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后手 > 第一百零七章 上中下

    路承周晚上与李向学见面时,学委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发现了化名为贺仁可的何贺。

    “贺仁可,何贺……,他还真是胆大如天。”路承周喃喃的说。

    “学委那边,根据你提供的情报,早就缩小了调查范围。再加上昨天的情报,今天上午就发现了何贺。”李向学微笑着说。

    此次能这么快发现何贺,与路承周提供的情报,以及给军统提供假情报,让军统不战而乱,有很大的关系。

    “这小子还是很厉害的,差一点就让他混进了我们的队伍。”路承周叹息着说。

    “如何处置何贺,组织上想听听你的意见。”李向学突然说。

    何贺的情报,是路承周及时汇报的,也是他通过刺激军统,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挖出何贺。

    路承周与何贺是杭州特警班的同学,如何处理何贺,组织上也想听听路承周的想法。

    “对这种军统特务,还有什么客气的呢?”路承周愣了一下,马上说道。

    “不是让你迎合组织,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李向学正色的说。

    路承周的意见,表面上听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

    但往深一想,却是应付式回答。

    路承周一直待在军统组织,暗中还要接受日本特务机关指挥,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自保。

    不管什么情况,都不敢轻易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当然,这不能怪路承周虚伪,而是他在长期地下工作中,下意识的自保罢了。

    “从情感上来说,我希望能消灭他。但是,如果从长远考虑,可以放他回去。甚至,可以让他入党。”路承周缓缓的说。

    “明知道他是军统特务,海沽站的情报组长,还让他加入我党,蚂蚁同志,你这想法也太大胆了吧?”李向学严肃的说。

    虽然他是引导路承周走向革命的引路人,可听到路承周的想法,还是无法理解。

    放何贺回去,李向学勉强可以理解。

    但明知道何贺的身份后,还让他加入共产党,这个举动实在太疯狂了。

    不要说海沽学委不敢作这样的决定,哪怕是海沽市委,怕也不敢吧。

    “处决何贺,能震慑军统特务,给曾经牺牲在军统的同志们报仇,让同志们解气。放何贺回去,让何贺对我党有好感。而让何贺加入我党,目前似乎是让军统的阴谋得逞,但以后军统得知,我们早就知道了何贺的身份,还让何贺入党,他们会怎么想?到时,头痛的就是军统了。”路承周微笑着说。

    杀掉何贺,确实很解气。

    但解气之后,对党的工作,没有丝毫帮助。

    将何贺驱逐,表明了共产党的胸怀,不管何贺会不会感激,这个人情,以后都得还。

    而让何贺加入我党,首先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他做一次思想教育。

    当然,何贺很顽固,在特警班时,他们就专门学习过其他政党的理论。

    就算无法让何贺转变信仰,但可以给他埋下一枚定时炸弹。

    如果何贺的档案上,写着:现为军统海沽站情报组长,以后军统发现这份档案时,会是什么表情?

    当然,允许何贺入党,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

    同时,也要冒很大的风险。

    毕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何贺的真正身份。

    而何贺是很专业的特工,让他留在党内,很容易让他窃取机密。

    “你的想法很大胆,我要向组织汇报,才能最终确定。”李向学缓缓的说。

    路承周的想法,不是一般的大胆,而且操作起来也很复杂。

    特别是让何贺入党,简直就是一把双刃剑,稍不注意,就会误伤自己。

    李向学晚上向田南晨汇报了路承周的想法,田南晨也很是惊愕,路承周的思维,与一般人还真是不一样。

    路承周的建议,让田南晨也很为难。

    当初组织上让路承周提意见,也是觉得,路承周与何贺是同学,对何贺应该比较了解,应该有一个比较合适的处理办法。

    没想到,路承周提供了三个意见,其实也就是对何贺处理的“上、中、下”三策。

    “蚂蚁同志很不简单哦。”田南晨沉吟着说。

    “他整天在刀尖上跳舞,思维非常迅捷,胆子也是越来越大。”李向学笑了笑。

    路承周在警察教练所时,只是一个正直、善良、勇敢、爱国的青年。

    秘密加入党组织后,路承周的思想觉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特别是路承周到杭州特警班训练回来后,更是将军统的那一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是啊,他整天处在军统和日本特务机关之间,如果没有过人的胆识和智慧,肯定是不行的。”田南晨感慨的说。

    路承周在杭州受训回来后,他的特工技能,已经超过了李向学。

    “田先生,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何贺呢?”李向学问。

    “此事我也不能作主,需要向上级汇报。”田南晨缓缓的说。

    何贺的身份很特殊,又是在关键时刻,是杀还是放,甚至是留,得上级决定才行。

    如何处理何贺,路承周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至于组织上,最终如何决定,路承周不再去想。

    何贺回不来了,说明组织上采用了“杀”,若是何贺狼狈不堪的回来了,说明组织上用的是“放”。

    要是何贺的任务很“顺利”,并且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说明组织上采用的是“用”。

    不管组织上,用的是什么方式,路承周都坚决支持。

    但从内心上,他希望能“用”何贺。

    让何贺加入共产党,不但可以通过何贺,给军统传递假情报,同时,也给何贺做了一个死穴。

    然而,几天后,路承周在英租界看到了何贺。

    看到何贺的那一刻,路承周马上知道,组织上用的是“放”。

    “走,找个地方喝一杯。”何贺扬了扬眉目,轻声说。

    “好。”路承周没有拒绝。

    何贺公开来找自己,说明他已经无需再顾忌铁路一中老师的身份了。

    “这次要多谢你了。”何贺找了个饭馆,要了个包间,坐下后,诚恳的说。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