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上不上?两难!

    “自从娘亲遇难之后,仙儿痛恨天下所有负情负意之人,曾发了心愿,我以后寻着的郎君,便只能爱我一人,望他全心全意待我,终生不离不弃。”秦仙儿望他一眼,轻轻说道。

    原来如此,这丫头定然是因为幼时见了那惨绝人寰的事情,在心里留下了阴影,才会如此的嫉恨她人,凡是跟林晚荣沾边的女子,便都是她要杀的对象。行为虽是霸道了些,却也至情至姓。

    “我遇了公子,便是前世的冤孽。人生苦短,知己难寻,遇上一个倾心相恋的人尤其艰难。仙儿与公子得逢,乃是天大的缘分,我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姻缘虽是天定,万事却皆在人为,这才舍了羞耻,相随公子左右,还望公子莫要嫌弃仙儿粗鄙。”秦仙儿娇羞无限的说道。

    听着女孩子对自己表白,这滋味还真是特别,尤其是秦仙儿这种绝色佳人,更是大大的满足了林晚荣的虚荣心。

    他轻轻抚摸着仙儿的手道:“仙儿,那我们以后便相聚相守,不离不弃,好不好?”

    秦仙儿脸色羞红,轻声道:“君所愿,亦仙儿所愿。”

    她妩媚娇羞,楚楚动人,林晚荣心里更是发痒起来,对那什么无媒苟合嗤之以鼻,老子就是要先上车再补票,怎么着了?

    他一双大手便又轻轻抚上仙儿身体,直往那小小亵衣里钻。

    仙儿与他说了这些心事,却是渐渐的敞开了心扉,见他如此作恶,心里却是一叹,罢了,罢了,我既是终身许了他,与他不离不弃,那便是现在都给了他,却也没什么分别了。

    有了这一想法,她便不再阻拦他,随着他轻轻的抚慰,浑身如同火烧般滚烫酥软,小口微张,吐气如兰,轻轻道:“请公子怜惜仙儿——”

    听着这一声轻呓,林晚荣却是心中大喜,这么说,仙儿这丫头是默许了。我曰,婚前姓行为是一项多么伟大而光荣的事业,一定要坚持到底。

    他心里做此想法,手上却是未停,轻轻抚摸上她细腻光滑的肌肤,慢慢的摩擦起来,心里的高兴,自是不用说了。

    秦仙儿对他敞开了心扉,更加热情如火,紧紧搂着他腰肢,脸上挂满艳丽的彩霞,莲口倾吐,芳香四溢,低头羞涩道:“公子,不要在这里——”

    明白!林晚荣嘿嘿一笑,猛地将她抱在怀里,起身直往屋里奔去,正放在那整齐干净的木床之上。

    仙儿心脏噗通噗通乱跳,双眼紧闭,不敢看他。林晚荣发挥他善解人衣的特点,轻轻拨拉几下,便将仙儿那身宽敞的长袍揭了下来,只这一眼,便已让他鼻血狂喷。

    仙儿乌丽的秀发散落在床上,眉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却是不敢睁眼,琼鼻樱唇,鼻息咻咻,娇喘不止,诱人之极。她的颈项洁白而修长,肌肤如雪般晶莹透明,两条裸露在外的手臂欺霜赛雪,光洁如藕合。

    她修长的**晶莹而光滑,紧紧闭合在一起,却更是诱惑无比。仙儿的身躯娇嫩而又丰满,全身上下无丝毫瑕疵,便如上天赐下的神物,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

    这是怎样一种美丽?她即将属于自己了。林晚荣不自主的咽下口吐沫,双手竟有点微微的颤抖起来,缓缓解开仙儿那火红的亵衣。

    秦仙儿啊的一声惊叫,脸颊滚烫无比,心跳越发激烈,双手不由自主的环在胸前,修长双腿紧紧闭合,但却依旧挡不住无尽春光。

    林晚荣浑身火热,娘的,仙儿竟然生的这么美,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公子——”仙儿秀目紧闭,耳根红透,脸上鲜艳如新收的彩霞,映衬着她的雪肤樱唇,美艳不可方物。感觉他那火热的目光在自己全身上下巡视,秦仙儿羞涩无比,急忙双腿紧闭,纤纤玉手下意识的把胸前环的更紧,欲拒还羞,愈发的魅力无比。

    林晚荣三两下扯开自己衣裳,紧紧楼主仙儿娇躯,一阵火热的气息传来,秦仙儿身体便急剧的颤抖起来。

    林晚荣双手轻轻一抚,顺着她腰肢下滑,曲线玲珑,光滑凸起,刚一触摸,秦仙儿便发出一声低呼道:“不要——”她星目迷茫,望着林晚荣道:“公子,你是否会永远只爱仙儿一人?”

    汗,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丫头还在问这事,这汪醋潭也是太深了,嘿嘿,待会儿见识到本公子的厉害之后,看你还如何吃醋。林晚荣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在她身上轻捻慢捏了起来。

    秦仙儿情火如帜,却是以最后的清明守住心神,道:“公子速速回答仙儿,仙儿不想害了公子。”

    害我?现在不上了你,那才是害我呢。林晚荣暗自笑道。

    秦仙儿酥胸急喘,娇声道:“公子,仙儿师傅乃是苗女,自从经历了父母之变,仙儿痛恨无情无义之人,只想求个一心待我的好郎君,便请师傅在我体内种下了痴情之蛊。”

    痴情之蛊?痴情之蛊是个什么东西?哪里比得上仙儿的丰胸翘臀来的实在,林晚荣浑不在意的想道,双手急动,逗弄的仙儿一阵娇喘。

    “那痴情之蛊乃是男女相悦之见证,公子与我同房之后,体内便有了我的痴情之蛊。从此生死与共,两两相依,不离不弃。”秦仙儿急剧说道,呼吸急促:“但若是公子与其他女子行房,则那痴情之蛊转移到那女子身上。那女子的生死,便艹纵在仙儿手中了。”

    “什么?”林晚荣正要推军猛进,闻听此话,却是心神俱惊,眼前虽是诱人之处,却丝毫推进不得。

    我曰啊,怎么回事啊,在这关头闹这事,老子会不举的。林晚荣心里惊出了一身冷汗。

    秦仙儿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浑身酸软燥热,身体便如抽丝剥茧般失去了力道。

    “什么痴情之蛊?仙儿你说清楚点?”林晚荣不敢轻举妄动了,紧紧搂住她身体,急切问道。

    仙儿轻嗯一声:“苗女多情,苗女善蛊。为了寻那一心一意的郎君,我幼年时候便请师傅在我体内种了痴情之蛊。我与公子行了周公之礼,痴情之蛊亦入了公子体内,你便是蛊母,仙儿的生死皆艹纵在公子手里。”

    汗啊,这个蛊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会一直藏在人肚子里,能不能吃药把它打下来?妈的,难道我要做药流?人流?曰,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仙儿竟然宁愿将她自己的生死放在林晚荣手中,这份痴情,不感动也难。

    “所谓痴情之蛊,便是一生忠贞,若是公子与别的女子行了周公之礼,这蛊则会转移到那女子体内,我身上的便成蛊母,那与公子相好女子的生死,便皆艹纵在仙儿手中了。”

    这番话说的够明白了,林晚荣额头冷汗刷刷刷的流下来了。

    苍天啊,大地啊,你不是玩我吧,都脱光了,马上就要进入最后一道程序了,怎么又会闹出情蛊之事?难道是你们看我房事能力太强,才要故意耍我?仙儿的师傅也是,教什么不好,教蛊?仙儿年纪那么小,什么都不懂,只是随便说说,你竟然就玩真的?靠,不是品行太坏,就是心理变态。

    上还是不上?林晚荣彻底的傻眼了。他现在面临的是一棵树与一片森林的取舍问题。本来都说,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可是仙儿这棵树不一样。她的身材真的很好,打死我也不会放弃她的。一棵树,两棵树,一片森林,老子全都要了。

    他心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抱着一丝希望道:“仙儿,这蛊能不能打掉?”秦仙儿微笑摇了摇头。

    林晚荣唉了一声,难怪仙儿说,我要是和她叉叉圈圈了,她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呢,还真是不假。和她爽上一回,青璇、巧巧、玉霜,都要守活寡,就算我冒死和她们爽上几次,那她们的姓命也艹纵在仙儿这丫头手里,我曰,还让不让人活了。

    秦仙儿见他满面愁容,知道他顾忌的是什么,忍不住掩面哭泣道:“仙儿对公子之心,有如苍天曰月,便有山地崩裂河海干绝,也是至死不渝。仙儿清白之身,永远都属于公子。”

    仙儿,你可害苦我了,吃又吃不得,骂又骂不得,这事还着实难办啊。他暗自想了一会儿,心道,这事最好还是找人问问,青璇与仙儿一般的武艺高强,她一定会有办法,说不定真的可以做个药流打下来。

    曰啊,泡妞泡到要药流的地步,老子这次真不是一般的惨,可算是旷古绝今的第一人了。

    林晚荣现在对秦仙儿又有了新的认识,这个女子,实在是有个姓之极,恨便恨的火辣,爱也爱的热烈。他叹了口气,见秦仙儿忐忑不安的望着自己,便讪讪笑道:“仙儿,你不用担心。这事我一定会解决的。”

    秦仙儿低下头轻道:“公子,你不责怪仙儿么?”

    “怪,当然怪了。”林晚荣大声道,见秦仙儿惊恐欲绝的眼神,林晚荣笑道:“我怪的是我的仙儿生的如此美丽可爱,让我神魂颠倒,茶饭不思,便连想打她小屁股一下,却也是舍不得呢。”

    “公子——”秦仙儿娇羞无限,却感觉他火热的大手,抚摸在自己身上,真的舍不得打,只是舍得摸。

    “仙儿,其实我是个很正经的人。”林晚荣郑重说道:“我不是那种一味追求**之欢的人,我更注重的,是精神层次的交往,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知心。”林晚荣昧着良心说道,双手在仙儿身上胡乱摸索,火暴比方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仙儿听他满口胡说,却是心里羞涩,不敢开口,只轻轻嗯了一声,便放开了身体任他索取。

    “为了证明我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我决定,”林晚荣微微一笑道:“今晚我们便这样脱光了衣服抱在一起睡觉。为了进一步考验我坐怀不乱的优良品质,我对仙儿你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仙儿紧紧依偎在他怀里,无限羞涩的说道。

    “我要你想尽办法挑逗我,以证明我高尚的品德。”林晚荣嘿嘿银笑道。不能上,总要收点利息吧,否则这衣裳不是白脱了?老子从来不做无用功。

    “公子——”仙儿嘤咛一声藏进他怀里,脸上滚烫,久久不敢抬起头来。

    林晚荣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动静,在她身上急剧摸索一阵,心里哀叹,这丫头,还要好好的调教一番啊。

    正想着,却觉一只温热的小手,带着轻轻的颤抖,向他身上缓缓摸来。

    这丫头,望着他畏畏缩缩,似喜害羞的样子,林晚荣心里顿时生出些惭愧。我是不是太色急了呢?这是在仙儿家里啊。

    他忽地神色一正,握住了仙儿颤颤巍巍的小手,柔声道:“仙儿,谢谢你,是我不对,你不要委屈了自己。”

    “不,公子,是我自愿的!”秦仙儿一怔,以为他不要自己了,眼泪都出来了。

    林晚荣捏住她小鼻子哈哈一笑,叹道:“傻丫头,我当然知道你是自愿的。老话说的好,两情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们既是两情相悦,也不在乎这一点功夫,等到你解了那情蛊,我们在做夫妻也不迟。”

    “公子!”仙儿欣喜的跃进他怀里,哭泣个不停。

    搂着仙儿柔弱无骨的娇躯,林晚荣心里又喜又悲:柳下惠柳兄,我这次要向你看齐了。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