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男人很痛!

    这……这样的惊险际遇,绝对是君大少两世为人最凶险的一次!甚至,以后也未必能遭遇如斯凶险的情况吧!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空前绝后呢?!

    半晌之后,君大少头上黄豆大小的冷汗一滴一滴流了下来……这一刻,他几乎忘记了先前那被一踢的剧烈疼痛……怀中的苗小苗终于回过神来,只觉得害羞之极,身子扭了扭,就要从他身上爬起来……她这一挣扎,那长剑顿时又晃了晃,那啥……又感到了一阵冰凉的触感更加清晰,君莫邪心中一突,貌似彻底的就萎靡了下去……君大少紧张地一把抱住了她,连声叫道:“别……别动…千万别动…”

    真的不要乱动啊……再动一下,我们就算是以后能一起,你可能也要守一辈子的活寡了,你苦,我更苦……苗小苗柔顺地轻轻嗯了一声,将头埋在君大少爷的胸前,依偎在心上人的怀里,只觉得自己的心越跳越快,浑身尽都燥热起来,娇喘细细,几乎要软成一滩香泥了……现在天气本就热,她之前本是在床上躺着,而此地又正是他自己的闺房,身上所穿的,就一套月白色的贴身中衣而已,刚才还曾经被这冤家将手伸了进去……现在扑在君莫邪身上,浑身上下可说是春光毕露,直如同是赤身[***]相拥一般,这让还未经人事的苗大小姐害羞得几乎要晕眩过去了……但心上人却偏偏不让自己动……那……想必是他还没有抱够吧……虽然害羞得几尽无地自容,但苗小苗还是万二分地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温存,本能的选择了服从,柔顺地伏在他胸前,却像鸵鸟一般将自己的脸藏了起来不让他见到……但她随即觉得奇怪,自己的心跳跳得很厉害,但……为什么感觉到他的心跳……也这么快?甚至比自己还快?

    难道他也害羞了?这……不能吧?他可是男的……苗小苗却是不知道,身下的君大少这纯粹是吓得,那啥被一口锋利兵刃零距离亲密接触,是个男人就得害怕……现在还只是心跳加速而已,刚才心跳直接就是停跳了一拍!

    又过片刻,君大少爷终于惊魂初定,这才感觉手上腿上恢复了些许力气,任由苗小苗呆在自己身上,双手双脚轻轻的用力,以背脊做基点,将整个身子缓缓的往后挪去……一边将苗小苗的玉手从剑柄上取了下来……苗小苗感觉到心上人在“温柔”地移动自己的纤手,这才想起来手中原本握着的长剑……醒觉之余不由得大吃一惊,转头看去,却正见到自己那口长剑的位置当真是非常的巧妙,正好在……正中间的那地方……此刻,随着两人身体的移动倒退,那柄剑将君大少的裤子慢慢的撕裂了一个大口子……嗤嗤的声音……也露出了君大少大腿上一大片细腻白皙的肌肤……苗小苗满脸通红,她却不像小豆芽一般完全不明了男女之事,瞬时已经明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转头再看看君大少满脸如临大敌的莫名紧张,两眼直直的看着,小心翼翼到了极点的一点一点的倒退,却又不由得觉得好笑,终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君莫邪终于挪开了一段安全距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将自己的好兄弟挪出了虎口……兄弟,今天你可真是受苦了、受惊了……正自松了一口气,却听见苗小苗的笑声,想也不想,顺手一巴掌就拍在了身上佳人的丰满的翘臀之上,喝道:“你这丫头还有脸笑……你那一脚、那一剑差点就将我变成了皇宫专有职业者,我要真就职了,看你怎么办……”

    一拍之下,只觉得触手柔软,那细腻的肌肉似乎还在自己手下颤了一颤,不由得鬼使神差的又揉了一把,那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爱不释手啊……苗小苗却觉得臀上一阵莫名酥麻,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异感觉直到心底……这时才明白了自己在昏迷之中感到的那种令人不适,却又回味无限的奇异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这冤家捉弄自己……苗小苗一念至此,不由得娇躯一颤,却又听见身后小豆芽咯咯的笑了起来……不由得更是大羞,奋力从君莫邪身上爬了起来,却在中途手臂一软,几乎又跌了下去,勉强站了起来,赶紧的急急忙忙的穿着衣服,却在心慌意乱之下,几乎穿错了衣服,裙子居然怎么也套不进去了……一扭头看着君莫邪正自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换衣服的娇柔身体,不由得羞得几乎哭出声来,咬着嘴唇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你,你还看?还不快……快转过身去……”

    君莫邪这才醒悟过来,下意识的别过了头,突然心中想起:靠……我为啥要转过身去?真要转过身去……岂不是就看不到了?

    只是转过去的瞬间,立即又转了回来,却见到苗小苗已经穿上了长裙,那婀娜曼妙粉光致致的身体,也已然再度隐没在了雪白的衣裙之下……不由得遗憾的叹息了一声……这时,胯下那种剧烈的疼痛感貌似又回来了,危机全面解除的君大少貌似再也顾不得什么仪表风度,伸手捂住某处,长一声短一声地呻吟起来……不得不说,那一脚实在是太……给力了……之前因为小莫邪与那长剑零距离接触,惊吓之余浑然忘记了痛楚,现在却痛楚再临,貌似愈发的难挨了!

    传说中的男人最痛,果然名不虚传!

    眼看着他如斯痛苦的表情,苗小苗那里顾得上害羞,再想想起来自己踢得那一脚……不由的关切起来,心道难道很痛吗?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要紧吧?”

    “不要紧?”君大少呲牙咧嘴的道:“不要紧…才怪呢!”

    “可谁让你不声不响地……那样,那么的突然,人家那是自然反应啊……”苗小苗想起了刚才的羞人情景,不由得红着脸嘟着嘴,心虚万分的道:“这也怪不得人家呀……”

    君莫邪呻吟一声,差点要以头抢地……我要不那样……你能这么快醒过来吗?如今居然成了我的不是……这时,“很了解内情”的小豆芽这终于得到机会上前拉住苗小苗,凑在耳朵上,唧唧呱呱的说了起来,显然是将今曰发生的事详详细细的做一解说……苗小苗越听脸上越红,咬着嘴唇,半晌之后,这才听明白了……原来他刚才那么做是为了救我……才那样的……并不是可以使坏……虽然我也不是很介意他……大少见两女在哪里咬着耳朵窃窃私语,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才担心起来:那一脚……不要紧吧?我靠,咋这么疼,咱可是圣皇高手来着,不至于那么脆弱吧……貌似圣皇强者也还是人,只要是男人,那啥就不会太坚强滴!

    趁着两女说话无瑕旁顾的功夫,大少偷偷地拉开本就已经撕裂了的裤裆,仔仔细细的诊断了一番,然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貌似还是很完整滴,又用手拨弄一下,有相应的反应,这才终于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有些后怕……那啥……都有点青肿了……君莫邪急忙潜运最精纯的浩然灵气,不要命地往那地方输入了一番,总算是疼痛稍止,青肿也略微的退了,这也就是天地第一开天造化神功,貌似其他神功根本就练不到那里……咂了咂嘴,这才将小老弟又抖了抖,塞进了已经开裆的裤子里,为了遮羞,又将长袍拉了拉挡住,他娘的,老子今天居然有穿了一次开裆裤,这要是让人知道,堂堂邪之君主颜面何存……思绪至此终止,因为君大少爷发觉那边一大一小两位美女正自张着小嘴,以看外星人一般的奇异目光看着他……原来自己刚才那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摆弄小老弟的一幕,已经尽数落在了两位美女的眼中……“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君大少的脸皮自然是厚的,面不改色的这才站了起来,施施然走了两步。扭了扭屁股试了试感觉……苗小苗顿时别过头去,羞得满脸通红,直接不敢看他了,这人怎么这么的下流呢,就算人家不介意,你也不能这么样啊,现在可是大白天啊,怎么也得到晚上才……至于小豆芽却是给出了回答:“真的没见过啊……可是那玩意好丑哦……”

    君大少被雷倒了……外焦内嫩的白了白眼,没听说过这东西还能用美丑来评论的……要是这里长朵花的话……额,那就成后面了……这时,下面有叫声传来:“姓墨的小子……既然小苗如今已经醒了,你还在上面呆着干什么?赶紧滚下来!”

    苗小苗醒来的那一刻,尤其是那一声尖叫,已经让下面的人彻底放了心!至于又过了这么长时间……老家伙们就不怎么在乎了,越待得久一点,以后的事情就越好办……恢复好心情的众人,一个个的尽都在一边四平八稳的喝着茶,管事们已经吆喝着,让下人们赶紧的去准备明天的大寿事宜……“下去?说得倒轻巧,你让我咋下去?”君莫邪很是有些腹诽:“哥的裤子都破了一个大洞,怎么下得去?这俩丫头死盯着哥哥不放,就算想进鸿均塔的内中也不行啊,要是从上面往下走,正好让这些老家伙们一览无余……”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