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农家悍妻 > 第900章

    大烟:→_→

    “不是我做,叫别人做。”不知为毛,下意识就说了这一句话。

    说完就尴尬了,貌似太自恋了点。

    结果就看到巫舜面色好了许多,眼中闪过一丝柔和,浑身冒着的冷气也收了回去。

    还真是收放自如啊,呵呵。

    原来她大哥还是个妹控,呵呵。

    真不是她自恋,呵呵。

    大烟表情都僵住了,面上的笑容微微有些扭曲,三两下从巫舜背后跳走,回到自己椅子上慢慢吃着。

    外面的雨景真好,头顶上的血滴子真美。

    宁愿是自己太过自恋,希望巫舜还继续冒冷气,就是不给兔子吃好吃的,继续虐待那只凶狠的兔兔,也不要……

    呸,想那么多做什么?

    大烟强迫自己想别的,比如顶上的‘红伞’。

    谁能想到桌子大的血滴子,有朝一日会变成一个房间般大小,比她的葫芦瓜叶还要大。然而她却已经习惯,还能静静地坐在下面吃着东西,看着雨景。

    反正她现在,宁愿安静地看着血滴子,也不乐意去看巫舜那张脸,会感觉心好虚。

    大烟忍不住去想,有些人是不能利用的。

    一旦利用了,见面就会感觉到心虚,多利用几次以后,会心虚到连自己也骗不过自己。

    装傻充愣,不是个好法子。

    如果这次事情了结以后,巫舜还去闭关就好了,大烟忍不住又在想。不见面就不会尴尬,就能理直气壮。

    继续在想,为什么有那等天才资质的不是自己,如果自己成为最牛掰的那个,就用不到对方的帮忙,不管干什么又能理直气壮的。

    不知不觉地,就彻底地奔入胡思乱想的怀抱,并且还是一去不复返的架势。

    一时间,两人都在沉默。

    事实上巫舜都比较沉默,一直以来都是大烟在呱呱说个不停,巫舜只是偶而回答一句。如今大烟不说话了,气氛自然就沉默了下来。

    巫舜微有疑惑,她怎么不说话了?

    回忆了一下,并不知道自己有做过什么,好像一直都是如此,然后她就突然不说话。

    巫舜感到略为不习惯,想听她的声音。

    虽然她一直都很吵,可她的声音并没有让他觉得讨厌,反倒听着很是舒服,心情也会很愉悦。

    啪!

    大烟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我想起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在这里吃着,完了帮我把丹炉收起来,回头再还给我。”

    说完扭头就想跑,速度特快。

    但撞到了结界。

    大烟抬头看了下,发现这血滴子就是好,不止能挡雨,还能以之为阵眼布下结界,血滴子所覆盖的地方,有着一层不仔细观察都很难发现的结界。

    她刚才就撞了上去,整个人都贴在那。

    鼻子很疼很酸,伸手摸了一把,幸好她比较能扛,并没有流鼻血。

    “什么事?”巫舜开口问,并没有撤掉结界。

    大烟有个屁的事情,只是觉得这气氛很是压抑,并不想留在这里,想趁着他还在胡吃海塞跑路,哪想到会被结界拦下来。

    不停地抠着手心,越是着急就越找不到借口。

    “其实不是多大的事情。”下雨了,衣服忘了收,她打算回去收衣服,这个借口行不行。

    巫舜不吃了,直接把东西全收起来。

    朝大烟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却抿着唇一言不发。

    大烟(⊙⊙)…

    对视不到三秒,大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对方太高,又凑得太近,表示抬头脖子会很累。

    “那啥……大哥,去找极品玉盒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吧,你比较厉害。”大烟脚尖碾着地上的小草,使劲碾着,一株株全碾死。

    “好。”

    “那我先回家去了。”大烟还是没抬头,继续踢着地上的草。

    巫舜不作声,就这么看着她。

    大烟悄悄伸手往后面摸了一下,无语地发现结界还在,想离开这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尽管她一点都不讨厌巫舜,还觉得他这个人挺好的,但与之在一起,总有着道不尽的憋屈。

    对这种憋屈感,她深恶痛绝。

    内心无比暴躁。

    使劲挠了挠手心,直到把手心都挠出血痕来,才扯着一抹干巴巴的笑容,抬头看了过去。

    不料巫舜正低下头,伸手欲要抓向她的手。

    那一瞬间,竟差点就亲上。

    大烟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反手抓出锅子,猛地一锅子拍了过去。

    铛!

    二人实在靠得太近,又因意外差点亲上,巫舜为此怔愣了一下,猝不及防被一下拍个正着。

    那声音当真是震耳欲聋,饶是巫舜再是强大,也不自觉懵了一下,身形晃了晃。

    被巫舜控制着的结界,随之松动了一下。

    大烟一锅子打到人,猛地一下子就回神,暗道不好,趁着结界有所松动,扭头转身撕开结界跑了出去。

    天呐!

    她竟握了个巨大的草。

    一不小心把这煞星给打了,太可怕了。等这煞星回过神来会不会一剑劈了她?肯定会的!吓得魂都快飞了的大烟,果断跑路,比任何时候都要跑得快。

    待巫舜回过神来时,大烟早就撒丫子跑远了去。

    巫舜怔了怔,突然笑了一下。

    虽然是不经意发生,但刚才真的差点就亲上,就差一点……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仿佛已经触碰到那抹柔软,可始终都只是差一点。

    一指的距离,却相差甚远。

    巫舜伸手摸了摸额头,还真是狠,竟然被打得起了包,还是鸡蛋大那么一个。

    本欲运功自疗,不知想到什么,又停了下来。不止如此,还阻止了它的自治,由着它就这么明晃晃地待在额头上,影响他自身的美感。

    又想到大烟的手,巫舜蹙起眉头。

    跟他在一起就有那么难受,以至于她自残,伤害自己的手?明明他长得就不比那个人差。

    巫舜低垂下眼睫,眼中受伤一丝受伤。

    头顶上漂浮着的血滴子慢慢缩小,最后化成一道红光,没入他的丹田当中。

    伴随着血滴子消失,倾盆大雨落下,瞬间就打湿了他的一头青丝,与红衣裳。

    巫舜抬头看着天,下雨天其实挺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