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818大神家的那只男神跟班 > 第66章 过年

    唐止巫与唐止伊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酒店大门之后,楚咖虽然疑惑却没跟上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的,唐止巫不想他参与的事情,他就当不知道。

    楚咖与言宫桦到达酒店的时候,除了谭祁商没到,其他人基本已经到齐。

    杰曼一看到楚咖出现,立刻笑哈哈得站起身:“言,楚,你们这么晚才来,要罚酒啊!”

    齐朵优雅得翻了个白眼:“距离咱们说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楚少跟桦哥可不算迟到,杰曼你这逮到比你晚的人就灌酒的毛病,得改哦。”

    齐朵说话挺直接,杰曼挠头笑:“为什么你总是揭我短。”

    辉灵抿嘴笑:“中国有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

    齐朵似笑非笑得看了辉灵一眼,辉灵脸色一正,不再说话。

    看到两人的互动,杰曼愣了一下,继而哈哈一笑:“真能获得齐女神的青睐,那真是……怎么说来着?三生有幸?我没说错吧?哈哈哈”

    “哈哈哈,没错没错,齐女神多看我一眼,我都开心的能多吃一碗饭。”

    “呔!自己贪吃明说,居然拿齐姐当幌子,我这急脾气就忍不住想给你灌酒了!”

    “喂喂,换个杯子灌,我喜欢软妹子,我不想跟你间接接吻!”

    杰曼的话大家纷纷附和,气氛重新融洽起来,两个关系不错的男演员甚至还闹了起来。

    齐朵看了辉灵一眼,漫不经心的把耳边的头发往后捋了捋。

    辉灵若无其事的跟她身边的华静说话。

    华静安安静静得坐着,也没怎么搭理辉灵。

    临近元旦,很多人都有各自的安排档期,因此这时候来的人也不是很多,也就二十多人,分了三桌。

    一大桌两小桌。

    大桌坐着主要演员。

    另外两个小桌,一是一些不重要的小配角,他们想着多曝光,就硬着头皮来参加。

    还有一桌是几位来凑热闹的投资商之类。

    演员这一桌上中间的位置空着,朱能奇与言宫桦分坐两边。

    中间那个位置,是留给谭祁商的。

    朱能奇手边是一些剧组人员,言宫桦手边是来参加的艺人。

    齐朵虽然戏份足名气大但终究是女二,按理应该坐在华静后边。但是华静说自己是个新人,虽然是女主角但是戏份跟齐朵差不多,就主动要求坐在了齐朵身边。

    辉灵是女三,坐在华静边上。

    楚咖自然在投资商一列,他坐下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辉灵跟华静。

    看到辉灵低头很华静说话的样子,楚咖突然想起谭祁商告白那天在地下车库看到的事,这个辉灵跟裴煜升有什么关系?

    楚咖正想着,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谭祁商踩着点进了门:“不好意思,来晚了。”

    听到谭祁商的声音,楚咖回头看了看。

    进了门的谭祁商穿着件修身黑色长风衣,整个人高大挺拔,英俊不凡。

    两个十八线开外的女星看到恍若天神的俊美男人,不约而同得红了脸。而谭祁商的目光,在包间里巡视一圈后,落在了楚咖身上。

    朱能奇见谭祁商进了门,立刻站起身,哈哈笑着迎谭祁商入座:“不晚不晚,时间还没到,谭总坐。”

    谭祁商笑眯眯得摆摆手,转身走到楚咖边上:“我坐小咖身边就好,不用麻烦。”

    朱能奇:“……”

    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楚咖那边没有空座的楚那一桌,而后又看了看身边的空椅子,朱能奇忍不住茫然了。

    明明是坐自己身边才不麻烦吧?

    跟在谭祁商身后的李成默默地在楚咖身边加了一个椅子,然后恨不得捂脸。

    b,在见了楚少之后,您老能不能不要把智商都剃光!?

    咱留点儿行不行!!(╯‵□′)╯

    在楚咖身边加了座,谭祁微笑着坐下,宣布可以开餐了。朱能奇看了眼身边的空,忍不住抹了一把老脸。

    看到谭祁商自然而然的坐在楚咖身边,朱能奇表示心塞,华静眨眨眼,言宫桦笑得若有所思。

    齐朵优雅得翻了白眼。

    果然是一物克一物,看看现在跟只大型犬的b,哪有威胁她的那股霸气?

    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b家。

    之后就是觥筹交错,各自寒暄。

    一看大家各自恭维起来,杰曼立刻端着就被凑到了楚咖跟前。

    杰曼:“楚,你的那些想法真是让我佩服,你以前学过类似的吗?”

    楚咖摇头:“没有。”

    杰曼眼睛闪亮亮:“楚,你果然有天分,为了你的天赋,来敬你一杯~”

    杰曼说完,就见谭祁商笑眯眯得转身,然后拿着手里的酒杯碰了碰他的:“小咖不能喝酒,我替他。”

    杰曼:“……”

    《问仙》剧组的聚会,谭祁商与楚咖只需要来过个场就好,谭祁商见杰曼一个劲儿得拉着楚咖说说说夸夸夸,终于忍无可忍地找了借口带着楚咖一起走了。

    “我跟楚总有事儿要谈,先走一步,大家玩的开心。”

    谭祁商笑眯眯得扯过一个借口就要带着他往外走,楚咖想也没想,安安静静的跟着谭祁商走了。

    杰曼:“……”

    众人:“……”

    呵呵呵呵,你们怎么不说有电影要看!?

    进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谭祁商笑着状似邀请:“小咖,一年到头的,要不要犒劳一下我?”

    楚咖看着一脸求抱抱的谭祁商,无语片刻:“过些日子。”

    谭祁商只是玩笑,没想到楚咖真的有礼物,当即蹭过去:“等几天?”

    楚咖算了算:“六七个月吧。”

    温情咖啡馆店庆在七月份,距离现在,还有七个月。

    谭祁商:“……”

    电梯很快到了一层,虽然很想感慨一下心上人的无情,但是电梯已经到了底层,谭祁商稍后退了一点儿。

    出了电梯谭祁商与楚咖往大门方向走,在路过一个包间的时候,他们听到了唐止巫淡淡的声音:“唐止伊,以前那些事我不计较是因为你姓唐,你再啰嗦下去,我一生气就让你从此灰头土脸的过日子就不好了。”

    唐止巫懒洋洋的声音之后就是一声摔门声。

    穿着棕色长风衣的漂亮女人怒气冲冲得摔上门,路过谭祁商与楚咖就往大门方向走了。

    楚咖脚步一顿,转身去了唐止伊出来的那个包间,然后直接开门进去了。

    进了门,楚咖就看到唐止巫正漫不经心的坐在椅子上晃着手里的茶杯。

    唐止巫看到楚咖跟谭祁商进来,惊讶了一瞬后立刻扑向楚咖:“宝贝儿~你是收到我伤心的信号来安慰我了么~”

    谭祁商一步把楚咖挡在身后,唐止巫及时刹车撇嘴:“无聊。”

    半路上捡了个情绪有些不对的唐大少爷,楚咖就带着唐止巫回了楚宅,谭祁商诱拐楚咖约会的事情以失败而告终。

    唐止巫在市一呆好几天,每次谭祁商约楚咖的时候,唐止巫都能以各种理由一起来。

    对此,楚咖哭笑不得。

    谭祁商表示伐开心。

    就在谭祁商准备想办法把唐止巫打包送回南市的时候,唐止巫似乎察觉到了谭祁商暗搓搓的算计,很干脆得拎上自己的小行李箱,挥一挥不带走一片云彩。

    其实就算唐止巫不走,谭祁商也没大把时间跟楚咖腻在一起,再过半月就是春节,他与楚咖都很忙。

    至于为啥想把唐止巫送走,完全是因为唐止巫在楚咖的沙发上睡觉,那本该是他的地盘!

    谭麻麻知道后一定会痛心疾首:“你的地盘应该是小咖的床!是床!是床床床!”

    谭祁商:“……”

    时间飞快,等谭祁商与楚咖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的时候,春节已经近在眼前,两人又开始了各种关系人情的走动。

    一直到大年三十,谭祁商才终于可以和楚咖安安静静独处一会儿。

    经过谭麻麻与楚楚的努力撮合,楚卫与颜笑终于同意大年三十的团圆饭两家一起过,但是聚餐地方要在楚家别墅。

    楚卫与颜笑很念旧,过年方式也很念旧,他们每次过年都会包饺子贴红纸。

    因为又要贴春联,又要挂红灯笼,而且楚家佣人大多都回了家,谭祁商很自觉的一早就到楚宅报道帮忙。

    楚楚把手里对联红纸还有红灯笼一股脑全塞到了谭祁商手里,然后笑眯眯得眨眼睛:“谭大哥,哥哥,这些就交给你们啦!”

    等楚楚笑嘻嘻得跑远了,楚咖帮谭祁商分担了一些对联红纸,然后,两人搬着小梯子,从大门开始贴对联,挂灯笼。

    “小咖,这样行不行?”

    “往左点儿,好,这个角度正好。”

    谭麻麻,谭琦琦跟谭粑粑吃了中午饭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谭祁商与楚咖正在挂主楼的灯笼。

    谭祁商站在小梯子上伸着手挂灯笼,而楚咖则双手扶着梯子,抬头看着,两人之间气氛融洽。

    谭麻麻见此表示很欣慰。

    谭麻麻带着谭家大军到了,颜笑,楚楚,谭麻麻与谭琦琦四个人在客厅里包饺子。

    楚卫与谭粑粑在边上一边下棋,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

    而楚咖与谭祁商在厨房里做菜。

    往后看,客厅里四位女同志包着饺子,说着谁谁家孩子结了婚,谁谁家孩子学成回来的话题,谭粑粑跟楚卫你挣我抢地下着棋。

    回头看,楚咖低着头,安安静静得摘着菜。

    谭祁商心里微动,在楚咖额头亲了一口:“小咖,我们快点儿结婚吧。”

    楚咖:“……”

    如果我没记错,我还没同意你的追求?

    谭祁商笑:“先婚后爱,也别有一番情趣。”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