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那啥……真的很疼么?

    梅雪烟轻声道:“我们与莫邪风雨共度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还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他表面上看起来又邪又狠又毒;但对身边的人,最是重情重义,尤其是对那些他认可的人,可谓在乎到了极处。”

    “若是苗小苗始终想不通,让他们这样纠缠不休下去,只怕对莫邪之心神所造成的影响极其不利!所以,有些事纵然过分、纵然残忍……甚至是于理不和!我们却仍不得不不去做!必须要去做!因为莫邪现在不只是有我们,他的身上还背着天罚和邪君府数以亿万的生命!万万不能有任何差池的!哪怕是心神的任何一丝破绽,也足以导致整个基业的崩塌!断断马虎不得!”

    梅雪烟慢慢的道:“现在真正的问题是,苗小苗这丫头的脾气,实在是有些执拗了,这却与她的身份背景有关,一生顺遂的她,实在难以经受风浪,此前唯一的一道难关,也因为‘墨君夜’的意外介入、再加上她本人的不舍追求而得以圆满!所以,在她眼中,惟有无暇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满,也正因为如此,她才分外容不得她的这段情有任何一点的暇疵。”

    “眼前惟有尽快的点醒她才能使此事真正的圆满,否则,相信只要她再这么闹上一两回,莫邪真正恼了,那就彻底无法转圜了,甚至彼时就算苗小苗有心想要回头,也回不来了。我之出发点也是在帮她……自然,一切仍要看苗小苗的思想具体如何转变。若是万一……与其那坏人由莫邪来作,莫如我来做!”

    管清寒慢慢的点点头,心悦诚服的道:“雪烟姐姐说得对,只是真正难为姐姐了,莫邪惹来的麻烦,却要姐姐替他善后,真是……。”

    梅雪烟伸手将自己鬓边的一缕头发拢在耳后,微微一笑。这个动作,竟然充满了柔美的气息,让管清寒这样的美人,居然也看直了眼。

    “我们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如何不为考量,他能为我们做那么多的事情,我们又岂能不尽我们的力量为他分忧,之前我尽力提升一干姐妹本身的实力,就是希望在未来能给他添上一份助力,即便不是助力,至少也不要是阻力又或是负担,清寒,在一干姐妹之中,除我之外,以你年纪最长,我希望你能帮我督促她们,君莫邪的女人未必是那么好做的!”梅雪烟柔声道。

    “恩,我今曰才明了姐姐的苦心,等到适当的时候,便把姐姐的这份心意转告给其他姐妹,督促她们提升自身的实力,正如姐姐说的,莫邪的女人真正未必好当!”管清寒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嗯,清寒…我还有件事想要问问你……”梅雪烟一边走,一边低声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梅雪烟眼波流转,桃腮犯晕,竟似有些欲言又止、欲语还休的忸怩样子,那里还有刚才指点纵横,睥睨天下的风华气度。

    “什么事?请姐姐指教。”管清寒跟在梅雪烟身后,此刻已是满心佩服的她却半点也没有察觉梅雪烟的异常,很感兴趣的问道。她却是想不出,梅雪烟对什么事情有了兴趣了?居然需要问自己。

    “我,我就是想问……听说女人那……第一次会很痛……”梅雪烟红着脸,有些吞吞吐吐的道:“清寒……你不是已经跟莫邪……那啥了嘛?那个,到底是啥感觉?真正痛到什么地步?还有……”

    管清寒顿时面红耳赤,窘迫的说不出话来,她怎地也没想到高华如梅雪烟者竟突兀地问出了这等问题,涩声嗔道:“雪烟姐姐,你这是说的……什么啊!我没听见!”

    “咱们可是一家人,都是好姐妹……”梅雪烟搂住管清寒的脖颈,凑在她耳朵边上传音道:“你就说说,有啥大不了的,再说,人家苗小苗可是已经先行了一步,一干姐妹之中,就只有你和那坏人有过那啥,不怕你笑,有时候我都有些羡慕你呢,我……”

    管清寒一张俏脸上红得如欲滴出血来,眼波流转之间,鬼鬼祟祟的四处查看了一眼,才有些郁闷的传音道:“姐姐你可不知,当时……那家伙是中了春药,整整折腾了一夜……我险些没真死过去,那里还记得有什么感觉?姐姐还说羡慕,真是……”

    管清寒说得不错,这么多女子之中,只怕就属她的第一次是最残酷最危险的一次,那一次,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差点没命。事后,连续半个月都觉得痛的要命,怎么会有什么别的感觉?

    “说的也是,记得那曰,小艺给莫邪下药的时候,我和芊寻就在挨着那个帐篷的大树上,亲眼见到你进去,然后被那小子扑倒在地,似乎真的没发现什么异常……”

    梅雪烟还没说完,管清寒本来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闻言却是山崩地裂一般大吃一惊,结结巴巴的道:“啊?当时……你和芊寻就在……外面的树上看着?”

    “是啊,看得清清楚楚,那小子简直有如凶兽一般,不,凶兽也没他那么的强猛……”梅雪烟点了点头,看着管清寒,有些调笑的道:“恩,当时可真激烈啊……”

    “嘤咛……”管清寒一把就捂住了脸。无地自容的狠狠跺脚……原以为那次事情除了自己与君莫邪之外,没人在旁边,甚至君莫邪本人也因为春药的缘故,记忆并不是多么清晰,这个秘密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独享,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么**羞人的事情,居然还有另外两位观众从头看到尾,而且这两位还是自家姐妹……这可真的是要羞死了,没脸见人了,要命了……管清寒下意识地蹲到了地上,死活不抬头了,梅雪烟嘿嘿一笑,道:“怎么了?害臊了?”

    怎么了?你还问怎么了?管清寒又羞又急又气,突然跳起来,没命地向着梅雪烟挠了过去,红着脸咬着牙气势汹汹。

    梅雪烟一声惊叫,转身就逃,半点超级强者的仪态也没有。

    两位绝色丽人就这么一追一逃,眨眼间转过了几道走廊,拐了几个弯。突然发现前面有人慢慢走来,不是君莫邪还有何人。

    “你们俩……这是干啥呢?”君大少真正有些诧异。

    眼前这是怎么回事?管清寒在追着梅雪烟?天啊,这是为什么?这俩人可是诸女之中最稳重的两位,今天这是怎么了?还有,貌似以梅雪烟的实力,也不用真动手,恐怕吹口气管清寒就倒了,但眼下的形势却是,梅雪烟在求饶,管清寒却是不依不饶……君大少顿时脑袋彻底打结,怔在当地。

    “呀!”抬头看去居然是君莫邪挡在身前,管清寒一声惊叫,看了君莫邪一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随即脸红如火,低着头一阵风一般急匆匆飘摇摇的走了,看那样子,简直是慌不择路。

    但望向君莫邪的那一眼,却是眼波如醉,风情万种,引人遐思无尽,直接让君莫邪心中一痒,某火瞬间高涨,差点没鼻血狂喷,当场崩溃!

    清寒在想什么?怎地那眼神竟是如此的暧昧,如此的勾人魂魄……要不要晚上当一回夜行人呢?君莫邪无耻银荡的斟酌着,眼中绿光闪闪。

    “清寒这是怎么了?”君大少强抑某火,一头雾水的望着正在娇喘细细的梅雪烟,挠了挠头,纳闷的问道。

    “女人的事,你个老爷们问那么多干什么?你怎么那么多事呢?”看得出来,梅雪烟也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却是娇嗔的哼了一声,板着脸训斥了一句,随后也“嗖”的一声不见了。

    “呃……我靠,这俩女人不会是在那里讨论春宫什么的吧?没准yy的对象就是本少爷!本少爷的市场还是很被看好滴!”君大少手扶下巴,目露邪光,突然嘿嘿一笑,浮想联翩……不得不说,某人的直觉还是相当之准确滴……“对了,苗小苗那边,你暂时不要去打搅她,让她清静地想一想,等她自己想清楚所有的事情,一切自然会水到渠成,切记,欲速则不达!”远处,梅雪烟露出一个头,对他传音道。

    那一句“欲速则不达”,直接将君莫邪刚刚升起来的无边绮念彻底击溃,顿时又陷入纠结状态之中,患得患失,半晌,君大少爷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而去。

    是夜,月光朦胧,轻云淡飘,一大片若有若无的雾气,笼罩在天罚森林外围,若是从远处看去,直如梦幻世界一般。

    苗小苗独自站立在窗前,痴痴地望着天上的明月,此刻心中想的什么,却连自己都不知道明白。

    在知道这就是君莫邪的房间之后,不知怎地,苗小苗竟然没有什么抗拒,也没有要求搬出去,就一直在出神之中……四周除了远远的有一些几乎不可闻的鼾声隐隐传来,几乎就是一片谧静。风轻轻地吹,云淡淡的飘,明月恒久的挂在天空,映照人间……天罚的古老树木静静地矗立着,唯有树梢之上那细细的枝叶轻轻的摇摆,却又并不曾发出哪怕一点的声响。这却是一个柔美的夜!

    但苗小苗的心湖之中,此刻却仿佛大海涨潮,一波接着一波高涨。前一刻筑起堤坝,后一刻就已被冲得支离破碎……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