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卿朝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刘府君就是在当天离开的铜仁府,顾遥正经在府衙里安顿下来。

    忙碌了一整天,李谦只是在外面帮顾遥买了一碗桂花汤圆,便当做是晚饭了。

    顾遥累了一整天,也觉得这碗桂花汤圆甚是可口,吃的倒是不亦乐乎。

    李谦也端了一碗,坐在一边捧着碗吃的很是欢喜。

    灯花一晃,一阵风便对着顾遥吹过来,昏黄灯火里的影子也是一晃。

    李谦便觉得有点冷,正要起身去关窗。

    便听到外头响起“笃笃笃”的一阵急促敲门声,他心中暗骂谁这样不长眼,偏要在好不容易有时间歇息来打搅。

    但是顾遥已经放下了碗,向门口望了过去。

    李谦也只好认命地放下碗,有些不情愿地向门口挪去。

    “咯吱”一声,门口站了两个身穿捕快服的汉子,面上似有急色,径直朝着顾遥望了过去。

    “什么事情,快些说。”李谦催促道。

    那两人看李谦这样趾高气扬,面上便有些不虞,却强自压下扬声对里间的顾遥道:“知府大人,先前丢失的女子尸体出现了!”

    一只飞蛾猛地扑进火里,屋子晦暗了一瞬,随即亮光照人。两个捕快都看到顾遥面上沉稳而若有所思的神情,心中微有涟漪。

    李谦困极了,皱眉嚷嚷道:“什么丢失的女子,我家大人才来,哪里归我家大人管,你们这样不清不楚地找我家……”

    “大人可要过去探查,庾知县请大人过目,大人是要现在去还是明早?”其中一个汉子声音粗放,一下子便把李谦的牢骚给堵得没声了。

    这时候顾遥已经站起来了,起身将自己发冠整了整,道:“李谦,走了。”

    那两人便不再多话,只跟着顾遥继续走。

    此时天色已晚,四野一片漆黑,青石小道凹凸不平,被檐下的灯火映出点点亮光来。

    月色落到四人的衣衫上,有些冰冷凝重的意味。

    因为急着赶过去,顾遥没有说话,另外三人也不说话。一时间只是衣衫窸窸窣窣,是急且快的步子声。

    知府衙门和庾县令的县衙并不远,是以两人才会连夜来找顾遥。

    走了一阵脚步跟不上的顾遥忍不住在心里叹息,马车便算了,怎么连辆牛车都没有。

    庾县令他不知道这样靠走路很浪费时间的好吗!还有,若是在京都这样耿直地不拿马车轿子来接,也是混不进圈子的好吗!

    她的思维稍微飘了那么一小会,干脆提起衣摆小跑了几步,然后不多时便到了县衙。

    若说府衙是一个空阔老旧的院子,那么县衙就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茅屋。

    顾遥她,理解庾县令和京都官员做派不一样了。

    此时茅草顶的牌门虚掩着,里面漏出一点子极为昏暗的光,里面声音不大,是有人来回踱步。

    顾遥推开门,果然见有一个枯瘦老者来回走动,空荡荡的衣摆被夜风吹得簌飒做响。

    她被吓得背后凉了一瞬,但是那个老者在看到顾遥的一瞬,面上升起了喜色,连眸子都亮了一瞬。

    “您便是新来的府君顾大人吧?”枯瘦老者急匆匆地朝顾遥走来,空荡荡的衣衫迎风贴在他身上,仿佛能看到一根一根的肋骨。

    顾遥觉得自己已经晓得这是谁了,于是笑道:“庾县令。”

    “知府大人是先喝口热茶还是直接去看死者?”庾县令笑着对顾遥道,言辞恳切。

    顾遥的笑意深了几分,这位庾县令才不是不会混圈子的人呢?试探的精妙极了。

    “直接去看吧,死者为何人?”顾遥道,已经跟着庾县令要过去查探了。

    庾县令走在顾遥身后半步的位置,眸子里的精光柔和了些,看来不是个摆设。

    兴许,铜仁府的日子,能好些?

    庾县令脑子里忽地闪过一个念头。

    但是随即,他便不想那么多了。开始和顾遥介绍今日发现的死者的情况。

    原来,今日夜里有船夫在水里捞出一具尸体,当即报了官。仵作一查便知,这就是去年红衣女鬼案中第一个丢失的小娘子。

    消失了一年,却忽地被找出尸体。

    顾遥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也不知为何,县衙里的灯火都昏暗得厉害,顾遥看得总有些不舒服。

    从门外,她就看到验尸房中间停了一具女尸,皮肤被泡得发白,肿胀得十分厉害,湿答答的。

    在昏黄的灯火下,其实吓人得厉害。尤其是,灯火照不到的地方尚且一片漆黑。

    顾遥在心里稍微安慰了自己一下,便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怕的了,这才迈开腿跨进门槛。

    谁知灯花忽地一晃,门里有什么黑漆漆的一团冒出来,直接趴到了那具浮肿的女尸上,还有些诡异的动静。

    顾遥被吓得惊呼一声,身子也往后仰去。

    背后却伸出一只手来,将顾遥抓住。

    她惊魂未定,吓得越发抖了一下子,下意识挣开。谁知庾县令好笑的声音传来,“知府大人是第一次查案吧?”

    顾遥一时尴尬极了,只得道:“是,是啊……”她下意识揉揉鼻是一个人。

    其实也不是趴到女尸身上,只是凑得极近。不仔细看,倒和趴上去没什么区别。

    虽然已经看清了,但她还是有些发怵,于是跟在庾县令身后走了进去。

    她是真的信神鬼,故而没有法子彻底不害怕。却也觉得,受害之人必定也想沉冤得雪,她和庾县令等人没什么可怕的。

    “老张。”庾县令清咳一声,又喊了一声。

    趴在女尸身上的人这才回过神,起身站起来,眯着眼打量顾遥。

    顾遥心中暗道,原来是眼神不好怕是离得远根本看不清了。一面看着那昏黄的灯火,暗道旁的也算了,这样的灯火怎么验尸。

    对面的老张终于放弃了挣扎,不再眯眼看顾遥了,只是习惯性地眯眼对庾县令道:“不是溺水而死,周身也完好,兴许是内脏伤了或是服药死的。”

    老张还只检查了外部,进一步就需要剖开调查了。但是大半夜的,肯定是不合适的。

    碎碎念,晚点换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