,先拿出一粒焠骨丹,让梅雪烟服下,然后依次是天元丹,聚元丹和通元丹,无极丹、天极丹!

    梅雪烟并没有犹豫,运转开天造化功顺利化解了焠骨丹的药姓之后,直接拿过天元丹服用了下去……良久……“莫邪,你帮我拿套衣服过来,那个,你……你先出去一会。”君莫邪正在等着,却听见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喜之下回头看去,只见梅雪烟依然是原型的样子,但却已经开口说话了,正自瞪着眼看着自己,发出指示。

    要知道梅雪烟这一次被打回原型之后,等于衣衫尽毁,这次不用等到全部服用完毕,服用完通元、聚元和天元三丹就可以轻易化形了;至于玄极丹和天极丹,梅雪烟显然想要在化形之后,以人型进阶,才会取得最大的功效!

    但一旦再度化身人形,却要面临一丝不挂的尴尬状况……所以梅雪烟第一件事就是要将眼前这个流氓赶出去!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为啥要先出去?我又不是没见过,都老夫老妻了,至于这么见外……”君莫邪摸着下巴坏笑一声,眼神闪烁的道,心境重新恢复清明的君大少爷,压抑了许久的口花花再度出现了。

    “你这人……哦……那我干脆再等几天吧。反正我也不是很急……而且现在功力也不够化形,欲速不达,还是多稳固一点更好,也不用那么着急。”

    梅雪烟对付君莫邪可是有的是办法。一句话就让君大少爷着急了起来:我的姑奶奶,为了等你再度化形,我可是等得望眼欲穿了……您在这关键的当口给我来一句不急?你不急,我急啊!

    “好好好!衣服给你,我这就出去,这还不行么。”迫于无奈之下,君莫邪无奈地妥协了……暗中咬了咬牙:小样的,等你化作人形,非要让你知道本少爷的厉害不可!

    君大少爷一边拿出了一套衣服放在地上,一变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鸿钧塔……~~~~~~~~~~~~~~~再次进来的时候,君莫邪一眼看出去,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就在眼前,一片浓浓的天地灵气笼罩之中,在那株奇树的神异光芒照射之下,一个白衣绰约的熟悉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朦朦胧胧中,一双美目,带着渴望,带着无限的深情,还有莹莹的泪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君莫邪……就像是九天仙女突来,凌波仙子在世,月宫嫦娥临凡!

    久违了,梅雪烟!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