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21章 年纪虽小,强大就好

    沈梦旦暗自叹息了声,认识荀翊这些日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给人可以依靠的稳沉。

    本以为人生赢家也不过像他这样,没想到他也有凡人的烦恼啊。

    “怪不得他今天看起来情况有点不对劲儿。”

    聂小哥哥反倒过来安慰着沈梦旦:“放心,荀荀内心是很强大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有什么事情可能难倒他。”

    沈梦旦轻应了声,倒了杯热饮转身去工作了。

    那天荀翊破天荒的交待完剩下的工作,提前离开了公司。

    沈梦旦有点不放心他,追出去时,他已经进了电梯。

    “等等!”沈梦旦挤身进了电梯,给了他一个傻白甜的笑。

    荀翊冷着脸,拧着眉:“不用工作了?”

    “去哪呀?”沈梦旦拍着胸脯说:“我是你的助理,你去哪儿我自然要跟着一起,也好给你打个下手嘛。”

    电梯门关上,荀翊不发一语。

    气氛有点尴尬,沈梦旦打量着他讳莫如深的表情,轻咳了下嗓门儿。

    “其实呢有时候,一些事情不需要自己一个人抗着,谁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糟心事儿,跟知心姐姐说说会轻松很多的。”

    荀翊听着有点儿烦:“你想太多了,我没有什么糟心的事情。”

    沈梦旦挑眉:“行,那你就逞能吧。”

    荀翊去了地下停车场取车,看到沈梦旦还跟着,沉声问:“你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沈梦旦毫不客气的钻进了他的副驾驶座里,从包包里拿出霜补了补妆。

    见荀翊没有开车,拧着秀长的眉提醒了句:“开车啊,看我干嘛?”

    “大姐,你真不见外!”

    “呵呵,是啊,小荀总你千万别跟我见外。”

    荀翊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死皮赖脸,还我行我素的女人。

    荀翊觉得再说下去没啥意义,开车着去了与凌北约见的咖啡馆里。

    去的时候,凌北已经到了。

    见荀翊还带着一个女人,有点意外。

    沈梦旦朝凌北伸出手,自我介绍着:“我叫沈梦旦,小荀总的助理。你好,怎么称呼?”

    “凌北。”凌北与沈梦旦握了握手,眼前的女人与他以往认识的女人截然不同。

    她身上带着属于职场精睿的气魄,整个给人一种凌厉干脆的印象,似乎不太好惹。

    “你喝什么?”荀翊扭头问她。

    “呃……就一杯拿铁吧。”沈梦旦交叠着双腿,坐进沙发椅里,理了理飘到额前的碎发。

    凌北小心脏骤然一跳,不自在的收回了视线,有一瞬被撩到,像是心里有只小猫咪,不经意的撩了一爪子。

    没一会儿,服务员送来了咖啡,沈梦旦优雅的端过咖啡,笑了笑:“你们聊,不用理我。”

    本来凌北是窝了一肚子的火,突然跳出个沈梦旦来,节奏都被打乱了。

    气氛尬到飞起,凌北深吸了口气,才说:“我找你,是想说那个贴子的事情。”

    荀翊不动声色道:“你介意,我就让管理员把贴子都删了。”

    凌北无语的撇了下嘴:“你觉得直接删了能解决问题吗?”

    “我发声明也解决不了问题。”荀翊轻叹了口气:“我想了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任他们去,过一段时间就不再谈论了。”

    “我在意的……”

    “我知道你在意什么,我说过,是真心祝你和心箩幸福。”

    凌北别开了脸,沉默了好一会儿,胸膛巨烈的起伏着。

    沈梦旦看了看凌北,又看了看荀翊,轻轻嘀咕了句:“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矫情吗?”

    凌北猛然看向她,不服气道:“你知道什么?!”

    沈梦旦长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们很奇怪呀,不就是三次元的一些无聊事儿吗?啊?非得拿到现实生活中来说,要是你们现实生活中的感情真的好,管三次元里的那些人说什么?小日子不照过吗?关了电脑,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知道你是谁呀?”

    “你!”凌北瞪着沈梦旦,一句话也反驳不了,因为他发现,她说的好像该死的很正确。

    荀翊拧着好看的眉头看向沈梦旦:“大姐,你能闭嘴吗?”

    “嚯,嫌我啰嗦啊?行,你们讨论,我看啊也讨论不出个什么有效的方案来。”

    凌北又问了句:“申明是不会发了是吗?”

    “我觉得没有必要。”

    “有这么难吗?”

    荀翊点了点头:“对我来说很难,我可以强行删贴,但是没办法对自己对所有说谎,否定那些过往。你问我是不是喜欢心箩,是,我喜欢她。直到现在,就算你们在交往,我也还忘不掉她!”

    凌北冷笑了声:“这算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给我,还心箩带来很多麻烦!”

    “什么麻烦呀?”沈梦旦突然插了句嘴,一脸严肃问向凌北:“我说小弟弟,你未免也太咄咄逼人了,荀翊是脾气好,换别人试试!感情又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要是你女朋友足够爱你,你们俩的感情真的足够好,一个申明有那么重要?”

    “谢谢!我和心箩的感情很好,你又是谁啊?你以什么立场来插手我们的事情?”

    “走!”沈梦旦一把拽过荀翊的手,拉着他起了身。

    “你干什么?”荀翊一脸懵逼。

    “当然是回去!你把别人当朋友,别人未必把你当朋友!根本没有好谈的余地。”

    “大姐……”

    沈梦旦特别强势的拉着荀翊走出了咖啡馆,荀翊看着比他明显娇弱的身板,牵着他走在前面,迎着阳光,那副无所畏惧的模样,莫明的有一种陌生的悸动。

    荀翊无奈的叫了她几声:“大姐!大姐……”

    “你叫个屁啊?!”沈梦旦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死命的拽着他的手,不肯让他回去。

    “你走错方向了!”荀翊铿锵有力的提醒了句。

    沈梦旦猛的顿住步子,四面八方看了看,识了识方向。

    尴尬一笑:“哈哈……好像是走错了。”

    荀翊暗自叹了口气,看了看她紧拽着的手,说了句:“我不会回头再找凌北,你可以放手了吗?”

    “啊?”沈梦旦懵了一会儿,才知道自个儿此时这样暖昧的牵着他的手手似乎很不妥当,于是赶忙甩开了。

    才刚坐进车里,荀翊的手机响了。

    沈梦旦看他表情不对劲儿,提醒了句:“不接吗?”

    荀翊想了想,拿过了手机接了电话。

    那端传来黎心箩温柔甜美的声音,话语间却带着消沉。

    “荀翊,我知道凌北去找你了,我……我有话想对你,我们见个面吧……”

    荀翊果断的拒绝了:“是凌北误会了,我们已经说清楚,你也不要有困扰。好好和凌北在一起,我会祝你们幸福的。”

    黎心箩笑了声,声色沙哑:“好,那就……那就这样吧,再见。”

    挂断电话,沈梦旦将埋在手机屏前的脸抬了起来,长叹了口气。

    她将手腕搭在了荀翊肩膀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随后又语重心长的说了句:“小弟弟,听姐姐一句话,以后呢,遇到喜欢的人,就要第一时间,大胆的说出来!不要害羞,不要害怕。知道了吗?”

    荀翊瞥了她一眼,保持沉默。

    沈梦旦眼里一片了然,不免为他感到遗憾,不过现在似乎说什么都晚了。

    “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你只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就行了,不要再错失第二次。你说你,这么帅,这么有能力,还这么有钱,你怕什么嘛?

    往夸张的说,你小荀总勾勾手指头,一群花痴前扑后继的,一浪赛过一浪。往现实点说,你要是有这个心追一个女孩,肯定没有哪个女孩能抵挡得了你的魅力。”

    不过这个叫黎心箩的,也真个心气高!换别的女孩,说不定就成了。不过也偏偏是黎心箩吧……

    能被荀翊这么喜欢挂念的女孩,沈梦旦还真是好奇了!

    说了这么大一通知心的话,荀翊冷声说道:“我送你回去。”

    沈梦旦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小荀总,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会是条单身狗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荀翊忍不住好奇问了句;“为什么?”

    沈梦旦瞥了他一眼:“我刚才掏心掏肺讲了这么多,你一点儿表示都没有,无疑是往我头上泼了一盆冷水。你总是这样,很容易让人家姑娘误会你不喜欢她。”

    “一堆废话。”荀翊点评了四个字。

    半路上,荀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是个陌生号码。荀翊暗自舒了口气,接过了电话。

    但田甜那嗲声愣是让他狠打了一个冷颤,没能消化过来。

    “荀翊哥哥,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谢谢昨天晚上的款待。”

    荀翊就纳了闷了,昨天晚上吃的饭,不是他妈妈做的吗?要谢,也应该谢他妈妈才对。

    “荀翊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对了,过两天我爷爷生日……他们,他们让我把你带回去看看,荀翊哥哥……”

    荀翊脸部肌肉狠抽了下:“等等,我……我听得不是很明白?”

    “昨天,我们不是见过面了吗?我……我很喜欢你。”

    荀翊眉头一沉,心一狠,破斧成舟道:“吃饭是吗?你定,我现在过来。”

    挂断电话,荀翊看了沈梦旦一眼,在前方调转了个头。

    沈梦旦疑惑的盯着他:“不是要送我回去吗?”

    “有个事要请你帮忙。”

    “啊……”沈梦旦问了句:“有酬劳吗?”

    荀翊不由得好笑:“你不问我是什么事?”

    “有酬劳就行了啊,而且我是很相信小荀总你的人品的,酬劳满意,其它的都!”

    这个大姐,是钻钱眼了吗?!

    荀翊带着她来到了前面的大商场,选了一家知名品牌女装店。

    沈梦旦双眼兴奋得眨都舍不得眨一下,悄咪咪的看了看吊牌价位又打了退堂鼓。

    表面假装着镇定回头看了眼荀翊,问道:“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荀翊抬手看了眼腕表,沉声道:“十分钟之内,你试过的衣服,我都帮你买下。”

    沈梦旦瞪大着眼睛,凑上前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额头。

    “你没发烧啊!”

    “十分钟已经过去了十五秒……”

    沈梦旦这才确定荀翊不是在说笑,指着荀翊一字一顿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沈梦旦‘刷刷刷刷’拿了好几件儿去了更衣室,还一边吩咐着店员。

    “你们一个也别闲着,快快快,拿你们今年最新款,最火爆款,我都要试!”

    荀翊坐在一旁,不敢苟同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女人。

    沈梦旦也不负众望,一分钟换上一套,店员们都乐开了花。

    十分钟里,一共试了九套衣服,荀翊一点儿也不糊乎,爽快的刷卡付了钱。

    荀翊又从这九套衣服里,挑了一套让她换上。

    离开店的时候,店长带着店员排排站在门口深深鞠躬:“客人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哎呀~小荀总,你真是帅呆了!”沈梦旦狗腿的抱着荀翊的手臂,感动得要哭了出来:“姐姐越来越喜欢你了。”

    荀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抽了抽手臂,嫌恶道:“大姐,你脸上的粉蹭我袖子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姐姐刚才实在太高兴了。”

    现在沈梦旦已经把早前的那些别扭与自尊心都丢弃到了九宵云外,这男人嘛,不在乎年纪大小,内心足够强大就好。

    她往镜子里照了照穿上了新衣服,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

    “诶,小荀总,有没有觉得这人还得靠衣装?是不是觉得我一下子就提高了几个档次,变得好看了?”

    荀翊无奈的看了眼沈梦旦,说:“大姐,你冷静点,只是几件衣服而己。”

    “是啊,好几千块一件儿的衣服,还都是别人送的……哈哈哈哈哈……”想到此,沈梦旦又忍不住兴奋了一下。

    荀翊暗暗翻了个白眼,啊,女人。

    她们对好看的衣服,名牌包包,化妆品,有着男人们永远无法理解的热衷与疯狂。

    来到与田甜约好的餐厅,当看到荀翊身边带着一个漂亮女人时,田甜的笑容僵在脸上。

    “荀翊哥哥,你……”

    “她是我女朋友,顺便带她来见见你。”

    田甜一脸委屈仿佛要哭了出来,沈梦旦这才知道,原来小荀总是拿她做挡箭牌了。

    “荀翊,你怎么能这样?!”

    荀翊沉着脸,反问:“我怎样了?”

    田甜擦着眼泪,抽泣着:“你明明没有女朋友,昨天我还见家长了,你怎么可以背叛我?”

    嚯!竟然还见家长了啊?!

    “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根本就没有说过喜欢你,要和你在一起,请你别再自做多情了。对了,昨天那顿饭,是我妈请你吃的。”

    “你!你……我恨死你了!呜……”说着拿起小香包,娇滴滴的哭着跑了。

    待她离开后,荀翊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靠窗的位子很不错。”

    沈梦旦张着嘴讶然的盯着他,可以说是很没绅士风度了。

    “小荀总,你刚才那些话会不会过份了点儿?好歹那也是个娇滴滴的萌妹子啊!”

    “我消受不起这样的娇滴滴的萌妹子。”说着叫来了服务员点餐。

    沈梦旦觉得今天真是的赚大发了,虽然荀翊对不喜欢的人是狠了点儿,但是对她还不错啊!

    “诶,小荀总,你是不是挺喜欢我的?”

    荀翊顿住,抬起眼皮给了一个眼神,让她自个儿去体会。

    “我不是说男女朋友那种喜欢,就是人和人之间啊,那种欣赏还有在一起的舒适。我觉得跟你就挺合得来的。”

    荀翊抽了几张纸巾擦了下嘴角,继续埋头大口的吃着晚餐,似乎根本就没听沈梦旦在叽歪什么。

    沈梦旦一脸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其实你这性格,挺不讨人喜欢的。”

    吃了晚饭,荀翊就直接送沈梦旦回家了。

    临前,沈梦旦感恩戴德的说了一声谢谢,还很热情的站在原地目送着他的车子离开,才美滋滋的走进了电梯里。

    一个人的时候,沈梦旦又惆怅的叹了口气,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会不会受荀翊恩惠太多了?

    不对!沈梦旦甩了甩头,她为这万恶的资本家全心全力的工作,自从上了班,就没有九点前下过班。

    跟他谈奖金,他就摆出一张二百五的脸,拿他点东西怎么了?!

    次日放了假,说是今天要给沈梦旦办迎新会。

    沈梦旦九点半才刚起,就接到了聂小哥哥的电话。

    “小姐姐,你起了吗?等会儿我们一道去接你。”

    “去哪呀?”沈梦旦一边擦着脸,打开了扬声器。

    “去烧烤啊!员工活动都好久没有举办了,我特别兴奋,特别期待。”

    沈梦旦以前是不太喜欢参加这样的员工活动的,因为公司里蛇精病太多。

    为了配合他们,于是也拿出了积极的态度。

    “我已经起了,你们出门了吧?我去楼下等你们过来。先挂电话了。”

    沈梦旦抓紧了时间画了个淡妆,正愁着是穿休闲点的,还是穿淑女点的衣服。

    想了想,选了件中规中矩的蓝色连衣裙。

    在楼下等了一会儿,阳光有点刺眼,沈梦旦戴上了墨镜,不经意间扭过头,被震撼在当场。

    一长排的兰博基尼,正不急不慢的朝她这边驶了过来。

    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不是荀翊那帮子人还是谁?荀翊的小跑车在前面开路。

    此时整个小区的人纷纷伸长着脖子看热闹,兴奋的拿着手机拍照。

    要不是她认识的人,沈梦旦也会拿着手机拍几张照片。

    “小姐姐!”聂小哥哥扬了扬手:“上车!坐我的吧!”

    沈梦旦扯着嘴角笑了笑,上了荀翊的小跑车。

    “小荀总,你们也太惊天动地了,人手一辆兰博基尼,不就出去参加个员工活动吗?至于浪费钱租车吗?”

    荀翊讳莫如深的瞥了她一眼,半晌才说了句:“年终奖,发的。”

    沈梦旦理头发的头顿住,瞪大着眼睛以为误听:“啥?”

    “年终奖,发的。”荀翊提高了嗓音又回答了一次。

    沈梦旦咽口水的声音清晰可闻,心儿噗通噗通的跳着。

    “那……今年年终奖,还会奖一辆兰博基尼吗?”

    荀翊很认真的回答道:“大概不太可能了。”

    沈梦旦别提有多失望,声音都哆嗦起来:“我好像错过了一个亿,心好痛哦。”

    “大姐,你的志向就不能远大一点?”

    沈梦旦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大姐没什么远大志向,就是希望买一套房子。”

    荀翊随口说了句:“那也可能今年年终奖,人手一套房子。”

    沈梦旦立时坐直了身子,不敢相信的问了句:“你认真的?”

    “你拿下易动的再说。”

    沈梦旦拍手笑了出来:“**,你放心,我一定拼尽全力,完全这次使命,让我们公司更上一层楼!”

    一排兰博基尼穿过了这座城,来到了海边,靠港停着一艘豪华游轮。

    “我们要去游轮?”沈梦旦深吸了口气问了句。

    “对啊,我们在游轮上烧烤,游轮里还有泳池。”聂小哥哥说完,一脸失落:“小姐姐,你没有坐我的车,我有点不开森。”

    “哈哈……乖!回去坐你的车。”说着沈梦旦摸了摸聂小哥哥的头。

    陆凯泼了盆冷水,对沈梦旦说了句:“别搭理这货,没点眼力劲儿。”

    聂小哥哥气闷的鼓起了腮帮子。

    几人上了游轮,上面已经让人备好了酒水饮料,还有烧烤用的一切食材道具。

    荀翊就不爱闹腾,拿了钓鱼杆躺在太阳椅上,享受着这难得的假期与闲暇时光。

    陆凯拿出自个儿的小发明开始显摆:“来来来,给你们看件儿好东西,这是我最近发明的小战斗机,它比别的模型多了好多功能,还能在空中变型!”

    “那你赶紧变给我看。”聂小哥哥边烧烤着边往嘴里塞吃的。

    顾易笙笑笑:“我还是喜欢你家那个万能机器人,改天借我回去体验体验新生活?”

    沈梦旦一边帮忙着沐寰宇他们烧烤,一边看着飞机模型在空中变型。

    沈梦旦发现沐寰宇干起活儿来挺利索的,那烧烤的手法堪成专业。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