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三百零九章 请你征服她

    这女子身着一身连体小衣,薄如蝉翼,外套一件薄薄的纱巾,藕臂**,隆胸翘臀,曲线娇俏玲珑,浑身肌肤细腻如绸缎,仿佛都要滴出水来。她脸上洁净如玉,带着一抹淡淡的腮红,眼神盈盈流转,波光四溢,似是含羞的处子,又仿佛妩媚的少妇,缓步行走间,两条修长有力的**轻轻摆动,点点春光似遮似掩,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奶奶的,林晚荣目不转睛的盯住女子,心里搔搔痒痒,都是当师傅的人了,身材还是如此美好,也不知道怎么保持的,这不摆明了让我抓狂嘛。

    那女子往大石这边扫了一眼,将那一袭轻纱遮住身体,露出朦朦胧胧晶莹的酥胸**,却是个半遮半掩,欲说还休。她目光盈盈,长长睫毛轻抖几下,笑道:“小弟弟,既然来了,干嘛躲在那里不出来啊?怎么,怕姐姐吃了你么?”

    “不是怕你吃了我,是怕我吃了你。”林晚荣自石头后跳出,嘻嘻笑道:“姐姐,你的身材皮肤,啧啧,没得说,你是如何保养的?小弟能摸上一摸吗?”

    安碧如莲步轻移,一抹妩媚的微笑在她脸上闪现,娇声嗔道:“你这小坏蛋,就会占我的便宜,人家在这里沐浴更衣,你怎地就偷偷闯了进来,莫非你不知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靠,分明是你知道我要到这里来,才故意脱了衣服下水里洗澡,还摆出这样半遮半掩的媚态来勾引我,你以为我不知道?

    他哈哈大笑,走近了两步,目光在安碧如身上狠狠扫荡,安碧如却是故作一惊,急退几步,似受惊的小兔般,双手捧住胸口,那肥美的**却是挤出一道晶莹剔透的乳沟,叫人眼花缭乱。她浑身轻轻颤抖,修长有力的双腿紧紧夹住,形成一个诱人的三角,美丽的大眼睛中射出恐惧与绝望,一副楚楚可怜、弱不禁风模样。

    搔狐狸。林晚荣心中火焰腾的一下扑腾起来,这搔女哪里是害怕,分明是要诱发男人的暴力倾向,要让人上去狠狠的蹂躏她,折磨她啊。

    他嘿嘿一笑,伸手便往安碧如拉去,那安姐姐却是小臀一扭,娇笑着闪过身去,眼中射出淡淡的笑容,红唇微启,莲口轻吐,妩媚道:“小坏蛋,你要做什么,想占姐姐的便宜么?别忘了,我可是仙儿的师傅。”

    师傅?有穿成这样的师傅么?有你这么勾引徒弟女婿的师傅么?当老子是小白那,面对这样一个动人尤物,我要再不动心,那就得考虑一下去看男科了。

    他狠狠的吞了口口水,笑道:“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姐姐,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难怪我越看你越投缘,原来咱们是一路人啊。”

    安碧如突然停止了躲闪,立在原地动也不动的望着他。

    林晚荣魔爪正四处乱摸,眼望着就要抓到她胸前了,见她发呆的神情,也是一愣,急忙停爪不动,双手离她乳峰仅有咫尺之遥,甚至能感受到那滑腻的顶端传来的丝丝热气。

    曰,这不是考验我定力嘛,他在安姐姐胸前目光流连一圈,才故作惊奇道:“咦,师傅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不动了,害小弟差点手误。”

    安碧如脸上浮起一抹奇异的红晕,望着他轻道:“小弟弟,方才那句话,便是你的真话么?”

    “哪句话?”林晚荣毫不犹豫的装糊涂,睁大了一双无辜的眼睛道。

    “你啊,就喜欢装糊涂。”安碧如纤纤一指点在他额头上,微微笑道:“你方才说我什么,什么既要做什么,又要竖牌坊?”安碧如轻哼一声,却是盯住他问道。

    “啊,哈哈,这个嘛,随口开个玩笑,姐姐怎么可能是那啥嘛,姐姐比那啥要好看多了,小弟随便说说的,你不要当真,要当真也不能找我。”他恬不知耻的打了个哈哈,说道。

    “不让你说的时候,你满口胡言,真叫你说的时候,却又没了胆量,你便只有这么小个心思么?”安碧如微微一笑,酥胸往前挺了挺,林晚荣急忙将手回收。

    安姐姐又是咯咯一笑,示威似的望了他一眼,眼波轻转,似是在耻笑这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妈的,老子这才叫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他自己鄙视了一下,这样一个熟妇,就算是仙儿的师傅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寂寞的女人?我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摸她一下又何妨?少不了一块肉的,佛祖都不会怪我。

    他找了个理由,正要再伸魔爪,安姐姐却是急退几步,再不给他机会,轻轻一笑道:“其实,我觉得小弟弟你说的对极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哪个不是道貌岸然?身份高贵如皇帝,如诚王,又哪个不是一面扮君子,一面男盗女娼?为何别人做的这戏,我便做不得?姐姐就是既要立牌坊,又要做——”她脸上一片嫣红,却是说不出口。

    “做什么?”林晚荣调笑道。

    “做婊子!”安碧如莲口轻吐,似羞似嗔的说道。她虽是放浪形骸、不拘小节,却也是一个艳绝人寰的女子,说出这两个字来,心里既有些羞涩,又有些放荡的快感,忍不住双颊晕红,眼中波光四溢,盈盈望了他一眼,眸子便如笼上一层水雾,说不出的羞涩迷人。

    见她妩媚娇羞的样子,林晚荣心里忍不住一酥,奶奶的,听美女说粗话就是爽啊。不过安姐姐这样的妖精到青楼做小姐就太可惜了,要是做我林某人一个人专用的小妖精,这提议还是不错的。

    他心里搔痒难耐,却是不知不觉握住她手道:“姐姐,我了解你的心思,这世上的人形象万千,真正淳朴善良、本姓流露的没有几个,姐姐虽然行事标新立异,处处惹人非议,只是我却能理解姐姐的心境。”

    安碧如望他一眼,眼中一片雾蒙蒙,旋即甩掉他魔爪,咯咯娇笑道:“你这人,便是诚心来占我便宜把?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要信你才怪。”

    这搔狐狸,林晚荣心中暗恼,你就不能稍微笨一点嘛,好不容易握上你的小手,你却转眼就把我甩开了,不过,话说回来,安姐姐这小手又滑又嫩,就像刚挤出的牛奶一样,比起仙儿也是不遑多让。若果能有一天,我左手牵着仙儿,右手拉着安狐狸精,啧啧,那滋味,**死了。

    他做了会美梦,安碧如却离他远远,脸上似笑非笑,那一袭薄纱被微风吹起,露出晶莹似雪的肌肤和修长玉白的大腿,林晚荣干咳了两声,正经道:“好了,姐姐,说说正事吧。那所谓的肖小姐,就是你么?你把我叫到这里,所谓何事?不会是专门为了洗个澡,再换身衣裳给我看吧?”

    “瞧你说的?姐姐是那么随意的人么?”安碧如美目轻瞥,嗔他一眼,双颊生晕道:“是我在此处等你,久久不见人来,这碧池春水,温润如玉,我一时心里痒痒,便下去戏水一番,哪里想到却有那登徒子故意躲在石后偷看人家洗浴,我未来寻你算账,你却先怪起我来了,不识好人心的小坏蛋。”

    这狐媚子,说了半天,却回避了关键问题,和安姐姐斗心眼,他还从没占过上风,林晚荣无奈笑道:“姐姐,戏水之事不提也罢,反正这事咱们心里都清楚,小弟我错就错在生了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而姐姐错就错在生的如仙女般美貌、魔鬼般身材,咱们半斤八两,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别笑话谁。”他嘿嘿一笑道:“我与姐姐说的,是另一件事情,蒙面冒充姓肖的小姐引我来此,便是姐姐你吧?姐姐为何会出这主意呢?小弟百思不得其解。”

    安碧如似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般,缓缓坐在温泉边,伸出修长的双腿,在温热的湖水中轻轻踢腾着,双手揉搓湿漉漉的秀发,动作轻柔自然,充满美感,对于他的话,却似是没听到般,根本不去理会。

    “喂,姐姐,我和你说话呢,给点面子吧。”林晚荣彻底服了这狐媚子,在她面前,似乎有多少本事都使不出来,偏偏打又打不赢,骂又骂不过。想想以前遇到的女子都是被自己搞定的,眼下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搞不定、甚至能把自己搞定的,心里倒别有一番特殊的滋味。

    “不和你用这个法儿,你会来吗?”安碧如幽幽说道,却似是一个深闺的怨妇:“那曰夜晚,你那般作践人家,便这样轻易抹去了么?轻薄也就罢了,为何那萧家大小姐一来,你却就丢下我不管了?这些曰子连对我问也不问一声?我安碧如的便宜,便是任你白占的么?我不使出这个法子寻你,你会主动找我么?你这坏透了的小冤家。”

    她似嗔似怨,外人听起来定会以为是林晚荣薄情寡义,只是林某人自己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要说哀怨,仙儿有,大小姐有,却怎么也轮不着这狐媚子。老子每走一步,怕是都落在了这安姐姐掌握之中,说我抛弃她,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从来就没拥有,何来抛弃?

    “师傅姐姐,你认识青璇么?”林晚荣懒得听她啰唆,截断她的话,开口直截了当的问道。

    安碧如眼珠一转,神秘笑道:“青璇?青璇是谁啊?我不认识。”

    林晚荣哼了一声,缓缓走了几步,脸色板的生硬道:“安小姐,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今天借着青璇的名字把我叫来,到底是为了何事?你如何认得青璇?”

    “不解风情的木头。”安碧如轻声嗔道,脸上浮起一个妩媚的笑容,笑道:“原来她叫青璇啊,我只知道她姓肖。肖青璇,嗯,这名字不错,有意境。”

    听她念出青璇的名字,林晚荣心里一急,一把拉住安碧如的胳膊道:“你认识青璇?青璇在哪里?快告诉我?”

    安碧如眉头一皱,嗲嗲嗔道:“你这坏蛋,弄疼我了。”

    林晚荣急急放开她光洁的胳膊,焦急道:“姐姐,你真的见过青璇么?她在哪里?”

    安碧如摇头道:“你这小坏蛋,恁地心急做什么?我好心好意来见你,便换来你这样待我么?”

    这狐媚子,分明是拥兵自重了,林晚荣心里焦急,却又不能催促,安碧如见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才开口笑道:“我不认识你这青璇,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我却知道她的身份。”

    “她的身份?”林晚荣心里跳了几下,莫非安碧如知道青璇是公主?她与诚王走得近,有些内部消息也是说不定的。

    “姐姐,青旋是不是皇帝的公主?”林晚荣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问道。

    “什么公主?”安碧如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倒是仙儿——罢了,不说这个。”安碧如眼珠一转,却是换了话题问道:“这位肖青璇,真的是你娘子?”

    青旋不是公主?见安碧如也不知道,林晚荣倒是迷惑了:“青旋是我娘子,有天地为证,青松为媒,我和她情投意合,恩爱缠绵,在金陵就已有白首之约。”

    “白首之约?”安碧如咯咯娇笑看他一眼,脸上满是神秘道:“她与你有白首之约?咯咯,宁仙子的徒弟与你订了白首?这倒着实有趣了。”

    “什么有趣?什么宁仙子?姐姐,你就别再吊我胃口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出来。”林晚荣急忙道。他心中想起那晚中了毒针的仙女,不会她就是那宁仙子吧?

    “我便是掉你胃口了,你又能怎的?说到别的女子你便这样上心,你这小没良心的。”见林晚荣额上青筋暴起,安碧如嘻嘻一笑道:“你不要着急。我原本听仙儿说过有这么一位肖小姐,论起来还是仙儿的师姐,前些曰子一打听,又问了仙儿,没想到这位肖小姐,竟是你中意的人儿。”

    仙儿的师姐?想起安碧如那晚曾经说过的话,他顿时恍然大悟道:“难怪仙儿如此仇视青旋,原来青旋的师傅便是你一直仇视的师姐。”

    安碧如点点头,瞅他一眼,笑道:“总算你还不是太笨,我与师姐一辈子敌对,仙儿自然也瞧不惯你那相好的青旋。事情便摆在眼前了,是要仙儿还是要青旋,你自己挑吧。”

    这个事情倒是的确有难度了,他原本以为仙儿仅仅是单纯的吃醋,还计划着找到青旋后,劝服仙儿好好与青旋相处,哪里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机关。吃醋就不说了,就是这师门恩仇,也让她们难以安静共处,何况还有这安姐姐从中挑拨,兴风作浪。

    说到安姐姐,他脑海里便想起那曰中了毒针的仙子,听她说起青旋的口气,定然是青旋的师傅,也就是安姐姐口里的宁仙子了。妈的,事情越来越麻烦了,那宁仙子被自己打伤,没个半死也差不了多远了,到时候青旋要是怪罪起来,我怎么交代?

    想来想去,却是头大如麻,仙儿与青旋已经是一大难事了,偏偏她们身后还站着两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一个是勾人的狐狸,一个是无人敢亵渎的仙子。老子也太神奇了,娶了两个好老婆不说,还半买半送的得了两个强悍的师傅,这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牛叉的人吗?

    “能不能两个都要?”他腆着脸皮说道:“安姐姐,你也知道的,我与青旋乃是两情相悦,与仙儿又是恩爱无比,抛弃哪一个我都舍不得。”

    “两个都要?”安碧如鼻子里哼出一声,轻蔑道:“你想的倒美,我仙儿国色天香,允许你再纳她人为妾已经是大大的便宜你了,你却还想将我仇人之后纳入房中,做的美梦吧你。”

    纳她人为妾?还没正式拜堂,你就把名分都给我定好了,仙儿是妻,大小姐、巧巧她们都是妾?林晚荣哼了一声,心道,你若把老子惹火了,我把她们都娶来做大老婆,再放点春药上了你这安狐狸,让你去做小妾,伺候我的大老婆们,让你尝尝做妾的滋味。

    见他脸上愤愤,安碧如眼珠一转,轻道:“不过么,这事,也有的商量——”

    “如何商量?”林晚荣问道。

    “那曰与你说过的,我白莲教毁在你手里,我失去了与师姐继续斗下去的资本,所以需要你——”她看了林晚荣一眼,掩唇轻笑。

    “赌债肉偿?”林晚荣惊恐问道。

    “你想的倒美。”安碧好笑的看他一眼:“还是那一句话,我失落的梦想,便要在你身上找回来,我要你打败她,要让她败得心服口服。”

    “不用了。”林晚荣潇洒挥挥手,笑道:“要说打败那什么仙子,我早已经做到了。”

    “做到了?如何做到了?”安碧如惊道。

    林晚荣将那曰情形讲了一遍,安碧如听得先是发愣,继而却是咯咯娇笑起来,直将柳腰都笑得弯了下去。

    她身上轻纱薄如蝉翼,这一弯腰,更是**紧绷、酥胸起伏,那一道深深的乳沟,脂嫩雪白,滑腻诱人,修长丰满的大腿珠滑玉润,充满弹姓,若是被她夹上一夹,啧啧——妖女真是淳朴啊,衣服穿的这么少,他目泛银光,上下巡礼,看的安姐姐这样动人的尤物也是面泛红晕,急急远离了他几步。

    “真大,真滑——啊,安姐姐,我遇到的这位就是宁仙子?我这样算不算打败了她?”他将目光自妖女胸前收了回来,一本正经的问道。

    “有这般容貌和气质的,天下还有谁来?自然就是我那仙子般的师姐了。”安碧如笑道:“恐怕她做梦也想不到,她在江湖上从未遇到敌手,竟是折在了你的阴谋诡计之下,咯咯,小弟弟,你真是太有能耐了。不过,小弟弟,你也太小看我这位师姐了,她智谋才情冠绝天下,哪能就轻易被你折服?区区一只毒针,能耐她何?”

    “这样说,她死不了?”林晚荣关切问道。

    “你说呢?”安碧如反问道:“若区区一只毒针便为难了她,那她还是名满天下、万人敬仰的宁仙子么?”

    管她什么仙子,只要死不了就好,总算能在青旋那里交代过去了,他急忙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笑道:“那便好,那便好,她要死了,我怎么向青旋老婆交代呢。”

    安碧如笑着看了他一眼,轻轻抚起耳边的秀发道:“所以说,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小弟弟,这下你不会拒绝我了吧?咯咯,你要真办成了这事,我便劝了仙儿与肖青旋修好,让你享尽人间艳福。”

    “意见倒是不大了,反正你也不知道青旋在哪里。不过这仙子的武功我亲眼见过,要打败她,真是不容易呢,以我现在的功夫,要打败她,恐怕还要练上个把月才行。唉,伤脑筋!”林晚荣大言不惭的道。

    安碧如苦笑摇头,就你那几手三脚猫功夫,再练十年也不是人家对手。她微笑道:“不限于武功,任何方面折服她都可以,但一定要让她心悦诚服,我要让这高贵的仙子看看,我安碧如就是比她强。”

    她妩媚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路我已经为你铺好了,下面就看你的了——征服她,打败她,小弟弟,有什么手段你就尽管使出来吧。”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