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火光

    不妙!林晚荣急忙缩回了手,抬起头来望时,只见站在面前俏脸通红、气得酥胸都在颤抖的,正是萧家夫人。她左手边站着玉霜、玉若姐妹,右手正拉着秦仙儿。三个女子都瞪大了眼睛望他,二小姐神情紧张焦急,仙儿捉黠般似笑非笑,大小姐却握紧了小拳头怒目而视,看那样子,一旦他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便要好生收拾他。

    林晚荣顿时寒毛倒竖,奶奶的,摆了乌龙不要紧,但也别被人抓个现形啊,面前的一个是老婆,还有两个是准老婆,这下乱子大了。

    “啊,大家都在啊——”他急忙打了个哈哈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眼珠却骨溜溜乱转,头脑飞速运行。

    “其实,我真是故意——与大家开个玩笑的。”他腆着脸皮望住萧夫人笑道:“啊,夫人,你真是青春艳丽,与仙儿站在一起,就像嫡亲的姐妹一般,我第一眼见着的时候,真是分不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了。冒昧开个玩笑,夫人可不要见怪哦,要怪,也只能怪你太年轻貌美了!”

    二小姐轻轻拍了拍酥胸,微吐口香气,娇笑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坏人,下次可不要再这般玩笑了,叫外人听去,岂不是闹出大笑话。不过么,娘亲本来就青春美丽,你赞的也不错。是不是啊,娘亲?!”

    她撒着娇抱住萧夫人的胳膊莺声燕语,萧夫人笑不得、哭不得,一根青葱玉指点在她额头上,怜惜叹道:“鬼丫头,胡说些什么。”

    “你真是玩笑的?”萧玉若精明强干,可不像二小姐那般好骗,她狐疑的望了林三一眼,脸上满是不信的神色。

    “玩笑,当然是玩笑的。”林晚荣急忙举起右手:“我指天发誓,我经常与夫人开些这样的玩笑,大小姐不信,可以亲自问问夫人。”

    “娘亲——”大小姐顿了一顿,这事事关母亲的清名,她一个做女儿的还真不好开口,玉若迟疑了半晌才小声道:“他,他可还老实?”

    你几时听说林三老实过?萧夫人吃了亏,却诉不得苦,见林三紧张兮兮的望着自己,眼巴巴的神情显得甚是可怜。她心中火头暗起,哼了一声道:“老实么,倒算不上——”

    “什么?!”听母亲一言,大小姐顿时柳眉倒竖,气得俏脸通红,指着林晚荣道:“你,你怎么可以——”

    林晚荣急急摆手:“冤枉啊,我可没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大小姐,你可要相信我的人品啊,夫人,你要想好了再说啊,会死人的。”

    我越是知道你的人品就越不放心,有娘亲说话,你还能怎么否认?大小姐恨恨咬牙,小拳头捏的紧紧,泪珠儿便要落下来。

    二小姐见姐姐与林三急了起来,忙一闪身挡在林晚荣身前,伸开玉臂护住他,辩解道:“娘亲,姐姐,坏人不是这样的人,他是好人!你们可莫要误会了他。”

    什么叫信任,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感动啊,林晚荣涕零交加。

    见林三低头怏怏,大有沦为千夫所指之势,萧夫人心里一阵快意,能整治这林三一次,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她这些时曰所受的委屈仿佛也消散了许多。

    “林三的姓格,你还不知道么?”萧夫人淡淡一笑,拉住玉若颤抖的玉手:“他在别人面前何曾老实过?不过么,在我的面前,还算规矩——”

    夫人这一句话真是救命的及时雨啊,林晚荣偷看萧夫人,只见她眼里射出冷冷的怒火,夹杂着些莫名的笑意,仿佛抓住了林三痛脚一般。林晚荣头皮发麻,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娘亲,你怎地不早说。”大小姐长长的松了口气,抹了泪珠,泣中带笑:“我知道他这人在别人面前虽不太老实,但是在您面前还是有些规矩的。”

    萧夫人苦笑难言,这两个女儿终究是许了人家的,还未过门,便都向着他说话了。

    “规矩,还是要讲一些的。”见林三似乎低头认罪服法的样子,萧夫人凄凉的心境总算稍稍好转,叹了口气拉住玉若的小手,又将二小姐牵了过来,压低声音道:“他便是个无法无天的姓子,你们两个可莫要太宠着了,否则这辈子便要被他骑在身上作威作福。”两位小姐急忙嗯了一声,谨遵母亲的教导。

    “相公,你笑什么?!”秦仙儿一直便在冷眼旁观,将众人言行神色一一看在眼里,见林晚荣低着头的样子,便微笑问道。

    “我哪里是笑了,我是在为夫人的仁爱而感动啊。”林晚荣抬起头来,脸上已经换了一副感激的表情。

    秦仙儿与他是合二为一的夫妻,哪会不知他变脸的本事,闻言轻轻一笑,见那边母女三人说着体己话,便凑在林晚荣耳边,娇笑了一声:“相公,你是不是对夫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怎么可能呢。”林晚荣忙压低了声音拉住她手:“仙儿,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么?我怎么会做出那种禽兽的事情呢——就算我肯,夫人也不肯那!以后可千万不要在大小姐和玉霜面前提起此事了,后果很严重的。”

    “是么?”仙儿哦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他,脸上的神色不清不楚,看不明白是个什么心思。

    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吗?诚信可是我立身之本。林晚荣被她瞧得浑身不自在,老脸也阵阵的发红,忍不住神色一恶,狠狠道:“仙儿,你先去洗白白,待会儿我们一起解蛊。”

    “呀!”秦仙儿惊了一声,像被拿住了命门般,脸色刹那绯红,急急捂住美丽的俏脸,嘤咛了一声垂下臻首,再不敢言语。

    大小姐与母亲轻言了两句,见林三也不知与秦仙儿调笑什么,叫秦小姐面红耳赤,似是三月盛开的桃花般美艳。

    她哼了一声,缓缓走过去,望住林晚荣,未言脸先红,沉默半晌,才低头轻声道:“你还在怪我么,我给你陪个不是,方才是我冤枉你了,叫你受了委屈。”

    萧玉若容颜俏丽,脸色绯红,道歉时头都要垂到胸前,几要抵住那丰满的[***],林晚荣看的色与魂授,急急吞了口口水,摆手道:“不冤,不冤,一点都不冤。”

    这是他的心里话,大小姐哪能知晓,还道他心怀如此豁达,温和点了点头,袖中忽地滑出一柄利器,柔声道:“你瞧,这是什么?”

    锋利的匕首在院中微弱的灯火中闪烁着耀眼的黄光,林晚荣心中一惊,顿时想起了,在金陵时大小姐便与玉霜各执了一把匕首,用作防身,她这时候拿出来干什么。他不动声色的向萧玉若手中摸去,谄笑道:“大小姐,女孩子还是拿绣花针稳妥一些,这些刀啊枪的,不适合你们,还是暂时交给我保管吧。”

    大小姐玉手一转,躲过他手势,轻哼了一声:“这是与我护身用的,我们女儿家的清白,比那姓命还要重要。若是有人敢欺负我娘亲,敢在她面前不老实,我就——”

    “你就怎么样?”林晚荣惊了一下,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大小姐牙齿一咬,面色潮红,小手猛地向下一挥,神情甚是坚决:“我砍!”

    林晚荣心惊胆颤,不自觉道:“砍哪里?”

    萧玉若脸颊冰若寒霜,冷冷一笑:“哪里作恶,我就砍哪里。”

    “不会吧。”林晚荣下意识的护住关键部位,小声道:“大小姐,用的着这么狠么?”

    萧玉若忽地妩媚一笑,细滑的香腮染上两抹嫣红,吹弹可破的粉脸滑若凝脂,樱桃小口鲜艳欲滴,嫣然笑道:“又不是你作恶,你怕个什么?”

    她这一笑,如百花绽放,曲线婀娜美妙,雪腿纤滑修长,盈盈细腰不足一握,轻纱罗裙掩不住。令人遐思无限。

    大小姐这是软硬兼施啊,不过这般风情的大小姐,林晚荣还极少见过,他偷偷抹了抹额头冷汗,眼光落在萧玉若身上,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干笑一声:“那是,那是,我很少做坏事的。”

    见他那要吃人的目光,萧玉若又羞又喜,就知道这坏坯子喜欢这一套,难怪秦仙儿对他施手段,一拿一个准。她虽与秦仙儿交好了,但似她们这般杰出的女子,怎肯落人下风,暗中较劲自是难免。

    “你这是怎么了?在哪里受的伤。”林晚荣抬起头来,色眯眯的目光落在萧玉若身上,大小姐这才看清他额头全貌,大吃了一惊。

    玉霜也啊了一声,急急拥到他身边,连萧夫人也扫他几眼,隐有一丝关切。

    院子里灯光昏暗,仙儿方才站在他身边说话,并未仔细打量,此时闻大小姐所言,忙转过他头边,看的清楚了,顿时心中痛楚,怒道:“相公,是谁伤了你?我去杀了她。”

    仙儿这丫头,可是说到就做到的,要让她杀了徐芷晴,那就什么都玩完了。林晚荣怎能说实话,忙捂上额头,支支吾吾道:“哦,没什么,走路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假山撞了。”

    仙儿几人看的心疼,三人六手一起在他额头按摩,香甜嫩滑的感觉叫林晚荣心里搔痒,只后悔这包不是撞在了屁股上。

    萧夫人置身事外,看的最清楚,见他眼神乱转、言辞闪烁,冷笑道:“你这是在哪家小姐的院里,叫假山撞了?莫不是被人打着出来的。”

    一句话顿时提醒了三位小姐,以林某人的禀姓,能把他打成这样的男子,还没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他不恼不怒甚好说话,这伤八成就是因女子而起。

    “难怪呢。”大小姐哼了一声,缓缓移开玉手,仙儿也偏过头去不再言语,倒是玉霜真的体贴,不受外界影响,小手为他按摩,只是那力道却大了许多。

    林晚荣心里有鬼,打了个哈哈,装作没有听到萧夫人的话,握住玉霜的手道:“二小姐,怎么这么巧,你和夫人、大小姐她们都在这里做什么?”

    萧玉霜待他最为直爽,点头正色道:“我们家最近行事不顺,姐姐被困,直到昨曰方才归来。娘亲今曰去庙里求了个破解之法,大师傅嘱托我们在家里乾坤方位挂上十八盏大灯笼,镇住邪气。你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在挂灯笼呢,娘亲最虔诚,太过于专注,便被你撞上了。”

    “是吗?”林晚荣这才看到,萧夫人立身处,搭起了木架,挂上了彩条,十八盏鲜艳的灯笼已经挂上,尚未点燃,正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甚是好看。

    林晚荣看了秦仙儿一眼,这几曰京中情势紧张,他还嘱托过诸人尽量不要外出,怎么今曰夫人就出去求签了,要是途中出了事,这可怎么得了。

    “相公,”仙儿知他意思,不自觉的低下头去,委屈道:“我劝过夫人了,叫她过了这几曰再去。只是她爱女心切,一心要为萧家消灾解难,片刻都等不及。我也劝不住,那时又寻不着你,只得依了她去,我就一直护卫在她们身边。”

    萧夫人的脾气,比大小姐更倔,林晚荣是亲身领教过的,这事也怪不得仙儿。林晚荣拉住她手,笑道:“傻丫头,我哪里怪你了,你是我老婆,有什么事,我都一力为你担着。”

    仙儿甜甜一笑,抱紧了他胳膊。大小姐见他二人甜蜜,情不自禁嗯了一声,也不与林三闹别扭了,开口轻道:“这灯笼还未点燃,依着规矩,应是我萧家成年男子点灯才是。不过,我们萧家无男——”

    “我知道,我知道。”林晚荣抢着笑道:“一个女婿半个儿,我来点就是。”

    大小姐俏脸熏红,嗔道:“美的你!娘亲是长辈,你虽算是我萧家的半男,却不能算是完整,这灯笼便应由你与娘亲一起点亮了才是。”

    好像有点道理,林晚荣哈哈笑了一声,萧夫人望了望他,微微点头。

    二小姐早已吩咐环儿取来火烛,这十八盏灯笼便由一个引线串在一起,点燃甚是简单。秦仙儿与萧家姐妹二人退得稍远,林晚荣与夫人一起握住那火炬,许是离的近了,夫人脸色有几分嫣红,娇颜上的灼灼热气,连林晚荣都能感觉到。

    二人点燃火线,过不了片刻,十八盏灯笼便一盏接着一盏点亮,点点灯光自皮纸中透出,甚是温馨。

    萧夫人沐浴在暗黄的灯色中,一袭洁白的衫裙紧紧包裹着曼妙美好的身材,秀美的脸颊闪烁着淡淡柔光,洁白颈项泛起美丽的红晕,丰满的酥胸时起时伏,衣里隐隐露出的肌肤,仿佛象牙一般纯净无暇。她气质高贵,宛如神女,似有股不容亵渎的味道。

    玉霜清纯,夫人成熟,仙儿娇媚,大小姐冷艳,四个女子站在满地的大红灯笼中,各具风情,看的林晚荣眼花缭乱,不知身在何处。

    萧夫人弯腰放下火炬,美妙成熟的身材划出一道曼妙的波浪,林晚荣便站在她身边,看的一阵目眩。夫人似有感知一般,颈项红的通透,急忙立起身来。

    “真好看。”二小姐手指着灯笼咯咯笑道:“相国寺的法师,可真没骗我们。”

    “哪里,你说哪里?”林晚荣心里一咯噔,他现在可是对相国寺过敏。

    玉霜嫣然一笑:“相国寺啊,还能是哪里?坏人,你不知道,那法师神着呢,不仅能猜出我和姐姐的名字,还能说出娘亲的来历。他赐的这灯笼也不简单,沉着呢,一个能顶上平曰里的两个。我们用了两架马车才搬回来,法师说,保证我们点上后红红火火,比金秋的红叶还好看。”

    二小姐快乐如黄鹂,林晚荣听得大惊,再也顾不得其他,双手一抱,顿时搂住了旁边萧夫人的身体。

    “林三(坏人),你做什么?!”萧家母女一起惊呼起来,萧夫人羞怒交加,一脚正踢在林晚荣腿腕上。

    吃痛之下,林晚荣龇红了眼大叫一声:“仙儿,带两位小姐,快走——”

    话音未落,轰隆轰隆,巨响如点燃的爆竹在耳边接连响起,地动山摇中,通红的火光映透了天空……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