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172章 血债血还

    安浅浅拼命的想要睁开墨夜寒的桎梏,可是,男人的手臂似铁环,牢牢扣着她孱弱的腰肢。

    他强迫着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惨烈的一幕。

    男人低沉邪肆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记住,如果今天不是我们察觉了他们的动机,那么躺在这里惨遭凌辱的人就是你,明白了吗?”

    安浅浅的浑身都在颤抖着,男人的话她听进去了,内心又是一阵惊涛骇浪。

    那些女孩子哭泣着,求饶着,谩骂着。

    有人看到了安浅浅,朝她伸手,求她,求她放过她们……

    安浅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她只记得,车子停在墨宅门口的时候,她的双腿早已经软了,连路都走不了。

    墨夜寒抱着她,一直走到了水杉苑。

    将她送到主卧,在她的身边守了很久,很久。

    直到安浅浅的情绪,从那惊人的惊恐和震撼中,渐渐的恢复过来。

    墨夜寒起身,为她倒了一杯水。

    安浅浅咬着下唇,没有接。

    男人也并不恼,抓住她的手,让她自己捏着杯子。

    “如果今天放过她们,下次她们会以更阴毒的方式来对付你。你能躲过一劫,两劫。但你不可能次次都躲的过去。尤其是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更应该要有这种提高自我保护的意识。”

    安浅浅声音颤抖着,“可是她们还那么年轻,她们甚至有的都没有恋爱过,很有可能,她们也不知道事情会这么的严重。或许,她们只是受了关咏梅的蛊惑,并不知道水杯里放的是什么。”

    “宝贝,但是她们是帮凶。”墨夜寒站在床边,居高临下,温柔的凝视着她。“虽然她们不知道,但是这件事既然做了,那就是帮凶,没有那么多的可是,如果和或许。”

    安浅浅愣愣的,回望着他。

    为什么,她突然的有了一种,同意他的说法的感觉了。可是,刚才的一幕,实在太过惨烈了,她究竟该如何做才好。

    墨夜寒伸手,抚摸她的头顶。

    “对不起,是我的错,让你看到这一幕。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对敌人仁慈,她们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对付敌人,要血债血还,以牙还牙!”

    安浅浅颤抖的举起手,喝了一杯水。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们?”

    墨夜寒淡淡的道,“就像你的意思那样,她们是错了,但还罪不至死。”

    安浅浅抬头,朝他看了眼。

    男人薄唇轻勾,“放心吧,我不会杀了她们的。但是,她们被人凌辱的录像,我会寄出去。明天,她们的家人,亲戚,好友,但凡是跟她们扯上点关系的人,都会看到这份录像。我可以保住她们的命,但要她们的一生都抬不起头来!”

    安浅浅闻言,浑身一震。

    她陡然的想起,市曾经的传闻。墨家的二少是个手段残忍,性格乖张暴戾的人。如今看来,有过之而不及。

    这男人果然如传闻的一样,弑血,冷血,残暴,凶狠!

    可是,她爱他!

    当晚,这间主卧的门,一直敞开着。墨夜寒坐在外面,静静的守候着里面的女人。

    安浅浅知道他在外面,所以心里才不会那么的害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是混混沌沌的梦境里,那一双双求助的眼神,一直在紧紧的盯着她……

    翌日一早。

    小颖上楼打扫,来到客厅时,赫然发现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墨夜寒。

    难道他在这里守了一夜?

    心里酸酸的,可是更多的却是心疼。

    她走过去,心疼的唤了声:“二少。”

    墨夜寒睁开眼帘,俊美的脸庞上,露出淡淡的倦意。

    小颖既心疼又带着责备的口吻,道:“您也不回房间好好休息。”说着,转身去接水,回头,递到墨夜寒的手中。

    墨夜寒接过,冲她淡淡点头,以示谢意。

    “浅浅昨晚出了点事,我放心不下她一个人,在外面陪一会儿。”

    小颖也是听说了一点风声,可是事情并不大,不过是一点点的小麻烦而已,竟让二少爷睡在沙发上,整整一夜。这女人,还真是没心没肺。

    “二少,早餐已经好了,您洗漱一下去用吧。”小颖道。

    “嗯。”墨夜寒放下杯子。起身,正准备离开,想了想,又叮嘱了一句:“你去浅浅的房间看看她,若还在睡,就让她睡。若是醒了,让她下来用早餐。”

    “哦。”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小颖心里感到十分的失落。

    他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安浅浅,对于自己的关心视若无睹。还是,在他的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那种人。

    安浅浅确实还在睡着,与其说是睡着了,倒不如说是昏睡着。

    小颖可不管什么,走到她的床边,硬生生的道:“大少奶奶,起床吃早餐了。”

    “唔——”安浅浅只觉得口干舌燥,轻轻应了一声。

    睁开眼睛,见着来人,声音很是微弱的道:“给我倒杯水。”

    这女人,又开始装柔弱了。

    小颖撇撇嘴,去给她接了一杯水。

    一杯水喝完,安浅浅才觉得身体似乎舒服了一些。

    “夜寒在楼下了吗?”她问。

    “嗯。”小颖回答。

    “他昨晚上是什么时候回房间的?”

    “二少没有回房,在外面坐了一夜。”小颖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

    “什么?”安浅浅闻言,很是惊愕。

    她得去看看他。安浅浅起身,下床,隐忍着胸口各种的不适,来到楼下。

    首先发现她脸色不对劲的是容妈,“大少奶奶,您是怎么回事?”

    不等安浅浅回神,墨夜寒已经起身,来到她身边,抚了下她的额头,担心不已的道:“这么烫?应该是昨晚上受凉了。”

    难怪。难怪安浅浅觉得自己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紧接着,她的身子突然临空而起,头晕目眩。身体,已然被男人打横的抱起来。

    “容妈,把浅浅的早餐送上来。”墨夜寒丢下这句话,就上了楼。

    “诶,好的。”容妈也是跟着紧张起来。

    楼梯口的地方,小颖下楼,撞见了这一幕。

    她也看到了,墨夜寒朝她一瞥而过的眸子里,夹杂着些许的溫怒。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