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2章 一声大姐,崩口老血

    说完这句话,沈梦旦才算是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荀翊长到二十一岁,头一遭懵了。当即一把将沈梦旦抱起,塞进了副驾驶座,飞快的朝附近的医院赶去。

    路上,荀翊的电话响了,他接过蓝牙,那端传来荀母宠溺的笑音。

    “宝贝,快回家了吗?妈妈给你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

    荀翊拧着眉看了眼人死不知的女人,深吸了口气说:“妈,我开车把一大姐撞吐血了。”

    “什么?!那那那……那怎么办?”

    “正在送医院的路上,你们先吃吧,电话再联系。”

    没再多说什么,荀翊果断挂了电话,十来分钟后将沈梦旦送进了医院急救室内。

    荀翊十指交握,在急救手术室外等了二十来分钟,医生就走了出来。

    荀翊心头一‘咯噔’,出来这么快,难道……

    他深吸了口气,抬手看了眼白金腕表,一脸凝重的走了过去,沉声问:“医生,她什么时间走的?我好跟她家人交待。”

    医生懵了几秒,拍了下荀翊肌肉结实的肩膀:“小伙儿,你这什么仇什么怨啊?人好好的,衣服穿得厚,冲击力也不大,就是一点擦伤。”

    荀翊拧着眉,纳闷着:“不对,医生,你确定她只是一点擦伤?”

    “嘶~”医生盯着眼前小伙,寻思着:“你不会是……故意撞上去的吧?哎,现在的年轻人,太冲动!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这可是犯法的,可不能再干傻事儿了。”

    荀翊一手插腰,一手扶着隐隐作疼的额头,随后解释着:“我撞她的时候,她吐了一口好大的血。”

    医生想了想,‘啊’了一声:“她有消化道溃疡,可能是当时情绪异常激动,导至血压升高,血管内压造成浅表的血管破裂出血,不打紧。”

    荀翊听罢,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谢谢医生了。”

    “没事,责职所在,这边去缴费吧。”

    缴完费回来,人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因为消化道溃疡,沈梦旦得住院打上几天点滴。

    人已经醒了,只是一副生无可恋的靠在床头,双眼发直的盯着前方。

    荀翊一走进病房,神色一凛,也不知医生有没有好好检查她的脑子,不会是撞成痴呆了吧?

    他深吸了口气走了过去,伸出修长骨感的手,在沈梦旦眼前恍了恍。

    见她没反应,荀翊薄唇轻轻叫了声:“大姐,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突然,沈梦旦怒目圆瞪,烦闷的怒吼了声:“啊!!死小子,我给你一次重新织组语言的机会!”

    荀翊微怔了两秒,正色道:“看来你没事,住院费我已经缴了,抱歉撞了你,不过下次请你看清楚马路行车再走。”

    听到他要走,沈梦旦上前一把拽过了他:“死小子,你有没有点责任心?是你把我撞进医院的!这就想走?”

    荀翊一脸严峻:“大姐,首先我撞了你向你道歉,但有一点你必须清楚知道,你住院是因为消化道溃疡,与我没有关系。”

    “怎么跟你没有关系?!”沈梦旦气呼呼地:“本来我这溃疡是隐性的,被你一撞就显性了!溃疡是一朝一夕就突然发作吐血的吗?!”

    荀翊无语的盯着胡搅蛮缠的她,无奈道:“不是一朝一夕,所以大姐你应该好好吃饭,就不会出现把消化道溃疡赖在别人身上的可能。”

    沈梦旦现在的精神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她拔了针头,一拐一拐的拦在了荀翊的跟前。

    荀翊怀疑,自己可能遇上碰瓷的了。

    想着,他从黑色大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皮夹,把里面好几千的现金塞到了沈梦旦手里。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应该够了吧!”

    沈梦旦压根就不是想着问他要钱,看到这小子拿钱羞辱她,顿时气得将手里的几千块钱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本来是想甩他脸上的,可因身高差距,难以瞄准。

    “你当我是什么?谁要你的臭钱了!”沈梦旦拼命的踮着脚,不至于显得太矮而输了气势。

    但这小子实在太高,那一脸王者般的俯视让她不爽到了极点。

    荀翊无可奈何的瞥了眼这脑子可能有毛病的大姐,反正他费缴了,钱也赔了,歉也道了,该尽的义务尽了,她再这样纠缠,只能选择无视。

    见他大长腿跨了几步就走远了,沈梦旦急了,转身想要追出去,似乎又想到什么,回头把一地的钱给收拾了揣兜里。

    现在非常时期,三分钱逼死英雄汉,何况她只是一介小女子。

    “喂,你别走啊!臭小子!!”沈梦旦忍着腿上传来的疼痛,与他一道儿挤进了电梯里。

    沈梦旦轻咳了下嗓门儿,勉强的挤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送姐姐一程吧?嗯?”

    荀翊拧着好看的浓眉轻轻瞥了她一眼,十分高冷:“我们之间并不熟。”

    “你就是太年轻了,谁不是从不熟到熟的呢?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是不?”

    荀翊扶额不可思议的笑了:“大姐,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

    沈梦旦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忍不住怼了句:“你是管谁都叫大姐吗?黄毛小子!”

    荀翊无语的将脸撇开,走出电梯,直直走向停车区。

    沈梦旦用残躯往车身前一挡,见荀翊停了车,迅速的冲上前拉了拉副驾驶座的门。

    车门被锁了,沈梦旦拉了几次,拍了拍车窗:“载我一程吧!我现在腿不好使,是你撞了我,这点善心都要被狗吃了吗?”

    暮色深沉,雨也越下越大,昏黄路灯下雨幕连成长线笼罩着这座灯火阑珊的城。

    荀翊轻叹了口气,打开了车锁,沈梦旦趁机钻进了副驾驶座里。

    “东区莲花街景鑫小区。”

    “我送你去前面的公交车站,那里搭车会方便许多。”

    沈梦旦咽下喉间的苦涩,问他:“你有女朋友吗?”

    荀翊脸色一变,语气变得有些不善:“这不关你的事。”

    “没有吧?”沈梦旦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戳到了他的痛处:“我有男朋友。”

    荀翊嚅了嚅薄唇,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就在今天,情人节,我被我男朋友坑了所有家当!我现在要回去找他问个清楚!”

    荀翊叹息了声,淡淡的说了两字:“节哀。”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