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红尘欲帝 > 第十三章 奇妙的纹身

    夜晚的狂欢,整个气氛是那么的融洽,每个人都在尽情的释放着自己最原始的情感,在这里没有任何的遮掩,整个场景与周边的环境是那么的契合,仿佛世界本该如此。村民的情绪是那么的高涨,寂静的山林中回荡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人们忘情的在舞动着,呼喊着,孩童们也在互相嬉戏着,追逐着,场面好不热闹。不知道过了多久,兴许是人们累了,或者是吃的太饱,人群中的人们开始三三两两的回家了,孩子们也在大人的陪伴之下慢慢进入梦乡,被大人抱着回家了。

    今晚的李三道是幸福的,父亲的转变让李三道的世界变得明亮了起来,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整完的嬉闹让李三道也渐渐的感受到了困意,毕竟还是个孩子,不知道何时靠在旁边的大树边上昏昏的睡了过去。整个广场中,唯一没有被这个气氛感染到的人可能就只有李醉鬼了,他人虽然处在人群之中,但是人们好像没有发现他一般,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里,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瞥向李三道的方向。当看到李三道玩累了,睡过去之后,默默的走到李三道身旁,看着李三道嘴角的笑容,李醉鬼也是感触良多,这些年真是苦了这个孩子了,溺爱的摸了摸李三道的脸蛋,轻轻的抱起李三道,向着自家的茅草屋走去。

    这一晚是热闹的,狂欢之后,广场上留下一片狼藉,那是众人幸福的痕迹。村民们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个踏实的觉了,心中又回到了以前那种朴实,那种无忧无虑的心境了,这一晚大家注定会做个好梦。

    回到家后,李醉鬼抱着李三道走到床边,轻轻的把李三道放到床上,刚想离开,没想到一句呢喃之声让李醉鬼再也挪不动脚了。

    “娘,你不要走,三道想你??????”

    看着熟睡的李三道,李醉鬼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缓缓的坐在床边,一双眼睛充满了溺爱。这么多年来,他也看到了李三道对于亲情的渴望,作为父亲,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整天高高兴兴的呢?但是他不能,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了,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这件事情过于凶险,不能带着李三道前去。以后的日子还得李三道一个人走下去,所以从李三道记事起,李醉鬼对李三道就不闻不问,所有的事情都是李三道一个人在处理,自己从来没有干预过。李醉鬼担心自己太过溺爱李三道,等到自己走的那一天,李三道会不适应,无法生存下去。看到李三道变得越来越独立,已经能够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李醉鬼是既欣慰又心痛。本来想让孩子就在这大山中,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平平淡淡的,也算是一种幸福了,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李醉鬼心里开始动摇了,大山中也会有危险,也有可能会面临生死的危机,自己可能该为自己的儿子做些什么了,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好的天赋,自己也不忍心埋没他,可能许多事情都是注定的,他李天启的儿子注定会不凡吧。想到这里,李醉鬼的心里好像做好了某种决定,缓缓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向外边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村庄又热闹了起来,并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狂欢而改变作息,村民们依然精神饱满的早早起来开始忙碌了。李三道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小床上了,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估计是父亲把自己带回来的吧,想到这里心里好像有一股暖流涌过,身体感觉暖暖的。李三道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昨天这一觉睡得太踏实了,早上起来感觉整个人精神饱满,浑身充满了力量。很快李三道就闻到了一股臭味,刺鼻的味道让李三道皱起了眉头,“难道昨晚上睡得太踏实,尿床了?”想到这里可把李三道吓了一跳,这么大的人了还尿床,如果传出去那还不得羞死啊,李三道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掀开被子检查起来。经过一番查看,并没有发现尿床的痕迹,李三道这才放心下来,小手拍了拍胸口,一副后怕的神情。这一怕李三道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觉得衣服黏黏的呢,细看之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有一层黝黑黝黑的东西,臭味正是这东西散发出来的,李三道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向院子跑去,准备清洗一下。

    此时正值盛夏,早上的山林并不冷,反而很是清爽,李三道从井里打了桶水,脱掉身上的衣服,开始清洗起来。李三道心里也纳闷了,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难不成是昨晚上玩的太疯了,不小心蹭到脏东西了?李三道一时也想不明白,就抓紧清洗自己的身子了,清凉的井水从李三道的身上划过,说不出额惬意与舒爽,扫除了整个夜晚的暮气,整个人变得更加精神了。没一会儿李三道就洗的差不多了,准备回去把床单和被罩也拿出来清洗清洗,忽然感觉到自己胸口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一样,赶紧向着胸口看去,发现自己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朵花,一朵含苞待放的紫色花朵,迎着清晨的阳光,紫色花朵好像在蓬勃的生长着,整个花身在不断地摇曳着,是那么的逼真。但是明明在李三道的身上,它怎么会动呢?李三道是真的吓坏了,自己身上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一朵花呢,以前从来没有的呀。

    正在李三道望着自己的胸口发呆时,李醉鬼也走出了屋外,看着发呆的李三道,本来想喊一声的,忽然,李醉鬼的眼睛也被李三道胸口处的那朵紫色花朵吸引住了,这不是山林中的那朵妖艳无比的花朵吗?虽然此时个头小了许多,但是无论是外表还是其神韵都与那朵神秘花朵一般无二。此时的紫色花朵在李三道的胸前慢慢摇曳着,像一个动态的纹身一般,倒也少了白天的那种摄人心神的力量。李三道听到有人过来了,抬头一看是自己的父亲,赶紧走到李醉鬼身前,“爹,你看看,早上起来我胸口突然多了一朵花,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李三道的小脸上也写满了紧张,不知道这个花是怎么会儿事。李醉鬼近距离的看着这朵花,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李醉鬼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上去,只感觉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荡漾,一时间也拿不准了,但是这多花应该对李三道没有恶意,否则以这朵花的本领,收拾李三道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三道,你身体有没有感到不舒服?或者说今天有没有与往常不一样的地方?”李醉鬼关切的看向李三道。

    李三道想了想,最奇怪的事情就是早上起床闻到的臭味了,随即将早上的事情给李醉鬼说了一遍,听了之后,李醉鬼一脸狐疑的走向李三道脱下的衣服,拿起来放在鼻子边上轻轻嗅了嗅。李三道看到父亲说着说着,怎么跑去闻自己的衣服了呢,而且那个味道那么难闻,难道父亲喜欢这种味道不成?想到这里,李三道站在这里觉得怪怪的,感觉很不自然。正在闻衣服的李醉鬼浑然没有发现李三道的变化,越闻李醉鬼的眼睛越亮,突然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不愧是我李天启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化”,随即瞥向李三道,看到李三道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李醉鬼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这小子想啥呢,老子怎么会有那种怪癖呢?但是自己刚才的行为,确实是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哎,一世英名尽毁啊!看着李三道一副想走又不想走的样子,李醉鬼整了整衣服,说道,“三道,你身上的紫花爹爹也没有见过,但是从目前来看,它对你并没有恶意,反而该你带来了一场造化。”

    李三道一听心里也踏实了,但是父亲说的造化到底指的是什么呢?李醉鬼看到李三道的表情,又故作高深的讲到,“你刚才身上产生的污渍是你体内杂物,这些东西是我们平时吃五谷杂粮积累的,对我们的身体是有害的,但是我们对其却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好了,这多紫花直接将你体内的杂物给排了出来,你的身体现在就想刚出生的婴儿般纯净了!”说道这里李醉鬼还是难掩心中的欣喜。

    但是李三道听的还是云里雾里的,不由问道,“爹爹,身体变得纯净了,像刚出生的婴儿,又有什么用呢?”

    “你个傻孩子,身体变得纯净之后,就会更容易感受周边的环境,对于这个世界的感受会更加深刻,你这种现象在修炼界就是传说中的洗精伐髓,能够有这种功效的天材地宝,那是世所罕见,反正爹爹只听说过并没有见过。你现在机缘巧合之下完成了所有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事情,可谓是获得了一场大造化”

    听到李醉鬼这么说,李三道心里也不觉高兴起来,好像自己变得很厉害了,“爹爹,你的真正名字叫李天启吗?”刚才李醉鬼心情高兴,一时没有注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被李三道听到了,李三道也是非常好奇。现在见到李三道询问自己,李醉鬼也决定不再隐瞒了,本来自己今天就打算告诉李三道一些事情了,孩子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也是到了告诉他的时候了。

    “是的,李天启是爹爹的真正名字,但是三道你要记住,爹爹的名字不能传出去,否则会给忠义村带来灾难的。”李三道听到爹爹的话,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说出去,他不愿意看到忠义村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应该也听村里的人说过,我们父子俩人并不是忠义村土生土长的原住民,我们来自外面的世界。当年父亲遭到仇家的追杀,带着尚在襁褓中的你,左冲右杀,才杀出了重围。但是当时的我也身受重伤,一头扎进大山之中一路狂奔,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忠义村附近的山林之中,刚好碰到了打猎归来的忠伟一行人,这才保住了你我的姓名”

    李三道虽然也听说过自己与父亲的遭遇,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出现在忠义村附近。没想到自己与父亲竟然是被人追杀至此,虽然父亲说的很简短,但是其中的凶险李三道却能感受到,自己与父亲能够活下来,多亏了忠义村村民的帮助。

    “那娘呢,她还活着吗?”李三道问出了自己心里最关心的一个问题,父亲遭到追杀,父亲带着自己突出重围,那么自己的母亲呢?李三道非常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寻找母亲一直是李三道这么多年的心愿,如果母亲早已不在了,李三道不敢相信自己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着李三道患得患失的神情,李醉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好像陷入了某段回忆之中,良久之后,睁开眼睛说道,“你娘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谁也伤害不了他,过一段时间爹爹就去把你娘接回来,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听到娘亲安然无恙的消息,李三道欣喜若狂,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但是前提是你要练好本事,别你娘还没回来,你就成了野兽的口粮了”。

    李三道一听,不由得脸一红,昨天的事情确实凶险异常,自己也是险死还生,差一点就真的死掉了。“爹爹你放心,从今天起,我一定好好锻炼身体,跟山爷爷好好学本领,下次遇到那些野兽就不会这么危险了。”李三道扬起小脸,坚定的眼神看着李醉鬼。

    李醉鬼不禁莞尔,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呢,守着这么一个厉害的老子,却喊着要向别人学本领,这不是舍近求远么,而且山叔那点本事比起自己来还真是天壤之别呢。但是看着李三道坚定的眼神,自己也不好打击孩子的自信心,只好无奈的说道,“除了跟山叔学打猎的技巧之外,我还要教你一些别的东西,过程会非常辛苦,你如果不愿意的话,现在也可以反悔。”李三道一听父亲要亲自教导自己,心里感到非常温暖,在李三道眼里,可能山爷爷要比父亲厉害的,毕竟山爷爷是村里有名的猎神,教给自己的本事确实也非常实用。但是自己与父亲接触的时间虽然很长,但是交流的机会却很少,李三道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赶紧应声道,“我不怕吃苦,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倔强的少年,有着一颗倔强的心,任前方百般阻挠,也会一如既往的前行下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