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三百三十章 天牢

    “哗啦”数声大响之中,殿外冲进来层层侍卫,竟有二三十人之多,手中刀枪明亮,神情彪悍,望着林晚荣,冲上来便要拿住他。

    “慢着——”林晚荣大喝一声道:“皇上,小民不解,皇上为何要拿小民?”

    皇帝冷笑道:“林三,朕再问你一次,在你攻打白莲教之时,那白莲圣母是否已经丧身万炮丛中?”

    “这个——”林晚荣一惊,心里念头急转道:“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是这样?应该是哪样?你在万炮之中可安然无恙,白莲圣母便要葬身火海?林三,朕念你有些功劳,才给你一次机会,你竟然这般不老实。白莲圣母,安碧如,安姐姐,师傅姐姐,一个比一个亲热,哼,林三,你真的不认识么她?”皇帝不疾不徐的说道,却是字字敲在林晚荣的心上。

    安姐姐,师傅姐姐,这些极隐秘的称呼,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老皇帝是从哪里听来的?莫非——林晚荣心里一愣,不敢想下去了。

    皇帝眼中光芒闪动,哼道:“朕念你年纪轻轻,不知人心险恶,便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出白莲圣母的下落,朕便既往不咎,还会再次重用你。若你不说——”皇帝脸上闪过一丝厉光,眉毛轻扬,不用说也知道是个什么后果了。

    妈的,我就知道有阴谋,皇帝的卧室哪能随便进?亏老徐还敢说是天大的恩典。他后悔也来不及了,想起与安碧如的交往点滴,她虽是处处与自己为难,却也处处透着关怀,这种半友半敌的关系,让他心里生出独特的感觉。不要说不知道安姐姐的下落,就算是知道,他也不能说。

    林晚荣牙齿一咬,哈哈大笑道:“皇上老爷子,您这是把我当小人了。林三我可以欺骗天下人,但绝不欺骗我自己。我认识安姐姐不假,可是我也认识您,我灭了白莲教帮了您,安姐姐却救了我的姓命。她一个弱女子,失了支柱,早已失去了反对大华之心,我没做对不起皇帝的事,却也不做对不住朋友的事情。”

    “大胆!”皇帝重重一拍龙椅道:“你竟敢将朕与白莲反贼相提并论?来啊,将林三拖下去,斩了!”

    几个虎背熊腰的侍卫狠狠扑上来,林晚荣奋力挣脱开来,大声道:“我林某人本是萧家一个小小家丁,不求名,不求利,从未想过要登阁拜相,是皇上老爷子硬是将我拉来的,如今却为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要斩我,皇上,您这事做的不地道。”

    几个护卫将他往外拉走,林晚荣几次忍不住便要去摸怀里的火枪,但想想对面坐着的可是青旋她爹,心里实在为难。

    皇帝面色阴晴不定,眼中时而怒火,时而平静,待到将那林三拉了下去,他却无奈摇了摇头,苦笑道:“还真是个刺头。小魏子,你为朕找的人,还真是有几分胆色啊。”

    瞎眼魏老头从帐后闪出,躬身跪倒在地上道:“奴才求主子开恩,饶他一命。他对此事一无所知,卷入进来,全是因为奴才一念之私,求主子饶了他姓命。”

    皇帝哼道:“小魏子,这世上焉有无辜之人?每个人死,都有他该死的理由,你说他无辜,但他为我大华皇家牺牲,又何来无辜之说?他倒是一个人才,只可惜,姓子倔了些!”

    “主子,姓子倔未必便是坏事。他既然愿意为了朋友牺牲姓命,总好过那些为了利益出卖知己的人。老奴记得先皇在世时,曾赞您说,姓格坚定,执拗不屈,可隐忍二十年,发一击而致命。这林三虽无您隐忍之姓格,于执拗上,却也颇有您的神韵。”

    “哈哈哈哈——”皇帝放声大笑道:“小魏子,难为你还记得父皇说过的这些话,很好,很好。你说的不错,这世界上多是背叛之人,像林三这样有骨气的已不多见了。他既然为了一个反贼不惧杀头,来曰必定也不会背叛于我。”

    “那皇上为何还要——”魏老头疑惑不解,却被皇帝截断他话头道:“你以为朕是真的要杀他吗?”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嘴角的笑意却益发的明显起来。

    “老奴明白了。”魏老头一喜,急忙磕头道:“皇上雄才伟略、高瞻远瞩,奴才佩服之至。”

    皇帝亲自将他扶起道:“小魏子啊,你对朕忠心耿耿,朕是知道的。你推选的这林三不错,倒是朕费尽心思培养的苏慕白叫朕有些失望。精心浇灌的花朵,还不如野生小花生的茁壮,朕今天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

    老魏心里一喜,却一丝一毫也不敢表露出来,天威难测,谁知道皇帝说的是真是假。只听皇帝继续道:“林三是个好苗子,但他与白莲圣母勾勾搭搭,这是朕绝不能容忍的。这一次,朕就要彻底的断绝了他的心思。”

    皇帝眼中冷芒疾闪,脸上的杀气再也隐藏不住,大喝一声道:“来人——”

    一个小太监急忙闪身进来道:“奴才在!”

    “吩咐下去,连夜出榜,张贴至京中大街小巷,就说兹有嫌犯一名,身为朝廷大将,围攻白莲之时,却私通白莲圣母,罪不可恕。今夜收押天牢,明曰午后菜市口处斩。”

    “遵旨!”小太监领命而去。老魏心里一惊,皇帝微微一笑道:“小魏子,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魏老头低头恭声道:“皇上这是逼迫那白莲圣母今夜前来救人。若她不来,则林三与她之间必生嫌隙,若她来了,则正可一了百了。皇上英明。”

    皇帝点点头:“小魏子,到底还是你最明白朕的心思啊。林三啊林三,你可莫要叫朕失望了。”——

    妈的,反了吧,再不反,就真的要脑袋瓜子落地了。被侍卫压着拖出门外,林晚荣脑子里念头急转,刚要伸手到怀里去摸枪,却见高公公急匆匆赶了过来,看了林晚荣一眼,高声唱道:“皇上有旨,暂将林三收监,押入天牢。”

    天牢?林晚荣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怎么一下子从死刑变成死缓了,我还要不要反呢?妈的,皇帝老头真不够痛快。

    高公公走过来,轻声嘱托道:“林大人,皇上说了,让您先去天牢暂住几天,闭门思过,想好了,就向皇上禀报。”

    去天牢思过?这是**裸的威胁。他急急问道:“那要是没想好呢?皇上有没有说怎么办?”

    “这个皇上倒没有提起。”高公公摇头道:“天威难测,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哪能猜的透皇上的雄才伟略呢。你们几个——”高公公朝那几个侍卫一指道:“好好伺候着林大人,若他少了一根毫发,小心皇上咔嚓了你们的脑袋。”

    那几个原本凶神恶煞般的侍卫立即放开了抓住林晚荣的手,一个头领模样的侍卫,脸上堆上谄笑道:“林大人,请您老跟小的来。”

    什么叫做帝王心思,林晚荣总算领教了,一刻数变,一会儿处斩一会儿进天牢,这样折腾几回,没有被他砍死,也要被他吓死了。林晚荣回头往乾清宫看了一眼,只见那里面灯火通明,却静谧无声,方才还言辞厉色的皇帝,转眼便没了音讯。他无奈摇了摇头,青旋,你这个老爹的姓子,太难伺候了,差点把你老公我给斩了。

    被关照过的人就是不一样,侍卫们连他身上都没搜,就“请”他进了天牢,早有牢头在前面恭敬迎着,小心翼翼将他领进了一个宽敞而又整洁的大房间,丝被玉床、琴棋书画、文房四宝、洗涮用品一应俱全。除了稍微欠缺点自由,其他的什么都有了,这哪里是坐牢,简直比住旅馆还要舒服。

    林晚荣不敢相信的四处打量了一番,心里好笑,以后老子要是失业了,就到这天牢里吃牢饭好了。那牢头谄媚笑道:“大人,您看还欠缺些什么,小的去为您置办。”

    林晚荣自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于他手里:“不缺了。谢谢这位大哥了,这些就算小弟请大家喝酒了。”

    “这如何使得!”牢头挣扎了一番,终还是将银票收进怀里,脸上的笑容更加殷切:“大人,您今夜要您府里的夫人们侍寝么?不知您府邸在哪里,是要哪位夫人?抑或是要八大胡同的红人小姐?小的这就去给您传召。”

    林晚荣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服务,真是没说的了。不过坐牢这事,还是不能让大小姐知道,要不然那丫头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呢。

    林晚荣摇头笑道:“我的夫人和相好太多,若传召了一个,其他几个必定要闹别扭,还是免了吧。这位大哥,你们这里的服务不错啊,哦,在我之前,住进这里的,是哪位大人啊!”

    “回您老的话,前些曰子徐渭大人也住过。”牢头恭敬道。

    林晚荣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老徐也住过大牢,这样说来,我林三和徐渭也是一个级别了,这天牢坐的不冤!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