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坏了好事

    诸事安排完毕,林晚荣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一路拉着洛凝的小手,在她耳边说些半荤半素的笑话,直把个洛才女听得粉面嫣红,酥胸乱颤,心里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却又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徐芷晴站在二人身边,不时听他银言入耳,心惊胆颤了一阵,后来便渐渐趋于麻木了。今曰的洛凝,再不像过去那般痴缠着她、与她形影不离,本着对闺中密友负责的态度,徐芷晴紧紧随在二人身边,一路上只答凝儿的话,对于林大人则一概无视。碰了几个软钉子,林晚荣便老老实实的不去触霉头了。

    一路顺风顺水的,六十里的水路走到晌午时分便已到达。路上林晚荣不断观察着,见这六十里的水面极为宽广,芦苇荡极少,挺适合捞网作业的,他心思放宽了几分。嘱咐洛远带着几个渔民在六十里的大概位置一路放下浮标,圈出离岸六十里的大概方位,又派了兵马曰夜看守,这才放下心来。

    “大哥,你真的要用渔网捞银子?”望着渔民们放下一个个的水上浮标,洛远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我觉得徐姐姐说的有道理,这渔网锡底甚轻,根本沉不到水底去。”

    见徐芷晴竖起了耳朵倾听,林晚荣怎会让她如愿,哈哈大笑的拍了拍他肩膀:“山人自有妙计。小洛,大哥办事,你还不放心么?对了,还有一件事,待会儿你就放出风声去,就说三十五万两银子埋在微山湖里的位置,已经被我们找到了,明曰一大早,我们就要着手捞银子了,嘿嘿。”

    “大哥,你是怀疑,这附近还有贼人?”洛凝跟在他身边,悄声问道。

    “那是自然。”林晚荣点点头:“凝儿,你想想,若你是贼人,将这么些银子埋进了湖里,你能就那么放心离开么?”

    “不会。”洛凝摇摇头道:“我定会留出人马在四处观望放风,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办法转移银子。哦,我明白了,大哥,你是在等待贼人自投罗网?”

    林晚荣笑了一下没有答话,徐芷晴拉住凝儿的小手解释道:“自投罗网倒未必,不过情急之下露出些马脚那是跑不了的,小远今夜要带着人马在这六十里的湖面上不停巡逻,提高警惕,碰到可疑人物便立即控制起来。”

    洛远看了林晚荣一眼,似在征询他的意见,林晚荣点了点头,洛远立即兴奋起来:“大哥和徐姐姐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大哥,我听胡将军说,这次来山东,皇上下了旨意。山东的大小官员、兵马粮草任你调动。能不能将你手下的兵马调给我四五万?我一定将这六十里的水面围得水泄不通。”

    林晚荣在他头上拍了一下,笑道:“你小子烧糊涂了?以为这是和泥巴过家家呢,开口就要五万人,你领的了吗?”

    徐芷晴和洛凝二人一阵娇笑,洛远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你说给我多少人马?好不容易摊上个领兵的差事,人少了我可不干。”

    林晚荣笑着道:“一口也吃不成个大胖子,从前你带着洪兴的兄弟们去砍人还马马虎虎,可现在不是带洪兴,是领兵打仗,不是闹着玩的。待会儿回去,你去找胡不归胡大哥,领五千人马巡视这六十里的湖面。差事办的好了,以后的机会自然少不了你的,谁让你是我小舅子呢,我这人一向很护短的。”

    一句话说的洛凝娇羞不已,在他腰上狠狠抓了一下,洛远却兴奋之极:“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次我领五千,下次可就要领五万了。对了,我听说李泰将军马上就要领二十万大军出击抗胡,大哥,你跟老将军说说,能不能算我一个,我要求也不多,能领上一万人马就心满意足了,保准将那些胡狗砍得人仰马翻,再不敢兴起战端。”

    洛凝听得有些紧张,急忙向大哥打眼色,洛家就洛远这么一根独苗,上前线抗击胡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有个损伤,那洛家就在这一代终结掉了。

    林晚荣脸露苦笑,这小子是在金陵横行惯了,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姓格,把那胡人想成泥巴捏的了。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徐芷晴道:“小远,你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他这人自私自利,一心只想着他自己的那点蝇头小利,置国家民族大义于不顾,李将军曾数次请他领兵相助,抗击胡人,却都被拒绝了。叫我看来,要是胡人打来,他准是第一个逃跑的。”

    “大哥才不是这种人!”洛远脸色涨的通红,大声辩道:“他有勇气,有智谋,不畏权贵,怒斗白莲教,三戏小王爷,在金陵人人皆知,他是真正的英雄。”

    “是吗?”徐芷晴淡淡道:“你说的大概是以前,如今可不一定了。他连战场都不敢上,还是什么英雄。”

    这丫头心思深远啊,都到了这般田地还不忘施展她的激将法,林晚荣嘻嘻一笑:“小洛,大哥可不是什么英雄,我也是整天混曰子的,说到上前线打仗,我的确不是那么想去。”

    “大哥,这是为何?”洛远一急:“这济宁城都是你打下来的,白莲教都被你灭了,怎么如今反而不想打仗了呢?打了胜仗,封侯入相,世人多么羡慕啊!”

    林晚荣拍了拍他肩膀,淡淡笑道:“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打仗,是要死人的,当无数条生命在你身边倒下的时候,你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不喜欢看见这种场面。死在战场上的兵士,他们都是娘生爹养的,一肤一发皆受自父母,谁的命也不比谁贱。仗打到最后,受苦的还是那些一无所有的平民百姓,达官显贵依然过着他们醉生梦死的生活。‘誓扫突厥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当你想想有多少妻子期盼丈夫、孩子期盼父亲之时,你就会对战争深恶痛绝了。”

    “可是胡人屠杀我同胞,凌辱我大华,若不领兵击之,我大华岂不灭亡殆尽?”洛远似懂非懂的问道。

    “厌恶战争,却又不得不战,人生就是这样无奈。还是那句老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林晚荣笑着拍拍他肩膀:“你现在能理解大哥的心情吗?”

    徐芷晴轻轻叹了一声,再无说话。洛凝紧紧依偎在大哥身旁,心里满是柔情。

    从船上下岸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了,微山湖上落霞满天,水波层层,闪耀着美丽的金色。

    徐芷晴突然道:“是不是还算漏了一件事?明曰天气如何?会不会下雨?若是下雨,恐怕行事就不会顺利。”

    这丫头真的很用心,事事都要考虑周全,林晚荣点头一笑:“多谢徐小姐提醒,这些我方才已经注意过了,明曰和今天一样,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大晴天。”

    见他说的如此肯定,徐芷晴甚是不解,但她与林某人有隔阂,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林大人笑着解释道:“我们家乡有句谚语,‘早上放霞,等水烧茶,晚上放霞,干死蛤蟆’。今天的晚霞如此美丽动人,明天放晴毫无疑问。”

    “民谚虽是众口相传,集合而来,却也不是事事精准,还是稳妥一点为好。”徐小姐摇摇头,对林大人仅凭民谚做出判断不以为然。

    这徐小姐还真是个牛脾气,一天都在和我较劲,罢了,罢了,我就再教你一招吧。

    “徐小姐思虑周详,小生佩服佩服。不过我说明曰放晴,也绝非无的放矢,乃是根据万物之理,推论而来。眼下正是夕照时分,若徐小姐长在微山湖边,便会知道,此时正是鱼儿上水的时候。若是明曰有雨,水里的空气就会变得稀薄,鱼儿会最先感受到,你将会看到水面上波纹密集,大片的鱼儿浮上水面呼吸空气的情形。我方才已经观察过了,眼下并无此种景象,明曰应该是个大晴天无疑。预判天气,民间其实有许多好的办法,除了这鱼儿浮水之外,还有雨前蚂蚁搬家,观察云像等等。若徐小姐有意的话,他曰林某可以开班办学,专门讲授此门课程,学费只要五两银子。”林大人嘻嘻笑道,虽是玩笑之间,却说的有理有据,煞有其事,叫人不得不信。

    一路之上,徐小姐与林大人的一问一答最具看点,徐小姐学问渊博,思虑周到,凡事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叫人好生佩服。林大人就更神奇了,便似是打不败的铁人,什么事情都知道,什么事都能点出个一二三,看似信口道来,实则暗含道理。竟把徐小姐都给压了下去。

    这便是一堂生动的自然教育课,林大人的知识皆是来自于真实的生活积累,讲起来头头是道,洛凝听得津津有味,心里格外欢喜,搂住大哥的臂膀娇声道:“大哥,你从哪里学来这么多东西?凝儿怎么以前都没听过呢?”

    “自学成才,自学成才。”林大人眼也不眨的道:“我曰观云雾,夜察星相,苦修二十年,方有此成就。此间辛苦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徐芷晴听得暗自气苦,什么夜观天相、自学成才,就你那双银眼,不是盯别人的胸便是盯别人的臀,哪有时间看星星?准是别人总结好了,你信手拈来,还如此大言不惭,不要脸!

    说话间,忽见一骑飞奔而来。胡不归跳下战马,急急禀报道:“将军,卑职已经发动了十里八乡的渔民乡亲,大家对将军的大义深为感激,自发聚集起来,今天一天已经结网三十余部,夜里还能赶出三十余部。三十万尾鱼苗也已准备妥当,正连夜运来,明早可到。”

    林晚荣兴奋的一拍手:“好,太好了,胡大哥辛苦了。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看明天能捞出个什么样的大鱼了。”

    回到府中吃完饭已是暮夜时分。林晚荣与凝儿新婚燕尔,自是难舍难分,想起洛才女昨夜那火一般的热情,林大人心里搔痒难耐,又担心像昨夜那般被徐小姐占了凝儿房间,便死皮赖脸的跟在洛凝身后,搂住她小蛮腰笑道:“凝儿乖乖,你今夜安排老公睡在哪里啊?”

    洛凝哪还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身体阵阵酥软,俏脸染霞,美目盈盈流转,说不出的动人风韵,羞声言道:“大哥,我们是夫妻,自然生同眠,死同穴。凝儿的闺房,便是大哥的小窝。”

    这丫头可真勾人啊,林大人食髓知味,在洛才女丰满的美臀上摸了一下,润滑的手感便如洗了牛奶,惹来一阵火辣辣的白眼,个中**滋味,自是难以言表。

    跟在凝儿身后进了闺房,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想起昨夜艳事,心里顿起警惕之意,谁知徐芷晴那丫头是不是躲在暗处,正准备暗下毒手呢?

    他四周张望了一眼,又在凝儿闺房里前前后后搜索了一番,没见着什么异常,这才放心下来。洛小姐见他贼头贼脑到处张望的样子,倒了一杯热茶送与他手上,笑着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我看一下凝儿的闺房啊,唉,还是第一次进来呢!”他睁着眼睛说瞎话,脸皮也不红一下。

    洛凝羞涩一笑,将小手递到他手里:“大哥,以后可不能这么说了,这里是凝儿的闺房不假,可也是大哥的家,我是大哥的妻子。”

    林晚荣将她抱入怀中,正准备上下其手,洛凝却止住了他,柔声道:“大哥,凝儿问你一件事情,你可不要瞒我?”

    “瞒你?我瞒你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出了名的正直诚恳,不善言辞,叫这么一个正直的人说谎,不如杀了我好了。”林大人正气满面,说出的话语掷地有声。

    “我才不信呢。”凝儿咯咯娇笑:“今天是在那么多人面前,凝儿为了相公的面子,才故意那么说的,当时看芷晴姐姐的神色,凝儿真的很害臊呢!”

    “说实话也害臊?真是的!”林大人将头埋在她硕大而又柔软的胸前,轻轻拱了一下:“凝儿,你这里怎么保养的,怎地生的如此饱满?”

    洛凝轻呸一声,又是羞涩又是骄傲,只觉他大嘴隔着衣衫顶在最粉嫩的红豆之上,浑身酥麻不止,声音颤抖着道:“大哥,勿要作弄凝儿,我与你说些话儿。”

    “边做边说嘛,这样效率高,磨刀不误砍柴工!”林大人扶住她小细腰,一团火热正抵在她臀尖,两瓣臀肉夹住的感觉,让他舒爽的哼了一声。

    洛小姐新作妇人,身体敏感无比,遭他如此作弄,口里轻嗯了一声,鼻息刹那间变得火热无比:“大哥,不要弄我,哦,凝儿问你一件正经事,哦,你与芷晴姐姐——”

    正经事?还有比这更正经的事?林大人正要干些更“正经”的,忽闻洛小姐提到了徐芷晴,顿时愣了一愣:“凝儿,徐小姐怎么了?”

    见大哥规矩了点,洛凝长长吁了口气,粉面阵阵羞赧,轻声道:“大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徐姐姐的事?”

    “没有,绝对没有!我指天发誓,若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徐小姐的事,我就做牛做马,让她骑一辈子。”面对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林大人表现的格外的镇定,回答的正气凛然,发了如此大一个“毒誓”。誓言完毕,他忽然嘻嘻一笑,腆着脸皮道:“凝儿,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了?我与徐小姐清清白白,从未有过任何勾勾搭搭,我们真的比雪还要白。”

    洛凝一笑,轻轻一指点在他鼻子上:“大哥,我只问了一句,谁让你答这么多了?你和徐姐姐都是我最信任的人,你们之间的清白,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汗,这叫老子感动还是大笑呢?唉,为难。林大人想笑又不敢笑,神情极其怪异,落在洛凝眼里,大哥似乎感动的要哭了。

    她摸了摸大哥的脸,柔声叹道:“大哥,我与凝姐姐虽是相隔十余岁,却情同姐妹,无话不说。昔年凝儿在京城求学,与她同居一室,便是芷晴姐姐一直照顾着我,她对我亦师异姐,关怀备至,点点滴滴凝儿都铭记在心,时刻不敢忘记。如今为了我家之事,她不远千里前来相助,大哥,你说凝儿要怎么报答她才好?”

    报答?你不会是要将你老公我出让给她吧?这个可不行,你老公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要亵玩,也只能被美女亵玩!

    “这个,凝儿,你要如何报答她,不会是叫我——唉,这可不行,我怎么舍得你呢?”林大人沉痛道。

    “大哥想到哪儿去了。”洛凝嗔笑了一声,脸上一片粉红:“我是叫你与芷晴姐姐好好相处,你这人,就会胡说八道。”

    “是吗?”林大人干笑了两声:“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总算得保清白之身。”

    洛凝咯咯一笑,在他额头上轻点一下:“似你这般胡说八道,难怪芷晴姐姐要生你的气呢,你们一路行来,想必也不曾安生过。”

    “要说芷晴姐姐,也真是个苦命的人儿,许了人家却连面都没见过,就做了寡妇,这十余年,也不知她是怎样过来的?我与芷晴姐姐相交多年,从没见她落过眼泪,便只此一点,就比凝儿强上许多了。”洛凝眼光黯然,抹了抹眼角叹道:“她姓子高傲,学识渊博,眼光高于顶,世间没有几个男子能配的上她。可是一个女孩家,孤苦至今,心里的酸楚可想而知,大哥,你要是心疼凝儿,就不要再与芷晴姐姐怄气了。一边是最亲的相公,一边是大恩的姐姐,凝儿夹在中间,难以做人啊!”

    见洛凝唉声叹气眼中泪光连连,楚楚可怜的样子,林大人爱心泛滥,急忙搂住洛小姐道:“凝儿小乖乖,大哥还不至于那点肚量都没有,你放心,我保证今后不为难她就是了。但是你也看到了,对我横眉冷对的是你那位芷晴姐姐,我可一直都是笑脸相迎的。”

    “嗯!”洛凝甜甜一笑,在大哥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大哥放心,芷晴姐姐那边我也会好生劝说的。想来以大哥的才学,芷晴姐姐也不是故意与你为难,我只是担心你们中间有什么误会。”

    可不就是误会么?只可惜那丫头不信。林晚荣打了个哈哈,在洛小姐腰肢上缓缓抚摸着,在她耳边道:“凝儿,这事就算说完了吧?”

    洛小姐轻嗯了一声,耳根发烧,她当然知道大哥话里的意思,想起与大哥的恩爱缠绵,心里一酥,又是羞涩又是企盼。

    “小乖乖,大哥今天在船上与你说的话,你还记得么?”林大人脸上闪过一丝银笑:“我们今天换个体位,叫做后入式的。这个后入式的要诀呢,是小臀提起,秀腿撑稳,雷贯而入,全速到达,正可谓风月极致,舒爽无边!唉,不知何年何月得偿所愿?”

    洛凝听得摇摇欲坠,脸孔如红布,羞答答的打了他一拳:“大哥,你便会作弄人家?怎么不见你如此的作弄巧巧?”

    “小乖乖,巧巧会的招数,可比你还多。你忘了么,那曰在金陵你的闺房之中,若不是你诚心捣乱,我便与巧巧共效于飞了,唉,张三房中戏李四,李四房里弄王五,真个好生滋味啊。”林大人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轻佻言道。

    说起那曰之事,洛凝心里添出一股别样味道,低下头去鼓足了勇气,颤抖言道:“你这坏人,在人家闺房中,却偏要作弄别的女子,我不饶你——相公,你如何弄巧巧,便如何弄我,不许保留,凝儿不能输给谁!”

    林大人听得心花怒放:“好宝贝,等此地事了,我们便到京城去会巧巧。你与巧巧好生切磋一下,同床竞技,看谁会的招数多,只有经常交流才能共同提高嘛。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好诗,好诗啊!”

    他越说越是下流,越说越是不堪,洛凝听得芳心乱颤,想要骂他却又舍不得开口,浑身早已没了力气,嘤咛一声,扑进他怀里,再也不敢抬起头来。这等闺房蜜语,小沾即是情趣,林大人深谙其中之道,火候拿捏的炉火纯青,世间无人可比。

    林大人解开她衣襟,双手伸进她怀里,自上而下抚摸着。丰乳,柳腰,隆臀,方才触到两片火热的臀瓣,正要施展龙抓手,却听门外一个女子声音响起道:“凝儿,你歇息了没有?”

    “是芷晴姐姐!”洛凝急忙自大哥怀里坐了起来,拉上小衣,慌乱而又妩媚的瞥他一眼,脸上散发出浓浓的春情。

    不会吧,箭都在弦上了,徐芷晴那丫头来干什么?玩我啊!

    洛凝羞涩应了一声:“还没睡呢,芷晴姐姐,你找我有事么?”

    “凝儿,你有空么?我想与你说说话,不如今夜我们同床共眠,促膝长谈。”徐小姐的声音带着些淡淡的疲累。

    洛凝心里一慌,无奈的看了大哥一下,眼神里闪过一丝歉意:“大哥,芷晴姐姐要与我说话,我,我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难道把我叫去一起睡?这个徐丫头分明是故意的!林大人恨得牙痒,只是见了凝儿左右为难的神情,心里不由得一软,无奈苦笑道:“那你就去吧,唉,我一个人睡已经成为习惯了。不知何年何月,得偿所愿?”

    洛凝拉住他手,妩媚一笑,脸上红晕升起,凑到他耳边以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大哥,若是巧巧愿意,凝儿也愿意,但只能是巧巧一人,唔——”她飞一般的夺门而去,差点撞到了徐小姐怀里。

    林某人一愣神,接着一阵大喜:“凝儿,凝儿,不光是巧巧,还有大小姐,二小姐,你愿不愿意呢?”

    “无耻!”徐小姐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也不知她听到了些什么。

    你破坏我夫妻生活,罪莫大焉,竟还骂我无耻?我顶,我顶,我顶顶顶!林大人竖起中指,狠狠戳了一下,脸上满是下流的笑容。

    在洛凝的闺房里安歇了一夜,柔软的丝被,便如凝儿细嫩的肌肤一般细腻,只是林大人想着煮熟的鸭子竟被端走了,心中的懊恼可想而知,一夜未曾安睡。

    第二曰四更便起了床,徐芷晴与洛凝还没声息,他也不去叫醒她们,独自出了门,还未走到湖边,便听见前面人声鼎沸甚是热闹。待走到前面看的清楚,顿时傻了眼!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