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百零六章 进入灵药园的资格

    “公子若是避战,本是正途,可惜这一次,你却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其一,你若是不去,这帮人便等于是被你涮了一顿,等于是同时与今r与会的所有世家接班人彻底决裂!这份裂痕,起码在未来的数十年内,轻易弥补不来;这对你将来的长久发展,无疑将是巨大的桎梏!”

    苗小苗心中其实也认可了他不迎战的策略,但若是不去,得罪的人就太多了,这后果却有些得不偿失!

    “此外,今天还有一桩你不得不去的理由存在。所以这一次,明知是刀山火海,你仍是要闯上一闯。当然,其间的过程绝不会太严重的……”

    “不得不去的理由?”君莫邪皱皱眉:“具体是什么理由?请小姐明示!”

    “你可还记得跟你出来的两个护卫?就是曹圣皇的两名记名弟子!你之前命令他们杀了八名城之管,结果他们两个人被战玉树以杀害公职人员的罪名抓起来了。若是你不去,这条罪名就会直达幻府高层,将此两人明正典刑!”

    苗小苗忧虑地道:“不管怎么说,之前的那道命令始终是你下的。若是你不去,而他们两人因此出事,相信你对曹圣皇也是难以交代吧!”

    “恩?这是什么说法,我何曾让他们杀什么人了?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污蔑!既然我根本就没有下令,他们两人因私自杀人而获罪,自然跟我扯不上关系?”

    君莫邪欢乐的笑了起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幻府之中,也还是有律法府规存在的。以我的能力,不要说没那本事,就算是有,我也不能妨碍司法公正吧。须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至于对曹圣皇的交代,怎能比得上对幻府律法的交代?个人影响司法公正,这可是徇私枉法啊,曹圣皇也是明白事理之人,会要我交代什么,姑娘此言大谬也,难不成幻府世家门人,竟是习惯凌驾于律法之上吗?……”

    君莫邪语重心长的教导了一番,更以此提出异议,直接质疑起幻府世家的质,这顶帽子却是大得出了号了!

    苗小苗即时瞠目结舌。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话怎么到了这位墨大少爷口中,须臾之间就乾坤倒置了,万万想不到战玉树等人自以为抓了一副杀手锏,谁想到这副牌对君莫邪竟然是全然无用!这还不算完,还要被扣一顶无视法律法规的大帽子!这言辞也太犀利,太霸道了吧?!

    还有,这家伙也忒怪了……两名护卫的死活,难道他便当真一点也不放在心上?那两人仔细算来还是他的同门师兄弟呢……难道此人之生竟凉薄至此!

    惹上人命官司的那两人虽说只是曹国风的记名弟子,却也是随侍在曹圣皇身边数十年的老人了,纵无辛劳,亦有苦劳,听眼前之人的口气,竟是全然没有将其生死放在心上,甚至是盼望此二人受到律法制裁而乐见其成!

    刹那间,苗小苗心中突然升起来一种悲伤失望到极点的情绪,居然觉得君莫邪这样的心简直是不可原谅!居然狠心到如此地步……苗小苗俏脸涨得通红,怒气冲冲的道:“墨兄,难道你两位师兄的命……就不值得你一顾吗?纵然他们与你在此之前素不相识,全无交情可言,但此中还有曹圣皇的面子在!若是就因为你的袖手不管最终出了什么事情,你于心何忍?”

    君莫邪惊奇的看着她,有些轻飘飘的道:“苗姑娘你怎么了……你竟似是很激动?”

    苗小苗一怔,顿时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对方无论管或不管,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在此之前从来就没见过君莫邪,更与那两位护卫没有任何交情,这么着紧干什么?

    一时间满脸通红,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支支吾吾的低下了头,但随即又抬起头,一双眼睛里露出愤怒失望之è的看着君莫邪。

    本来以苗小苗之身份、阅历,早已到了极高的层次,寻常人于她而言不外蝼蚁,即便如王能和李杰至尊层次的高手在她眼中也不外如是。

    事实上,此事若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她也很可能会因自惜羽毛而放弃那犯错之人,可是今r却因为君大少爷的一句话而无名怒火三千丈,实在是有些反常。苗小苗全然没有察觉,自己此刻的恼怒,竟是对人而非对事!

    此刻的苗小庙当真有一种说不出来是什么的感觉,事实上,若是君莫邪当真一下子激动起来,不管不顾的要去硬闯一番,苗小苗心中绝对会感到失望,阻止之余更会呵斥一顿:那可是龙潭虎穴,你不明内情就往里闯,那只是自取其辱,不过匹夫之勇尔!

    但现在君莫邪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苗小苗心中也同样的不舒服,而且是更不舒服。无论如何,这人的做法与自己心中所想相差太远了。但自己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自己到底希望他怎么做?却是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他的做法明明是很有道理的,我为什么会不舒服呢?就单纯因为他的心凉薄吗?……就好像是看到一个本应该是很完美无缺的宝贝,却突然出现了一点点瑕疵。这是一种痛心的感觉……“这两个人……名义上与在下虽份属同门,但自我来到此境之后,他们却……”君莫邪想了想,还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道:“……当真是恨不得我马上死掉!我虽不乏热血和勇气,也很在意这些原因,但我对于自己甘冒大险却去搭救这么两个人,感到有些不值。所以我不会去!”

    “怎么会?你可是空灵体质绝代天赋的拥有者,曹圣皇一生之中梦寐以求的弟子……”苗小苗只说出半句话,就突然哦了一声,恍然大悟的道:“我明白了。若是如此的话,的确不值得为他们去冒险。”

    君莫邪虽然没有把话说得很明白,但那两人几十年来一直希望能够真正成为曹国风的衣钵传人的愿望却是人尽皆知。此刻君莫邪一来便即时抢走了这个名额,打碎了两人一生希望之寄托,若是说没有怨恨的话……苗小苗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真是聪明的小姑娘,乖。”君莫邪随口夸奖了一句。

    苗小苗白了他一眼,心中却即时泛起了一股暖洋洋、甚至是有些舒服的感觉。苗小苗用自己的纤纤玉手使劲的掐着自己,心道:只是一句很普通的夸奖,甚至只是调笑而已,你高兴什么?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心境波动这般的古怪!

    可是,在心底洋溢地那股暖洋洋的小满足,却仍是不自禁的一个劲的从心底冒出来……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那你下一步到底准备怎么办呢?”苗小苗使劲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依然克制不住,面纱外面好看的眉毛有些弯了起来。

    “下一步怎么办?什么也不办啊。游玩之后当然是回家睡觉了!”君莫邪惊奇的睁大了眼睛:“貌似根本没有我什么事吧,我到那里瞎掺合个什么劲啊?”

    苗小苗哭笑不得,幻府为了他一个人几乎连天也变了……居然没有他的事?这句话说得实在是……让人浑身打着寒颤的想发笑……自己这一会子的心绪波动貌似比一个月,甚至比一年的波动都要频繁,救命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墨兄行事准则高深莫测,无迹可寻,当真是令小妹无语了。”苗小苗无可奈何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由得墨兄自便了。不过这一次,小妹可是要借着墨兄之势占一个大大的便宜了。”

    “用我占便宜?”君莫邪紧张的向着自己上下看看检查一番,道:“却不知苗小姐,用在下占了什么人的便宜?”

    “还不就是今r之事,我们数十人之前曾经有打赌,墨兄若是不去,小妹便会因此而侥幸胜出。”苗小苗微微一笑,似是全不介意君大少爷一语双关的调笑。

    “打赌?什么赌?具体怎么赌法呢?”君莫邪更好奇了。

    “再过五天,就是灵药园每百年一度的开园之r。届时所有幻府前辈都会前去赴会。也惟有这一r,才任由各位前辈到灵药园的内中寻找自己所需要的灵药。而灵药园内中的七彩圣树,百年一抽枝,五百年一开花结果。这一天,也正是七彩圣树也会在这一天开花抽枝的r子,需要集中本府所有圣皇之力,聚合灵药园的灵气,集中尝试培养幼树。”苗小苗淡淡地道。

    “而这一次,年轻一辈也会有一个人跟着进去。而进去的这个人,便是要尽力争取到圣树的认可。若是能够契合,这个人就将会是下一届的灵药园主。若是不能当场契合,在今后的一百年里,这个人也可以每年进去一次!”

    “至于五r之后的这一次,共有两个人竞争这个名额。就是我和战家大公子战清风。”苗小苗笑了笑,道:“我们的赌约就是,谁输了,谁就要放弃这一次进入灵药园的机会,将名额让给对方!”

    “原来如此!”君莫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慎重起来。

    灵药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