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大神,你老婆又挂了 > 第41章 工作再忙,你最重要

    荀翊暗自叹了口气,“只是麻烦了点,但是对我们公司造成不了实质性的打击与伤害。”

    沈梦旦想了想,问他:“你们不与天承打官司,是因为顾及寰宇吗?”

    “嗯。”荀翊轻应了声:“如果直接打官司,寰宇必定会站出来做证,但是他在这个圈子的声誉也必将受到影响,你知道声誉对他有多重要。他好不容易熬到现在,不能前功尽弃。”

    沈梦旦一脸严峻的看他,表面冷酷的家伙,却总是替别人设想周到。

    “希望寰宇能明白你的用心良苦。”沈梦旦看了看公路两旁,说道:“在前面的路口你把我放下就好了。”

    “不是还没有到公司?”荀翊拧着眉问。

    “我可不想成为公司里的八卦对像,你把我放路口下车吧。”

    荀翊无奈一笑,“为什么我们谈个恋爱,还要顾忌这么多?”

    “因为你堵不住别人的悠悠之口,但是老祖宗说,人言可畏。”沈梦旦可不想被他们私底下议论说是潜规则才爬到今天的。

    荀翊在前面的路口车停了下来,见沈梦旦要下车,他猛的拉过了她。

    “过几天你生日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沈梦旦想了想,在荀翊脸上亲了下,“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就够了。”

    说完,她含笑下了车,脸红红的没敢回头。

    荀翊目送着她消失在眼前,才开车离开赶去了公司。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天承莫明其妙的被查了,说是偷税漏税做假帐。

    之后上线的新项目被电广局勒令下线,因情节血腥、残暴等理由,被关了小黑屋。

    天承的董事长现在被弄得焦头烂额,早就管不了龙行天御那边的官司。

    他不知道最近究竟得罪了b市哪尊大神,努力的回想着,也想不出个前因后果来。

    直到那天晚上,老同学聚会,听人提起了一次。

    “知道那个荀翊吗?二十二岁,大学都没毕业的毛头小子,去年不是被评为国内杰出的青年代表吗?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他有多牛逼,还不是有个牛逼的爹?”

    天承董事长舒青河眸光一沉,追问了句:“他什么来头?”

    “人老爹是教育局的局长,老干部了。他妈妈据说是广电局的副局,以前电视台头把交椅。”

    舒青河喉结滚动,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紧了紧手里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拿过椅背上的外套,陪着笑说:“不好意思啊各位,突然想起还有一件特别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改天请你们吃饭。”

    “诶,这就走了?”

    ……

    聂征远接到舒青河亲自打来的电话时,一点也不惊讶。

    “啊,舒总啊,您今天这么有雅兴,问候我们龙行天御?”

    “千万别这么说,咱都同行嘛,想请你们荀总吃个饭,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我们荀总挺忙的,只怕没时间。”

    舒青河无奈的笑了笑,“就这么说吧,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已经撤消诉讼了,大家都不容易,凡事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是不是?”

    “谁要跟你以后相见?劝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滚出b市!就这样挂了吧,别逼我爆粗口。”

    聂征远冷哼了声,愤愤挂断了电话。

    “我们好声好气跟你商量,你不领情,非得逼我们出手,才知道厉害!晚了!”

    舒青河没有死心,一直在公司门外等了一个下午,终于看到荀翊走出电梯。

    “荀公子,荀公子……不知道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荀翊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去,冷声问了句:“你哪位?”

    “我是天承的董事长,舒青河。”

    “哦。”荀翊打开车门,笑了声:“那个前段时间偷窃了我们的创意,还要告我们公司的人啊?”

    舒青河尴尬的笑了笑,“这,这都是误会,真是只是误会,我已经撤消了诉讼,荀公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

    “机会我不是没给过你,咱们是同行,我也知道你不容易。但是,是你当初把事情做得太绝,你现在让我留情,当初你弄我们的时候,怎么不留情?”

    “我……”舒青河一张脸憋得通红,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还有,你们偷税漏税也是事实,我帮不了你,老老实实接受调查,把罚款交了吧。”

    “荀公子!”舒青河见他要走,拽过他的外套,就差点没跪下来了。

    舒青河现在什么脸面与尊严也都顾不上,他白手起家,好不容易在b市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他现在都三十几了,重头再来他已经没有这个精力。

    “荀公子,你要是让我给您跪下来,我就跪下,当初是我做得不地道,这个我认错,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你别拽着我,先好好说话。”荀翊拧着眉,将他的手推开,扫了眼附近,“那边有间茶楼,别在这儿拉拉扯扯的。”

    “好好好……我请荀公子喝茶。”

    俩人坐定,舒青河要了这里最好的茶。

    “荀公子,您看这事儿……”

    荀翊见他这样,也不想再为难下去,“偷税漏税的事情我帮不了你,还是那句话,你老实接受调查,把罚款交了。”

    “这……我们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投放到了新的项目,现在被广电压着不能上线,已经亏损得厉害,罚款一缴,这是要逼我卖了心血,宣布破产啊。”

    “你们的新游戏,创意与背景图,全都是盗用我们的,现在还敢说是你们的东西?”

    “不不不,我只是希望荀公子可以网开一面,其它的都好商量。”

    “你们已经给我们公司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所以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们何必要做呢?”

    舒青河窘迫无措的,已经无力到了极点。

    “荀公子,求您给个机会,我不能让公司就这样破产了。我三十五了,走到今天不容易,家里还有俩老和孩子,还有那么多跟着我打拼的兄弟,事实闹到这一步,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交待。”

    荀翊喝了口茶,想了想说,“我并不想与你为难,也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情上。你把东西还给我们,我们给你们天承代理权,趁着这次被广电打回来的机会,我们团队再加以改良制作,等上线后,盈利七三分,我七,你三。可以的话,合同明天拟定,我叫公司的律师与你们谈妥签定。”

    “这……”

    “不愿意就算了,这已经是我给你大的宽容。”

    “不不不,我愿意,愿意!挺好的……只是……罚款的事情……”

    “罚款必须得交,这个我帮不了你,但是看看能不能从轻处置,至于流动资金,你与我们公司签定合约,我们会适当拿出一笔前期维护资金给你们。”

    舒青河听罢,立时展露出笑颜,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

    “太好了,这样太好了……”一个三十几的大男人,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了出来。

    舒青河深吸了口气,真挚道:“是我一把年纪了,不懂得做人,反而害了自己。荀公子,我真的谢谢你,谢谢不计较我对你们公司做过的种种。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们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茶喝完了,我也得走了,单我已经买了,有必要时再联系吧。”

    “这……”

    荀翊放下手里的茶杯,大步转身走出了茶馆。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也算是交待完了。虽说荀翊胸有成竹,但也造成了各方面的压力。

    现在结果敲定,虽然损失不可避免,但是还不算太坏。

    最近沈梦旦吃瘪的事情,公司上下传得沸沸扬扬,一个个暗地里看着笑话。

    沈梦旦又不是聋子,自然听得到他们在背地里议论着什么。

    只是现在她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约了叶希妤几次,都被拒之门外。

    这次也不知是不是叶大某人心情很好,答应了与她见面。

    这天叶希妤在室内拍杂志封面,沈梦旦赶去的时候,人家正忙着,所以只得安静的呆在一旁没有打扰。

    沈梦旦无聊欣赏着这女人的拍摄过程,不得不说,她确实有红的资本,长得顶漂亮的。

    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拍完,助理赶紧给她送了一杯热可可过来。

    沈梦旦这才上前,“叶小姐,你今天愿意见我,是不是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续约的事情。”

    叶希妤冷笑了声,“我叫你过来,是看在你这么诚意的份儿上,但是签不签又是另一回事了。”

    沈梦旦内心波澜不惊,被她这样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所以叶小姐是觉得耍人挺好玩的?”

    “你要是不高兴,大不了走人啊,我又没有求着你过来,是你死皮赖脸的过来的。”

    沈梦旦咽下那口气,心里憋屈得厉害。

    凭什么这么耍人玩啊?有必要这样为与她为难吗?置身处地的想想,未免也做得太绝。

    “叶小姐,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还是说你只是单纯看我不顺眼,就是想耍我?”

    叶希妤握过热可可,嘲讽一笑,“对啊,我就是耍你啊,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要不然你找别人代言,别来烦我了。”

    沈梦旦双拳紧握,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叶小姐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也许有一天会有人用同样的方法对你,到那时,希望你想起对我做过的这些,不要觉得委屈,因为你也曾对别人这样做过。”

    叶希妤愤愤的将手里的热可可泼在了沈梦旦脸,沈梦旦惊叫了声退了开来。

    不想她竟然会这么野蛮泼辣。

    “你居然敢教训我?你以为你是谁啊?!”

    有旁人看不习惯,悄悄给沈梦旦递来了纸巾,沈梦旦狼狈的擦掉了脸上的污渍,眼睛红红的。

    “叶小姐,后会有期。”

    叶希妤高傲的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冷哼了声,白了她一眼收回了视线。

    沈梦旦出去拦了一辆车,却并没有离开。

    她给了司机两百块,“麻烦师傅在这里等一等。”

    没多久,叶希妤与助理便从拍摄现场走了出来,助理去开了车,沈梦旦指了指那辆车,说:“师傅,麻烦等一下就跟着这辆车走。”

    “好的好的。”那师傅打量了沈梦旦一眼,笑了笑:“你这是粉丝还是狗仔队?”

    “当然是粉丝了,我找叶小姐签名,她不肯给我签,我想看看她住哪儿,找个机会再找她签名。”

    那师傅明了一笑,“我女儿也是这位叶大名星的粉丝,就是不明白现在这些小孩,一个个都执衷追星,还烧钱。我们那个时候,哪里有这么疯狂……”

    “师傅师傅,他们开走了,麻烦你跟上去。”

    “好勒!”这师傅也是老司机了,开车贼溜的,跟着妥妥。

    大约跟了一个小时,车子在一处高档公寓前停下。

    沈梦旦跟着下车,但是门口的保安将她拦了下来。

    “请出示您的业主卡。”

    “呃,我只是来找朋友的,没有业主卡。”

    那保安说道:“没有业主卡不能放您进去,如果您有朋友的电话,可以让她下来接您。我们这儿有规定,不能放陌生人随便进出。”

    “哦,抱歉,那我打一下我朋友的电话。”

    沈梦旦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公寓。

    踩好点,沈梦旦并没有做逗留,离开了公寓。

    之后她租了一辆不起眼的车,每天下午就守在公寓门口,盯着那叶希妤行踪。

    跟了一段时间,沈梦旦发现她跟一个女的关系密切,后来调查了一番,那女的叫夏洁儿,跟她是闺密,也是高中同学。

    更值得关注的,这夏洁儿,是前一任易动营销部的总经理。

    后来因为满韩舟的调动,于是自动辞职,现在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

    巧的是,这家贸易公司,正是沈梦旦之前离职的那家公司。

    “真是冤家路窄!”沈梦旦低咒了声,将手里的资料愤愤的摔在了桌上。

    次日,沈梦旦开车如往常般守在了公寓楼外,直到看着叶希妤车着车离开。

    她悄悄跟了上去,这次她去的地方很偏僻,估计也是怕狗仔队的人跟踪,绕了小路。

    小路没什么人,沈梦旦不宜跟得太近,只得远远的跟着。

    跟了一段距离,她来到了一家渡假村,只见有个男人已经出来相迎。

    这男人看着有点眼神,他们似乎很久没见,一见面就拥吻在一起,如干柴烈火。

    沈梦旦早已准备好了高清数码像机,等的就是这一刻。

    她连连拍了几张照片,将镜头放大,拍到了他们清晰接吻的照片。

    拍完这些照片后,沈梦旦收回了像机,见他们拥着走进了渡假屋。

    回去之后,沈梦旦将这些相片做成了一个加密资料文件夹。

    憋屈了这么久,就为了今天这一刻,叶希妤,看你能拽到什么时候!不用点特别的法子治治你,就以为拿你没办法吗?!

    沈梦旦那天心情特别好,主动给荀翊打电话约出来一起吃晚饭。

    荀翊虽然工作忙,但是媳妇儿叫他一起吃饭机会难得,便将手里的活都先放一边了。

    俩人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已经足足有一个多星期没有见面了。

    荀翊开车过来接沈梦旦,一起去吃了烤肉。

    沈梦旦像是饿死鬼投胎,手和嘴都没闲着,荀翊给她烤着肉,瞧了她几眼,挺心疼的。

    “最近没有好好吃饭啊?”

    “就随便应付了两下,我都很久没有吃肉了。”沈梦旦塞了一嘴,努力吞咽着。

    荀翊给她倒了杯水,递到了她跟前,“慢点吃,你吃太急了对肠胃不好。”

    沈梦旦总算是缓了过来,长叹了口气,喝了口水。

    “这段时间过得可真是憋屈死了。”

    荀翊抬眸瞥了她一眼,有些事情他也听说了。

    “对了,你公司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荀翊笑了笑,“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自然是处理得妥妥的,倒是你,看你这元气大伤的样子,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了,我已经把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沈梦旦冲他自信一笑。

    荀翊长叹了口气,“我们都已一个星期零两天没有见面了。”

    “工作忙嘛。”沈梦旦一副理所当然的说。

    荀翊打量着她,心里有点失落,“就一点儿也不想我吗?”

    沈梦旦翻着眼皮含着狡黠的笑,看了他一眼,“小荀总这样的少女情怀,还真是少见。”

    “什么少女情怀?”

    “纤细敏感啊!”沈梦旦抿唇笑了笑,“其实,我挺想你的,但是不敢给你打电话……”

    说到这里,沈梦旦有点难过,顿了顿又说:“害怕自己坚持不住,在你面前出丑。”

    荀翊难得见她这样坦白,总算满意的笑了出来。

    “我也想你,以后你调回总公司来吧。”

    “以后再说。”沈梦旦想了想,“不把这些蛇精病给治服贴了,我沈梦旦名字倒过来写!”

    荀翊暗自抽了口气,“有时候我在想,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努力工作,不正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可努力工作了,却和喜欢的人,距离越来越远,工作越忙,却越是没有时间陪伴彼此。”

    沈梦旦有点不太明白荀翊今天怎么这么多感慨,给他夹了块肉。

    “你是不是大姨爹来了?少说话多吃肉!”

    荀翊看她那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嚅了嚅唇,不再说些伤春悲秋的话。

    “算起来,你还有两天就过生日了。”

    “是不是要给我什么惊喜呀?”沈梦旦一脸期待的问。

    “你猜猜是什么?”荀翊抿唇浅笑。

    “戒指?”

    荀翊深邃的双眼,染上了笑意,明亮如星辰璀璨。

    “看来你是在暗示我向你求婚了。”

    沈梦旦脸蛋儿一脸,“胡说!我才没有,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急着结婚。”

    “是啊,你不急,你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到了工作上,给我的那一点儿时间,也快要无情剥夺了。”

    听着荀翊委屈的抱怨,沈梦旦有点儿内疚起来。

    现在想来,确实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荀翊倒是一直对她很关心,时不时的给她电话,让她注意休息,记得吃饭。

    “对不起荀翊。”

    听到她道歉的话,荀翊心口一紧,“怎么突然道歉?”

    沈梦旦酸涩的抿了抿唇,暗自抽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好,能得到你的青睐,有时候像是做梦一样,生怕就是我的一场白日梦。害怕梦一醒来,沈梦旦又回到了一年前的时候,没有荀翊,没有现在的事业,什么都没有。”

    “这么听起来,是我给你的安全感不够?”

    沈梦旦摇了摇头,“你错了,安全感这种东西,没有人可以给,只有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才能有安全感。我害怕这是一场梦,或许是因为自己还太软弱,害怕失去你。所以只能告诉自己,拼命的工作,拼命的追上你的步伐。”

    “但是人生总是这样,做出的决定,往往背道而驰,就像你说的,明明我们这么努力,只是想要好好在一起,却因为这样努力工作,反而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了。”

    荀翊紧扣过她的手,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不想给你压力。”

    “你没有给我压力,只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明明比你大几岁,却总是承蒙着你的照顾。”

    “很庆幸我能照顾到你,这样才能让我觉得,你是需要我的。”荀翊无奈一笑,“不要说这些了,吃完了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我们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好好看过一场电影。”

    “好啊。”

    与荀翊一道看了电影,荀翊送她回了家。

    车上,荀翊看了眼时间,低呐:“很晚了。”

    沈梦旦抿唇失笑,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那留下来休息吧。”

    荀翊眼睛一亮,“旦旦,你今天很热情。”

    “臭小子,别给我得寸进尺!”还不是因为看他那一脸委屈的小模样,让她内疚不安吗?

    荀翊欢喜的跟着沈梦旦进了屋,沈梦旦给他放了洗澡水,还放了一些能让人放松的精油。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