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98章 翻脸不认人的白眼狼

    墨夜寒的这句话,就像是晴天突然响起的霹雳,从安浅浅的脑门上端狠狠砸下来。

    她瞪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墨夜寒也后悔,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可……既然说出来了,就不必太在意。

    他把眉毛一拧,“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处置?”安浅浅拼命的眨眼间,“我……我能怎么处置你?我……你……”

    “呵。”墨夜寒开着车,不时的看着后视镜里,印出的那张呆若木鸡的脸,心情越发的不好了。

    他冷笑一声,“你用了我两次,这笔帐怎么算?”

    用?他居然用了‘用’这个字。可是,她并不是,她是在那种情况下,他怎么能。

    “怎么不说话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安浅浅就是个始乱终弃的女人,没有一点责任心。”墨夜寒继续控诉着安浅浅的种种‘罪行’。

    “我……我没有……”安浅浅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没有打算抛弃我,是不是?”墨夜寒追问着。

    “不……不是,我……”安浅浅结巴起来。

    “还不是一样,又说什么不是。我算是认识你了,白眼狼一只。利用完别人,翻脸不认人!”

    安浅浅恨不得咬舌自尽了!

    好在这时候,车子已经抵达清水苑。

    电动感应门缓缓的向两边拉开,可墨夜寒却把车子停在了外面。

    安浅浅正狐疑着,前面那男人已经怒气冲冲的下了车,一把拉开她身边的车边,把她给拽了出来。

    “你给我出来。”

    “啊,墨夜寒,你干什么。”安浅浅吓坏了。

    男人也不管她的惊呼,将她拉到一边的路边,将她抵在墙壁上。不给她反应过来的机会,一低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

    安浅浅的大脑轰的一下,就像是炸开了花的豆腐脑,一片空白!

    她的四肢,伸的笔直又紧绷,眼睛瞪得滚圆。

    男人的舌头就像一条灵巧的小蛇,霸道的撬开她紧闭的贝齿,长驱直入,横扫一空。不放过她口腔中所有的气息,作死的啃。

    “唔……呃……”安浅浅发出呻吟。

    男人闭着眼睛,放肆的亲吻着,贪婪的享受着。

    他伸出手臂,将她圈入怀抱,一手拖住她的后脑勺,进一步的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安浅浅以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男人才大赦天下,放过她的嘴唇。

    她大口的呼吸着,由于喘息急促,眼眶竟有些湿润。如此一来,便显得她漂亮的脸庞看上去越发的勾人摄魄。

    墨夜寒也喘息着,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男人灼热的气息,带着浓重的男人味,喷洒在她稚嫩的脸庞上,安浅浅的脸庞越发的红起来。

    “……和我在一起!”男人的嗓底暗哑而邪魅,就像一道魔咒一般,狠狠的烙上她的心房。

    半响,不见她有所反应,墨夜寒再次道:“和我在一起,听到没有,嗯?”

    安浅浅现在整个人是处于一种,麻木,浑沌,浑噩,什么也不知道的情景中。男人的话,她听到了,两次都听到了,可是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不愿意了?”男人勾起她的下颚,强迫她和自己对视。

    安浅浅的眸低,错乱复杂。

    她嗫嚅着稚嫩的嘴唇,“我……我不知道……”

    “呵。”墨夜寒心中陡然一阵窃喜。至少她没拒绝,看她这幅样子,想必内心也是在矛盾犹豫。

    一下子就让她接受自己,这肯定有些不大可能。如果说,她一下子就接受了,亦或是默认了,那他倒还觉得怪怪的了。

    “我给你时间,你好好考虑下。”墨夜寒松开她的下颚,细心的为她将耳边坠下来的发丝捋好,“你不是喜欢暖男吗?从今天起,我就负责保护你。”

    安浅浅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他。

    “走吧,回家。”墨夜寒顺势牵住她的手,走进清水苑别墅。

    他还发现了,她的手心内,竟湿湿的。呵呵,真是个胆小的女人,这就被吓着了?

    “突突突……哒哒哒……”远传的草坪上传来佣人休整草坪的机器鸣声。

    安浅浅心下一惊,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她在这里的身份是墨夜风的老婆,却和小叔子手牵着手,这像什么话?

    墨夜寒心知她心里的矛盾,也就没再强求。

    男人的步伐本来就很大,再加上墨夜寒身高一米八七,很快他就上了台阶。转首的时候,便看到安浅浅垂着头,正抬脚上台阶。

    “脚下当心。”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安浅浅惊呼一声。

    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要摔倒。得亏,有人提醒了她。她抬头,便看到男人站在台阶上面,脸上尽是揶揄之色。

    “笨女人。”

    安浅浅被他温柔的训斥了下,她悄悄的咽了下唾液,支支吾吾的道:“我在想事情的,所以……没在意。”

    在想事?墨夜寒墨眉一拧,想什么事?是不是和他在一起的事情?

    想到这里,墨夜寒的脸上浮出淡淡的笑。

    “那你慢慢想,记住回房间后好好休息。”

    “哦。”安浅浅低着视线,哪里还敢看他。

    之后,墨夜寒便去书房,安浅浅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失魂落魄的扶了下自己的下颚,和自己的嘴唇。不可思议,刚才……她居然被墨夜寒给……强吻了!

    不可思议!他居然……居然要跟她在一起。

    他是不是脑袋进水了,会不知道‘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吗?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不知道啊,那他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脑海里也自然而然的回想起,俩个人‘滚床单’的情景,虽然每次她的意识都是不清新的,记忆也是不连段的,但一些支离破碎的印象还是有的。

    想着,想着,脸就红了,心就乱了。

    墨夜寒那张帅气逼人的脸,霸道的闯入她的脑海。

    平心而论,墨夜寒的条件,确实优越。

    身世,身份,背景,外在条件,内在条件,各个方面,都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人选。身为女人,试问有几个是不动心的?

    但是……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