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红尘欲帝 > 第八章 神秘的花朵

    随着山叔的一句话,大家顾不得收拾地上的大蛇,纷纷窜进茂密的丛林,根据自己看到的方向分头开始寻找起来。当时情况紧急,大蛇临死之际的反扑,力气大的惊人,按照众人的目测,李三道至少被甩出了五十米开外。如果是平坦的地面,这点距离倒还好说,但是在这茂密的丛林中,五十米却是相当的遥远了。丛林中不但行走困难,还要防范一些未知的危险,可谓是步履艰难。但是众人没有一个人说丧气话,都在默默地往前行走,边走边喊着,

    “三道,听到了没,该回家了”,

    “小三道,你很厉害,大蛇都被你打死了,赶紧回来呀”

    “小三道,你再不出来我们就回去了,回去我们就把大蛇吃完了,没你的份哦”

    ??????

    诺达的山林中回荡着村民的呼喊声,这会儿正是正午时分,头顶上的太阳在疯狂的炙烤着大地,丛林里面显得格外的闷热。村民们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汗水,用手中的镰刀、斧头疯狂的扫荡者挡在面前的树枝杂草,为自己寻找李三道开道。特别是山叔和义宝两位老人更是身先士卒,走在大伙的前面,只为更快的找到李三道。

    再说说李三道,当时看到大蛇将要吃掉山叔和义宝,情急之下,李三道顾不得考虑,直接从树上俯冲而下,用手中的木刺狠狠的刺入了大蛇的七寸之处,再然后李三道听到一声剧烈的嘶吼,紧接着自己就被甩出去了。李三道感觉自己飞了好远,然后开始急剧下降,李三道此时的心里没有害怕,也没有后悔,只是遗憾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紧接着李三道感觉自己好像落地了,剧烈的高空移动让自己的意识有些涣散,刚落地就再也支持不住了,晕了过去,再闭眼之前李三道好像看到了一缕紫色的光在自己眼前闪耀。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三道的意识渐渐苏醒了,看着眼前的景象李三道惊呆了,这是一个非常干净漂亮的房子,此时的自己正躺在一个柔软的床上,而床边坐着一个美丽的不真实的女子,这个女子脸色有些憔悴,可能是因为今日过于操劳,眉头之间布满了愁容。此时看到自己醒来,女子的脸上露出来了久违的笑容,整个屋子都因为这女子的笑容而明亮了不少。李三道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子,但是却知道这个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自己多少次做梦梦到的母亲。

    “孩子,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娘亲了,你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三天呢”,女子看着李三道醒来,这几天的忧虑也终于放下了。

    看着眼前的母亲,李三道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么多年来,别的孩子都有母亲陪伴,他是多么渴望自己的母亲能够陪在自己身旁,多少次一个人在被窝里抹眼泪,多少辛酸的回忆涌上心头,李三道一下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哇哇大哭了起来。

    在外人看来,李三道是个早熟的孩子,性格坚韧,懂事又孝顺,但是他毕竟只有七岁啊,毕竟还是个孩子,对于母亲的渴望是他这么多年的梦想,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的实现了。

    哭了一会儿,李三道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开始仔细的观察自己所处的地方,只见自己所待的房间布置的非常漂亮,绝对是自己所见过的最美的地方了。一张圆形的软床,床上铺着紫色的锦丝蚕被,头顶上吊着一串一串的珠子,五颜六色的,看起来相当梦幻。床的隔壁是一个梳妆台,台子上放着一把梳子,还有一些盒子。再往过看就是一些衣柜,衣柜的颜色为紫红色,远远看去,借着阳光好像一片紫海似的。远处的窗子是圆形的,光线很充足,把整个房间都充斥的暖暖的。李三道看到这一切,觉得都是那么美好,自己终于找到了母亲了。

    山叔等人还在不停的寻找着,众人走出的距离已经远远超出了李三道掉落的方向,可是偏偏就是找不到李三道。山叔看着疲惫不堪的村民,再加上天色也晚了,再不走出去的话,估计他们这一伙人都要葬送在这里了。山叔看了一眼丛林的深处,重重的叹息了一生,“山爷爷没用啊,没有把你找到,三道,你坚持住,山爷爷把人送回村子再来找你,一定会找到你的”。

    “乡亲们,大家准备撤出去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山叔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很多,说话的声音都有气无力的。义宝一听就急了,“人还没找到,怎么能撤出去呢,一定要找到三道呀”。

    “难道我就不想找到三道,我比你还着急,但是天色这么晚了,再不出去,我们都得搭在这里,我们忠义村就没了”,山叔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

    义宝一听,还想再说什么,旁边的忠山赶紧上前拉住了义宝,“山哥说的也有道理,你就别再惹山哥生气了”,义宝一甩衣袖,“哎,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发生这种事情了呢,明天我还来找,非找到不可。”

    村长忠伟听到山叔的话,赶紧把众人聚集在一起,顺着原路往道路上走去,因为来的时候大家把挡道的东西都清理掉了,回去的路就好走了很多,不一会儿就到了大路上了。大蛇还静静的躺在路上,众人的心却沉甸甸的,战胜大蛇的喜悦一点也没有了。

    山叔看了一眼地上的大蛇,没有说话,默默地顺着大道往村庄的方向走去,义宝和忠山紧随其后。忠伟见状,就找了几个村民用绳子将地上的大蛇绑起来,架在梯子,准备抬回村庄。再怎么说,这也是众人的战利品,不能便宜了山里的其他野兽啊。

    忠伟也是看着李三道长大的,自家的孩子与李三道年纪一样大,俩人经常一块玩耍,李三道也经常来忠伟家玩,在忠伟的眼里,李三道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现在李三道突然找不到了,忠伟内心也非常难过,恨不得砍了这里所有的树木。

    村民们走在回村的道路上,大家都在安安静静的赶路,没有了来时的热闹,大家都静悄悄的没人说话,连最爱调皮捣蛋的二蛋的安静了下来。这个晚上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晚。

    不一会儿,忠义村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天也早已经黑了,村庄里摇曳的窗灯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明亮,好像在为远行的人们指引着回家的道路。到了村口,众人发现村里的妇女早已在村口翘首以盼,等待着这些村庄的英雄的归来。

    当回到村庄后,山叔无精打采的走向了自己的屋子,老人的背影显得更加苍老了,李三道的事情对老人的打击太大了。忠伟看着山叔离去的背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随后忠伟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大概给村里的人讲了一下,留守在村里的人听的是心惊肉跳,当听到李三道为了救山叔和义宝而生死不知时,村上的好多人都留下了眼泪,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心里都为李三道在祈福。

    随后忠伟让村上的人把带回来的大蛇收拾一下,自己则一个人走向了李三道家的茅草屋。站在李三道家门口,忠伟却不知道进去该如何说了,虽然李三道的父亲李醉鬼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但是毕竟是李三道的父亲,自己一群大人都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却把李三道留在了山里,让忠伟感到深深的愧疚。最终,忠伟还是推开了李三道家的们走了进去,幽暗的屋子光线显得很差,也没有点灯,借着月光忠伟走到了李醉鬼的窗前。可能是感受到有人进来了,李醉鬼转过侧着的身子,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一眼,发现是忠伟,接着又睡了。

    “李兄,三道是个好孩子,我们对不起你,三道丢在山里了,我们没有找到”,忠伟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床上的李醉鬼突然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明亮而又逼人,“到底怎么回事”,听得出李醉鬼内心非常的着急,忠伟赶紧把白天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本来还想劝劝李醉鬼的,没想到一看床上哪儿还有李醉鬼的身影。“难道是出现了幻觉,李兄,李兄?”,叫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自己。忠伟回想起刚刚李醉鬼的眼神,那是一双犀利而又桀骜的眼睛,好像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自己一般,自己在那种眼神之下竟然有一种自卑的感觉,好像面对的是一头史前凶兽一般,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看来李兄也不是一般人,希望他能带回三道吧”,忠伟呢喃着走出了李三道的家。对于今晚的事情忠伟此后再也没有对人提过,作为村长,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所能够接触到的,只要忠义村安安稳稳的他也就心满意足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