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37章 你好好的,我好好的

    “你让我走,你确定吗?我这么好,会有很多,很多女孩子喜欢我,说不定……我很快……就喜欢别人了。”

    荀翊眼眶越发绯红,声色沙哑得不像话。

    他想听到沈梦旦让他留下的话,哪怕是一个确定的眼神,他也会义无反顾的。

    “那,那她肯定会比我好。”

    荀翊狠抽了口气,“你为什么就不能说句真心话?”

    “等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荀翊,别犟了,跟你妈妈回家吧。”

    荀翊无力的问她:“需要多长时间?”

    沈梦旦埋下了头,“我不知道。”

    荀翊赌气,沉声而绝决的说:“太久了,我就不等了。你想清楚,我很难追。”

    沈梦旦埋着头不说话,荀翊眼里最后的希冀,终究被失望替代。

    他淡然的收回了视线,转身与她擦肩而过,没有回头。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当天回去后,沈梦旦接到了荀妈妈的电话。

    “我听说你怀了孩子,明天我陪你去一趟医院。”

    沈梦旦心情凝重得喘不过气来,冗长叹了口气,“阿姨不用了,我天自个儿去就成。”

    荀妈妈冷笑了声:“你既然口口声声说这个孩子是我们荀翊的,那我们荀家必然会负责到底。”

    “其实……”沈梦旦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

    其实怀没怀孕,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那就这样吧,明天早上八点,你别吃早饭,我叫车到你们楼下接你一道过去。”

    沈梦旦挂断电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疲惫万分。

    门突然被敲响,只见沈妈妈站在门口,搓着手欲言又止。

    沈梦旦轻轻叫了声:“妈,你有什么事找我?”

    沈妈妈这才走了过来,坐到了她床沿,无奈的看着她说:“这次是妈妈把事情给搞砸了,荀家人是不是不高兴?”

    沈梦旦笑笑,握过了母亲的手,“管他们高不高兴,妈你别往心里去。我又不是嫁不出去是吧?偏要攀荀家的高枝。”

    沈妈妈还是觉得心里难受:“那你跟小荀……”

    “妈,你别的担心我,其实我觉得这是我跟他之间的考验吧,只要有一个人没有迈过这个难关,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以后。”

    “看得出来,你其实还是很喜欢小荀的,对不对?”

    沈梦旦抿唇浅笑,悄悄红了眼睛。

    “是挺喜欢的,但是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他和他妈妈产生隔阂。我觉得我爱他,不是让他与自己家人和朋友分离。”

    “梦旦,如果妈妈再有用一点,如果你爸爸还活着,就不会让你承受这么多的压力。”

    “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比想像中的要坚韧得多。

    次日,荀妈妈独自一人前来,带着沈梦旦去医院做了一个检查。

    当天便拿到了检查结果,荀妈妈看着检查结果,气得手都在抖,将检查书丢在了沈梦旦脸上。

    “你自儿个看看,你就这样骗我儿子的!我们荀翊单纯,也不带你这么玩弄人家的!”

    沈梦旦捡过检查报告,嗯……月经不调。不是怀孕就放心了。

    “阿姨,这次确实是个误会,是我没说清楚,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荀翊有多伤心你知不知道?他昨天回酒店,就一直把自个儿关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看他那样,你的良心会不会也有点不安?”

    沈梦旦咽下喉间的苦涩,“我会与他解释……”

    “不用了!你以为别再出现,也别再花言巧语骗人了,就到此为止吧。”

    荀妈妈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快步离开了。

    沈梦旦无力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整个脱力的坐在了长椅上。

    此时突然电话响了,是沈妈妈的。

    “梦旦啊,检查结果……”

    “妈,没有,都是误会。”沈梦旦还想说什么,抿了抿唇,又什么都没说。

    沈妈妈不想给她太大压力,假装着若无其事的笑笑:“妈妈中午炖了汤,补身子的,你快回来吧。”

    “好。”

    荀翊回到了b市,休息了足足一个星期,才回了公司上班。

    小伙伴们觉得**这次回来人消沉了许多,纷纷猜测,估计是老婆飞了。

    一个星期后,沈梦旦接到了一个意外的来电,韩舟。

    “许久都没联系了。”

    沈梦旦讶然,“阿舟?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韩舟:“问小荀总呀。”

    沈梦旦疑惑:“你什么时候跟……跟荀翊这么熟了?”

    韩舟:“自你回去之后的一个月里,可发生了很多事情。”

    沈梦旦:“听着也感觉发生了许多不可不可的事情。”

    韩舟:“怎么样?在家里呆得也够长时间了,有没有兴趣回来上班?”

    沈梦旦失笑:“你聘我啊?不会这么狗血吧?玩游戏结交了有钱人,原来还是某企业的**。”

    韩舟:“嗯,说不定你可以期待一下。”

    沈梦旦收敛了笑,“真的假的?”

    韩舟:“其实,我就是韩舟。”

    “原来你姓韩呀,名字挺好听的,有点熟悉呢……”沈梦旦顿了顿,“韩舟???”

    韩舟:“是我,你们之前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易动与龙行天御的合作促成者,可是你沈大美女。”

    沈梦旦疑惑:“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韩舟:“其实刚玩神域的时候,挺无聊的,后来遇见你了,你技术这么差,话又这么多,带着你带挺有成就感的,玩着玩着还有点上瘾。”

    沈梦旦抽了抽嘴角,“韩总,您可真会埋汰人啊。”

    韩舟轻叹了口气,“可没像你这样抹黑我的人格。”

    “呃……”沈梦旦抹了把冷汗,“那不是,喝高了,断片了,有点那啥吗?都是误会!误会!”

    韩舟难免八卦的问了句:“你跟小荀总咋样了?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啊?”

    提到这个沈梦旦心就纠结了许久,“怕是难了,我们现在正在闹分手呢。”

    韩舟兴奋道:“真的?什么时候分手?等分手了告诉我确切时间。”

    沈梦旦黑线,“你想干嘛?”

    韩舟:“抢人啊,虽然吧,君子有成人之美,可是你跟小荀总不可能了,我就能光明正大的追求你了不是?”

    “韩总,您快别逗了。”沈梦旦知道他没事儿就来兑她了。

    韩舟也不跟她开玩笑了,说道:“认真考虑一下,你要是因为小荀总的关系,那就直接来易动上班。”

    沈梦旦一听,有点心动了,其实她想了许久,也想着要回去上班的事情。

    事情与荀翊闹得这么僵,有点儿不好开口。

    “那荀翊那边……”

    “易动我还是有股份权的,安排个人进去,没什么吧,行了,你什么时候想来上班,就直接给我个电话。”

    说着,韩舟便挂断了电话。

    沈梦旦看着黑屏的手机,脑海里总是不断回想起荀翊离开时的表情。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气消了,有没有冷静下来?

    荀翊下意识看了眼手机,心里隐隐带着期待,明知道越是期待只会越让自己受伤,认清楚现实。

    突然手机响了,荀翊第一时间丢下手里的工作,接过了电话。

    那端传来黎心箩甜美关心的询问:“荀翊,你还在加班呀?”

    “嗯,还有些工作需要处理。”

    “我正好和朋友逛街,经过你们公司楼下,带了些宵夜,想上来送给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荀翊想了想说:“你上十六楼来。”

    “那好,我就上来了。”

    等了几分钟,只见黎心箩穿着一件咖啡色的长款尼子大衣,卷头,红色的小毡帽,精致得像个洋娃娃。

    “久等了,吃吧。”说着黎心箩将带上来的吃的搁到了荀翊的办公桌上。

    “谢谢。”荀翊埋头认真吃东西,没有多余的话。

    黎心箩坐在一旁看了看他的办公室,笑道:“我还是第一次来你的办公室,挺好的。书架里的书,我可以看吗?”

    “可以,你看吧。”

    黎心箩微笑着起身,去书架挑了一本书,假佯的坐在了一旁,悄悄打量着荀翊。

    直到荀翊吃完擦了擦嘴,“谢谢你的款待,下次请你吃饭。”

    黎心箩失笑,“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太晚了,你不回去?”

    黎心箩回头看了眼窗外,“好像下雨了诶。”

    荀翊加快了手里的工作,“那我等下送你回家吧。”

    “嗯。”黎心箩漂亮的小脸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黎心箩等到十一点,荀翊才加完班。

    “抱歉,早知道让你先走,都这个时间了。”荀翊收拾了下办公桌,拿过了车钥匙与手机,“走吧。”

    “好。”黎心箩心情很好的跟在了荀翊的身后。

    高中的时候,荀翊也曾与顾北一道去过黎心箩家里做客,所以他是知道黎家的路。

    黎心箩从后视镜里一直打量着他,想了想问了句:“你和她……分手了吗?”

    荀翊瞥了她一眼,沉默了许久,才说:“没有。”

    黎心箩的笑容僵在脸上,“可是听说,你和她已经分手了。”

    “道听途说的事情,总是有许多不真实的成份在里面,不能尽信。”

    黎心箩失落一笑,“是她不愿意分手吧?”

    “是我不愿意。”

    黎心箩整张小脸已经彻底的扭曲了。

    “为什么?”

    荀翊嚅了嚅唇,“没有为什么,如果一段感情经不起任何考验,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当初还要说喜欢?”

    黎心箩咽下喉间的苦涩,半晌才道:“你说得对,有太多感情,总是那样轻易的放了手,就再也没有了以后。”

    荀翊认真的点了点头,“所以我们不合适,所以,你和凌北才没有结果。”

    “真的好可惜。”黎心箩双掌捂着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丢脸的泪水,“在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却没有告诉你,其实我也喜欢你。”

    “那是因为有凌北。”荀翊直接得让人不知所措,“其实你心里是喜欢凌北的,相比我和凌北,看似你一直在被动,其实占有主动的先机。就算你最后选择跟我在一起,你也会想,为什么当初选择的不是凌北?”

    “不是这样的。”

    “有句歌词说得很对,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黎心箩看着他,竟无言以对。

    荀翊提醒了句:“到了。”

    黎心箩猛然回过神来,失笑,“荀翊,我现在才发现,以前真的一点儿也不了解你。从进入你的公司,到刚才你的这番话,让我感觉在面对另一个陌生得像从未认识过的人。”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荀翊想了想说:“我们都在成熟变化,没有人会停留在原地一直等待着一个不定性的结果。”

    黎心箩感叹道:“你啊,一本正经起来样子,真不怎么讨人喜欢。不过……还是祝你幸福。”

    “同样祝你幸福。”

    黎心箩下了车,没有回头,释然一笑。

    或许还有留恋,在今晚之后就全部放下来。

    他说得对,没有人会停留在原地,等一个不定性的结果。

    他不是她要等的人了,要不起也等不起。

    沈梦旦回b市的那天,在火车上犹豫了许久,才给荀翊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他会接吗?那天说了那么多绝决的话,是不是已经……没有以后了呢?

    他最终没有接,沈梦旦心里有些失落,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睡了一小会儿。

    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她看了眼来电,心脏不由得加快了许多。

    深吸了口气,沈梦旦接了电话。

    “荀翊。”

    那端的声音依旧清冽,透着疏远,“找我什么事?”

    沈梦旦嚅了嚅唇,轻轻说了句:“我回来了。”

    荀翊沉默了许久,才说:“那又怎样?”

    沈梦旦艰难的从喉咙挤出声来,“想争取一下,看看我们的爱情,对否开花结果。”

    荀翊紧了紧手机,喉结滚动。

    “你不是放弃了吗?”

    “我没有说放弃,只是当时那个情况,我不想让你跟家人闹得太难看。”

    沈梦旦顿了顿,继续道:“阿姨之所以不能接受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她没有错。一开始,我们之间的误会确实有点多,而且……我确实也没有那么优秀。”

    荀翊眉头沉了沉,“你用不着把那些话放在心上,只要我觉得你好就可以了。”

    “荀翊,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我们确实欠缺了考虑,才会让彼此陷入那样的境地。”

    荀翊轻应了声,“是我不够强大,不能保护好你,也没有事先说服家里人,给你造成了困扰。”

    沈梦旦失笑,“所以,在我们还没有强大到面对这些时,好好加油努力。我会把自己变得更优秀,直到足够优秀到能配得上你。”

    荀翊会心一笑,之前所有的阴霾在这一瞬间一扫而空,“我也会把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谁也不能伤害到你。”

    在此之前,他们只能把这份爱情悄悄埋藏,同风雨,共进退。

    沈梦旦下了车,已经晚上八点,在走出安全出口时,她突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也许是心有灵犀,荀翊也同时看到了她,朝她招了招手。

    沈梦旦快步拖着行李朝他走了过去,在他跟前站定。

    他依旧笑容干净,搁那儿一站就像小太阳,温暖着她的心。

    他脱下羽绒衣给她披上,顺势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

    “走吧。”

    “去哪啊?”

    “你不会是想去酒店过夜吧?”荀翊轻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你回来我怎么能让你住酒店?”

    “但是……你知道我现在也不会去你那儿。”

    “放心吧,不是我的房子,是刑昭那儿有间空房子,可以住。他放那儿也没有租出去,我跟他说好了,便宜租给你。”

    沈梦旦失笑,“小荀总你可想得真周到。”

    “你要回来工作吗?”

    沈梦旦坦诚道:“韩总给我打过电话,他想让我去易动那边,做策划营销。”

    荀翊点了点头,“那也挺好的,不一定要回龙行天御。”

    说着,将她的行李放到了车子后备箱里,“想到要来接你,开了辆比较实用的。”

    沈梦旦长叹了口气,“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像啊。”

    荀翊失笑,替她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车子慢慢驶上环形公路,开了暖气,沈梦旦也不觉得冷了。

    “阿姨她……没有再说你吧?”

    荀翊讶然,“说我什么?”

    “说你怎么这么没眼光,找了这么个女朋友。”

    荀翊笑笑沉默了一会儿,提醒了句:“把安全带扣上。”

    沈梦旦无奈一笑,听话的扣上了安全带。

    “我妈那人心气有点高,但人其实没有恶意。”

    沈梦旦点了点头:“我不会放心上的,她是你妈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还把你生得这么好看,教得这么好,如果我有个这样的儿子,指不定我会更气,根正苗红的小崽子偏偏要吊歪脖树上,你说气不气?”

    “那你是歪脖树?”

    “啧,我就打个比方。”

    “比方你是颗歪脖树,要怎么给长直了。”

    沈梦旦要不是见他在开车,就一脚丫子踹过去了。

    “认真开车!瞎叨叨什么?!”

    荀翊失笑,“不是一开始你找我叨叨的?”

    “那你不能自觉点,别答理我吗?”说着沈梦旦傲骄的撑着下巴扭头看向了车窗外。

    车子下了环形公路,又行驶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刑昭的房子。

    看着山庄里独立的小洋楼,沈梦旦咽了咽口水。

    “刑昭打算收我多少大洋一个月呀?”

    荀翊拿出钥匙开了门,笑了笑,“这个嘛,我就不清楚了,你自个儿去问问他。反正跟他打了招呼,他也说便宜租了。”

    “呵呵呵……你们要不要一个个都这么壕啊?”

    房子看着挺大的,收拾得很干净。

    “他不在这儿住还收拾啊?”

    “每一周有钟点工来收拾两次,柜子里应该有新的未拆封的床上用品。”

    荀翊替她将行李提到了二楼,沈梦旦看了眼上面的楼梯,“这有三楼呀?”

    “三楼是个阳台,和一个露天泳池。”

    荀翊将她的东西提到了主卧,“这个房间的光线应该是最好的,你要是不喜欢,还有另外两间房。”

    “不不不,不用这么麻烦了,就这间吧。”沈梦旦长叹了口气:“有这么好的房子,让我睡沙发都行呀。”

    休息了一会儿,荀翊说道:“我去烧壶水。”

    沈梦旦朝他挥了挥手:“去吧去吧,我也赶紧收拾一下铺个床,天也不早了。”

    荀翊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了卧室。

    等铺好床,沈梦旦也不知他何时站到了门口,她冲他笑笑,“水烧好了?”

    “是啊,先喝杯热茶吧。行李可以明天再慢慢收拾。”

    沈梦旦想了想,点了下头,与荀翊一道儿去了大厅。

    荀翊在大厅的抽屉里找了找,拿出一张影碟,“看电影吗?”

    “好啊好啊。”沈梦旦挤出一个笑容,暗自抽了口气。

    荀翊放好挑出来的影碟,坐回了沙发上。

    影片叫《遇见你之前》,是前几年的老片了。沈梦旦听人提过,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影院看。

    看到最后男主死的那里,沈梦旦哭得稀里哗啦,荀翊给她递着纸巾,顺着她的后背。

    “以后还是挑喜剧看吧,你们女生的泪腺真是太发达了。”

    “荀翊,荀翊……”沈梦旦抱着荀翊又一个劲儿的哭,似乎联想到了很多不好的。

    荀翊轻叹了口气:“怎么了?”

    “你要好好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荀翊失笑,“我会永远都铭记曾经对你许下的承诺,我会好好的,只有我好好的,才能更好的照顾你,陪着你。”

    沈梦旦抽泣着,”你没有忘了我们的承诺就好。”

    “困了吗?”

    “有一点。”

    “我抱你上去。”

    还未等沈梦旦拒绝,荀翊一把将她抗在了肩膀上。

    沈梦旦顿时脸都绿了,为什么不是公主抱?为什么他感觉像是在抗沙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