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211章:权力争夺战

    不错,龙鸣确实是在权衡利弊,某老板刚才的建议无异于虎口拔牙,按照年龄界限,今年,某老板到站,龙鸣还能呆上一年半载,搞得好了,说不定还能去上面弄

    个什么的,因为能力有限,能够再进一步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龙鸣是不会强求那海市蜃楼般的实权位子什么的,因为他的上层这次也要退了,只要不在位了,你说

    的话就等于放屁了,甚至说还不如当权者放得一个屁,所以,龙鸣最大的奢望就能晋升一个级别,至于职务那是无所谓的。

    如果想要晋升,那就得跟上层搞好关系,做到龙鸣这个位置的人,对于上层的风吹草动是格外在意的,他已经通过自己的消息得知萧远山曾经的老板要来平原省就职,虽然还没有正式下文,但是内部已经定性,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因为大总部的副总已经有人接任了。

    在这样一个敏感时刻,某老板却要动萧远山,龙鸣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要知道,这豪嘉集团可不单单只是企业,他的背后可是有大人物在支撑着,他们的一个高层并不亚于自己这个什么府的人啊!

    “我听说平原省的天快要姓林了……”沉思了片刻,龙鸣慢条斯理的对某老板说到。

    “龙头,人家已经在向我宣战了”一听龙鸣这么说,某老板有点急了,要想搞萧远山,必须得有龙鸣支持,否则这铡刀打不开,就算是侥幸打开了,也不可能能把这铡刀

    准确无误的铡到萧远山的脖子上,毕竟,这豪嘉集团不是一般的企业,那些人都是看他的眼色行事的,他不点头,没有人敢说话,这就是一个一把手的绝对权威,也

    是一个一把手所有的荣耀。

    “企业内部改变一下分工是很正常的事情啊!”龙鸣慢条斯理的说道:“这种事情还需要我们参与吗?虽然他们的背景不一般,但是也用不着这么大张旗鼓吧?最重要的,做人留一线啊!”

    真你妈笨蛋,这点小事还要我教你。

    说完上面的话,龙鸣又在心里加了一句。

    “龙头,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改变分工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某老板还是有些不甘心,说实话,他心里还有一个小九九,他就是想把阳江市的这潭水给搅浑,只要搅浑了,说不定自己这退位的日子就能后延,只要能后延,自己的权力就能多延续,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其他的,顶多不过是引子与幌子罢了。

    “萧远山不是一般人,况且豪嘉集团的背景也很复杂,你觉得现在是动他的时候吗?”龙鸣没有耐心跟某老板纠缠下去了:草,明说了吧,老子这回不跟你一起玩了,我

    他妈得换个玩伴,虽然有可能跟未来的人尿不到一个壶里,但是自己大不了为了前途当上两年的孙子,再说了,全市百分之八十的干部都是我提拔上来的,新上来就

    想跟我抗也得掂量掂量,有没有那金刚钻都还不敢说。

    所以,龙鸣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曾经的相互利用的玩伴来得罪有可能是自己政治福星的一个未来绩优股。

    从兄弟变成同志,某老板听出了龙鸣话里的意思,看来这件事是不能指望对方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因为某老板自认为还没有能力搞那一石二鸟的事

    情,单单是自己这边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如果再加上一个龙鸣,那自己必败无疑,攘外必先安内,先把自己这边的一亩三分地给搞好了再说吧!

    想到这,某老板非但没有生气,态度反而比刚才更好了:“龙哥,打扰您休息了,谢谢您的教诲。”

    “现在上上下下都在讲求和和气气的,我们不能当出头鸟啊!”末了,龙鸣又嘱咐了一句,他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没有谁愿意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会有一只老虎趴在自己的床头上瞪着大眼睛看自己。

    不得不说,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里面,某老板还是有着一定的权威的,因为他掌控着财政呢,这玩意儿不比那人事差到哪去,不管是谁,你想要拨款不要紧,得先过了我这关啊,我这不签字,你就老老实实给我等着去吧!

    因为有着绝对的签字权,买好那些副手们的最佳方法就是让他们搞到甜头,他们这边的比龙鸣那边的小日子过得滋润,这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放下龙鸣的电话,某老板马上给自己的秘书打了电话:“让司机过来接我,另外通知那几名副手,半小时之后在宾馆我的房间里开会,”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在接到秘书的电话通知之后,那些副手们还是在四面八方赶往了市宾馆。

    这些人里,有在酒桌上刚刚下来的,有在赌桌上刚刚下来的,有在人的肚皮上刚刚下来的,没办法,他的喜好跟常人有点不太一样,总之,他们是来自阳江市的四面八方,也基本代表着阳江市夜生活的基本内容。

    “这么晚了还叫大家来,实在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商量……”看着那些个人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某老板就气不打一处来:妈的,整天流连于风月场所,你们也关心一下政事行不行?

    唉,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某老板这样讲实在是难为人家了,有好钱的有好女人的,还有当前程当命赌的,人各有志啊!

    “您的话就是我们的风向标,您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您指到哪我们就打到哪”话说,这年头,啥玩意儿都缺,就是不缺这些拍马屁的,某老板的话刚刚说完,马上就有一名副手把自己的脸凑到了他的屁股上。

    “是啊是啊”其他的几个人也是连声附和,毕竟,谁也不想落人后面不是?

    “事情是这样的……”某老板的话刚刚说完,马上赢来了一片掌声,某老板的话,让他们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

    依照某老板所说的,最近要对阳江市的豪嘉集团展开一场大清洗,当然,首指目标就是萧远山所管辖的范围,毕竟这豪嘉集团不是一般的企业,需要注意的方方面面很

    多,某老板之所以连夜召开会议就是为了要让自己这边的人齐心协力起来,把所有的部门全都联合起来,要么不打,打就打的对方没有招架之力,尤其是当某老板讲

    到这次清洗的成果可以由大家支配之后,这些人更是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不得了,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就开始行动。

    要知道,豪嘉集团那是什么企业?随便哪个地方都是富得流油啊,这玩意儿要是真搞起来,到手的利益能少得了吗?到那个时候,自己还愁那银子不往自己的腰包里淌吗?还愁自己泡马子下馆子的时候没人给结账吗?还愁自己外出旅游的时候没有资金吗?

    到时候,神马都会变浮云,自己的小日子,肯定会比现在舒服百倍。

    一想到这些,这些个人的眼睛开始冒光了。

    对于这些人的表现,某老板一阵赞赏,他需要的就是这种对自己死心塌地的人,需要的就是会拍马屁的人。

    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会拍马屁和不会拍马屁人结局是有很大区别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会拍马屁的人说话用词恰如其分,本身就有着灵活的头脑与好学

    的精神,关键是对于领导的喜好有着别样的研究,知道他们喜欢听什么样的话,喜欢你怎么恭维他,在特定的时刻唱出恰当的赞美诗,但是赞美的方式又不能千篇一

    律,词藻既要完美又要标新立异,层出不穷,而且还要符合当下的现状,千万不要搞那些什么:领导您亲自吃饭啊,领导您亲自上厕所之类的话,而是要想尽一切办

    法把人拍的飘然悠然,昏昏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最重要还要有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就义精神。这点相信很多不拍马屁的人做不到,但是人家那些会拍马屁的人就能做

    到,这就是差距。

    当然,会拍马屁也只是一个方面,人,没有永恒的幸运。老板也好,政客也罢,底下的人赞美的再动听,也要做好吩咐下去的工作。所以

    精通拍马屁的人,首当其冲是要把本职工作做好。因为一次作不好可以原谅,再次做不好或许是偶然,再再次做不好,领导就会有想法了,虽然他喜欢别人拍他马

    屁,但是他不希望手底下养着一群不能为他排忧解难的废人,企业不养废人,政坛不要空想家。企业要业绩,政坛要政绩,不管什么绩,首先要做,做不好绩,就没

    得混,这永远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搞定了这帮子人,某老板约谈了豪嘉集团驻阳江总部的相关领导,当然,这个相关领导就是跟他一直以来关系想到过得硬的吴平吴总经理。

    一番交涉之后,两人达成了某种协议。

    很快,吴平找到了萧远山。

    “吴总,您找我”萧远山客客气气的微躬了一下身子。

    “远山啊,来来来,坐下”亲切的扶着萧远山的肩膀,吴平一道来到沙发上就坐。

    吴平反常的举动让萧远山的警惕性提高了不少,以往在汇报工作的时候,别说是一起来沙发上就坐了,就算是能给自己赐坐已属不易。

    顺着吴平坐下来,萧远山打定主意:原则上的事情决不放松,其他的视情况而定。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吴平跟自己要谈的根本不是什么眼下比较重要的几件事,而是一件让他吃了亏却又无处申诉的事情。

    “远山啊”吴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得很缓和“有件事我今天想跟你商量一下”

    “吴总请指示”萧远山的话不卑不亢。

    “远山啊,众所周知,我马上就要到线了,下一步,这阳江市的总部就是你的天下了”说这话的时候,吴平怎么都觉得酸溜溜的,就好像自己的小情人给人家给压在身下干了一样。

    “那是上面要操心的事情,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协助您管理好这边的日常事务”不知道吴平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萧远山的话说的很官方。

    “是不是组织操心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我已经决定了,从现在开始,要把你列为培养对象,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操心那些下属单位里的琐碎事情了,一心一意的操持

    好总部的工作,从现在开始,你就要以一个当家人的眼光看待问题,要从大局出发,全局掌控……”吴平的话让萧远山陷入了一片恍惚之中,仿佛置身在梦中。

    他吴平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心肠了?会把自己以接班人来培养?就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他吴平也不应该会有这么好的心肠啊!

    萧远山努力的想从吴平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是,结果让他失望了,吴平怎么也算是叱诧疆场的老狐狸了,喜怒早已不在形于色,单单是在面部表情上根本不可能能看出什么来。

    既然没有这么的好心,那他这么做的重要目的是什么?&;; r=&;039;//11246/3752140b&;039; =&;039;900&;039;&;;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