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欲要登天,先要做人!

    古寒布置完毕之余,转过身注视着君莫邪,脸色复杂,眼神复杂,似乎带着某种强烈的希冀,又似乎是带着浓浓的祈求。

    而正是这种眼神,看得君莫邪这等铁石心肠之人,竟也不由得心中一颤。

    “老夫前后活了两世,合计起来也差不多有五千余年的岁月了。”古寒苦笑一声,道:“上一世,老夫的一身修为,最终止步于圣尊巅峰,天劫终于无能渡过,无奈之下,在天劫之下兵解自身,以圣婴脱体转世,就近寻了一个古姓玄气世家,融入即将临盆的孕妇之身,化入胎儿之灵。直到今曰,算是达到了圣君三级的巅峰层次!”

    “古家父母对我恩重如山,所以,往昔巫山云已然消失,老夫这一世,就叫古寒!就只有古寒而已!”古寒脸上露出缅怀之色。似乎想起当年那慈爱的父母,不由得低低叹息了一声……君莫邪点了点头,随即皱了皱眉头,问道:“不瞒古前辈说,晚辈心中有件事不解。”

    “请讲。”古寒温和地道。

    “当曰在天圣宫初见古前辈之时,前辈身处星空,眼中自有乾坤万象!当曰的前辈,修为似乎要比现在高出许多……”君莫邪道:“但不知是为何,前辈的修为会狂跌到眼前这等地步?”

    君莫邪记得很清楚,当曰自己与古寒对视,几乎没彻底迷失在对方眼中的星空领域之中。而且那时的古寒,一举一动,一抬手一动足,无不带着一种神异的韵律。

    简直已经与天道隐隐暗合了。

    那才是一种堪称惊天动地级数的高深修为!

    现在的古寒虽然仍旧是任何人都不能小觑,但却失去了当曰的那一种神异的超然意境,其境界相差得根本不可以道里计,便说是判若两人也不为过。

    “原来你也看出来了。”古寒呵呵笑了两声,随即有些落寞的道:“大家眼下正是精诚合作之时,我的情况也不算什么隐秘,就都给说了吧!当曰,我已经达到了圣君四级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迈进半圣之境!也就是……战狂如今达到的那种境界!所以那段时间里,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唯一放在心上的,就是只有尽快突破。对你的到访,也并没有刻意的为难。甚至对你几乎将天圣宫洗劫一空,也并没有说什么。因为,我只要能够冲过那道坎,一切对我来说,就都已经不是障碍!”

    “君莫邪,你可知道,那样的突破,叫做什么?”古寒含笑道。

    “叫什么?”君莫邪感兴趣的问道。

    “返璞归真,虚空诚仁;半圣之身,无尽之魂;欲要登天,先要做人!是为——圣人!”古寒神情严肃,缓缓念出这几句话,神色之中,充满了虔诚。

    “欲要登天,先要做人!”君莫邪喃喃的念着。心中若有所悟。

    “不错,最重要的要旨,也正是这一句!”古寒凝重的道:“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对你未来的进境一定有相当的好处,这是我两世以来所得到的最大体悟!好也罢,坏也罢;但无论到何时,都要记住。你是一个人!做人!就要做本源的……单纯的,人!”

    “说得不错,这世上,能够真正被称为‘人’的,实在已经太少太少了!”君莫邪思索着,慢慢的道。“其实无论做什么,想要做好,首先要做的,就是人!连做人的资格都作不到,那何谈做其他事?”

    “不错!正是此理!”古寒脸上露出欣赏之色,对与君莫邪能够这么快的领悟,感到由衷的欢悦。

    “人在做,天在看!或者是三大圣地这些年真正有些过分了!老夫也是过于独善其身,以至于自身的这个人字也有些问题,就在老夫自觉万事俱备,准备冲击那一道关口的时候,战轮回来了。也就是战狂,来到了天圣山!”古寒说到这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君莫邪心中恍然,古寒的境界的倒退,与战轮回有着莫大的关系!

    “九幻流沙被盗,大阵瞬时倾颓,紧接着就是天柱山整个的倒塌;老夫的神魂,就在那时候遭到了重创!”古寒的眼角抖动了一下,道:“老夫本处在心无旁骛一路前冲的时刻,心神一乱,在那种时刻,根本无能约束自己心神的滑落。瞬时狂落了一个半的阶位,直到圣君三级巅峰,才总算是勉强止住了!”

    “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在那种紧要时刻受到那种惊天惊扰,没有走火入魔成为废人,已经算得上你的心神坚强到了相当的程度!”君莫邪叹了口气,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

    怪不得这次看到古寒与上一次的那个感觉完全是两回事。

    “闲事说完,君莫邪,现在老夫要与你谈得乃是正事!”古寒的神色,一下子严肃起来。双目炯炯的看着君莫邪的脸,慢慢的道:“老夫有几个请求,请君府主,务必要答应我!”

    “请讲!”君莫邪也郑重了起来,道:“只要是我能够做到,一定义不容辞!”

    “老夫的平生最大的愿望,不外就是能够踏入圣人境界!然后冲破此间地界的限制,遨游天际,逍遥宇宙。”古寒缓慢的道:“但是现在,这一切一切希望,已经全盘化为了泡影,再无意义!现在老夫唯一的一点念想就只有,将异族彻底驱除!”

    “这一点,只凭着三大圣地,断然是无能为力的!”古寒定定的看着君莫邪:“这个,就只好麻烦你了!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话,但这片大陆上的无数生灵,或者就在君府主的动念之间,拜托了!”

    “前辈未免有些过于悲观了,还不到那个程度吧?!”君莫邪淡淡地道。

    “不!我与你一样,早已看得很清楚了!三大圣地,已经注定完了!”古寒闭起了眼睛:“这一战之后,这天底下,势必将再也没有三大圣地!所有的后续,所有的一切……就只能拜托你了,君莫邪!”

    君莫邪一惊,抬起头看着古寒。

    古寒脸上露出一丝平静的笑意,淡淡地道:“这一战,无论最终胜负如何!三大圣地,这个曾经无限荣耀的名字都将从此在这世上抹去!我等,已经决意以死来护卫,这片大陆之上的红尘苍生!”

    说着,他淡淡的笑了笑,道:“那天你曾经说过,谁再在你的面前提天下苍生四个字,谁就得死!希望今曰,可以让老夫最后再说一次。”

    君莫邪只觉得心中竟如翻江倒海一般的剧烈翻滚起来。

    但凡是人就是有追求的,也一定有个目标。

    维护天下苍生,维护大陆安全,或者就是三大圣地这万年以来所秉持的信念吧!

    这委实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

    正是为了这份荣耀,他们做了太多的错事,其中,更是造成了许多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但他们却也同样为了这份荣耀,在远离人烟的地方,无怨无悔的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他们做出的牺牲,不可谓不大!

    只是为了一份并无多少人知晓、虚无梦幻一般的荣耀!

    如今,这份荣耀终于被君莫邪残忍的打破的,在面对越来越是强势的异族人大举而来的时候,他们仍然选择挺身而出,锐身赴难,准备以生命,来洗刷掉这万年来的错误!

    可悲,却也可敬!

    “我们已经决定,此战之中,三大圣地的所有人员全部都要以身相殉。”古寒似乎在说着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淡然道:“我们身死之后,不管这片大陆如何,苍生如何,我们都注定不会有机会看到了。届时,一切事宜,都是你的事!我不敢奢求君府主会照顾天下苍生,但我仍要拜托君府主另一件事……若有可能,请将异族所有人全数杀光吧!”

    君莫邪苦笑起来,这古老爷子还真看的起自己!

    “说实话,我不知道为何,总是有一种微妙直觉。那就是,你对异族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恨!”

    古寒皱着眉头,突然古怪的笑了:“若不然,在发生了夏长天的事情之后,以你的脾气,应该在杀了夏长天等人之后立即选择退兵,再也不管这里的事,就算玄玄大陆被异族彻底奴役了,你也不会站出来。我相信,以你的为人完全能够做的出来!”

    “但你却最终选择留了下来!你留下的目的,相信不会是为了天下为了苍生,也不是为了天罚荣耀什么。那么……我就很奇怪了,你到底为何那么痛恨异族人?真正让我好奇!”古寒很有兴趣的问道。

    “他们很恶心,不是吗?这个理由可以吗?”君莫邪不置可否的苦笑了一声。

    自己为何痛恨异族人?作为一个典型的愤青来说,这个问题太好解答了。

    但在这个世界,却无法解释。

    让自己怎么解释?貌似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吧!难道说我是在迁怒,因为这些恶心的异族人让我想起了某一个卑劣无耻的民族?某一个举国上下从老到少都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十万次也不能解恨的某个民族?

    难道说我是为了八年抗战中禽兽不如的曰军在华犯下的累累滔天罪行?难道说我是为了南京大屠杀那三十万冤魂?

    没法说,没法说啊,只能杀!杀他娘的一个天翻地覆!

    谁可知道,我前世只恨自己晚生了七十年?!

    ………………《我是个愤青,额,自始至终很明白的表现在这本书里。这次,是明目张胆的说了,看不顺的可以来骂!》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