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25章 这个世界,已经无爱

    荀翊瞥了她一眼,竟然看她在玩完美神域,还是挺惊讶的。

    沈梦旦正在妖怪峡谷的沼泽地杀怪,杀一只炎狼有可能爆出红水晶,用作法器加持。

    荀翊若有所思的问了句:“你也玩神域?”

    “怎么?我不能玩神域?”

    有时候荀翊觉得沈梦旦很讨厌他,因为不管他说什么,她总是高调呛声。

    以前……嗯,在未发生这些事情之前,他也以为,这个女人没有一处是会让自己看上的。

    现在的情形,怎么失控到面目全非了呢?

    荀翊暗自抽了口气,问她:“你很讨厌我?”

    沈梦旦失笑:“讨厌啊,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讨人厌吗?”

    “哪里让你讨厌了?”

    “哪里都让我讨厌。”

    问题似乎又绕回了原点,其实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粉到深处自然黑,沈梦旦之所以讨厌荀翊,还不是因为无聊的‘大人’自尊心。

    比她小四岁多,比她有钱,比她有前途,比她学历好,比她家世好,比她成熟稳重。

    哪哪都比她好的毛头小子,都没正正经经的说过喜欢,还特么到头来,想要睡她?

    不弄死这丫的,难泄心头之恨!!

    “你到底滚不滚啊?”沈梦旦现在见他就烦,恨不得踹他两脚。

    “怎么滚?”

    “嚯,怎么滚还让姐姐来教你?在地板上躺平身子……”

    “然后呢?”荀翊冷着脸问。

    “轱辘轱辘滚蛋啊,还有什么然后?”

    荀翊拿过床上的抱枕,半躺到了床上,耷拉着眼皮打量着她。

    沈梦旦回头瞧了他一眼,总觉得有点小无赖样。

    她摔下鼠标,双手插腰走到床前:“小荀总,你这样像个无赖你知道吗?”

    “是吗?我困了,不想走了。”

    “你这样我很为难。”

    “我又不会强迫你,没什么好为难的。”荀翊径自拉过被子,就要睡觉。

    沈梦旦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荀翊就这么一本正经的耍起了小无赖。

    见他这晚是赖定在这儿了,沈梦旦也只好任他去。

    回到电脑前,她发现好不容易掉血杀掉炎狼爆出的红水晶被别人给抢了。

    沈梦旦打不过人,只得跟这无耻的妹子理论。

    玛丽莲梦旦:美女,这炎狼是我杀的,你怎么可以抢我的东西呢?

    小彩带飘飘:东西掉在地上好久都没捡,所以我捡了,怎么就成了你的了呢?现在在我的宝库里,你有本事就抢回去呗!

    玛丽莲梦旦:我刚才是有事儿走开了一下,才没来得及捡的。你这人怎么这样!

    小彩带飘飘:别废话,那么,那么就滚。像你这么菜,杀个炎狼血都快掉没,我也觉得真是好可怜。

    沈梦旦气极,果断的杀了过去,结果……被人一招给秒了。

    小彩带飘飘得意的在空中转了一圈,又做了一个鬼脸。

    沈梦旦研究了半天,放了一个晕眩技能,攻击性实在太差,并未给对方造成有效的伤害。

    本想叫帮手,可扁舟今晚没有上线。

    小彩带飘飘:就这点能奈?你杀不了我,那我只好杀你了!

    小彩带飘飘又秒了她一次,作为长枪玩家,女孩子玩得比较少,而且属于攻击性较强的职业。

    小彩带飘飘的等级在沈梦旦之上,其实操作真心很一般。

    但遇到沈梦旦,算是能立于不败之地,完虐她到死。

    沈梦旦职业是医师,攻击性在几个职业中最弱,属于辅助修复型职业。

    眼看被杀一次,好不容易积累的经验值就要掉一大截,沈梦旦心在滴血。

    可被人这样欺负,沈梦旦又不想认怂,瞥了眼似乎已经睡着的荀翊,眼前这么个职业玩家,小彩带飘飘算个蛋蛋!

    沈梦旦从椅子上跳起,跑到了床前,盯着他看了许久,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荀翊,荀翊……小荀总?你睡着了?”

    荀翊好看的浓眉蹙了蹙,眼睛慵懒的眯开了一条缝。

    刚才确实差点就睡着了,被沈梦旦又给拉回了神智,

    “怎么了?”荀翊声音略显嘶哑,清了清嗓门儿。

    “帮我杀个人吧。”

    荀翊刚睡醒,脑子还有些浆糊,听到这句话,惊了下,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

    “你想请我帮你杀人?”

    “不行吗?”

    荀翊从床上坐起,一脸严峻道:“请我杀人,很贵。”

    沈梦旦脸上的肌肉抽了下,不死心的问:“多贵啊?”

    “我想想。”荀翊一本正经的想了一会儿:“算了吧。”

    “为什么。”

    “我想了一下,你支付不起。”说罢,翻了个白眼又躺了回去继续睡。

    这是要追她的节奏吗?不对,他根本没想过要追她吧?

    这条小公狗只是想睡她!所以现在没吃着,又开始拽成二百五了。

    泥马,太现实了!!

    沈梦旦愤恨的朝荀翊比了一个中指,心情不爽的回到了电脑前。

    想着,先挂机,等扁舟上线,弄死那小婊砸!!

    此时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看了眼窗外,狂风加暴雨的,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沈梦旦拿了睡衣走进了浴室。

    听到浴室关门声,荀翊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了眼浴室,随后慢条斯理的起身坐到了电脑前。

    看到她的游戏人物,荀翊半眯着惺忪的眼聚了聚神。

    随后又调出资料看了看,说不惊讶是假的。

    “扑,没未来。”

    原来沈梦旦就是困倚扁舟身边的扑,看了看记录,刚刚被人杀了四次。

    系统弹出提示匡——您确定要向玩家小彩带飘飘发起挑战?确定。

    界面进入了游戏擂台。

    小彩带飘飘:哈哈……你还没被我杀够啊?那我今天……

    玛丽莲梦旦:死去。

    还未等她嘚瑟完,荀翊把人给秒了。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玛丽莲梦旦用时三秒胜出玩家小彩带飘飘。

    继续发起挑战。

    小彩带飘飘:刚才是我大意了,正式开……

    玛丽莲梦旦:死去。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玛丽莲梦旦用时两秒胜出玩家小彩带飘飘。

    继续发起挑战。

    小彩带飘飘:你是不是找了帮手?有种就自己……

    玛丽莲梦旦:给我死去。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玛丽莲梦旦用时三秒胜出玩家小彩带飘飘。

    继续发起挑战。

    这回小彩带飘飘竟然一句废话也没有,上了擂台就开干。

    荀翊挑了下眉尾,操作溜了很多,看来是换人了。

    玛丽莲梦旦:照样死去。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玛丽莲梦旦用时十秒胜出玩家小彩带飘飘。

    继续发起挑战。

    系统提示——玩家小彩带飘飘拒绝了您的邀请。

    再继续发起挑战。

    系统提示——玩家小彩带飘飘拒绝了您的邀请。

    荀翊拧着眉,确定小彩带飘飘在地图上的位置后,传送门过去。

    小彩带飘飘见她又来了,心有余悸,下意识就要逃跑。

    荀翊追了上去,红名又把她杀了。

    小彩带飘飘:你特马疯了?我把东西还给你就是了,你干嘛找帮手追着我杀啊!欺人太胜了!

    玛丽莲梦旦:继续死去。

    荀翊打开记录,刚好死八次,双倍奉还。

    前后用时不过五分钟,荀翊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床上继续睡觉。

    却发现小彩带飘飘把整个帮派的人都叫了过来,围堵了她。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困倚扁舟已上线。

    系统提示——您已对您的好友困倚扁舟发起召唤。

    困倚扁舟才刚上线,连热身准备都没有,被召唤着陆后看到眼前的情景,下意识就开始放技能。

    困倚扁舟:我去,这什么情况?

    玛丽莲梦旦:被帮派追杀了。

    困倚扁舟:怎么会???

    困倚扁舟查看了下帮派,帮派组织两千余人,参加追杀人数八百余人,今晚能来的都来了。

    这还是第一次俩人配合得这么溜,困倚扁舟用膝盖想就知道坐在电脑前的是另一个人。

    困倚扁舟:不行,人数太多,迟早得玩完。现在怎么办?

    玛丽莲梦旦:别说话,听我的,继续干。

    荀翊本来是想,等下把这些人引到陕谷,找小伙伴登他的号,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现在,坐在电脑前的困倚扁舟是绝望的。

    就在荀翊要给困倚扁舟治疗加持时,‘啪’的一下,断电断网了。

    荀翊:“**。”

    突然浴室里传来一道重击与尖叫声,荀翊心头一跳,没有多想冲进了浴室。

    只见沈梦旦跌倒在浴室里,赤果果的,额头嗑出了一个血口子。

    “大姐!”荀翊冲上前一把就把赤果果的沈梦旦抱起。

    沈梦旦嗑得头一阵阵晕眩,荀翊拿过毛巾折叠了几下压在她的伤口上。

    荀翊将手机搁到了一旁,本想问她情况。

    却一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他喉结滚动了下,默默收回了视线。

    见血止住,荀翊长长舒了口气,拿过浴巾将她裹了个严实,抱她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半晌,沈梦旦脑子才渐渐好使了些,只是还疼得厉害,并带有晕眩。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荀翊抓过她要去碰伤口的手,拧眉道:“别碰伤口,手上细菌多,血已经止住了。”

    “谢谢你小荀总,要不是你……”沈梦旦意识到什么,猛的顿住。

    荀翊心虚的别开了脸去。

    沈梦旦又气又恼又万般羞耻的愤然坐起身,动作太大,头的晕眩感更强了。

    “你说实话,你小子是不是占我便宜了!!”

    她粗暴的扣过他的领子恨声问。

    荀翊拧着眉,解释着:“刚才那种情况,我没想太多。”

    “我不听这些!你对我做什么了?看到什么了!阿西!!臭小子,信不信我弄死你啊!”

    荀翊脾气向来不温不火的,可这一晚上碰铁板的次数实在太多,让他也很气恼。

    他拽下了沈梦旦的手:“我是看到了,大姐你身材不错!还要怎样?”

    “你闭嘴你闭嘴!!”沈梦旦抡起小拳拳一顿乱捶。

    荀翊气到爆炸,一张俊脸憋到充血,突然愤身而起。

    沈梦旦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有点吓到,见他不但不肯认错,还这么强势就更是火上烧油的节奏了。

    “你这什么态度?不准备好好道个歉?还一脸理所当然!你有没有羞耻心呀你?!”

    荀翊铁青着脸,面无表情地开始解着衬衣的扭扣。

    “你,你想干什么?你这个禽兽!!”

    沈梦旦抱过被子,红着眼睛怒吼了声。

    “大姐,我身材也很好,那次你也看到了吧?你要是觉得吃亏了,我脱光了再给你看一次。”

    “你疯了吗?你个臭流氓,谁要看你了。”沈梦旦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荀翊甩到手里的衬衣,动作利落的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

    “大姐,你至于吓成这个样子?”

    耳畔传来荀翊字正腔圆的磁性嗓音,沈梦旦吓得身子一僵,缓缓扭头看向了他,尖叫出声。

    沈梦旦手脚并用,一顿猛锤猛踹。

    荀翊一个翻身用力的将她压在了身下,冷笑了声:“你再动。”

    “臭流氓!”沈梦旦满是不甘心情愿,声音带着哽咽的颤抖。

    “大姐,讲点道理行不行?那是特殊情况,你以为我想看?”

    他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沈梦旦最后的那点自尊点也被凌迟得支离破碎。

    “我就是摔死也不关你的事,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不小心让你看到,污了你的眼睛!!”

    荀翊快纳闷死了,无奈道:“你到底想怎样?”

    “你道歉!再滚出去!”沈梦旦咬着唇哽咽着。

    “道歉可以,不会滚出去。”说着,他翻身躺平了,拉上被子睡觉觉。

    沈梦旦现在可伤心了,被一个毛头小子看光光了,真是奇耻大辱!

    漆黑的卧室,细细的抽泣声断断续续的。

    荀翊拧着眉翻了翻身,搞得自己好像一个混蛋。

    荀翊转过身,往沈梦旦身边靠了靠,安抚着:“大姐,你别哭了,是我不对。”

    不安抚还好,一安抚沈梦旦更矫情委屈到难受想哭。

    荀翊头都要炸了,他也想不通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姐,你究竟在委屈什么?我才觉得很委屈啊!你知不知道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来都是被人捧着的。”

    “遇见你之后,被你打耳光,骂小公狗,叫我滚……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对待?再说刚才你觉得自己有没道理没有?那是特殊情况,我又不是故意的。”

    沈梦旦虽然没说话,但是荀翊的话听进去了。毕竟这是小荀总平生第一次,一口气委屈巴巴的说了这么多!

    自我检讨了一番,确实矫情了点儿,但他也不是一点儿错也没有吧?!

    她好歹洁身自爱了这么多年,而且遇到这种事,她有点慌。

    现在心里更是乱糟糟的一团,什么也理不清楚。

    见她不哭了,但也没有说话,荀翊悄悄又移了移身子,从身后将她搂进了怀里。

    沈梦旦心脏突突的跳着,瞪大着双眼,盯着无尽的漆黑紧张到不行。

    “头还疼吗?”

    “有点……”沈梦旦难为情的沙哑着嗓音回答着。

    “睡吧,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嗯。”

    沈梦旦冗长舒了口气,脑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睡了过去。

    次日,冷风依旧喧嚣,一次台风过境还未退去,三十几度的高温一下子降到了十来度左右。

    昨日还短袖长裙的,今天人们出门都裹上了外套。

    沈梦旦退了房,拖着行李站在酒店门口,额头上的血口子结了痂。

    她皮肤白,所以伤口看着有点吓人。

    情绪似乎依旧消沉低落,看到荀翊从停车库里将车开过来,只是沉默的拖着行李走了过去。

    荀翊接过她的行李箱,轻轻瞥了她一眼,将行李箱提到了车子后备箱里。

    荀翊别提有多郁闷了,关系弄得这么僵这么尴尬,他也很无力啊!

    也许从小就比别人得天独厚惯了,很多时候确实比较自我独裁。

    可是也没那么糟糕不可理喻吧?怎么到了沈梦旦这里,他就瞬间成了一个被嫌弃到彻底的混蛋?

    车子平稳的向前驶去,荀翊低哑着嗓音说道:“先去医院。”

    “哦。”沈梦旦消沉着脸,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象。

    之后荀翊也没再说话,将沈梦旦送到了医院,做了个脑部,有点脑震荡,最好是在医院里观察三天。

    伤口又细细清理了下,沈梦旦想了想对医生说:“我还是不住院了,脑震荡自己会好的。”

    见她坚持,荀翊才说:“那就再休息一天去上班,你现在住哪儿?”

    “不用了,我会自己回去的。”

    见她从酒店出来就没正眼看过他,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荀翊心里很不好受。

    “好吧,你自己安排。”

    荀翊给她先交了医疗费用,走出医院时,沈梦旦一脸严肃问他:“刚才缴了多少钱?我还你,晚点打你卡上。”

    “没多少,不用了。”

    “要的,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怎么能占这种便宜?”

    荀翊气得脑仁疼,脱口说了句:“这种便宜你也不是没占过,现在要计较得这么清楚做什么?”

    沈梦旦心口一紧,羞恼道:“对,我是占过你一些便宜,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我不想到时候跟一个小鬼不清不楚的。”

    “沈梦旦,我知道了!你用不着这样提醒我,你当我荀翊是什么人?用得着缠着你?”

    沈梦旦咽下喉间的苦涩,狠狠抽了口气。

    “我很清楚你是荀翊,是用不着缠着我,那最好不过。”

    “这里很好打车,我就先走了。”

    荀翊没再看她一眼,转身钻进车子,快速消失在公路尽头。

    沈梦旦目送着他的车远去,默默收回了视线,拖着李行拦了出租车。

    新租的地方离市区有点远,公寓很老旧了,但胜在便宜。

    合租的是一个与她同龄的妹子,第一次搬过去时,那妹子正在大厅里做直播。

    画着很浓的妆,穿着也比较性感。

    沈梦旦挤出一个微笑与她打招呼,她瞥了她一眼,当作没有听到。

    沈梦旦想,可能是在直播不方便,自己找了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搬来的第一天,感觉并不好。

    这妹子实在太极品,厨房里的盘子碗都长青霉了,也没洗。

    洗手间里用完的大姨妈巾堆到发臭,沈梦旦差点就吐了出来。

    要不是交了半年押金,她真的想搬出去。

    黑着脸做了一天的大扫除,总算把屋子收拾得干净了。

    室友妹子做完直播就出门了,打电话好像是约了男朋友。

    沈梦旦洗了个澡,拿过电脑躺到了床上,感觉很累。

    昨天突然断网,也没有等到困倚扁舟,不知道现在上没上线?

    沈梦旦登了游戏,才刚一出现,特马的就被人给杀了!

    什么仇什么怨啊?戾气这么重!!

    疑?扁舟有留言。

    沈梦旦打开留言,看得莫明奇妙。

    困倚扁舟:**!!哥们,你人呢?人呢?!什么情况????

    困倚扁舟:我被你玩死了!

    困倚扁舟:我真的觉得我被人玩了!

    困倚扁舟:我第一次怀疑人生了,这个世界还有爱吗?

    困倚扁舟:这个世界已经没爱了吧?逼我换小号的节奏。

    最后一次的留言,是在凌晨三点。

    困倚扁舟:你被盗号了吧?谁会盗你的号?千万别上线,咱俩都被通缉了,一出现就会被杀。这段时间我不上线了,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188……。

    这字里行间,充满了无奈还有心酸与深深的绝望,沈梦旦眨了眨眼睛有点懵,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一群人拿着武器朝她杀了过来,她吓得手一抖,赶紧下了线。

    “卧操,什么情况??”

    沈梦旦想了想,拿过了手机犹豫了下,还是有点点紧张的打了困倚扁舟留下的号码。

    等了好一会儿,那端终于接听了。

    耳畔传来的声音,特别的低沉好听,而且浑厚有力。

    “哪位?”

    “呃……困倚扁舟?”

    那端顿了下,笑了声:“梦旦?”

    “啊,是我。没想到你的声音这么好听。对了,游戏里是个什么情况?我一出现就被人给杀了。”

    困倚扁舟:“我想你肯定是被盗号了,昨天我一上线,就被你召唤了过去,一整个帮派的人围着我们杀。还下了通揖令,我现在也是懵得很。”

    沈梦旦一脸纳闷:“不会吧?还有这样的事?谁会盗我的号啊?”

    困倚扁舟:“那人的操作,绝对不是一般的玩家。感觉倒像个神级玩家。我也想不通,一个神级玩家,怎么会盗你的号。”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