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259章 金牌嬷嬷

    进了室内,容妈想了想,还是提醒了句:“二少奶奶,您可不能就怎么坐以待毙啊!”

    这个词语,用得有些严重了。

    安浅浅笑了笑,:“容妈,严重了吧。”

    容妈却不这样认为,她煞有介事的道:“二少奶奶,那我问你,自从那个谷小姐接回来后,二少一共到水杉苑来过几次?”

    “前天不还是来吃饭了。”

    “那么昨天呢?今天呢?”容妈眼睛瞪得滚圆。“二少奶奶,您的心……未免也太宽了吧。”

    安浅浅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其实是知道的,这段日子,墨夜寒为了稳住谷家,不得不多去那边陪着谷若琳。在这个时间,如果墨夜寒还跟以前对她不闻不问的话,谷建斌和谷建林肯定会倒戈。若真那样,整个墨家都得遭殃。

    只是这些事情,容妈又怎么会知道。

    “二少奶奶,您可千万别再这样自暴自弃了啊。”容妈突然凑近了身子,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眼睛一眯,缝隙中透漏着零星的狠光。

    这样子,活脱脱一个古代娘娘身边的贴身恶嬷嬷,在给自己的主子出主意害人的那种。

    “自暴自弃?”安浅浅有些懵。

    容妈急了,“您得主动出击啊,不能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干。我看那谷小姐虽然长得柔柔弱弱的,但是要我看,她的骨子里可是一肚子坏水。仅凭自己受伤,一定没少在二少爷面前哭诉,。唉,咱们的二少爷就是心软,被她迷惑住了。”

    这个容妈,简直了。安浅浅有些哭笑不得。@$%!

    “真的,二少奶奶,听我的,不会有错的。您啊,没事的时候去梧桐苑走动下,二少爷看到您啊,心里指定的就会觉得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安浅浅狐疑了。

    “可不是吗。”容妈一副‘我什么都懂,我什么都知道,你不听我的会后悔’的神色。“这段时间他冷落你了啊,你一去,保准能挽回他的心。”

    安浅浅也是实在被容妈催的没办法了,有些事她也不好直说,只好借故说出去转转,离开了水杉苑。

    虽然容妈的话,她并未当真。但是,她对墨夜寒……说到底,还是不够自信。总觉得,谷若琳的这次举动,即便是没有挽回了他,但至少在他的心里,应该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安浅浅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脚步竟来到了梧桐苑的门口。

    头一抬,才惊觉,自己怎么到这儿来了。

    但来都来了,这个时候在离开,佣人们看到了肯定又会说三道四的了。想了想,安浅浅还是踏入了梧桐苑。

    宅子里的佣人都认识安浅浅,梧桐苑的更是如雷贯耳。

    来到谷若琳的房间,经过这段时间的精心调养,谷若琳的脸色已经好了一大半,再也不是那种苍白如纸的颜色了,脸颊上竟有些许的红晕了。

    谷若琳见到她,也是有过微微的诧异。

    这时候,有佣人端来营养汤,见着安浅浅,礼貌的招呼了声。然后,来到谷若琳身边,轻声道:“小姐,喝汤吧。”

    谷若琳装腔作势的吸了下鼻子,道:“又是营养汤,我都喝腻味了。”

    佣人好言相劝道:“小姐,这些可都是二少爷亲自派人运送过来的,都是世间稀世的珍宝呢。您说您不喝了,岂不是白费了二少爷的一番苦心。”

    安浅浅心下了然了,难怪她的起色会好的这么快。

    谷若琳闻言,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把汤喝了。

    那佣人也是个老妇人,年纪和容妈差不多,见她喝完,笑眯眯的道:“这下好了,二少爷知道您没有闹脾气,还把汤喝了,心情一定会很好的。”

    说着,她还故意,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安浅浅。

    安浅浅不禁觉得好笑,这哪里是现代社会,这跟古代后宫妃子们跟皇上争宠没什么区别了都,就连身边的佣人们都加入了这场大戏。

    佣人跟她礼貌的招呼两声,便收拾了碗筷退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谷若琳这才收起脸上佯装出来的矫情,淡淡的问。

    “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安浅浅笑眯眯的,拉过一把椅子,落落大方的就坐下来。

    “夜寒这几天日夜守着我,你也看到了,我恢复的很好。”谷若琳故意把前一句说的很重。

    “那就好。”安浅浅点了个头。

    谷若琳突然笑起来,“安浅浅,我就说过,墨夜寒会重新爱上我的,难道你忘记了。”

    安浅浅脸上的浅笑,顿时一窒。还没等她恢复,谷若琳便讥诮起来。

    “我就说吧,你口口声声说你们是相爱的,但其实你自己根本就没这个自信。”谷若琳勾起嘴角。

    安浅浅手指一紧,喉间一阵干涩的发晕。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果然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你不但对自己没有十足的信心,甚至对夜寒,你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谷若琳脸上露出得意。

    安浅浅换了个姿势,笑道:“至少现在二少奶奶的位置还是我坐着的。”

    “别得意,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摔的很难堪。”谷若琳齿牙深咬。

    “那就拭目以待!”安浅浅挑挑眉。

    “夜寒多久没去水杉苑陪你了?很久了吧。”谷若琳自问自答着。

    确实很久了,也就前天晚上来陪她吃了一顿晚餐就又匆忙的走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来梧桐苑了。

    “又如何呢?人不在,心在就行了。”安浅浅依旧笑得自然。

    谷若琳不动声色的吞咽了下口水,但还是不堪示弱的道:“这只不过是刚开始。我爸爸说过,一定要让夜寒重新跟我举行一次婚礼。再者,爷爷也答应了的。”

    安浅浅即便是再能忍受,心情也是有了一定的波动。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字一顿的道;“可能由不得你的。”

    “你什么意思?”谷若琳微微仰首。

    “夜寒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在墨家,他主外,我则主内。而你的事,就属于我的管辖范围。我不答应,别说是爷爷了,谁说都不管用!”

    安浅浅说这句的时候,还是有些底气的!笔趣库 www.biqiku.com