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676章:她误会了

    外面一片欢腾,他也得看看刀口公司过年的景象啊,一年没有为老板一方的经历的时候,李文龙感觉这些事情距离自己实在是太遥远了,现在有了这个担子在自己的身上,李文龙陡然发现,自己虽然是一个小经理,但是也开始操起了总理一样的心了。

    再次踏上去往岚山县的路,李文龙的心依然是沉重的,这几天习惯了外面的繁华,再次踏上这穷乡僻壤,李文龙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更让他不是滋味的还在后面。

    外面的这个日子已经是张灯结彩了,行色匆匆的人群也好还是大街上五颜六色的灯笼彩饰也罢,处处有节日的气氛,就算是乡间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手里拿的车上带的,那都是准备过年的东西,但是到了刀口公司,李文龙却发现这里冷冷清清的,完全没有那种节日的气氛,路上很难见到人,到了村子里,也不说家家户户都忙着拾掇年货。

    唉,一切都是贫穷惹的祸啊!

    “经理,您不是说过完年再回来吗?咋个今儿又来了?”李文龙转过身,是柱子正冲自己大声喊着。

    “你这是干啥去?”柱子小腿上全都是泥水,脸色有些发紫,手上用草绳子拴着两条鱼。

    “嘿嘿,这不过年了,给老丈人送点东西去”柱子嘿嘿笑着说道,情不自禁的跺了跺脚,在水里呆了那么久,身上早已经凉透了。

    “你这是……在河里自己逮的鱼?”李文龙看看柱子的身上脏兮兮的。

    “嘿嘿,嘿嘿”柱子笑了笑,脸上有些许的尴尬。

    “你的事情准了?不孬,是件好事,你先回家换身衣服,穿这一套怎么去给人家送东西?”李文龙鼻子有些发酸,这种事如果放在自己那边,那肯定是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真正的吃点野食,所以才会去河里逮鱼,但是在这里就不是了,在这里,是因为柱子买不到鱼,所以才会去河里面逮鱼,这是两码事。

    “是,是”柱子看看脚上的泥水也反应过来“我这就回家去换身衣服”

    “等等”李文龙叫住柱子,随手在车里面拿出一件他预备的外套,然后找一个袋子塞进去“咱俩的身材差不多,这件衣服你拿去穿吧,别嫌弃”

    “经理,不行不行”柱子躲着身子不肯接“您对我已经很照顾了,我不能,这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快拿着”李文龙故意拉下来脸“又不是特意给你买的新衣服,快拿着,大过年的,去人家家里的时候穿好点,把自己收拾利索了,给人家留一个好印象”

    对柱子,李文龙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兄弟一样。

    “经理,我……”虽然是个男子汉,柱子也忍不住有些落泪,父母去世的早,没有人这么疼过他,现在李文龙对他这么照顾,让他很是感动。

    “行了,大过年的,哭啥?”李文龙把袋子塞进柱子的手里“明年开春的时候你领着人好好的给我干活就是了,你的活干好了,那就是对我的回报,刀口公司的建设离不开大家的共同努力”

    “经理,大事咱干不了,出力绝对没问题,您有啥事尽管安排就是”柱子坚定的看着李文龙,是李文龙让他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没有李文龙,说不定他现在依然浑浑噩噩,但是现在,他拥有了刀口公司第一辆摩托车,而且手里还攒了点小钱,说不定到时候真的能办一场不错的婚礼,这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没想到却真真切切的实现了。

    “行了,快去吧,把自己好好打扮打扮”李文龙拍拍柱子的肩膀“像这种事必须得郑重点,骑上摩托车,威风点”

    真的像是对自己的亲弟弟,李文龙看着柱子撒腿向家里面跑去心里面很是高兴。

    虽然现在转变的只是一个柱子,但是有这一个就有下一个,然后就会有很多个,等到刀口公司的人都能像柱子一样慢慢的富裕起来,那刀口公司的困难现状也就彻底摆脱了。

    放下车子,李文龙随便走了走,靠近了,倒也感觉出来了一些年味。

    家庭院落里倒也有不少杀鸡宰羊的,虽然很少,但毕竟有,而且家家户户都在清理着卫生,虽然家里面修建的不怎么样,但也得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啊!

    不过,也有一些让李文龙感觉心酸的,院子里没有什么鸡羊,而且也没用打扫卫生的身影,不用说,肯定是一些孤寡老人了。

    “宝伟,叫上老徐还有彩云,你们过来一下……”回到车边,李文龙给安宝伟打了电话,虽然按照编制安宝伟似乎并不属于他的人员,但是李文龙却把对方当做是自己的得力干将了。

    “经理,你咋又回来了?”接到电话,安宝伟自是第一个跑过来“你不是年前不再过来让我们自己看好家吗?”

    “还是不放心,过来看看”李文龙叹口气“刚刚我简单转了转,村里面的苦难户不少啊,虽然今年大家多少也都赚了点小钱,但是那毕竟还是少数,那些家里面没有劳力的,或者说没有这方面能力的并不在少数,我看到他们家里面很冷清啊!”

    “是啊!”安宝伟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平日里或许还看不出什么来,尤其是这过年的时候就能显现出来了,条件好点的杀个鸡宰个羊的,条件不好的,说不定连个肉馅的饺子都包不上,今天相对来说条件都好点,附近的男人在工地上干活挣了不少的钱,能过一个好年了”

    “在外面,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但是在我们刀口公司,最好要尽量的避免这种现象,当然,想要绝对避免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是要尽量的减小这种差距,而且要在源头上开始遏制”李文龙看看不远处靠近乡衙门驻地最近的一个村子“问题,必须想在前面,虽然我们没有办法避免,只能是尽可能的去控制啊!”

    “经理想的比较深远”安宝伟由衷的说到。

    “不是深远不深远的问题,而是活生生的现实”李文龙掏出一支烟递给安宝伟,自己叼了一支衔在嘴上,安宝伟凑上来想要给他点燃,却被李文龙伸手挡住了,现在的他已经很少吸烟了,烟瘾上来的时候只不过就是叼一支在嘴上而已。

    “经理,不是我拍马屁,现在跟你这样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多了”安宝伟眼睛里全是敬佩之意。

    “行了,不多说了”李文龙烟的过滤嘴掐掉“嫌我脏不?”

    “不嫌不嫌”安宝伟伸手接过来放进口袋里。

    “经理,经理”说话间,李彩云两个人到了。

    “你们都过来了,有个事想要跟你们商量下”李文龙把几个人叫到身边“过年了,条件好点的会过个好年,但是那些条件差点的,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啊,我也没有多大的本事,出去化缘了一些大米白面还有油什么的,这会儿估计也快送到了,今天大家就辛苦辛苦,每个人几个村子转一转给那些真正贫困的人发一下,记住,首要的一条,那就是绝对贫困的,大家谁都有个亲戚朋友的,但是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行便利,其次,大家要把走访过的人登记在册,说明一下,我不是不相信大家,而是想摸一摸实底,看看刀口公司还有多少家庭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

    简单开了一个小会,李文龙把任务分下去了,这时,送东西的那辆车子也到了:“风雷副总,你去找几个帮忙的过来”

    徐风雷屁颠屁颠的跑着去办了,前一段时间李文龙刚刚给他们搞了点好处,这会儿的徐风雷倒也还算比较听话,跑前跑后的忙活的倒也还算上心。

    一听说有工作,本来想要在未来老丈人家吃饭的柱子也赶了回来,甩开膀子把一袋袋大米白面的从大车上卸下来。

    “这户是这个村最穷的”就近,李文龙走了几户,一路上徐风雷都紧紧跟随着“孤寡老人,没有什么收入,平日里就是靠大家接济……”

    刚刚下过雪,院子里深一脚浅一脚的,低矮破旧的土坯房像战乱中的断壁残垣,唯一的一扇窗户用木板顶着,看那摇摇欲坠的样子,估计只要是撤了这板子那房子就会倒塌。

    “老太太没有其他的近人了吗?”李文龙的鼻子一酸,这么穷的人家,他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

    “没有了,没有啥子女……”村工作人员跟着介绍,然后又把经理到来的原因跟意图跟那个拄着拐棍的老太太说了。

    一听说有人给她送大米跟白面来了,老太太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这个动作把李文龙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把老太太拉起来,刚刚忍回去的眼泪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顺着眼角流出。

    “你们把东西放下,看看老人家里还有什么需要的”没有像电视中报道的那种慰问的老板嘘寒问暖一样,李文龙扭头离开了院子,这样一个地方,让他不敢直视,并不是他嫌弃,而是因为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没有办法像电视中播放的那样,虽然面对的是贫苦的老百姓,而那些慰问老板依然可以忘乎所以的谈笑风生,但是李文龙做不到,他只能是快速的走回到大街上,因为他想到了老家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r=&;039;//11246/3752792b&;039; =&;039;900&;039;&;;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