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极品家丁 > 第五零三章 腹中有子

    “林大人客气了,”顾顺章笑道:“老夫与你讲起这些,其实是有些私心的。我那犬子秉言与诚王相交甚好,听说他落到了你手上——”

    林晚荣哦了声,微笑着点头:“我明白了,顾先生是专为这事来的吧。您老只管放心,我相信那秉言兄也只是一时糊涂而已,他本人也没做过什么大恶,皇上不会拿他怎么样的!不过顾师既然了解了这么多秘密,为何不直接规劝令公子,反而让他与诚王走的如此之近?”

    顾顺章长长一叹,唏嘘不已:“秉言与两位皇子一起长大,先皇对他也甚是不薄,偏偏他自幼就与诚王相交的好,或许这便是天意吧。老朽身为帝师,若规劝他远离诚王,那岂不是落人口实,也叫诚王起了警觉?!”

    这帝师果然有风范,林晚荣听得大为敬佩:“顾师高风亮节,小子钦佩不已。”

    “谈什么高风亮节,”帝师苦笑着摆手:“是老夫教子无方,终致还要来为他收拾场面。林大人,围攻你府第之事,便是犬子暗中挑唆人去干的。老朽实在惭愧!”

    这事林晚荣早就知道了,但帝师竟会当着他的面前亲口承认,是他没有想到的。

    顾师连声叹道:“自昔年皇上登基以来,老朽便不关心朝中之事了,一心只想四处游历,对秉言的事情也少有过问,哪知他依然与诚王搅在一起。原本应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他咎由自取。奈何,老朽终是凡人,逃不脱那世间俗物羁绊,终是要做出那徇私之事,惭愧,惭愧!”

    顾顺章抱拳连连,直向林晚荣作揖,脸上愧疚之色一览无遗。身为名震天下的帝师,却有如此的风范气度,比那些欺世盗名的所谓大儒强上不知多少倍。林晚荣心里感叹,叹口气道:“徇私又如何?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圣人,为自己家人说上两句话,算不得错!令公子应该无碍,昨天上朝时,皇上根本就没提起此事,显然有意淡化,请顾师放心。”

    “这是皇上的恩典那!”帝师朝宫里抱抱拳,神情颇有些无奈。以他的清名威望,可谓万人敬仰,却偏偏生出一个忤逆子,心里难过自然不用多言。

    子女的教育,确实是个大难题,纵是学问通天的帝师,也难解此中因果,林晚荣刹那间提高了警惕,我也是要当爹的人了,可别生出来的儿子比我还坏,那可就惨了!

    辞别帝师回到府中的时候,早已是夜色深沉,望见绣楼上燃起的点点灯火,虽是有些昏暗,却无比的温馨。

    “怎地到现在才回来?!”肖青旋袅袅下了楼来,拉住他的手,笑着问道。

    “皇上那边安排了一堆的事情,忙的都走不开了。儿子唉,让爸爸听听你的心跳——”他将肖小姐拉至身边,抱住她腰肢,把耳朵紧紧贴在她腹上,聆听自己血脉跳动的声音。

    肖青旋俏脸熏红,柔荑按住他头发,感觉他火热的脸颊与自己肌肤融为一体,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滋味。

    “青旋,我好像听到了两个心跳,”林大人贴住妻子小腹,满心喜悦的叫道:“你会不会怀的是双胞胎?!天那,我太能干了。”

    “胡说些什么,”肖青旋娇羞的在他头上按了一下:“孩儿还未出生,你怎知就是双生?若都是像你这样的猴子,一个我都受不了,何况一双?”

    也是啊,这个时代没有b超,最高超的医术就是听脉,没生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是一个还是两个。

    林大人正了颜色,抚摸着肖小姐光洁如玉的小腹,嘿道:“从外形和肚子大小来看,一定是双胞胎,我十分的肯定!”

    肖青旋嗔他一眼,羞道:“连郎中都看不出来,却叫你瞅准了?美的你——喂,你干什么?姐妹们都在一边看着呢!讨厌!”

    “是啊,大哥,我们可都在边上瞅着呢。”洛凝咯咯娇笑,自肖小姐背后探出头来,露出个如花似玉娇艳的脸颊,似是抹了胭脂般的红晕。

    “哦,那个,原来大家都在啊!”林大人讪讪的自肖小姐衣里收回大手,打了个哈哈:“最近看书过度,眼睛有些近视了,惭愧,惭愧。”

    几人入了厅堂,巧巧端着碗热气腾腾的八宝莲子羹送到他手里:“大哥,你不是饿了么?快些尝尝。”

    “还是我的乖乖小宝贝最疼我啊,”林大人感叹着,拉住巧巧坐在自己身边,舀起那香甜的莲子羹送到她红润的小口边:“宝贝,你也吃——吃胖点,多给老公生娃娃!”

    “大哥——”巧巧脸色血红,差点被刚刚咽下的帘子羹呛着,娇羞笑道:“那你这莲子羹应该送给凝姐姐吃吃,她与你的心愿可是一模一样呢!”

    “哦,是——吗——”林大人睁大了眼睛,朝洛凝望去:“凝儿,你要生几个?!首先声明啊,少于十个的免谈!”

    “小丫头,胡说些什么,你才要生呢!”洛才女俏脸染霞,与巧巧闹成了一团,肖小姐微笑看着两个妹妹打闹,又瞥了林郎一眼,眸中柔情闪现。

    红粉窟,英雄冢,还真是不错啊。有这几个老婆在身边,谁还愿意去打仗呢?!林晚荣感叹着,却觉一只温热的小手握住了自己手掌。

    “林郎,你在想些什么?!”肖青旋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细腻柔软,温柔似水。

    “没什么,”林晚荣笑着拍拍她手,将心中那惆怅掩下了:“就是想起了这两天办过的事情。”

    肖小姐叹了声,将面颊贴在他肩头,轻道:“你莫要担心,那北地虽远,于我们夫妻而言又算得了什么?我与几位妹妹便永远等着你回来,生死不渝!”

    林大人听得鼻子酸酸,紧紧握住她柔荑:“青旋,你待我真好!”

    肖青旋嫣然一笑:“莫要油腔滑调讨人欢喜,我来问你,你今曰上朝,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们交待的?”

    要交待的事情?林晚荣眉头微蹙,想了又想,摇头道:“今天上朝,就是谈了谈诚王的事情。皇上说了,要革他封号,令他发配川北——青旋,你什么时候对政事感兴趣了?!”

    “避重就轻!”肖青旋小手指戳在他额头,白他一眼:“父皇如何惩罚诚王,与我有何干系?今曰便是只有这些事情么?”

    “别的么,好像就没有什么了。”林晚荣双手一摊:“无非是在城南打仗,打完仗去参观诚王谋反的地下皇宫,哎呀,青旋,你是不知,你这王叔在地下不知埋藏了多少的黄金白银,打造的就跟真正的皇宫一样,那个奢华,啧啧——”

    他摇头晃脑的讲了半天,三位夫人却是不声不响的望着他,脸上的神色似笑非笑,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咳,咳,”被这姐姐妹妹三人看的直发毛,林大人心里打鼓,急忙陪了笑道:“青旋,你们到底是要问什么,能不能给个提示?我这两天的事情多,只怕一时有些小疏忽,可能遗忘了。”

    他机灵狡诈,上来就先打预防针,肖青旋听得好笑,嗔道:“你倒是会选择姓的遗忘。我来问你,今曰上朝的时候,你遇到谁了?!”

    “高酋,徐渭,陈必清,于文正,高平,哦,还有皇上!”林大人神色认真,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道来。

    “就只有这些了?”肖小姐似笑非笑,盯住他眼睛道。

    洛凝走到他身边,柔情无限的按摩着他肩膀,莲口轻吐:“大哥,再仔细想想!要知道,若有当报而不报的事情隐瞒姐姐,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哦,谢谢你,凝儿!”林大人舒服的哼了声,朝青旋苦脸道:“老婆,能不能再给点提示?!你也知道,除了你们,其他的东西,我从来都不记在心上的。”

    听他灌些蜜汤,肖青旋忍不住的俏脸生晕:“就你会作怪。我来问你,你今曰可曾遇见帝王之师?”

    “哦,你说顾先生啊,”林晚荣恍然大悟,点头如捣蒜:“遇上了,我还和他好一番详谈,结为了忘年之交呢。哎呀,瞧我这脑袋,怎么忘记了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呢?!”

    “你这是有选择的遗忘!”肖青旋无奈摇头,嗔道:“你遇到顾先生,他有没有对你交待些重要的事情?”

    交代事情?林大人眉眼乱转,大咧咧道:“哦,他就是嘱咐我上前线打仗一定要谨慎认真,不能被突厥人小看——这些事情应该很重要吧。”

    “大哥,你就招了吧!”听他东拉西扯,凝儿在他脖子上轻拧了一下,嘻嘻道:“听说,你今天收到了一封信,还是高丽来的!”

    “哦,原来是这事啊!”林大人神色正经,感慨着道:“凝儿,你听了一定会感动的,在今天朝上,帝师顾先生代高丽公主,向你们老公我求婚,被我毫不犹豫的、当场拒绝了!凝儿,你感动吧?!巧巧,你呢——”

    他避实就虚,拣自己高尚的一面宣扬,这些话儿明里是问凝儿,却是故意说给肖小姐听的。只是肖青旋神色淡淡,却没多大反应。

    “大哥,”巧巧怯生生看他一眼,小心翼翼道:“姐姐问的,是那从高丽来的信!”

    “信那?!”林大人哦了声,头脑里火光急转:“巧巧,你从哪里知道有来信?!”

    “是皇——”巧巧对他最是柔顺,闻言正要露底,凝儿忙捂住她小嘴,咯咯笑道:“巧巧,你忘了我先前的约定么?!”

    巧巧脸儿羞红,眼中满是歉意的看了大哥一眼。凝儿这小狐狸精,林大人气得哼哼,枉我那么疼你,你却要和我为难。

    “信,信,哦,我想起来了,”林大人一拍巴掌:“顾先生还给我带来了一个高丽朋友的来信!瞧我,只顾见着你们的面高兴去了,一时把这事给忘了!”

    “哪里的高丽朋友?姓甚名谁?!把那信拿出来看看!”凝儿哼哼了声,伸出小手去,刁难问道。

    这妮子,有了青旋的撑腰,就敢骑到老公头上作威作林大人福了?林大人瞪她一眼,凝儿悚然一惊,急急收回双手抱着酥胸,可怜兮兮道:“大哥,不要打我!”

    她声音又软又媚,脸上带着股子说不出的酥意,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林大人听得心火下去,邪火却上来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我认栽了。林大人哀叹了声,他算是看出来了,几位夫人这是得了消息,专门就为会审来的。

    “信么,确实是收到了一封。”林晚荣拉住青旋小手,苦着脸叹道:“不过,这可不是我故意隐瞒你们的。实在是这信写的晦涩深奥,我根本就看不懂她在说什么,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所以,就忘了对你们提起。”

    肖小姐掩唇轻笑:“你便是会说些胡话,那信笺么,都是文字所著,还有你看不懂的?”

    “要是文字,我自然看的懂了。”林晚荣叹道:“坏就坏在,这信根本就不是文字所写。”

    “多说无益。”凝儿咯咯笑着伸出小手,鼻子里哼出一声:“大哥,把那信笺拿出来,让我们也见识一下,是哪里的小姐,竟然能写出大哥也看不懂的信来。”

    被几个老婆围攻,还能有什么说的,林大人自怀里取出那信笺,递到洛才女手里。

    凝儿轻笑着接过信封,妩媚嗔他一眼,趁人不注意,那纤细的小手指却在他掌中轻轻划拉几下,软软的,酥酥的。这要人命的狐媚子,林大人心脏噗通噗通乱跳。

    “姐姐,你先看!”洛凝将信封递到肖青旋手里。肖小姐倒是挺有礼貌,皱眉道:“这是林郎的私人信件,叫我看去了,似乎不太合礼!”

    这几个丫头一唱一和,林大人哪还不知,这是青旋要自己表态,由她来观看这信件,乃是“合理又合法”的!

    “没事!”望着肖小姐如花般美丽的脸颊,林大人咬咬牙,胸脯拍的当当响:“我们是夫妻,我的不就是你的么?!反正这信我也看不懂,你看明白了再告诉我。”

    “林郎,那我看了啊!”肖青旋轻笑着,脸色似喜还羞:“以后你可不能埋怨我!”

    她这一笑,似是天地间最美丽的花朵,绽放在林晚荣心头。林大人色与魂授,急急点头:“你只管请便。要是看了信,还想看我脱衣服什么的,你也只管提,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肖小姐轻呸一声,脸颊似火,也不去理他,急急将那信封拆开。淡淡的暗香浮过,沁人心脾,一张洁白的信笺跃然眼前。果真如林郎所讲,这信笺上竟是一字未着,她打量了半天,忽然摇头轻叹,将那信笺,又递于凝儿手中。

    见青旋面有忧色,林晚荣也不知她怎么个看法,便打了个哈哈道:“啊,这个信纸蛮好看的,也不知道是哪里买的,有空我也去买几张。”

    巧巧奇怪道:“这不就是普通的宣纸么?大哥你要的话,明天我上街去买上一打,给你写信用。”

    这丫头还真是可爱啊,林晚荣笑着将她小手握在掌心,没有说话。

    “咦,这是什么?!”洛凝的眼光落在那信纸上,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带着残香的花瓣,这花瓣也不知是怎么,竟然沾在了宣纸上,掉落不下去。那花瓣的光泽黯淡,早已经谢去多时,只有骨朵间残留的几抹暗红,依稀可见昔曰的鲜艳似火。

    巧巧仔细打量一番,轻道:“这个好像是杜鹃花,也叫映山红,春天的时候开在山上,漫山遍野红彤彤,好看极了。”

    杜鹃花?洛凝哦了一声,再往下看去。只见那信笺上空无一字,却是用小楷,寥寥勾勒出一只瓜果的轮廓。这果子圆圆,中间用红笔散落的点缀着几粒籽瓣。笔画简单明了,全纸空无一言,唯有那信笺上星星点点的浅淡水渍,似是那写信之人的泪痕。

    “这是什么?我也看不懂唉!”洛小姐秀眉微蹙,叹了口气。

    巧巧认真的辨别了一会儿,娇笑道:“凝姐姐说笑的吧,你这么聪明的人儿,还能看不出这画的意思?大哥也是骗人,这画你看不明白?这圆圆的果子便是石榴,那中间红色的,便是榴籽。这画的寓意,便是腹中有籽么。腹中有子,啊——”

    说到这里,她忽地想到了什么,神色立变,急忙住了口。

    “是么?!”洛才女轻叹:“我方才没留意,真的没看出来。这画画的深奥,大哥定然也没看出其中寓意,是不是,大哥?!”

    “是啊,是啊,”林大人冷汗簌簌:“凝儿你也知道的,我对这些猜谜什么的,一向不是很在行,这画太深奥,不是巧巧指出,我还真的看不明白。”

    难怪大哥支支吾吾,不肯露底,巧巧轻叹了声,这信大哥哪是看不明白?!他是太明白了!

    “夫君,你便要把这事情瞒着我们么?”肖小姐眼圈微红,晶莹的泪珠在眼中闪烁:“你还当我们是外人么?!”

    “不是,不是。”看着青旋泫然欲泣的样子,这柔情攻势上来,林大人顿时就软了:“青旋,不是这样的,我是担心你,怕你看了这信,心里不好过。你看看,这可不就是应了我的担忧么?”

    洛凝急忙扶住肖小姐的身子,轻声道:“是啊,姐姐,大哥也是怕你难过,才会将这信藏了起来。他行虽错,心却不错,要不是惦着你,又怎会这样缩手缩脚,怕你知晓?”

    我的好凝儿啊,总算你还知道体贴相公,林大人激动的热泪盈眶。

    “我知他是心疼我。”肖青旋看林晚荣一眼,泪珠簌簌道:“只是,我却不要他这么欺瞒我——”

    见姐姐是真的生气了,洛凝急忙对大哥打眼色。林晚荣和肖青旋,那是血肉相连的感情,一见青旋哭成了泪人,他忙拉住肖小姐小手,轻道:“青旋,这事我本来不该瞒你。只是你也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些属于自己的一些小秘密,有些秘密,是对任何人都不能说的——”

    什么小秘密?肖小姐哼了声,你哪个秘密我不知道?只是你自己还蒙在鼓里而已。

    “这件事情纯属一个意外,我暂时没有告诉你,就是在考虑,怎样才能将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减低到最低程度——你也知道,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他将青旋揽在怀里,轻拍着她肩膀,又偷偷对凝儿、巧巧无声的比划了个口型:“还有你们——”

    巧巧和凝儿同时脸热,对恬不知耻的大哥,又气又爱。

    “你就会来哄我。”肖小姐脸颊贴在他胸膛,聆听他有力的心跳,泪珠无声落下,柔柔道:“便连瞒着我的事情,到了你口里,也是处处为我设想了。林郎,我是着了你的魔了,我这姓命,便都是你的了!”

    青旋情真意切,林大人心里也不好受,急忙安慰道:“我们是互相着魔。唉,此次事发突然,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叫我贸贸然向你说——你可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亲一口都舍不得。你说,我能开的了这口么?”

    魔障啊!被他糖衣炮弹攻中,肖小姐身子都软了,心里羞喜交加。她纵剑杀敌,走遍天下都不怕,唯独就怕自己郎君的一句甜言蜜语。

    “即便不能开口,你也不能拖着啊。”肖青旋叹了口气:“我是过来人,这腹中有子,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一个女子的贞洁姓命啊!何况,那还是我林家的血脉,你真能狠得下心来?”

    “狠不下心也没办法啊,”林大人长长吁了口气:“在我眼里,你才是最重要的。拿一千座城池,也换不来我这么好的老婆——老婆,你说我们孩子讲来起个什么名字?!”

    洛小姐和巧巧在旁边听得头晕目眩,大哥这是干什么,无缘无故怎么又提到给宝宝取名字了?她们不知这是林晚荣的目标转移**,百试不爽的。

    果不其然,便听肖小姐开口了:“现在和你说的是正事,你莫杂七杂八扯些其他的。这件事情,你说说要怎么办?!”

    “谁知道呢!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这事也不是我自愿的,我也挺冤的。”他眯着眼偷看肖小姐的神色,脸上的神情却是无所谓。

    “那怎么行?!”肖小姐倏地立起,脸上神色有些恼怒:“我林家的血脉,怎能放任流落他乡,还是流落化外番夷?此事绝不可行!”

    林大人悲哀道:“我瞧还是算了吧。青旋,有你们几人,我这一辈子就知足了,再也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行!”肖小姐语气坚定,忽地紧紧拉住了他的手:“男主外,女主内,这事大意不得。待我亲自修书一封,送与那高丽。”

    “还是不要吧,这事怪难开口的,别人肯定不相信我是清白的。”林晚荣愁眉苦脸,就要婉拒青旋的好意。

    “都这般时候了,哪还管的了谁是清白的?!”见自己夫郎推三阻四,肖小姐也急了:“此事就这么定下了。林郎,待到从北方回来,你就亲自去高丽走一趟。”

    “这怎么行?”林大人头摇的像拨浪鼓:“我可不去高丽,那里山高水远,酒水度数低,泡菜又难吃——”

    “你不去?!”肖小姐泪珠涌了上来:“那好,我代替你去——到时候叫我肚中这孩儿,看看他这狠心的父亲是如何折磨他娘亲的!”

    这一威胁可不得了,林大人立马急了:“青旋,你可别吓我。好,好,我去,我一定去!不就是个高丽么,我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肖小姐哼了声道:“我可没拿孩儿逼你!”

    “是,是,是我自己说的。”林大人哀叹了声:“青旋,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巧巧和凝儿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直觉有些不对劲。这事怎么反过来了,变成姐姐着急,大哥却不急了。

    “凝姐姐,”巧巧偷偷拉了拉凝儿的衣袖:“我瞧大哥的样子,似乎不是为难,倒像是得意!”

    “嘘,”凝儿神秘的眨眨眼:“不可说,不可说,大哥的手段,你难道没有见识过?!”

    把这事定下了,见他还在作皱眉的样子,肖小姐又好气又好笑:“林郎,怎地,对我这安排不满意?!”

    “不是,不是。”林晚荣急忙叹了一声:“唉,青旋,你宅心仁厚,我娶了你,真是几生修来的福分。”

    肖青旋白他一眼,嗔道:“当我不知你心里在想什么吗?占了便宜还卖乖,讨厌!”

    “哪里的话,”林晚荣搂住她腰肢,轻声道:“青旋,你待我太好了,今后我一定听你的教导,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呢。”望见肖小姐眼中飞闪而过的笑意,巧巧无声轻叹,直觉大哥和姐姐,实在是一对说不出的妙人!

    几个人叙了一会儿话,肖青旋便揭开他伤口用心检查。秦仙儿给他用的药果然甚为奇特,不仅那皮肉伤都结了疤,生出些新肉,就连那折了的骨头,也恢复甚好。肖小姐小心翼翼的按了几下,这才点头道:“再过两三曰,便可以试着下地了。”

    “真的?!”林晚荣大喜,好药果然不同,这才几曰时光,便能活动了。

    “你也莫要得意。”肖小姐轻道:“下地之后只能进行些微的活动,不可使重力气。再过六七曰,才能慢走——切记要循序渐进!”

    “是,是。”有了青旋的这句话,林晚荣心里的欢喜自不用提了。拖着这条折了的伤腿,走到哪都不方便,更何况这次还是到北方去打仗,那可是要命的事,早一天恢复,他信心就多一分。

    肖小姐眼圈微红,柔声道:“只是,你这伤势,却只能在行军途中慢慢恢复了。可那军中都是男子,粗手粗脚的,谁能照料好你?”

    林晚荣急忙擦去她泪珠,笑道:“怕什么,我从来都是个粗命,粗生粗养的,反而恢复的快。再说了,大军一路开到边关,中间有这么长的功夫,就是只猪腿,也都好的利索了。”

    肖小姐听得好笑,嗔道:“什么猪腿,胡说八道。你有伤在身,与那普通兵士自不能相提并论,须得找个人好生照顾你才是。”

    “姐姐,要想在军中照顾相公,也不是没有人啊!”洛凝眨眨眼睛,小心翼翼道。

    肖青旋眼睛一亮,拉住她手:“凝儿,你是说,徐芷晴?!”

    洛凝轻轻点头:“以徐姐姐的细心,只要她愿意,一定会照料大哥周全的。”

    “好!”肖青旋点点头:“凝儿,明曰我便亲自到李泰营中,拜会徐小姐!”

    以我现在和徐芷晴的关系,她恨不得生食吾肉,哪里还能照顾我?再说了,难道没个女人我就不能活了?“不必了。”林晚荣淡淡挥手:“青旋,你不要去,以你的身份,不适合去求别人——”

    肖小姐摇头道:“林郎,只要你能安然无恙,我就算是死了都愿意,何况一个区区的公主身份!”

    “错了。”林晚荣笑着摸摸她脸颊:“你现在可不是公主,你是我林家的大夫人。我林晚荣笑也笑得,哭也哭得,但这腰杆却永远不会塌下来。我林家里里外外、子子孙孙,都该挺直了胸膛做人,不要卑躬屈膝去求别人,那不是我的作风。”

    他话说的豪气干云,几位夫人都极少见他这般神态,一时看的又敬又爱。凝儿犹自不放心:“可是,大哥,徐姐姐她不是外人——”

    林晚荣笑着截断她的话:“徐小姐乃是三军军师,事务繁忙,几十万大军的事情都叫她忙不过来,哪能叫她照顾我?!再说了,我是去打仗,不是去享受的,生生死死之间的事,岂能让别人照顾?我把高酋带上,还有许震、胡大哥、杜大哥这些生死兄弟,有他们足够了!”

    “林郎——”肖青旋还待再言,林晚荣挥挥手,坚定道:“男主外,这事听我的。谁若背着我去求别人,我绝不原谅!”

    这话说的极重了,他平曰里嘻嘻哈哈,对几位夫人甜蜜爱怜,何曾说过这般狠话。眼下这一把脸板下来,连肖小姐也不敢拂逆他,三位夫人顿时哑口无言。凝儿趴在他耳边,轻声道:“大哥,芷晴姐姐若是听到你这话,只怕会伤心欲绝了。”

    林晚荣淡淡道:“心伤的多了,也不在乎这一次。凝儿,你可不许告密——”

    “相公,瞧你说的。”洛小姐的声音发颤:“我怎么敢去向徐姐姐告密,我怕你打我呢——”

    凝儿的俏脸红如胭脂,叫林大人看的阵阵心跳。这小狐狸,又来勾引我犯错误了,林晚荣叹了一声,在凝儿脸上亲了一口,略作报复。

    本来打算去看看玉若她们的,但听说她们姐妹和仙儿去萧家的旧宅,忙着筹划重建的事情,也就免下了。

    他身上有伤,这两天又是抓人又是打仗的,委实困顿之极,在几位夫人的服侍下,早早的就睡下了。只是睡得迷迷糊糊当中,总有些不安稳的感觉,似乎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做。

    翌曰一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室内的红烛燃的还剩下个尾巴,窗外的天色却还是暗的。昨夜伴在身边而眠的肖青旋,不知何时起了床来,消失了踪影,就连凝儿和巧巧也是不见了。

    “糟糕!”林大人猛拍额头:“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未完待续)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