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百零一章 如此解释

    顾云阳与曹国风一听这话,顿时明了,今r真正的争执焦点,恐怕就是从这句话而起的。这句话明面上虽然不算什么骂人的话,甚至也不算是辱及了曹国风,但其中的轻视之意,却是溢于言表、显而易见的。

    又哪一个徒弟在对方如此说自己的师傅之后能够沉得住气?若是仍能沉得住气的,那简直是草包了!

    果然,只听得君莫邪义愤填膺的道:“曹圣皇对我有知遇之恩,更拯救我于生死线上,恩同再造;晚辈……晚辈并非是忘记了您的教诲,当真是一时没有忍住,就问顾公子,那么,这些曹圣皇惹不起的人之中,是否包括他本人在内呢?”

    顾云阳脸è瞬时一暗,曹国风本来有些沉的脸,却瞬间变成了捋须微笑,感到甚是欣慰,不由得觉得自己那么多的付出,委实没有白费。两人都可以想象,顾飞羽在听说这句话的时候,将是如何的愤怒!

    这等于是当面打脸,**裸的打脸!以顾飞羽的微末修为,怎会是曹国风也惹不起的人物?

    “……然后,顾公子似是想要教训于我。拔出长剑指在了我的咽喉上,虽说没真刺上,可是真顶到我脖子上了……当时,还真的好痛,我几乎以为自己的脖子被刺穿了……”君莫邪一脸的后怕,余悸犹存的道。

    曹国风重重地哼了一声,脸è顿时变得甚是难看,虽然君大少爷如今完好地站在眼前,但刚才竟去到了利刃架颈的险恶处境,如何能不担心!

    而顾云阳的脸è也变了……自己的孙子先是不服气人家天赋,又乱吃飞醋,然后更侮辱对方师尊,被人家问倒之余,竟自没品地拔剑欺凌,最后更是破口大骂……这等行径委实是太过分了一些!说是卑鄙无耻下作也是绝不为过的!

    此等状况之下,就算是对方突然暴起,一刀将他杀了,有这么几重原因在前,恐怕也是怪不得人家的……一边的苗小苗皱着眉头,隐隐觉得眼前这位墨君夜说得有些不尽不实,但那里说的不对劲,却是说不上来,因为他完全是按照当时的进程说的,当真就没有一点错误,甚至没有一点删减……其实那里是没有删减,根本就是有大大的删减,眼前的墨君夜墨大少爷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自己当时是怎么做的,怎么说的。实际上,墨君夜当时说的话,才是一切矛盾的真正焦点所在,却被这ā猾的小子来了一个秋笔法,删删减减,居然使得他自己完全无辜了……再配合他现在一脸的忠厚老实、外加一脸后怕,险死还生,相信任谁也想不到,就是这位老实得一塌糊涂的少年,居然在完全落在下风的情况下,将一位神玄三品的强者当场激出了严重内伤……但这一次的一面之词,却也取得了相当的效果:曹国风越来越生气,而顾云阳却是越来越理亏,到后来简直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曹国风了……“当时我可真是吓坏了,真怕顾公子会一剑杀了我,但……我若是求饶,恐怕随之而来的侮辱,还会更重。甚至,会影响到曹圣皇的威名!我固然很怕死,但若是累及曹圣皇的威名,却便是我百死也难赎的!”

    君莫邪说到这里,顾云阳和曹国风一起点头,两人都知道,若是在那种情况下服了软……接下来,焉能有好果子吃?

    至于曹国风当宝贝一般捡回来一个空灵体质,却是一个贪生怕死的熊包……想必立即会成为整个幻府的笑柄!这是毋庸置疑的!

    “于是我把心一横,干脆再进一步!就说,你敢杀我吗?如果你敢,就杀了我吧!”君大少说着,模仿着当时的情况,往前走了一步。

    顾云阳跌足叹息,看着自己怀中犹自昏迷不醒的孙子,想要报仇的心思突然间淡了。而且还有一种无奈的情绪冒了上来:这个拥有空灵体质的少年现在正是炙手可热的关键时期,你没事惹他做什么?空自把自己架上了墙头却下不来了……曹国风想象着顾飞羽拿剑挺在别人咽喉上,却死活不敢刺的狼狈样子,刚才满心担忧,现在却是欣慰异常,不由得微微一笑。

    杀了这位空灵体质?莫说当时的顾飞羽不敢,就连现在正在盛怒之下的顾云阳,那也是万万不敢的!

    “也不知道顾公子他是怎么想得,他没有刺过来,我当时其实很害怕的,就是怕连累了曹圣皇,在哪里死撑着,可顾公子也是不动,如此一来,晚辈和顾公子就这么僵持在了那里……我们两个人都是骑虎难下,罢不能……”

    君莫邪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道:“所以我想一会,干脆就进一步,因为我知道,若是不进,那就是……”

    “你不必再说了!后边的事情我们大致明白了!”顾云阳打断了他的话,接下来就该说到自己孙子狂骂曹国风了,赶紧打住:“老夫只问你一句话,你一共进了几次?几步?而飞羽他……退了几步?”

    “这个……”君莫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晚辈那时候脑中一片空白,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动作,现在却是记不起来具体数目了。”

    顾云阳点点头,看向苗小苗。

    苗小苗想了想,肯定的道:“墨公子一共逼进十七次,十七步!从那个位置,一直逼到这个墙角。而顾公子……也就连续的退了十七次!每一次,顾公子都很愤怒,都想挺剑刺出……就在第十七次的时候,你们来了……”

    苗小苗这一次插话,却正好证明了君莫邪先前所说的,全是事实!而君莫邪自然是故意留出的这个空当,好让苗小苗解释解释……正好越描越黑!

    “十七次!嘶……”顾云阳和曹国风同时牙疼一般的倒抽了一口气!顾云阳看向君莫邪的目光,再度变了。变得充满了惕、慎重!

    这个看上去老实憨厚的少年人,居然以咽喉要害顶着长剑一步步的逼近,将对方逼退了十七次,十七步!

    这是什么概念?

    苗小苗等人或者年轻,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但顾云阳和曹国风心知肚明,这得要什么样的视死如归才能做到?就算是死撑的,就算是下意识的动作,也是绝对难能可贵的!

    要知道在这十七次时间里面,以顾飞羽的实力至少可以从容地杀死他一千七百次!这小子,等于是赤身**封了功力然后在刀尖上跳舞,在阎罗殿前来回的一次次的打断,出来又进去进去又出来……曹国风突然醒悟,道:“顾云阳,想来你如今也应该明白了,你孙子的伤,乃是他自己造成的!换句话说,是他自己将自己逼成了重伤!”

    顾云阳一怔,随即表示认可的默默点头……愤怒之极的拔出剑来,剑上必然是蕴满了玄力;但那股玄力最终发泄不得,只能回流入自身,造成反噬!而听苗小苗所说,在这十七次之中,顾飞羽每一次都想杀人,但每一次都强行忍住!

    这等于是被自己的玄气,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先后反噬了十七次!还要加上愤怒,再加上杀气,再加上不甘和憋屈,而造成了眼下之古怪伤势,却是情理之中之事……顾云阳默然无语,满脸苦涩。事实就在眼前,自己再说要找谁算账?找谁也不合适!

    很明显,根本就是自己的孙子主动挑衅,又是骂人又是拔剑的……却能惹不能撑,造成了现在的恶劣情景……顾飞羽刚才骂得有多么过分,两人都是亲耳听见了……这一点,还有什么说的?

    找墨君夜算账?貌似对方乃是受害者……找苗小苗算账,对方更是无辜的……貌似只是一个旁观者……但,真正谁也不找,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成?

    “顾云阳,老夫说句公道话,你应该庆幸了。因为你孙子至少现在还没有死!”曹国风沉沉的道:“若是他现在没有受此重伤的话,你道老夫会否找你要一个说法!老夫的声名又岂是一区区竖子可以平白污蔑的?彼时,你这宝贝孙子或者不会像现在这样凄凉,但小命是否还在,老夫却是难以保证的!”

    顾云阳先是一怒,突然心下又是莫名一松,试探的问道:“曹兄的意思,莫非是不准备追究这件事?”

    曹国风哼了一声,道:“你孙子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德行,老夫还能追究什么?不过,你顾云阳却是欠老夫一个说法!老夫可不知道,你们老顾家的那些小字辈的在人后是如何编排老夫的!这个说法,你必须得给!”

    顾云阳松了一口气,道:“曹兄息怒,老夫必然会对你有一个交代。若是外界再有任何一点有关老兄的龌龊话,老兄只管算到老夫的头上!”

    说着,仰头苦苦思索了一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头对苗小苗道:“小苗姑娘,今r之事,委实是飞羽的不对,老夫刚才爱孙情切,得罪了姑娘,在这里向小苗姑娘致以郑重的歉意;他r若是飞羽侥幸得以痊愈,老夫也定必严加看管,决不让他再去ā扰小苗姑娘的清净。”

    苗小苗急忙回了一礼,道:“顾爷爷这么说,可真是让小苗无地自容了。”

    “无妨。”顾云阳勉强笑了笑,道:“只是……飞羽这般摸样,若是再不及早治疗,恐怕这一辈子就真正完了。所以,老夫想要请小苗姑娘帮个忙,如何?”

    “什么忙?”苗小苗清澈的眼神瞬间惕的闪了一下。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