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5章 绿豆王八,都是一家

    沈梦旦知道能让孙泉这么抓狂的,肯定是昨天晚上,她盗用他游戏帐号的事情。

    她没有理由不开门,因为她已经迫不及待看他抓狂又绝望的模样。

    卧室的门一开,孙泉就冲上前扣过她的脖子,嘴里嚎着:“老子今天要弄死你这个贱人!!”

    沈梦旦哑着嗓子半晌挤出一句话来:“孙,孙泉……你有本事就弄死我,杀,杀人偿命!咱,咱俩一起,一起玩完!”

    孙泉到底是怕死之辈,看她喘不上气儿直翻白眼,这才狠狠将她甩开,像扔破布般丢到了地上。

    “你给我滚!滚!!”

    说着孙泉将她的东西一件一件儿的丢出了门外。

    “我让你盗我游戏帐号!我让你勾搭大神!你让我丢人也就算了!你知道那些装备有多难打吗?啊!!沈梦旦,咱们真的完了!完了!!再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可能了!”

    沈梦旦上前狠狠推了他一把:“孙泉!你别欺人太甚,凭什么叫我出去?这个月的房租都是我交的!”

    孙泉嘲讽一笑:“那又怎样?别忘了,与房东签下租赁的人是我!谁叫你犯贱呢?我又没有叫你交租金!沈!贱!人!给我滚,立刻!马上!滚!”

    沈梦旦气得眼睛都红了,颤抖着手指着他:“孙泉,你个王八蛋,走着瞧!”

    她拖着行李箱,将屋外散落一地的私人物件一一收进了行李箱里。

    孙泉毫不留情的重重的甩上了门,沈梦旦怄得红了眼睛,拼命的忍着嚎啕大哭一场的冲动。

    待她收拾好行李,突然门又被打开了,孙泉冷声问道:“钥匙!还给我。”

    沈梦旦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狠狠砸向了孙泉:“还给你!我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二月的雨季才刚刚开始,整个城已经被冷雨泡了一个星期,仍旧没有停歇的迹象。

    沈梦旦拖着行李走在寂寞的街头,雨越下越大,她走到一间咖啡店里,点了一杯咖啡。

    咖啡店里放着一首慵懒散慢的爵士乐,她坐在窗前,看着淅淅沥沥的冷雨,拍打在精致的橱窗上,双眸在那模糊璀璨的霓虹里失了焦。

    二十五岁这一年,她活得真是失败,丢了存款,丢了工作,也丢了以为能相守下去的恋情,现在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

    她捧着咖啡,微白的热气,薰得眼睛渐渐泛了红。

    荀翊下午去了公司,忙到晚上九点半,直到黎心箩继凌北之后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阿翊,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哈,大家都到了,就等你了。”

    听着黎心箩甜美的声音,荀翊温柔的浅笑了声。

    “就快了,正在收拾东西,大概半个小时。”

    挂断电话,荀翊收拾好办公桌,将准备好久的戒指拿了出来,他决定就在今晚,结束五年的暗恋。

    荀翊开车来到他们订好的酒吧包间,里面已经完全闹腾开了。

    “生日快乐,凌北。”他将礼物递了过去,凌北没接礼物,而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兄弟,你来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来的大多是凌北大学要好的同学,以及同寝室里的四个室友。

    凌北学的建筑设计,所以荀翊不认识几个人。而且他性子不爱闹腾,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的角落里,与黎心箩聊着天。

    黎心箩的带笑的眼神看着欢腾的凌北,说道:“你明明跟凌北天差地别,却能做这么多年的好兄弟,真是个奇迹。”

    荀翊抿了抿唇,温柔笑了笑:“其实最初,是先认识你,才认识凌北的。”

    “是啊,我和凌北从小就是邻居,他小时候的模样我还记得,流着鼻涕像个混世魔王,老爱欺负人!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鼻涕虫现在长得这么帅了。”

    荀翊安静的听着,心里有点儿吃味,沉默的一会儿,问她:“那我呢?有变化吗?”

    黎心箩失笑:“就你一直都没什么变化,第一天认识你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荀翊拧着眉,一脸纳闷:“那……我是什么样子?”

    黎心箩认真中带了些不知明的感慨:“你是荀翊啊,是所有人眼里‘完美’的代名词。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是在将来,你永远都活得比别人漂亮。”

    听着似乎是夸赞,但荀翊却高兴不起来。

    这样的话他听得太多了,因为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他荀翊,活得比谁都漂亮。

    可是他不完美,也没有别人想的,活得那么漂亮。

    他希望自己在乎的人,可以真正的走进他的世界,他的心里。看到别人眼里,不一样而真实的他。

    “心箩,其实我……”

    他兜在口袋里的手,还握着准备送给她的礼物,似乎手心都在发烫。

    然而还未说完,黎心箩已经被凌北拽了过去,紧紧搂在了怀里。

    俩人一脸甜蜜,黎心箩羞涩的红了脸,推了推他:“凌北,放开我!”

    “我就不放!”凌北爽朗了笑了声,郑重的宣布道:“趁着今儿个热闹,我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我凌北,和黎心箩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荀翊怔忡在那儿,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们幸福笑着的模样,那一瞬的失落与悲伤从心底如潮水漫延开来。

    众人吹着口哨起哄着。

    “凌大帅哥,你真不够意思哈,这革命工作做得真严实!美术系的系花不声不响的就被你小子给勾搭走了!”

    “就是!你们亲一个!亲完赶紧把桌上的酒都给干了!!”

    “快来快来快来,表示一下你的诚意。”

    ……

    在他们幸福的拥吻中,荀翊咽下喉间的酸涩,深吸了口气,悄悄退了幕。

    正走到露天停车区取车时,电话响了,看了眼来电是凌北的。

    荀翊想了想,心情沉重的接了电话。

    “阿翊,你在哪儿呢?怎么一不留神,你丫又给我跑了?!”

    荀翊暗自抽了口气,说道:“你们玩得开心,你知道我不是很喜欢这种闹腾的场合,先回去了。”

    “啧!你等我一下,我下来找你说几句话。”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