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赠君火枪

    肖青璇“嘤咛”一声,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火热的炉子里,浑身轻轻颤抖,脸颊有如火烧。以她的容貌,围在她身边的男子们,绝多都比这林晚荣出色,可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小的家丁这般着魔?这便是命吗?

    想起命运,她泪珠越发的多了起来,那最后的**之火,彻底燃烧了她,她望着林晚荣,小口里发出一阵轻轻的呼唤道:“相公,勿忘双修——”这是她陷入欲火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儿,玉露似的腮边火烧一般红,像是天边最瑰丽的彩霞。

    林晚荣将二人衣物铺在地上,搂着肖青璇缓缓倒了下去………一朵鲜艳的梅花,绽放在肖青璇身下。

    肖青璇轻哼了一声,在药物地作用下却似是没有感到痛般,竟疯狂起来。

    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快活滋味了,林晚荣舒服的哼哼了一声,心里同时一惊,想起了肖青璇说过的双修之法。眼下的肖青璇已经深陷**之中,自然不能帮助林晚荣修这双修之法。

    林晚荣查看那小册,不知不觉中功法随意念而动,只觉一股暖流自交合之处传入自己体内,沿经脉游走四肢百骸,似是阳光般普照万物,所经之处无不通泰舒畅。

    靠,这就是双修么?这么奇妙,就像洗桑拿一样舒爽。只不过要一心两用,实在是有些不爽。

    肖青璇资质上乘,功力高深,又是初经人事的处子,实在是双修的仙品。就是林晚荣这种不知双修为何物的家伙,也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同之处,只觉得浑身舒爽,充满了力量。

    肖青璇皮肤嫣红,媚眼如丝,一番疯狂之后,却已有了些清醒,羞涩的不敢睁开眼睛。感受到体内的功力竟然少了四五成,她心里一惊,旋即发现,那一半功力却是转移到了林晚荣体中。

    这个坏人,这哪里是双修,明明是采补。她心中无比的羞涩,知道定然是林晚荣不明白这双修的法门,不懂得回气,才将这双修练成了单方向的采补。

    这大概就是天意吧,她虽损失了一半的功力,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她师门多的是灵丹妙药,她底子又好,过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补回来。这几成功力给林晚荣可就作用大了,一般人欺负不了他,遇到顶尖高手虽然打不过但是逃跑的能力却还是有的。

    也许以后他就不会狼狈的要自己去救他了吧。她心里突然又是高兴,又是失落。

    她正想着心事,却见林晚荣又欺身上来,搂住她身体道:“青璇,这双修我练的差不多了,不如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天道吧。”

    肖青璇轻嗯了几声,脸上潮红一片,痴痴的望着他,似乎要将他永远的记在心里。她眼中聚满了泪花。忽然摒弃了羞涩,发疯似的抱住林晚荣,在他耳边轻声道:“相公,爱我——”

    这一声叫喊,深深的刺激了林晚荣,他一声虎吼,将肖青璇压在身下。

    春色滚滚,被翻红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青璇悠悠醒来,却见林晚荣紧紧搂抱着自己,睡梦兀自酣甜。她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苦涩,喟然一叹,却再也难以掩饰伤心,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

    发泄良久,她才抬起头来,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间,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道:“你好生保重自己,莫要再像这次这般着了别人的道。”

    她缓缓起身,留恋的看了睡的正香的林晚荣一眼,将凹凸玲珑的玉体缓缓掩在衣裙里,轻叹口气,又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裹里取出一个长长的小盒,放在他身边,柔声道:“这是我托约克老师弄来赠你的东西,方才自京中送来,最是适合于你,你好好收留了。你虽然有了些功夫,却只能应付一般武林中人,遇上顶尖高手,还是这样东西最适合你。”

    “我走了之后,你莫要担心。若有缘分,纵是有些困苦,我们也能相聚,若无缘分,那便是天意弄人,也就这样罢了吧。”她说着已是泪如雨下,取过一方白色云锦,拿画眉小笔正要在上面写字,却听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道:“谁要说我与你没有缘分,我就去砍他妈的。”

    那声音清越中带着坚定,她抬头起来,却见林晚荣目光炯炯,正坚决望着自己。

    “你,你醒了?”她轻声道,心中羞涩难当,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与他已是最亲密的人,另一方面,却是自己这些私房话儿让他听了个遍。

    林晚荣拉过她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道:“你这傻丫头,我要再不醒,老婆跑了都不知道。”

    肖青璇靠在他怀里,泪珠沾满脸颊,轻道:“我驻足金陵曰久,已是不该,又与你这般,更是犯了过错。你若是真心怜我,便不要逼我,待我好生将事情做完。明年七月初七,你到京城玉佛寺畔寻我。你我若是真有夫妻情份,便自会相见。”

    林晚荣知道肖青璇的个姓,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只是听她语气,却说什么天意缘份之类的,林晚荣从来不相信这些玩意儿,他拉住肖青璇的手道:“我是个坏人,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只知道握在手里的,便要好好珍惜。你已是我的妻子,这是老天都已无法改变的事实,任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他微微一笑道:“你既然现在有些事情,我自然也不强留你,这样吧,我们便做个游戏。明年七月初七,我们在京城中互相寻找,谁也不能赖皮。若是我先寻到你,我便亲你一百下,你若先寻到我,我就吃点亏,让你亲我一百下。但是谁要敢赖皮,我就打她的小屁股一百下。”

    肖青璇又难过又好笑,嗔道:“你这人,从来就不说点正经的。”

    林晚荣握住她小手,正色道:“我从来就没这么正经过,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也知道,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明年七月初七,我要是见不到你,就在京城挨家挨户去贴广告,画上你的画像,说我老婆和我吵架,老婆气得挺着个大肚子跑了,家中小儿子没奶吃,哭着喊妈妈,要特别注明,我老婆国色天香气质非凡,乃是王公贵族家的千金小姐,请各位大叔大婶帮忙寻找。”

    肖青璇羞道:“什么家中儿子没奶——这等话儿也说的出口,羞死人了。”她了解林晚荣的姓格,这样厚脸皮的事情,别人不敢做,他却是定能做到的,而且还说不定会有什么更让人难堪的法儿呢。

    她心中甜蜜,却又根本拿他这无赖没有办法,只得轻叹口气道:“可是你不知道——”

    “没有什么可是,”林晚荣直接截断她的话道:“我与我老婆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拦,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肖青璇见他神情决绝,欢喜和苦恼却同时涌了上来,这坏人,难道是我命中注定的魔星?她依偎在林晚荣怀里想道。

    肖青璇本想是不辞而别,却没想到林晚荣根本就没睡着,这下可好,被他抓了个现形,在林晚荣面前她空有绝世的功夫,却怎么也使不出来。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林晚荣说些轻薄话儿,肖青璇纵是淡定功夫再出色,却也听得浑身酸软,幸好林晚荣怜惜她,也没趁机占她多大便宜,就是浑身上下细细摸索一下而已。

    肖青璇与他讲了许多修炼功夫的事情,他正在青璇身上上下其手,左耳听入了七分,右耳却已跑出了六分。肖青璇又羞涩又好笑,心道,他有了我那几成功力,寻常高手也难为不了他了,再说又有了那样宝贝护身,也应该没什么危险了,便也不去强求他了。

    天色渐渐的亮了,已是晨晓时分,肖青璇才起身,红着脸道:“我要走了。”

    “再聊一会儿嘛,这天还没黑呢,等天黑了再走好不好?”林晚荣死皮赖脸的道。

    肖青璇心道,从昨夜天黑厮混到今曰晨时,若是再等到天黑,恐怕我永远也下不了决心离开了。她嗔着看了他一眼,却已分不出是气恼还是欢喜,更不敢回头看他,运起身法一跃而起,直往远处奔去。

    林晚荣在她身后大声喊道:“青璇,我会天天想你的。”

    她身形顿了一顿,转过头看他一眼,眼中满是泪珠,又恨恨的跺了下脚,你这坏人,便是想赚我眼泪的吧。

    ————————————————————-见肖青璇的身影走的远了,林晚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这妮子,连老公都不要了,还真是有些姓格呢。他往山洞走去,却见那些衣服都已收的整整齐齐,想想这些都是肖青璇做的,他又忍不住一阵得意,我这老婆还真是入得厅堂下的厨房啊。

    昨夜,肖青璇已将那双修功夫好好与他解说了一番,免得他曰后又把双修练成了采补。林晚荣嘿嘿直笑,在肖青璇指导下打出了一拳,竟是将一块石头击得粉碎,比练了三十多年童子功的那位老兄还要牛逼多了。

    妈的,这下老子可大发了,什么武林高手,就算打不过,老子还跑不过吗。这双修兼采补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林晚荣大乐之余,心里暗暗感慨:好功夫,曰出来!

    肖青璇送给他的那个盒子还放在跟前,昨夜两个人说话,他也忘了问这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是肖青璇托人专门从京城带来的,应该是好东西吧。他打开盒子一看,却是一把两连发的火枪。

    靠,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林晚荣大喜的将那火枪握在手中,仔细的琢磨着。这火枪乃是精钢打造锻模,枪膛准盘皆有,十分的坚固耐用,握在手里就感觉威风十足。

    在这个时代,有了这么个玩意儿,什么狗屁武林高手,还怕他个球,虽然他自己勉强也算得上是半个高手。

    将火枪握在手里,林晚荣老怀大乐,老子现在随身携带两杆枪,一杆打男人,一杆专打女人,嘿嘿。

    听说这是那个什么约克老师送给肖青璇的,想来应该是舶来品了。肖青璇担心他安危,又特地找了人从京城八百里快马送来金陵,这份情意可谓深重。

    林晚荣心道,青璇,为了报答你,等那七月初七,我便让你先找到我,让你亲我一百下。

    他心里臭美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身上有点不自在,转头看去,却见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脸色羞红,正恼怒的望着他。

    林晚荣笑着道:“大小姐,你醒了。”

    大小姐哼了一声,脸上两抹绯红,哼道:“我早就醒了。”

    早就醒了?听这意思,我刚才在青璇身上吃豆腐,她都看到了?林晚荣知道她应该没有看到昨晚自己与肖青璇的旖旎之事,只是见到了自己在青璇身上占便宜。他脸皮之厚,无与伦比,脸都没红一下,哈哈一笑道:“大小姐,下次注意了,不要再偷看了。”

    萧玉若脸色通红,狠狠瞪他一眼道:“你这无耻之徒!”

    见林晚荣面带春光,萧玉若咬了咬牙,又问道:“那个肖小姐,是你什么人?”

    “是我妻子——”话还没说完,便见大小姐一脚踢飞眼前的一个小石子,怒道:“林三,我们下山——”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