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899章:我应该怎么做

    放开李文龙的手,南宫蝶走到母亲身边娇声道:“妈!你不就是想让我找个男朋友么?现在我已经把人给你带来了,这种宴会就没什么必要参加了吧?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

    南宫蝶声音娇柔,完全就是一个在跟母亲撒娇的小女孩。这样的南宫蝶,李文龙还真没见过。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南宫蝶的小算盘打的响,可身为她的母亲。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南宫蝶的母亲淡淡一笑,满含深意的看了李文龙一道:“既然来了,着急回去干嘛?你先带着小伙子转转,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南宫蝶的母亲说话不急不躁,偏偏的就是有这一种摄人心魄的威压,眼睛淡淡这么一扫,南宫蝶只感觉浑身一冷,一个走字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李文龙看的只咋舌,如果不是现在条件不允许,李文龙一定跪地拜服:“阿姨你威武。”他可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南宫蝶摆弄的服服帖帖的。

    “那……那好吧。不过妈,你看我已经把男朋友都给你带来了,等会如果有什么应酬,我就不参加了吧?”南宫蝶小心翼翼的问道。

    “到时候再说吧……”南宫蝶的母亲似笑非笑的看了李文龙一眼,不可置否。既没同意,却也没反对。

    母女两人又说了几句,南宫蝶的母亲留下一句:“既然把人带来了,你就领着随便转转,我那边还有点事。”

    南宫蝶母亲离开之后,李文龙只觉得周围凝重的空气,似乎都一下子消散不见。不由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苦笑道:“你母亲,可真不是一般人。”

    再一次感觉到彷如林万江带来的那种压力,李文龙发现自己承受力似乎差了很多,或许这也跟心境有关吧!

    “她平时不是这样的啊!总觉得今天好像特别认真的样子……幸亏你来了,否则的话就麻烦了。”南宫蝶无奈拍了拍胸口,从路过侍应生的托盘上,拿过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李文龙无奈苦笑:“每个当妈的,知道自己女儿带男朋友回来,恐怕都是这这种表现吧?我说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男朋友……”李文龙一脸的郁闷。

    “怎么,冒充本小姐的男朋友,难道让你为难了不成?”南宫蝶单手掐腰,一只手攥着拳头,在李文龙的眼前晃了晃不满道。

    “当然为难!”李文龙心中无奈苦笑。

    表面上连忙摇手道:“我怎么会这么想?能冒充南宫蝶大小姐的男朋友,绝对是我的荣幸。”

    南宫蝶闻言,收回自己的拳头,满意的点点头道:“算你识相……”

    李文龙摸了摸鼻子苦笑苦笑道:“只不过这种事,难道你事先不应该跟我说明么?我刚刚可是差点就露馅了。再说,我不认为我们能骗过你的母亲。”

    这也是李文龙十分奇怪的一点,以南宫蝶的家世,如果她真的有了男朋友。不说将这个人的祖上三代都查个清清楚楚,家里恐怕也不会就这么放任不管吧?

    像是这样临时找一个男人冒充,对普通人来说还可以,不过放在南宫蝶的身上,应该并不能让人信服吧?。

    “别人当然不行,不过你却是没有问题的,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跟你住在一起呢?”南宫蝶笑眯眯的看着李文龙道。

    “……”听到南宫蝶的话,李文龙惊讶的双眼圆睁,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一直以为南宫蝶住到自己家里,就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一切,似乎都是眼前这个女人计划好的。

    李文龙自嘲一笑:“果然,生在这种人家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好相处的。”

    加上南宫蝶之前的种种行为,李文龙总是下意识的,将南宫蝶当成是哪种普通的任性大小姐。

    可现在想想,之前自己在当保安的时候被人陷害偷东西,那个时候他可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但是南宫蝶仅仅一两句话,就让情形完全反转过来。

    试问,这样一个女人,又怎么会是一个,只仰仗家中势力的花瓶?

    同样也因为南宫蝶表现出来的不俗的心机。让李文龙突然对南宫蝶,有些忌惮了起来。

    南宫蝶发现李文龙看向自己的目光,竟然渐渐的有些疏离,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连忙解释道:“李文龙你别多想,其实我只是不想让我妈每天逼我相亲而已。住到你家里只是碰巧罢了。”

    “再说了,你的事情,我父母又不是不知道。”

    “为什么你父母,会知道我……”李文龙顿时不淡定了。他不明白,自己对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女人,一直不都是敬而远之的么?

    为什么南宫蝶的父母,竟然会知道自己跟她之间的关系?

    听南宫蝶的语气就知道,她所说的知道,自然不是“朋友”之类的普通关系。而是自己是南宫蝶的男朋友这件事。

    南宫蝶不好意思一笑:“就是那天,我去米叔叔那里找你之后,我父母就知道了。”

    “……他们为什么会?”李文龙不解,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时在场的好像一共就四个人吧?

    “米叔叔跟我爸说的。”南宫蝶无奈的摊了摊手,虽然她尽力表现出失望的神色,但是李文龙怎么就感觉这女人似乎挺高兴的?

    仔细想了想,李文龙也明白米业成这么做的原因了。  这家伙明显还是担心,自己对她的宝贝女儿下手。

    直接将这件事情挑明,就是为了釜底抽薪。

    不管自己跟南宫蝶之间究竟是真是假,只要南宫家的人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自己跟米娜之间,自然也就有了屏障。

    “米业成,你这条老狐狸!”李文龙差点没气炸了肺。

    本来以为那天米娜叫南宫蝶,冒充自己的女朋友来找自己,是一招妙棋。但是现在看来,却完全被米业成当枪使了啊。

    换做别人,能跟南宫蝶这样的顶级白富美发生点什么,说不定早就激动得要死要活的了。

    但是李文龙不同,他对南宫蝶这样的女人,可是敬而远之。

    但是现在偏偏发生了这样的事,眼看这是要假戏真做的节奏,这让李文龙头痛不已。

    “为什么事情会变的这么复杂啊?”李文龙在心中哀嚎。

    他是有心想要将事情说明白。

    可是李文龙却突然发现,现在这件事,他已经是百口莫辩了。

    不管是对南宫蝶的父母,还是米业成都是一样。

    除非李文龙下定决心,离开上京市从头再来,否则的话,他就只能将某些话拦在肚子里。

    见李文龙的脸色阴晴不定,南宫蝶拍了拍他的手道:“放心吧,我是不会逼你的。只是让你假装我的男朋友,又不是要你的命,有那么为难?”

    “我还能怎么办?”李文龙无奈苦笑道。

    让他没有办法说明的原因,一个自然是因为米业成,如果说明自己跟南宫蝶没有任何关系,后果可想而知,米尚他是不可能呆下去了。

    另外一个原因,自然是李文龙没有办法拒绝南宫蝶的请求。

    毕竟南宫蝶数次帮助自己,对自己的恩情可是大过天。装男朋友这种事,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恶事,难道他还能义正言辞的拒绝不成?

    南宫蝶闻言喜滋滋的点点头:“你自己明白就好,这可不是我逼你的哦!”

    李文龙顿时汗颜,心说:“不是你逼我的,难道还是我自己逼自己的不成?”

    “对了,这个舞会是什么意思?好像你不太愿意来的样子?”看南宫蝶的表现李文龙隐隐约约有些猜测,不过他总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不靠谱,所以有些好奇的问道。&;; r=&;039;//11246/3753110b&;039; =&;039;900&;039;&;;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